权少的新

chapter033重回甜蜜

Chapter033 重回甜蜜

“喂,顾子夕,这是怎么做到的。”看着做成杂志状的方形蛋糕上,杂志上不同字体和颜色的字、照片上几个黑色木框里产品的Logo,都是分毫不差!

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她的照片——连带她眼里的笑意都没有放过。

“顾太太,不只是创意界有创新有技术,各行各业都有的。”顾子夕搂着她走到桌前坐了下来,笑着说道:“烘焙也是一种艺术,而且现在已经很发达了。”

“真是太神奇了。我舍不得吃了怎么办?”许诺拿着手机,每个角度不停的拍着。

“真的喜欢?”顾子夕看着那么容易满足的她,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微微的心酸——一掷千金、用尽心思的讨好女人的时候不是没有过,只是她们看重的永远是物质兑换成美元后的价值,然后傲娇的表示淡然。

而这个他愿意捧在手心里来爱的女人,却总是被几支鲜花、一块蛋糕而感动得不成样子——她从来不缺鉴赏美丽的眼睛,只是她过去的生活太过单调乏味、太过缺少被人宠爱的经历。

以至于她那么容易就能被打动。

“你若喜欢,我让人把拉页那张做给你玩儿。”顾子夕伸手拿下她手里的电话放在桌上,搂着她轻声说道。

许诺笑着摇了摇头:“以后你学了,亲手给我做。”

“好。”顾子夕知道她在心疼他现在的紧张与忙碌,不希望他在这些事情上花太多的心思——她对爱情的要求从来都很低,低到只要他是爱着的,她便足亦。

“喂,别从这里杀,把我的脖子都抹了。”

“这里也不行,我的耳朵没了啦。”

“这里吧这里吧。”

“哎呀,还是我来吧,我看你是恨不得把我给切了。”

许诺从顾子夕手里抢下小刀,延着自己的轮廓小心的切了下去,将边角余料都放在顾子夕的盘子里:“这些给你吃。”

“许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顾子夕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难道你想吃我?”许诺转动着眼珠,故做惊讶的问道。

“明知故问。”顾子夕用勺子将蛋糕上的唇舀了喂进嘴里,笑着说道:“老公想吃老婆,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很残忍的知不知道,都被你这样一口一口的嚼碎吞掉了。”许诺看着没了嘴巴的蛋糕,不禁皱起了鼻子。

“那好,不吃它,吃你。”顾子夕轻笑,伸手将她圈进怀里后,低头轻轻吻住了她——满嘴的奶油香味儿,和着他身上惯有的清凉薄荷味道,充斥着她所有的感官,有种让人无法回避的、浓烈的压迫味道……

在他们进来后,餐厅的大门便关上了;所有的窗帘在烛火亮起时,也都自动的落了下来;整个餐厅在透过布帘的微光里,显出一片浪漫的朦胧;

舒缓而琴声自餐厅的每个角落缓缓传来,带着一股让人平静的力量;

那一圈蓝色的烛火明明灭灭的闪烁着,将光圈里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照得朦胧而虚幻,画面那么美、气氛那么甜、直若在画中……

…………

“许诺,我看到你拍的封面了,很帅。”顾梓诺清扬而软糯的声音,在餐厅的上空回荡,顾子夕与许诺慢慢的停止辗转的唇,缓缓睁开眼睛,凝眸之间,对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彼此的身影。

“嗨,许大小姐,恭喜你事业更上一层楼。替我转告子夕,一个强大的男人身边,一定有一个足以让他骄傲的女人,恭喜强大的他,拥有一个越来越令人骄傲的太太。”景阳的声音温润的响起。

许诺低声说道:“景阳很用心。”

“我为你感到骄傲。”顾子夕笑着说道。

“你这是在夸自己很强大吗?”许诺调皮的笑了。

“对此我从来都不否认。”顾子夕笑着,看见有大厨端着盘子排队而来,轻轻松开在她腰间的手,与她一起坐了下来:“这蛋糕你舍不得吃,我们就带回去,先吃晚餐。”

