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6他是家人

Chapter036 他是家人

“Frank,eric现在到底安不安全,你我心里同样清楚。你的身份不适合找mark,但我可以——我不是卓雅的员工,我是eric的家人。”

“Frank,作为eric的半个老板,你有责任在这件事情上协助我。”

“谢谢。”许诺这才轻轻松了口气,用手拿起笔在手边的纸手迅速的写下一串号码后,这才挂了电话。

“子夕……”许诺放下电话,抬头看向顾子夕。

“我来打。”顾子夕看着她点了点头。

“这个……”许诺用手抓起电话,犹豫的看着他。

顾子夕将她的手拿到自己的手心,许诺下意识的松开了握着的手掌,低头看着顾子夕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拿了出去。

顾子夕朝许诺点了点头,拿起电话便拨了过去——然后,便是一连串流利的德语。

许诺能听懂的不多,但看得出顾子夕的面色从冷峻到沉重、又从沉重到狠厉——整个通话持续了半小时,顾子夕才慢慢放下了电话。

“出事了?mark知道?”许诺用力的抓着他的手。

“有人举报吸毒,现在已被警方控制起来;mark已经请了律师去保释,目前还在办理手续中。”顾子夕快速的将从mark那里了解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不可能。”许诺不相信的话脱口而出。

“被人陷害的。”顾子夕点了点头:“两种可能,一个是他的计划损害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所以被人陷害;另一个可能是秦蓝想将他绊在德国,无法插手市里能源项目的事情。”

“现在不管是哪种可能,关键是先把人弄出来——既然能被警察带进去,无意中肯定沾上了。现在就看卓雅老板的能量、和把他弄出来的决心了。”

顾子夕看着许诺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将她拉进怀里轻声安慰道:“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给他们老板施加压力,要让他急。”

“那、我们要做什么?”许诺无措的看着他。

“一是现场闹、二是舆论压力;现场闹,就要看严若兮的了;舆论压力,我让朋友那边去找个记者,配合着严若兮。”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以卓雅在当地的影响力,只要那个mark肯出力,一定没问题。”

“恩,也只能这样了。我给若兮发信息。”许诺沉沉的点了点头。

若兮到了德国,在看了许诺的信息后,一下飞机便直接去了卓雅公司,用她最拿手闹功加耍无奈的本事,终于是见到了mark——然后使出当初粘莫里安的功夫,一直粘着mark,让他没办法处理其它的事情。

而她的这一切行为,在第二天便在德国商业网络上笑话般的被传开了。

“你报料给记者了?”mark阴沉着脸,狠狠的看着严若兮。

严若兮毫不惧怕的、直直的盯着他:“他是在工作期间出的事,我倒要问问mark,是卓雅总部有吸毒的传统呢?还是独对他一人特别?”

“你父亲知道你过来?”mark沉声问道。

“我是eric的未婚妻,我老公不见了,我不该来找吗?至于我爹地,我从小和他不亲,他不管我的事。所以不见到eric我是不会走的,你找他来也没用。”严若兮冷眸看着mark,那样的沉静与执着,甚至还带着一种异于平常的聪明,是一平时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样貌的严若兮。

“你不要再弄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局子里我已经交了保释金,再过两天eric就可以出来。具体什么情况,我也要等到eric出来才能知道。”mark有些不耐的说道。

“那这两天我就不找记者了。就麻烦mark将办公室的小会议桌租给我,这两天我在这里办公。”严若兮拎着自己的电脑,径直走到窗边的会议桌前坐了下来,一副粘他到底的模样,丝毫不为mark冷凝中带着厌恶的目光所影响。

第二节:林副市长与秦蓝的交易

s市。

秦蓝没有去找林副市长,林副市长却来找秦蓝了。

这天,林副市长找了个借口将一直紧盯秦蓝的允宁调开,去关押处民秦蓝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谈话。

第三天,便有人出面自首,说自己和秦蓝有怨,所以制作了假证据兴报秦蓝,秦蓝当天被释放;

第四天,秦蓝拿着一个资料夹登门拜访林副市长,两人关在书房里谈了半小时后,出来时,秦蓝手中空无一物,而林副市长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允儿。”走出大门,林允儿正站在花园的等着他。

“你究竟想干什么!”林允儿缓缓转过身来,沉眸盯着秦蓝,眸底一片厌恶与警惕。

原本心里还有一丝柔软的秦蓝,看见这样的允儿,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僵硬了下来,看着她淡淡的说道:“只是和你父亲谈一笔交易而已。”

“你凭什么和我父亲谈交易?”林允儿恼声说道。

秦蓝的脸色不由得更冷了,冷声说道:“我凭什么,你可以去问你父亲。”

