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4失去联络

Chapter034 失去联络

许诺回到会议室的时候,David已经看完了顾氏的创意以及广告片。

“剧情和创意都非常精彩,但节奏不够明快、色调也偏灰了些。”David伸手帮许诺拉开了坐椅,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单从片子本身来说确实如此。”许诺坐下后,想起顾子夕刚说的话,下意识的将椅子拉开了些,将电脑拉到自己面前,打开之前顾子夕创意的版本,对David说道:“如果从企业的产品气质和创意延续性来说的话,顾氏的三个片子,是一个倒叙故事的延续。”

“第一部是家庭篇,表现的是其乐融融的亲情,整体表现温暖的感觉,画面使用春日阳光的色调。”

“第二部是独立篇,表现的是女孩子从学校到社会的各种精彩,整体表现自信的感觉,画面使用夏日强光的明亮色调;”

“第三部是爱情篇,表现的是爱情不因时间和距离而改变,两人有不同的境遇却有相同的努力,以及持续相同的价值取向,整体表现的是怀念中向上的感觉,画面使用的是秋日的冷调温暖色调;”

许诺边说着,第二部创意的PPT快速的与David过了一遍,然后打开第一部的广告片,与David一起看完之后,才说道:“第一部不是我们做的,所以我这里没有创意文案。”

“Verygood!”David向许诺伸出一个大拇指,点头说道:“单看的话,创意的新意略显不足、抓人眼球的东西呈现的速度过慢。连续来看的话,效果确实不俗,让人对这个品牌的印象深刻。”

“所以说,对于发展稳定、懂得品牌经营的公司,我们会建议做全案;对于一味的追求求发展速度、市场的短期效应的公司,我们只做单个创意策划。”许诺边将电脑里的创意关掉,边说道:“所以David,我相信你选择合作伙伴的眼光、也相信你们公司有一整套完善的服务商评价系统。”

“所以我并不打算说服你什么,我给你看到的:是我们做到的;我给你介绍的:是我们坚持的;最后怎么选择,我等你的决定。”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笑着对David说道:“晚上有其它安排吗?我老板正好出差回来,方便一起吃个饭?”

“这个案子许小姐可以决定?”David突然问道。

“当然。”许诺点了点头。

“OK,那我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与其它人见面。”David淡淡的笑着,笑容里带着惯有的严谨与傲气。

“OK,我会把你的意见转告给我老板。今天我们就到这里,我每天9点会到办公室。你的时间自行安排,来之前给我电话。”他直白的拒绝,让许诺不禁觉得尴尬。好在对他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尴尬过后,倒也没有过于的介意。

“或许,我邀请许小姐一起共进晚餐?”David微笑着看着计诺。

“Sorry,我先生等我回家。”许诺微笑着摇了摇头,收好电脑和笔记本,将两人沟通的文本资料了收了起来,一起抱起来后,看着David也收好电脑站起来,便与他一起边往外走边说道:“如果在这边有任何不方便的,可以给我们客服部打电话,他们会给你帮助。”

“OK,我需要一分顾氏、景园、卓雅产品的销售商场名单、以及商场路线图。”David边往外走边说道。

“顾氏和景园没问题,卓雅就不方便了。”许诺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轻笑着摇了摇头。

“Oh,许诺小姐你太谨慎了。”David不由得摇头。

“大约半小时后,我同事会将顾氏、景园的销售卖场及路线图发给你邮箱。”许诺送他到电梯间,并不回答他的评语,只是微微的笑着。

“我还是要说:非常感谢。”David看见电梯下来,将手伸向放诺。

“明天见。”许诺伸手与他轻握了一下,在看见他走进电梯后,才转身回办公室。

第二节:莫里安失去联络

在给同事发了协助邮件后,许诺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下班的点。收拾了资料和电脑正准备下班,却收到了严若兮的电话——

“若兮,怎么有时间给我老电话的?”许诺插上耳机,边整理桌面边笑着问道。

“许诺,Eric最近有没有和你联系过?”电话那边,严若兮的声音一片焦急,都快要哭的沉。

许诺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紧声问道:“怎么回事?”

