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7换种方式

Chapter037 换种方式

“Eric,衣服拿好了。”若兮抱着衣服站在门口,睁大眼睛看着他。

“好了。”莫里安放下电话从沙发里站起来,大步走到若兮的身边,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这次急坏了?”

“是啊,我从认识你到现在,这是第一次把人给弄丢了啊。”严若兮皱着鼻子、嘟着嘴,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个样子难看死了。”莫里安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脸,低低的看着她,清淡的眸子不禁多了份温柔:“和Mark耍无赖了?”

“他那个人拽得要死,说让我安心等着,他已经在安排了。你说要是他老婆丢了,他还能安静的等?哼哼。”严若兮轻声哼哼着。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别一个人就这样冲过来,我是男人,我有能力保护自己。”莫里安看着她柔声说道:“如果Mark也参与了这件事,你这样直矗矗的冲过来,很不安全。”

“是许诺让我过来的,我觉得她的判断不会有错。”严若兮看着莫里安认真的说道。

“她的判断……她对Mark并不了解,只能是基于常理的判断;再说,她也不会不知道,你会以这种方式粘着Mark。”莫里安轻瞥着她说道:“她以为,你可能会更策略一些。”

严若兮的脸不由得微微红了红,眸色微微的黯淡:“如果是许诺,她会处理得比我好吧?她那么聪明。”

“她比你更会保护自己,一般不会太让人担心。”莫里安轻挑了下眉梢,眸色里却流淌着淡淡的流光。

“那么……你这是在担心我?”严若兮的眸子突然一亮。

“不应该吗?”莫里安的眸里的流光微敛,看着她温柔说道。

“当然应该,我很开心啊。”严若兮仰脸大笑,突然惦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偷袭了一下,怕他生气似的,将手里抱着的衣服塞进他的怀里后,便迅速的跳了开去:“你快去洗澡吧,我帮你泡杯牛奶。”

莫里安不由得笑了,将自己的大手伸向她:“过来。”

“啊?”严若兮轻咬下唇,想了想说道:“你不会生气了吧?”

“傻瓜,我为什么要生气?”莫里安伸长手臂将她拉入怀里,在她略略疑惑的眼神里,他低头轻轻的吻住了她……

“Eric…。”一向厚脸皮的严若兮,脸居然红了一下。

“以后不用搞偷袭。”莫里安笑着说道。

“喂——”严若兮的脸不禁更红了。

“我去洗澡,你去泡牛奶吧。”莫里安微微笑了笑,松开脸红红的她,转身走向浴室。

将身体完全泡进浴缸里,莫里安温润的眸子慢慢变得淡漠而寂然——秦蓝,居然想到用这一招来让阻止他回国。

而林副市长,也果然放弃坚持,用项目来换得平静——只是,真的能平静吗?

再好的棋局,若没了当事人的配合,便全是废招。

允宁,这一局,我们是真的输了。

“喂?”接通林允宁的电话,莫里安的声音,还带着疲惫的嘶哑。

“一直联系不上你,出什么事了?我给你发的信息收到了吗?”林允宁的声音里有着与他相同的疲惫。

“被弄进局子里了,今天刚出来。信息我看了。”莫里安淡淡说道:“秦蓝要的是钱和资源,你父亲要的是一时的平静;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他们也算是达成了共识。”

“这个项目历时三年,以秦蓝的聪明,加上你父亲的资源,三年的时间,他的事业完全可以铺开——到时候他不再如此迫切的需要这份资源、而你父亲也会从副市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两人便再无所需,他们之间的交易与恩怨,也会在项目结束的时候结束。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莫里安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听着莫里安不带情绪的话,林允宁沉默半晌,低声无奈说道:“已经走到这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恩,我大约半年后回来,到时候见面。”莫里安应道。

“我明天的飞机,过来看你。”林允宁静静说道:“本来应该早些过来,我爸的事情却始终放心不下。”