“好。”许诺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蛋糕上被挖掉的那一块,不由得笑了。

两人拎着蛋糕走出法餐厅时,许诺回头看了一眼烛光包围里的的悬空餐桌,只觉心里一阵暖意涌动。

“顾子夕,我们散步回家吧。”许诺挽着顾子夕的手,轻声说道。

“好啊。”顾子夕点了点头,打了电话让司机过来取车后,便与许诺一起,延着街边斜散的绿色植物,慢慢的往前走去。

华灯初上的时间,霓虹灯早已热闹起来,只是这样的热闹,仍掩不住那轮高挂的上弦月映下的清辉——连带着将调皮的霓虹一起,包裹出一片独属于月色气质的宁静与柔和。

在这样的忙碌与紧张之中,他们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走一起走过了——没有接不完的电话、没有回不完的邮件、没有这个那个要解决的问题。

只是这样走着、慢慢的聊着,天气也好、心情也罢,她在职业成就上的喜悦、他在商战中的紧张,在缓慢的步伐里,都被暂时的放下。

“走了半小时了。”顾子夕侧头看她,停下了脚步。

“恩?”许诺不明白他的意思。

“医生说你现在还不宜过量运动,20周以后可能会好一点儿。”顾子夕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那休息一下再走,不过上次检查之后觉得好多了,除了能吃能睡外,还真没觉得自己是个孕妇。”许诺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笑着说道:“而且,这几天好象长大了些,我的衣服感觉小了。”

“哦?”顾子夕眸光一亮,大手迅速的覆在了她的小腹上——微微隆起的感觉,让他生出一股莫明的激动:“是她长大了。”

跟随着胎儿一天天的长大,与那种一回来,便看到一个可以抱在手里的婴儿,感觉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他想要弥补对许诺的陪伴,却不想这样陪伴的经历,与他自己来说,也是如此的不同而令人激动。

“还是比顾梓诺那时候长得慢一些,我15周的时候,肚子已经这么大了。”许诺伸手比划了一下——比现在多出了半个拳头的样子,想来应该是挺壮观的了。

“想来医生看的应该是准的,应该是个女孩——女孩自然就小一些。”顾子夕自说自话的解释着,不想把孩子太小的原因归结在她怀孕时过差的身体与心里状态上。

“主要是那时候只在家里围着客厅散步,可没有现在这样大的运动量,所以一吃就长啊。”许诺笑着,将小手覆在顾子夕的大手上,慢慢的弯曲手指,紧紧的抓住他的——与他一样,既然第一次检查的结果一切正常,她愿意相信未来的一切都是正常的。

“说明工作量还得减少。”顾子夕反手握住她的,微笑着说道:“我背你回家,把你工作消耗掉的能量补回来。”

“喂,还是不要了。”许诺不禁笑了起来:“等公司的事情解决完了,我们去景妈妈的农庄住一段时间,我要你天天背我上下山。”

“不影响现在背你,快上来——第一次被我们家的顾小千金呢。”顾子夕转过身去,背对着她半蹲下来。

“真的要背?现在可是两个人,很重的哦?”许诺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侧头看着他。

“有见过背不动老婆和孩子的吗?”顾子夕蹲得更低了些,一手抓住她的手、一手托住她的臀,帮着她爬上自己的背:“我托着你,再往上一点儿。”

“唉,好了。”许诺软软的趴在他的背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下次去果园,我要住景妈妈给我们准备的那间小屋。”

“很喜欢?”顾子夕背着她慢慢的往前走着。

“喜欢啊,那时候不好意思麻。”许诺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现在好意思啦?”顾子夕不由得取笑她。

“哈,咱们儿子都5岁了好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许诺轻哼了一声。

“是的是的,我们都老夫老妻了。”顾子夕直乐。

“顾子夕,还行吗?要不我们休息会儿?”

“顾太太,问男人行不行这个问题是大忌知道吗!”

“喂,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些什么呢!”

“想的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接地气儿呢。”

“难道在顾太太心里,顾先生是不接地气儿的吗?”

“是啊是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那种、只可远观不可近渎的那各种、各种高冷贵族范儿的那种……”

“啧、啧、啧、损老公很有意思吗?”

“是真的夸你呢——那时候可想也不敢想,我有一天会嫁给你。”

“却不知道,你早就把我给睡了……”

“喂!”

“好吧,是我早就把你给睡了。”

“你总是这么胡说八道。”

“我哪句是胡说八道了?”