“……”林允儿看着他,沉默着。

秦蓝也不说话、也不走,只是淡淡的看着林允儿,等待她想清楚要说什么——对于她,他从来都有耐心。

“John,在为官这条路上,我父亲也算是个正直的人,当年的那件事,他是替邬伯伯扛着的。他现在拿出这样的证据给你,让你要挟我父亲,这不公平。”林允儿轻声说道。

听见她喊自己的英文名字,秦蓝的心不由得微几微一跳,想起两人曾在一起的时光,心下不由得一软,看着她轻声说道:“你放心,所有的证据,我都还给你父亲了。”

“你给不给他也无所谓,我父亲不过是年纪大了,想在现在的位置上安安稳稳的再做几年就退下来,不想在要退的时候,还惹出麻烦来。这事你就算是放到纪检委去,也不过是停职留办,他不当这个官,命和清誉也还是保得住的;事实的东西,总也还是说得清楚的。”林允儿转开眸子,有些不耐的说道。

“既然这样……”秦蓝冷下脸,正想犀利的驳回去,却在看见她了无生机的萧瑟模样,不由得隐隐心疼,当下转了语气,淡淡说道:“我和你父亲都谈妥了,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去问他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便与她探肩而过,大步往外走去。

林允儿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转身快步往屋内走去——却看见父亲正拎着包往外走来。

“爸!”林允儿伸手拦住了他:“我哥呢?”

“去外地执行任务了。”林副市长淡淡说道。

“爸,你这是干什么,这件事情你要相信哥哥,现在你和秦蓝搞这么一出,以后再有什么事,就真的无法挽回了。”林允儿着急的看着父亲。

“你看到这个秦蓝象没事人是吧?”林副市长脸色疲惫的说道:“他被你哥打得内伤,现在走路都没办法走快。”

“秦蓝是什么人?能一直忍着不出声?他不过是在等机会而已。”

林副市长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爸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解决,是好是坏,爸这把年龄,也没什么承受不起的。你和你哥哥,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不要掺和进来。”

“爸——”林允儿拉住父亲的胳膊,不让他出门。

“爸和他已经达成了共识,他要钱要资源、我要他不再惹你们兄妹、不再和老邬有任何联系。”林副市长拍了拍女儿拉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后,眸子里一片沉静与安然,早日的焦虑与担心,已经全然不见——不知道是因为与秦蓝的交易让他放心、还是这段时间允林和莫里安做的事情,让他想通看开。

这样的父亲,让林允儿感觉到熟悉——那个面对一切,都笃定而从容的父亲又回来了;而这样的父亲,又让林允儿担心,他与秦蓝到底达成了怎么样的交易?

父亲不是一个轻易就能被人吓住、哄住的人,在政坛这么多年,他自有他的手腕;可这一次的对手不是那些老治客,而是秦蓝——一个几乎有些疯狂的男人。

“爸,我真的很担心。”林允儿上前一步,跟上林副市长的步子:“爸,要不这个副市长咱们不做了,您的退休费、我和哥的工资,妈还有些投资,我们的生活也不愁的。”

“知道了。”林副市长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快步往外走去,来接他的司机,已经在大院门口等着了。

第二天.

“哥,你怎么回来了?”

“秦蓝出来了?”

“恩,昨天来过,和爸谈了些事情,我觉得爸他……”

“我去办公室找他。”

林允宁匆匆的往外跑去。林允儿也快速的跟了上去:“哥,我来开车。”

“好。”林允宁拉开副驾驶便坐了进去,立即拿出电话给林副市长打了过去。

“打不通吗?”林允儿边发动车子,边担心的问道。

“关机,今天是最后的审议会议。”林允宁挂了电话,又给市委秘书拨了过去——依然是关机。

“开快些。”林允宁烦燥的抓了抓头发。

“恩。”林允儿加快车速,快速的往市政办公大楼开去——

“请林副市长公布Pe能源项目竞标结果。”

“我代表市委感谢各位代表近半年来辛苦的工作、感谢各参与商家对这个项目的大力支持与全力准备。经过多方论证与综合考虑,我们决定将Pe项目交由‘蓝鼎’、‘云鼎’两家公司共同主持;由‘蓝鼎’公司负责前期基地设计与搭建;‘云鼎’公司,负责后期的持续生产;整个项目将历时三年,希望在市政在大力支持和两家公司的通力合作下,我们能顺利开发出附合国际标准的新能源,为本市新能源项目提供技术与资源支持。”

“谢谢林副市长。”

“谢谢市委。”