“林叔叔能把你调开,若是一般的任务,当然拦不住你。所以你安心办案子,我这边没问题,都已经处理好了。你办完案子我们再见面。”莫里安虽不在国内,对国内事情的推测,还是相当的精准。

“Shift……”林允宁低声骂了句粗话。

“允宁,这件事别和允儿说。”莫里安低声说道。

“好,那你自己多注意安全,有事立即给我打电话。”林允宁低低的应着,又问了一下事情的始未后,才挂了电话。

将水的温度调高,想起警局里看以其它人毒发时候的丑态,至今还心有余悸——能坦然接受任何事情的他,却无法接受曾有过这样丑态的自己。

想到这里,莫里安的眸子不禁一片阴翳的冷意。

“Eric,好了吗?你都洗了一小时了。”刚进去时,还听着有讲电话的声音,这大半个小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严若兮不禁一阵担心——他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苍白。

因着看到他的喜悦,而让她忽略了他这段时间在里面受的罪——他这样优雅的一个人,怕是没办法忍受在那种地方呆过的狼狈、也无法忍受吸毒之后自己的模样吧。

严若兮将身体靠在门框上,听着浴室里安静得无声无息,心里不禁涌上一阵心疼。

“Eric,还没好的话,记得加点热水,水都要凉了呢。”严若兮又敲了敲门,声音软软的说道。

“好了。”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一阵热气迎面而来,莫里安的声音仍然从容平静。

“怎么象个女人一样,洗这么久的。”看见头发还在滴水的莫里安,严若兮勉强笑了笑。

“接了两个电话。”莫里安温润的笑了笑,边往客厅走边问道:“牛奶冲好了?”

“都快凉了好吧。”严若兮乖巧的跟在他的身边。

“恩。”莫里安端起牛奶,依然优雅着,小口小口的喝着,任头发上的水,贴着额头慢慢的往下滴。

“我帮你把头发吹一下。”严若兮的心里微微一疼,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待她拿了吹风机出来,莫里安已经喝完牛奶,正拿着脑坐在沙发里,似乎在看最近的新闻。

“现在吹可以吗?”严若兮伸手揉了揉他湿乱的头发。

“好啊。”莫里安抬头温润的笑了笑,便将电脑放在了一边,示意她在沙发上坐下来。

严若兮弯腰插好电源后,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将他的头揽在自己的膝上,纤长的手指随着热风吹过,在他的发间温柔穿棱着……

温热的风、柔软的发、他躺在自己膝上放松的闭着眼睛,让严若兮既感觉到与他如此亲密的幸福、又对他疲惫得不在自己面前保持风度而心疼。

“Eric,吹好了。”关掉吹风机,严若兮用双手揉弄着他还带着温度的头发,声音温柔得象个大人一样。

只是低头细看,他却已经睡着了——紧闭的双眼,沉静的睡颜,有一股静好的安宁感觉。

“喂,你就这样睡着了,我的腿岂不是要被你压一晚上?”严若兮安静的笑了,低头在他的唇间轻吻了一下后,将头歪在沙发扶上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此刻与他如此接近的幸福感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严若兮突然感到自己的腰被一双手臂紧紧的撰着,她猛然睁开眼睛——头顶一股温热而熟悉的气息,眼前却是一片光裸的胸膛。

“E…。Eric…。”严若兮不由得轻声低呼起来。

换来的,却是他双臂间更用力的紧拥——他身体炙烤般的热度,让她浑身都冒起汗来。

严若兮略略挣扎了一下,费力的自他怀里仰起头来,却看见莫里安仍睡得一脸沉静,自己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的抱枕而已。

“嗯哼,真是太不公平了,这种情况明明应该是男人会难受麻,为什么难受的会是我?”严若兮轻哼着,低下头又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用脸磨蹭着他的肌肤,却是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慌乱。