“哪句都是……”

顾子夕侧头看她,两人相视而笑——再提起那段往事,有些脸红,却已经坦然。

那样的相遇或许并不美,但何尝又不是他们万分之一的相遇缘分?那样的热烈与其说是为了交易,却又轻易的在十夜之间种下心动的思念。那样的分离或许让人心酸,但何尝不是为了再遇而种下因!

有很多的不愉快、有很多自卑纠结的心结,在许言死后,许诺竟全部想开了——她就是爱着他,不管是如何的相遇;

他也那么的爱着她,连带过去的那个她。

“顾子夕,你看那边的两个人是不是钟意和她男朋友?”许诺用手指着前方转角处的空地上,一对年轻的男女正争执着什么。

顾子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看清楚是谁时,不禁眯起了眼睛,沉声说道:“是她,判了半年监禁,出来应该也大半年了。”

“你当时有没有一点点认为她就是我?”许诺小声问道。

顾子夕微微怔了怔,即刻答道:“当然没有!”

“那你还吻她?”许诺不禁恼怒。

顾子夕突然发现,这时候回答有或没有都是不对的——一向讲道理明事理的许诺,遇到这事儿也有些夹缠不清了。

“你看你现在,都看得转不过眼去了。”许诺用下巴重重的叩着他的肩膀,轻嗔着说道。

“许诺……”顾子夕无奈了。

“是不是心虚了?”许诺侧脸看着他。

“当然不是。”顾子夕不禁皱紧了眉头:“你到睡觉的时间了,快些回家吧。”

“我怎么觉得你在躲避呢?”许诺轻哼一声,趴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笑了。

“如果看着我出糗也能逗得你开心,我也就认了。别真的生气才好。”顾子夕用力把她往上托了托,叹息着说道。

“和你开玩笑啦,走吧,不想看到她。”许诺在他的耳边柔软的说道。

“好。”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了闪,背着许诺往家的方向快步走去。

而他们的背后,钟意无意间的一回头——在看着被顾子夕背在背上的许诺时,眸子里一片凉凉的恨意。

“怎么啦?”钟意的男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在看到顾子夕和许诺时,脸色不由得微变:“是他们!”

“你也认出来了?”钟意冷笑一声,看着男友说道:“认出来也没用,这种人你也惹不起。”

“你到底和他睡过没有?”男人恼声问道。

“废话,就是他想睡我,我不同意,他才发恼羞成怒的整我。你这人没脑子的。”钟意用力的将男友推开,快步往前走去。

男人看看钟意,又回头看着背着许诺慢慢走远的顾子夕,眼底一片疑惑。

第二节:夫妻密事

“你休息一下,我先去洗澡。”回到家里,顾子夕将许诺小心的放到沙发上坐下来。

“顾先生累坏了吧?”许诺将手上的蛋糕放到茶机上后,示意顾子夕在沙发上坐下来。

“恩?”顾子夕听话的坐下来。

“我给你按按。”许诺扭过他的身体,双手在他肩膀上轻轻的揉按着。

“你能有多大劲儿,我去泡泡就好。”顾子夕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起身对她说道:“帮我把睡衣拿进去。”

说着边解着衬衣扭扣、边往浴室走去。

“明明是你的肉太硬好吧,怎么能怪我的手没劲儿呢?”许诺低头看自己的双手,不由得笑了。

“衣服放这里了啊。”淋浴房的磨砂玻璃上,映出顾子夕的好身材,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红了红。

“好。走路小心点儿,地上有水。”顾子夕关了淋浴器,转身过来对她大声说道。

“知道了。”许诺小声应了一声,便快速转身往外走去。

“慢点儿,我不怕你看。”顾子夕的声音带着些戏谑的笑意。

“无聊,以为自己身材很好呢!”许诺轻哼了一声,出了洗漱间,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回到客厅,许诺打开蛋糕盒,看着被切得只剩人形的蛋糕,不禁暖暖的笑了:“还是把你给吃了吧,放着坏了多浪费呀。”

说着便起身去厨房拿了盘子,用小刀将蛋糕切好后,分别装进两个盘子里;又给顾子夕倒了一点儿红酒、然后给自己倒了杯牛奶——记得顾子夕以前是收藏红酒的,顾东林那次事后,他将所有的红酒都处理掉了,之后便也没见他再买过。

这瓶?