“我这两天打他电话,总是显示不在服务区;而我前天和他通电话,一切正常,他也没说过要去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给我爹地打电话,他说Eric这次是与总部最高层开关于全球市场部的结构会议,除非他自己主动与外界联络,否则别人联系不上。”严若兮快速的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语气里是焦急万分。

“若兮,你别着急,他们有时候开会,是会去一些特别的地方,现在我先挂你的电话,试着和他联系一下。”严若兮的话,让许诺的心不禁一沉,却仍是镇定的安慰着她。

“你的意思是,他这两天没有和你联系吗?你一直没有他的信息吗?”原本报着一线希望的严若兮,不禁越发慌张起来。

“你等我电话。”许诺没有向她解释——在她离开卓雅以后,但凡涉及到具体的工作和项目的确认,他们都不会与彼此联系,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在挂了严若兮的电话后,许诺在拨出莫里安的号码时,心里还算是平静——若有不妥,他至少会给她留下线索吧?就象上次被顾子夕整一样。

“你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

许诺不死心的连拨了五次,仍然无法接通,她也无法继续保持平静了——无法接通?为什么会无法接通。

“Anna,我是Shine,Eric托我找的资料我已经帮他找到了,可我现在联系不上他,能转告他给我电话吗?”许诺能想到的联系人,只有Anna。

“他到总部后,一直在和Mark谈事情,我不一定有机会见到他。”Anna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

“肯定会的,他前两天才给我打电话,说有些关键的环节,一定要和你商量的。”许诺认为,Anna无论如何都应该知道一些莫里安的消息——就算和Mark去了其它地方谈事情,那也有不到公司的信息才是。

“是吗?如果我和他见面,会帮你转告给他的。还有别的事吗,我现在很忙。”Anna淡淡的说道,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没有了,谢谢。”话音刚落,完电话那边便传来‘嘟嘟’的盲音,许诺握着电话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起来——Anna的话里,根本听不出异常。

而Frank(若兮的父亲)所说,总部最高业务机密、涉及全球业务结构变化,在确定之前,其它人很难接触到。

或者,确实只是总部的保密会议?

原来在大中华区的时候,新品创意的最后阶段,也是这样操作的。而全球业务结构比一个创意案,不知道又重要了多少倍。

想到这里,许诺的心情又稍稍安了一些。

“许诺,下班了吗?我让小秦接你过来。”电话是顾子夕打过来的。

“我……还没有,我刚送客离开,还要整理一会儿资料。”许诺下意识的隐瞒了莫里安的消息。

“大约还要多久?”顾子夕温润的问道。

“还要一会儿吧,差不多了我给你打电话。”许诺小声说道。

“好,注意别太累了。”顾子夕细心叮嘱着。

“知道了,不会的。”许诺有些心虚的应道。

“我们顾小千金后来又动了没有?”顾子夕还惦着这事儿呢。

“没有了。”许诺伸手摸着肚子小声答道。

“真来真是个文静的小女生。”顾子夕在电话里低低的笑了起来:“我这边还有个会议,记得忙完给我电话。”

“好啊,你先忙。”许诺轻声应着,在顾子夕挂掉后,才按掉电话。

“许诺,联系上了吗?”许诺才挂上顾子夕的电话,若兮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若兮,你先听我说。”许诺用尽量平稳的声调对严若兮说道:“若兮,我刚给Anna打过电话,她的意思是,应该和Mark以及高层在一起封闭会议,Eric这次要谈的事情涉及全球公司的某些变化,相当重要。成了也就罢了,不成的话,若泄露出去,对公司影响相当的坏,所以对保密的要求也非常高。”

“到底是什么事?我爹地是亚太区总经理也不清楚。”对此,严若兮是又急又恼——这件事,在Eric去总部之前,只有他自己和许诺知道;去总部之后,也只有他和总部最高决策层知道。

他爹地这个亚太区总经理,她这个女朋友,都是一无所知。

对此,她原本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可到现在两天都联系不上的时候、在她只有求助许诺的时候,心情不禁有了些复杂的恼意。

听着她又急又恼的话,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这件事情,并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不仅因为事情重要,也因为他的职业素养。这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特别重要。”

“许诺,对、对不起,我是太着急了。”严若兮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不对。

“这件事我之所以知道一些,是因为我们以前在同事的时候,会有些工作方向上的交流。其实,莫里安是个特别磊落的人。”许诺轻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严若兮小声说道:“可是,可是我真的还是担心,如果今天有封闭会议,他前天讲电话的时候,至少会提一句的呀。”