“若兮,别乱动。”莫里安伸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下巴搁在她的头顶,重新传来均匀而轻浅的呼吸。

“好吧……”严若兮努力的保持着安静,窝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着——只是这种安静只维持了一小会儿,她只觉得浑身热得难受,不禁悄悄的缩缩腿、又慢慢的眨眨眼、身体也小心的、尽量不贴着他的扭动着……

“若兮……”莫里安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伸腿将她不停的扭动的身体牢牢锁住。

“还是吵到你了呀?我很小心的。”严若兮小声说道。

“你睡觉也这么好动?”莫里安叹气着问道。

“我好热,你身上的温度好高。”严若兮忍不住又动了一下。

“你身上温度也不低。”莫里安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沉眸低低的看着她。

“我……我……”完全被压住的感觉,让人的心又慌又乱的猛然跳动着:“我想起来了。”

“今天还有工作?”莫里安沉眸看着她。

“没、没有。”严若兮轻轻摇了摇头,只觉得他抵着自己越来越紧,身体只觉一阵难受,又下意识的轻轻扭动起来:“我、我就是要起来了。你好重。”

“没有就多睡会儿,我这段时间在里面都没睡好。”看着她脸上越来越红的颜色、感受着身下的她越来越烫、越来越柔软,莫里安的眸色不禁一阵幽暗——慢慢的低下头、慢慢的靠近她的唇、慢慢的吻住了她……

“Eric……”严若兮的身体不禁微微一僵,便刻之后,便缓缓伸出双臂,轻轻搂在了他的腰间……

“若兮,谢谢你。”莫里安轻声说道。

“恩?”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被他身上的温度烫得头晕眼花的严若兮,只是下意识的应着。

“我很高兴,从那种地方出来时,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你。”莫里安的指拇在她的唇边轻轻摩挲着,唇贴着她的唇,声音里有着感性的嘶哑。

“那……”严若兮稍稍平静下来,睁开眼睛看着他,轻声说道:“我这个女朋友,还合格吗?”

“很合格。”莫里安低声轻笑。

“以后你想看到我的时候,我都在你身边好不好?”严若兮将搂在他腰间的手移到了他的脖子上,眸光里流转着温柔的心疼。

“好。”莫里安看着她温柔的笑了。

严若兮用力的拉下他的头,凑唇在他的唇间轻吻了一下,笑着说道:“你真的好重也,可不可以下来了?”

“陪我再躺会儿,这几天是真的没睡好,周围全是毒瘾发作的人。”莫里安翻过身来,却依然搂她在怀里——这样的拥着她,有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这个女孩的身上,似乎有种特别的气质,轻易的将他心里的阴郁与狼狈驱散,让他感觉到一股温柔平和的力量。

“好。”在他的怀里,严若兮乖巧的点了点头。

“乖,别乱动。”莫里安轻搂她在怀里,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样的安心与温柔。

第二节:许诺?新的起步与圈子

S市。

“放心了?”顾子夕轻轻摇晃着坐在摇椅上的许诺,轻声问道。

“大约半年不能回来了吧?”许诺叹息着说道:“你说就这么个秦蓝,搞出多少事来。”

“半年不回来对他来说是好事;一来他要办的事既然和总部有关,那么在总部呆的时间越长,能拿到的资源就越多;二来,林家的事情,他在这边,就不得不插手;而他,其实是不适合插手的。”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

“所以,他虽然因了没有秦蓝的心黑手毒而遭了暗算,却绝对有本事化危为机。”

“他和林允宁是过命的交情;但这件事,林副市长有自己的打算,他在也是两边为难。”许诺点了点头,却仍是担心的问道:“这件事若留下案底,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太好的。”

“这个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顾子夕停下手中的动作,沉眸看着她说道:“许诺,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能帮的就是让他安全;再多的事,我不会去做,也不许你去做。”