签定合约、合影、分别讲话,一共也不过是三十分钟左右的事情。

在所有人走到一楼办公大厅时,林允宁和林允儿正气喘嘘嘘的跑过来。

“你手上不是有案子?快给我回去。”林副市长看见林允林,脸色微微一变。

“爸——”林允宁紧握拳头,在看着站在林副市长身后,一身斯文的秦蓝,不由得额头上青筋直冒。

“快去!”林副市长低声吼了一句:“你要让我的同僚们说我教子无无、利用职权,允你擅离职守吗?重案组是什么地方、你手里握着的是什么案子,还不快回组里去。”

“是,我这就回去。”林允宁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冷不防伸手重重的拍在秦蓝的身上,不仅秦蓝,连林副市长、林允儿的脸色都立时变了——以林允宁的火爆脾气,还以为他要当场动手。

“哥!”

“你这个……”

“秦总,恭喜你拿下这个项目,前段时间在里面委屈你了。”

“不委屈,是我自己得罪了人,人家要报复,我也没办法。林组长公事公办,我无话可说。”

“是男人该有的态度,好好儿做项目,德国那边,也该了结了。”

“那是我和我他的私人恩怨。”

两人各有玄机的话,也只有两个当事人自己听得懂——林允宁知道事情已无可更改,只得咬牙隐忍,却也提醒秦蓝:既然拿到了案子,之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莫里安的事,让他一并撤手。

而秦蓝也大方的表示:冤有头债有主,他拿到项目即可,其它的不会再提。但莫里安的事,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手。

“既然这样,我们以后走着瞧。”林允宁拍在他肩上的大手突然用力一握,秦蓝的不禁疼得额头直冒冷汗。

林允宁冷笑一声,收回大手,转身快速往外走去:“允儿,我回队里了,你自己开车回去。”

“好。”林允儿轻应着,眼睛却只是看着林副市长。

“允儿,你也回去吧。”林副市长看着女儿,轻声说道。

“祝贺爸,这次的项目终于尘埃落定。”林允儿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缓缓离去——知道事已无可挽回,除了担心之外,也别无他法。

“允儿。”刚打着车子,秦蓝便跑了过来。

“什么事?”林允儿按下车窗,冷眸看着他。

“这份文件给你。”秦蓝递给林允儿一个牛皮纸袋。

“什么?”林允儿疑惑的看着他,却并不伸手去接。

“你爸爸和哥哥,想要整死我的话,随时安个什么罪名,也都是简单的事,我手上不留一些证据,怎么能放心。”秦蓝轻扯嘴角苦笑着说道:“不过,还是算了。关于项目的事,现在我和你爸是绑在一起的——我出事等于他出事,他不给资源,等于卡了自己的脖子了。”

“所以,我也没必要继续做这个恶人,让你小瞧。”秦蓝说完,便将纸袋扔在她身上,转身走到自己的车边。

林允儿看着他发动车子离开后,才慢慢的拿起被他扔在身上的纸袋,心里微微慌张着,慢慢的拆开袋口——里面是一沓泛黄的旧纸。

林允儿迅速的将纸袋重新封上,打着车子后,快速的往家的方向开去……

林允儿一回家,和妈妈和阿姨打了声招呼后,便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双手微微颤抖的打开纸袋,将里面一沓发黄的旧纸拿了出来——一页一页的翻过,都是当时林副市长找到事故的当事人,要求对方写下的保证书。

还有当年的新闻报道,以及邬正贤整理的录音资料。

林允儿轻轻闭上眼睛,又再睁开,一时间想不透秦蓝这样做的用意。

“不管他是什么意思,这些东西你马上销毁。我会找人去他住处再搜一次,然后查他在银行租用的保险箱情况——既然爸将项目给他,这件事已经改变不了,也不能让他继续用这些东西来威胁爸。”

“好,我知道了。”林允儿点了点头,在挂了林允宁的电话后,将资料的目录抄了一份下来,这才拿了火机将文件一页一页的烧掉。

第三节:莫里安将计就计

德国。

严若兮一见到脸色苍白的莫里安,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eric,你有没有事。”

“没事。”莫里安走过去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声说道。

“eric,你的女人真是个疯子,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我,连我上厕所都不放过。”mark冷着脸说道。

“她急起来就是这样,你别介意。”莫里安斜眸看严若兮,她却脸不红心不跳的挑衅的看着mark,让他只觉得无语。

“若兮,你先回酒店,我和mark有事要聊。”莫里安摇了摇头,对严若兮说道。

“我在mark办公室工作很多天了,他已经习惯了我呢,一起去吧。”严若兮伸手挽住莫里安的胳膊,娇声说道。

mark只作不见,转身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

莫里安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也没多说什么,拉着她一起上了车。

“我当时在楼下的酒吧喝啤酒、看资料。销售部的Link和朋友也过来喝酒,过来和我一起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中间帮我续了一杯脾酒——所以,所谓毒品,应该是他在那时候放进去的。然后举报。”