“他住哪个酒店?酒店有没有问过?”听严若兮这么说,许诺也觉得莫里安既然每天都有和若兮通电话,便会知道她联系不上会着急的——他从来不是这么不周道的人。

“打过了,说是已经三天没有回酒店了;但我联系不上的时间是两天;所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让爹地打Mark的电话,但他说现在情况特别敏感,不好打。”严若兮急急的说道。

听了严若兮的话,许诺不由得皱眉沉吟,虽然也觉得封闭性会议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想了想,便对严若兮说到:“你找Frank要到Mark的电话,我来打。”

严若兮微微一愣,便即应了下来:“好,我这就去要。”

挂了若兮的电话后,许诺又试着给莫里安的电话拨了过去——当然,仍然显示无法接通。

“这都几点了呢,还不下班?”顾子夕推门而入的时候,许诺刚刚挂下没有接通的电话。

“莫里安联系不上了。”许诺抬头看着顾子夕,愣愣的说道——下意识的不想告诉他,却在看到他的时候,又只觉得自己所有的问题都可以交给他来解决。

“联系不上?”顾子夕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他去德国后,每天都和若兮有联络;但从前天开始,若兮打不通他的电话;明天、今天,依然无法联系。我刚打了市场总部Anna的电话,她说不清楚。”

“以莫里安的个性,既然能保持和若兮的联络,就不会突然消失而没有交待——所以,你说会不会出事了?而总部的人现在瞒着我们呢?”许诺看着顾子夕,紧张的问道。

“他工作的直接联络人是谁?”顾子夕很快便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Mark,全球CEO。”许诺快速答道。

“直接联络他。”顾子夕说道。

“我让若兮去要电话了,我拿不到。全球CEO的电话,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才知道。”听了他的话,许诺不禁暗骂自己笨——要真有什么事,没准让自己给耽搁了。

“为这事不能下班?”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

许诺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虽然不喜欢他,可他若出事,我还得管。”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叹息着说道:“他对你,是真的好,我嫉妒,也感谢。”

“许言出事的时候,若不是有他在身边,我们都没办法顺利的走到现在。”

“你那么小气的麻。”许诺皱着鼻子看着他,心里些微的担心也完全放了下来,想起这事便又担心的问道:“你说,会出什么事呢?就算是封闭会议,也可以提前知会的呀。”

顾子夕的大手在桌上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有节奏的声音里,似乎某些细节慢慢的进入脑袋里。

“秦蓝原来是新加坡公司的?”顾子夕突然问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

“之前呢?”顾子夕再问。

“在总部呆过三年。”许诺的情绪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只是怀疑,并不确定,你把林允宁的电话给我。”顾子夕安抚着说道。

许诺沉沉的看了他一眼,将林允宁的电话翻出来给他。

“你给严若兮打电话,让她现在过去;我现在给林允宁打电话。”顾子夕将号码快速录入手机,和许诺说完后,便拔了出去——

“林允宁吗?我是许诺的老公,顾子夕。”

“你先别问我什么事,你告诉我,秦蓝现在情况怎么样?关起来后和什么人有联系?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恩,好,我知道了。莫里安走前想必和你交待过一些事,你注意按他说的做,否则会出问题。”

“具体我不清楚,莫里安前天和我们失去联络。”

“许诺很着急,我继续其它渠道的联络,再见。”

“若兮,电话要到了吗?”

“我给Frank打电话,你就不要管这事了。现在你马上订机票过去,就订莫里安住的酒店,到了什么情况,马上和我联系;”

“你先不要问,我说不清楚,总之你马上过去;中国这边我会继续想办法。”

“OK,再见。”

“Frank不肯给Mark的电话,你这边怎么样?”许诺看着顾子夕紧张的问道。

“秦蓝在里面的态度一直很配合,和律师见面的时间很有规律,最后一次是三天前,这可以说是巧合,也可以说是从头到尾的安排——莫里安走了,他才敢有动作,所以他很可能做了什么动作,将莫里安绊在德国。”顾子夕分析道。

“我现在给Frank打电话。”许诺点了点头,拿起电话给Frank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