许诺敛下眸子,在午后的阳光里,长长的睫毛在白晰的脸上打下两道浓密的阴影,半晌之后,才低低的应了一声:“好。”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有些人、有些事,我们要学着慢慢的放手。”顾子夕知道她心里难受,伸手拉起她拥进自己的怀里,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有些人?”许诺轻轻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低低的说道:“顾子夕,我知道,放手对谁都好。”

“有些人只能陪你走一段、有些人要陪你走一辈子,所以,要习惯走过一段之后的分手。”顾子夕微笑着说道。

“所以,要心里眼里全都是你这个要陪我走一辈子的人,是吗?”许诺调皮的看着他,不禁感叹这个男人无时无地的腹黑。

“当然。”顾子夕大笑,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双手交叠在她的腹部,与她一起看向窗外——对面大楼的玻璃,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的光线又打在广场的喷泉上,折射出一片虹的颜色,美丽而耀眼。

“恩?”顾子夕突然低下头,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手。

“动了。”许诺侧脸看着他,笑着说道。

“动了……”顾子夕的大手紧贴着她的肚子,眼睛紧紧的盯着——一下、又一下、再一下,小家伙动得越来越有力、越来越积极了!

“我女儿在和我打招呼呢。”顾子夕突然激动起来,转身蹲在许诺的面前,伸手掀开她的上衣,大手贴着她的肚皮,热切的感受着,那个让他们倍加担心、倍受折磨的,小生命的活力。

“今天突然多了起来,前几天都少。”许诺低头看着顾子夕,溢于言表的喜悦,让三十三岁的他,看起来象个大男孩。

“看来还是要爸爸陪在身边,她才会更活泼。”顾子夕将手在她的肚子上移动着,直到小家伙停止活动,这才凑唇在她肚子的那条疤上轻吻了一下,细心的帮她将衣服拉好,然后才站了起来:“以后每天都会动吧。”

“当然了,不动就有问题了。”许诺笑着,张开双臂拥住他——这一次,有他在身边、有他一起分享宝贝成长的每一步,感觉真好。

就好象,她和宝贝都有了依靠一样——那样一种喜悦的心安。

“等工厂的案子结了,我们去三亚那边的别墅里住一阵。”顾子夕突然说道:“景阿姨那边毕竟是山上,你一个孕妇到底还是不方便的。”

“公司的事情走得开吗?”许诺轻声问道。

“想走开的时候,自然是走得开的。”顾子夕沉声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只要你在身边,哪里都是一样的。你安心处理工作、还有顾东林的事情,我都可以的。”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暖然而笑:“再说,我手上也还有工作的麻。”

“一口气可以接三个案子的人,现在只接一个,可别告诉我你会忙得走不开。”顾子夕伸手刮着她的鼻头。

“喂喂喂,我都这么被你吃得死死的吗?”许诺不满的轻哼着。

“你应该感到开心,顾先生对顾太太的能力如此的了解与欣赏。”顾子夕见她不乐意的样子,不由得大乐,低头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却又忍不住的一直吻了下去……

第二天,品尚公司会议室。

David将一沓报告推到许诺的面前,看着她笑着说道:“Shine,这是我走访S市场的一份报告,顾氏的陈列和销售,在本市的日化品里,占据了差不多35%的比例;但景园只有8%;卓雅有大约32%;是因为景园的主要销售地不在这里吗?”

“没错,景园的主要销售地在三亚;这边的卖场没有优势,进场费用和专卖店的费用相对较高,所以总部不在这里的公司,很少会把这里当作推广与销售的主战场。”许诺点头说道。

“不是主战场都能占到8%,其它品牌是主战场的,最多也只有5%,这个产品很特别?”David侧眸看着许诺。

“我们的推广针对性和创意方案很特别。”许诺毫不谦虚的说道。

“OK,这三家公司在S市占据了75%的份额,‘伽蓝’在S市一直只有4%的份额,如果伽蓝调整将S市做为主战场,你能从哪个品牌里拿出份额来给我们?”David看着许诺说道。