“所以,我的尿检成份里,也确实有违禁成份,这个我没办法说得清。”

莫里安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对于前因后果,他被关的这几天,已经想得非常清楚。

“Link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不知道,如果新闻曝出来,公司将会蒙受多大的损失,而你在短期内也将无法顺利回国!”mark沉吟道。

“或许,他是希望我在这里时间更长一些,将大家猜测的项目做得更好,所以用了这一招呢。”莫里安笑笑说道,苍白的脸上,因着这一如既往的温润,显出几分脆弱来,看见来格外让人心疼。

“他应该还没这个胆。”mark知道他说的意思,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没有,那自然有人有。而他们的目的,到底是我、是项目、还是你,还真不好说。”莫里安淡淡说道。

他知道这事是秦蓝所为——在他重新拿到手机的时候,便已经收到林允宁传过来的信息,所有的事情,就越发的清楚了。

只是,在公司层面,他不想牵扯进私人恩怨,却也要利用这次的事情,帮他推动整个事情的进展——那些拦在他面前的阻力,他要借此一一拔掉。

果然,听了莫里安这话,mark的脸色不由得微变,伸手敲了瞧桌面后,对莫里安说道:“这事我会处理,你先休息两天,恢复一下。项目的事情,我们往后拖一拖。”

“oK,我确实需要休息。那东西,当真历害。”莫里安苦笑了一下,伸手用力的揉着头。

“他人供毒,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食,在我国不构成犯罪;但警局会担心你因此上瘾,所以会强制滞留你三个月的时间,确认你完全没事后,你的行程则完全自由,也不会留案底。”mark这番话,便已经告诉了莫里安,他将会怎么做——确实是个好机会,那几个人,这次就一并处理了。

“没问题,我们的项目大约需要三个月,余下的三个月,我就在这里准备婚礼好了。”莫里安笑着说道。

“想得美,我自然有活儿给你干。”mark的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来,看着莫里安一脸的苍白,站起来说道:“你再晚出来两天,这位严大小姐非要跟到我家里去不可。”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莫里安笑着站了起来,向坐在沙发里的严若兮招了招手。

“可以走了吗?”严若兮收好随身包,小跑到莫里安的身边。

“恩,走吧。”莫里安朝mark点了点头后,牵着严若兮的手往外走去。

“你不知道啊,我当时都急死了,给爹地打电话,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想着你有什么事都会和许诺说,我就只有给她打电话了。”严若兮边帮莫里安按着肩膀边说道。

“给许诺打电话了?”莫里安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啊,你的事情我找不到别人了。”严若兮感觉到他的肩膀一下子硬了下来,说话的声音不觉的低了下来——他会不会又怪自己,给许诺惹麻烦了?

何况,她现在还是孕妇呢。

“她让你过来的?”莫里安低声问道。

“是啊,她还是比我能干多了,她通知我赶过来后,就和mark通了电话,然后,事情就是这样了。”严若兮小心冀冀的看着他,她虽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但在心里也还是怕他生气的——在许诺的问题上,他向来敏感又周到。

“恩,帮我拿一下衣服,我一会儿要洗澡。”莫里安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

“哦。”严若兮点了点头,却怎么觉得他是在打发自己离开呢?

“我给许诺打个电话,否则她会一直担心的。”莫里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微微笑了笑。

“啊,惨了,我都忘了。”严若兮一下子大喊起来。

“你这脑子,也就这样了。”看着她天真的样子,莫里安淡淡的笑了,低头拿电话时,眸子里却闪过一丝黯淡——这么果断强势的处理方案,不象是许诺的风格。

只是,顾子夕,会不会怪她?

莫里安拿起电话给许诺拨了过去:“许诺,我出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改天和你说,现在就是知会你一声,不用担心。”

“好,那你先休息。”

“顾子夕也知道了?”

“是啊。”

“他有没有怪你?”

“有啊,我和Frank说,你是我的家人,我必须了解你所有的情况,顾子夕当时听着,脸都黑了!”

“……”

“莫里安,还在听我说话吗?”

“在听。”

“你可别有后遗症啊,怎么感觉你有些迟钝呢?”

“胡说八道,我先挂了,现在需要休息。”

“快去吧快去吧。起来记得给我电话。”

“好。”

挂了许诺的电话,莫里安只觉心里一阵暖意涌动——你是我的家人。

也好,做不了爱人,做你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