不知道家里什么时候又开始有酒了,而这瓶好象是喝过一半的。

可能是洛简他们过来加班时,一起喝过的吧。

许诺也没有多想,自己端了牛奶去到书房,边喝边将顾梓诺的VcR又重新放出来看——他还记得和她打招呼,看起来可不象只是出于礼貌呢。

他已经慢慢接受她和顾子夕是夫妻的事实了、开始慢慢习惯他们新的家庭结构了、开始期待小妹妹的来临了——虽然他不喊她妈妈,可在心里,他是认可她这个妈妈的。

这样当然就够了——一声称呼,她虽然期待、却并不介意。

“处男秀,呵,这小家伙,真逗。”看到这里,许诺不禁又笑了起来。

“又在看呢?”顾子夕甩着还在滴水的头发,盘膝在她身边的懒人沙发上坐下。

“啊哈,你说顾梓诺这冷幽默,是像你呢?还是像我呢?”许诺笑着说道。

“象你,象我的都是刻板的。”顾子夕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去洗吧,明天再看。”

“看完再洗行不行?”许诺侧头看他。

“当然。”顾子夕点了头,拉着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一起重温着顾梓诺录过来的VcR——想象着以后一家四口、还有皮亚在一起生活,一定会特别的快乐。

“顾太太,该去洗澡了?”在又看了一遍后,顾子夕看见许诺意犹未竟,不得不出声催促她。

“知道了,我去了,给你切了蛋糕,自己去吃。”许诺看了定格的屏幕一眼后,才慢慢站起来。

“恩,去吧,浴室的地面垫了毛巾,走路小心些。”顾子夕也起身,将投影仪关了后,与她一起出了书房。

许诺去洗澡,顾子夕则将蛋糕和酒杯移到了推车里,径直推到了房间。

“嗨,舍不得吃我吗?”许诺洗完澡过来,看着放在推车上的蛋糕都没动,不由得笑着问道。

“确实舍不得。”坐在床头的看杂志的顾子夕,将手中的杂志放下后,朝着许诺张开了双臂:“过来。”

许诺暖然而笑,脱了鞋上床、偎进他张开的双臂间。

“下次头发我帮你吹。”顾子夕大手轻捋着她的长发,吹风机吹过后的温度、和着那样顺滑柔软的感觉,让人有种想宠爱的感觉。

“算是你的福利?”许诺笑着说道。

“没错。”顾子夕轻笑,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怎么想到给我倒酒的?”

“你最近压力好大,稍稍放松一下吧。”许诺伸手将酒杯拿在手里递给他:“听说红酒助眠的,晚上睡沉点儿,别老是起来。”

“我起来你都知道?”顾子夕接过酒,微微皱起出眉头。

“你说呢?”许诺轻挑了下眉梢,斜眼看着他。

“好吧,我承认最近压力太大,不过,应该会越来越好的。”顾子夕接过酒杯,轻抿了一口便又放了回去:“吃蛋糕吧,听说奶油也助眠,这个比酒好。”

顾子夕将盛着蛋糕的盘子拿起来,将她的脑袋咬掉后,笑着说道:“把你给吃到肚了里。”

“得意了吧,我自己也吃。”许诺笑着,伸手将自己那盘也端了过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奶油甜甜腻腻的感觉,让她想起他们恋爱的第一天——他让景阳给自己送了甜品以会场,说:恋爱第一天,要甜甜蜜蜜的。

“我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最终也还是应了你在恋爱第一天说的话。”许诺看着顾子夕,眸光微微闪烁着。

“甜甜蜜蜜。”顾子夕沉眸而笑,大口吃掉她蛋糕的身体后,将手中的盘子放回到推车上,又将她手中的盘子也放了过去,凑过满是奶油的唇沉沉的吻住了她:“真的想把你都吃进去……”

说着便搂着她滑进了被子里,大手里滚烫的温度,贴着她丝薄的睡衣,炙烤着她的肌肤……

“子夕……顾子夕……”许诺微微的心惊——他的自控力向来好,就算快半年没有在一起,他每晚拥着她入眠,也没有过份的难受;偶有需求,也都去冲了冷水澡。

只是他今天的热度,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前奏——这,当然不行。

许诺的手下意识的抚在小腹上,低声轻喊着顾子夕的名字。

“许诺,想你想得全身都是疼的……”顾子夕将头埋在她的胸前,用力的喘着气,额头上的汗将她胸前的绸衣浸湿了一片……

“那怎么办呢?”许诺被他紧紧撰在怀里,身体密密的贴着他紧绷的身体,薄薄的衣料将他身体的变化感受得一清二楚——这感觉,既让她浑身燥热、又让她紧张无措。

“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顾子夕沉沉吐着气,流汗的脸在她的柔软里起伏着——他当然不能一会儿就好,反而是越来越难受的感觉,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