许诺耸了耸肩,看着David笑着说道:“第一,我们要的不是份额,而是销量绝对值——如果S市的消费者,本地渠道的消费总量为50亿,那么4%就是2亿;就算们将比例拉到30%,也只有15亿的销量。”

“如果我们将S市的整体消费能力开发到100亿,我们的市场占比只需要到20%,就是20亿的销量。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把日化这块蛋糕做大、要做的是培养消费者对日化品的消费习惯和购买习惯,而不是和同行争份额。”

“有道理,但是我们都知道,培养市场比提高份额更难,不是吗?”David认真的说道。

“我再给你看一份数据。”许诺拉过电脑,打开一份数据在David的面前:“五年前,S市的洗发水消费总量是12亿;四年前是15亿;三年前是22亿;两年前是30亿;去年是50亿;这个消费总量的增长速度,您认为,还有说服力吗?”

“哦?”David似乎有些意外,许诺居然能拿出一份这样的数据来,他伸手将电脑拉到自己的面前,在看了消费总量分析图表后,又点开原始数据——S市市场上出现的品牌、销售渠道、各渠道单量,一清二楚。

所以这份数据的信度和效度都具有相当好的说服力。

“OK,非常好。”David看着数据连连点头,对于品尚的系统,不禁又多了份信任——原本看中的是许诺的创意能力与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如果加上这样强大的数据支持,市场效果将会超出预期。

“其实,以‘伽蓝’在中国的表现,我并不建议将销售的主战场放在S市,因为同为进口品牌,‘卓雅’已经在S市占了先机;目前就算顾氏同样引进国际品牌,也是由顾氏的老品牌在带着走,所以以弱对强、还正面交锋,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许诺将S市的洗发水销售分布图打开给David看,边说道:

“所以我的建议选一个符合‘伽蓝’气质的城市做为主战场,将这个城市拿下后,再向S市渗透:一来已经有了消费者基础、二来也有竟争的底气。”

“我能自信的说,让‘伽蓝’的销售在S市翻三倍,或许你也会感到满意;但如果换一个城市,我们的销售是5倍呢?我们是将所有的力量和资源,都用来打市场好呢?还是用来和对手打架的收益更高呢?”许诺斜眼看着David,脸上一片自信的笑容。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如果有这样的变化,我必须说服我的老板,重新选择中国地区的总部——因为我们不想远程作战。”David皱眉说道。

“如果有足够的好处,你说服老板应该不困难。”许诺将电脑拉回到自己面前,将一张工作流程表递给他:“如果确定合同,我会提前做一个市场调查,首先寻找以适合作为‘伽蓝’第一销售地的城市;然后会做一份关于‘伽蓝’的项目启动报告,其中会分析到地域、策略与收益的问题。”

“所以,在说服你老板的事情上,我想我至少可以做到用事实和数据帮你一把。”许诺微笑着看着David。

“我还需要两小时,做一个最终测算。这些数据我需要用一下。”David看着许诺说道。

“OK,当然没问题。”许诺拉过电脑,将数据发给了David后,合上电脑对他说道:“我先回办公室处理其它订单的事情,你有任何需求,可以随时给我电话,或者找我们客服。”

“Thanks。”David微笑着点了点头。

许诺给David留了一份稿纸后,报着电脑转身离开了会议室,并细心的帮他将门关上。

“这又谈了三小时啦?”回到办公室时,黄宪正坐在她办公室的小会谈桌前。

“今天可以确定下来。”许诺长长的吁了口气,将电脑放回到办公桌上,看着黄宪笑着说道:“我以为我算是熟悉德国人的沟通方式了,这个人,实在是太难缠了,和电话里沟通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早知道就不选他们了,其它几家还求着我们呢。”黄宪笑话她自讨苦吃。