在他的喘息稍定后,两人对视一眼,许诺的脸不由得大红,下意识的将头扭了过去不看他。

“我去拿毛巾过来。”看着她粉红绯绯的脸,忍不住低头轻吻了一下才起身下床。

在顾子夕用温水帮她清洗了手之后,冲了澡再回来,许诺已经重新换好床单和背子,正背对着自己躺着。

弯腰低头去看她——紧闭着的眼睛,卷翘的睫毛微微抖动着,显然并没有睡着。

“怎么啦?害羞了?”顾子夕拉开被子上床,伸手将她蜷成虾米的身体揽进怀里——让她的曲线契合的嵌在自己的怀里。

“恩……”许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用几不要闻的声音轻应着。

“未来的一年,可能都需要这样呢……”顾子夕笑着,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有着让人悸动的温情。

“恩……”许诺仍然没有睁开睛睛,轻应的声音却越发低了。

“看来你都不敢面对我了。”对于许诺在这方面的胆小与羞涩,他是早就知道的。

“你还不困啊,快睡吧……”许诺嘟哝着说道,在感觉到他大手轻揉时,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身体一下子僵直起来,睁开眼睛结结巴巴的问道:“顾、顾子夕,你、你还、还要……”

他只是将唇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也不是,只是你这样背对着我,手刚好就放在那里了……”

“喂……。”许诺不得已转过身来,胀得满脸通红的瞪着他。

“好了,别害羞了,老夫老妻了呢,恩?”顾子夕看着她宠溺的说道。

“谁跟你老夫老妻呢……”许诺轻哼了一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低低的笑了。

“许诺,我们会一起走到很老的时候,那时候就真的是老夫老妻了。”顾子夕轻拍着她的背,突然说道。

“恩。”许诺轻应着,伸出手臂紧搂在他的腰间,用大力的拥抱,给这句话最好的回应。

“睡吧……”顾子夕轻拍着她的背,嘴角绽起微暖而甜蜜的笑意……

第三节:老股东之约

第二天.顾东林办公室。

“你们来找我,目的是?”顾东林看着这三个打了自己两天电话,今天一大早又把自己堵在办公室的三个老股东,故做不解的问道。

“老顾,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子夕这事做得不地道,你就真能咽下这口气?”李林强势的说道。

“不咽下又能怎么样呢。他和朝夕那丫头联手做了这一局,自买自卖,把我们蒙在鼓你;不仅是你们三个,仪群也被他们这招整得够惨。我现在所有的钱都押在了手头这个代理的品牌上,还真没资本去和他抗衡了,所以我看啊,你们也就认了吧。”顾东林给每人递了一只烟后,淡淡说道。

“老顾,你再装可就不像了。”王强接过烟,点燃之后吸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已经找了自杀那家的女人起诉顾子夕操纵证券价格;而你自己也知道,一个普通的小股民,这种起诉很快就能被压下去。”

“只有股东的起诉,才真正有威慑力。”王强轻瞥了顾东林一眼,淡淡说道:“收购会议后,你一直不和我们联络,应该是在等我们受了子夕的气后主动来找你吧?既然我们来了,就这事儿好好儿谈谈吧。”

顾东林轻挑眉梢,将刚点燃的烟给按熄后,沉声说道:“既然你们挑开了说,我也就实话实说吧——老王说得对,我在等你们来找我,我们需要股东联合起诉,起诉顾氏虚假破产,让股东蒙受巨额损失。”

“但我之所以不去找你们、你们来了我也不提,是因为我担心,起诉会让顾子夕收回给你们的补偿。”

“若吿得下来他,你们得到的自然不止是这点补偿;但若告不下来呢?你们连这点补偿也没有了。”

“所以,你们可要想仔细了才好。”顾东林紧眯着眼睛看着三个头发斑白的股东,沉暗的声音里自然的带着一股诱引的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