“NO、NO、NO,前期谈得越艰难,后期操作起来越容易,因为所有的困难和疑问点都谈开了,真正做项目的时候,需要沟通的就只案子本身了。而且David非常的专业,和他沟通,能真正解决问题。”

许诺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大口后,看着黄宪认真的说道:“而且,谈下这么难搞的人,我相当有成就感。”

黄宪见她眼睛发亮的样子,不由得笑着摇头:“子夕见到你这样子又得有话说了——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女人家,遇到工作这么兴奋,这让男人很受打击的。”

“我们家顾子夕心脏异常的坚强,打击不到他的。”提起顾子夕,许诺明亮的眸子里,便又多了几分温柔。

“呵呵。”黄宪呵呵的笑了笑,看着许诺说道:“市里的PE新能源项目‘云鼎’中标了,你知道吧。”

“恩。”许诺点了点头。

“虽然前期的基础建设和厂房工作是‘蓝鼎’的负责,但你知道秦蓝那个人,我怕他留下隐患给我,后面生产和开发就会遇到大问题。所以我们也会有专业公司参与进去,我这段时间可能要忙和这个了。”黄宪看着许诺说道。

“你说找个人代替你管理,都说了有半年了,也不见人过来,现在你的意思不会是丢给我吧?”许诺皱眉看着他。

“我怎么敢,子夕不杀了我才怪。”黄宪笑着说道:“公司其实已经走上正轨,大家在流程里做事,需要我处理的日常事情也不会太多,我以后每周两天过来,其它时间处理项目的事。”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有些事你就代我处理一下。如何?”黄宪笑眯眯的看着她。

“还说不是丢给我?”许诺不由得伸手扶额。

“你只帮我接下单,等着我过来处理就成。”黄宪仍是一脸的笑容。

“我在这边的时候,自然是没问题,只是这个项目要做三年,我去生孩子的时候,你得自己想办法了。”许诺无奈的笑了。

“合适的人还在找,不过困难在于,大家都习惯了目前的工作方式,我觉得也挺好,怕来个人大家不适应,先这么着,项目那边我会有项目经理,我只用跟个两个月。”黄宪安抚着许诺。

“这还差不多,好了,你放心吧,我现在的身体状态还不错。”许诺见黄宪小心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这个老板的相处,一直是挺不错的。

“那我就放心了。你休息一下,再去和那个David继续纠缠,祝你今天成功。”黄宪笑着站了起来,和许诺打了招呼后,便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在路过会议室的时候,看见David正趴在一堆稿纸中写写算算,心里不由得也佩服——在客户中,以员工的身份工作这么拼的,这个人还真是第一个。

也难怪许诺会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David仍没有出来的意思。许诺让人买了盒饭送到会议室后,也没有去打扰和催促他。

只是专心准备着这次合作的全面资料和数据——她有信心能将合作达成,所以一切的准备她都会提前。

顾子夕说想去海边住一段时间,虽然她当时没有马上答应,但心里还是向往的——只有他们两个,吹着海风、听着海浪、陪着宝宝一起长大,那样的生活,她同样的向往。

只是,她手头的工作可以抓紧了来做,公司破产的事情,到底会怎么样?每次问他,只说没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

不知道什么原因,虽然对顾子夕有着十足的信心,在这件事上,却仍有着莫明的不安——希望,只是孕妇的情绪作用吧,会没事的。

许诺轻轻的吐了口气,惯性的伸手摸了摸肚子后,又低头回到电脑里,专注于接下来的工作中。

午餐过后,David抱着堆稿纸和电脑去到许诺的办公室,笑着对她说道:“OK了,我要有两个方案,一个是以S市为中心,向周边城市幅射的方案;一个是你们在做了市调后,重新确认一个新城市中心的方案;如何?”

许诺笑着从坐椅上站了起来,将右手直直的伸向了他:“OK,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David伸出手,与许诺重重一握。两人相视一笑,抱着各自的电脑去到会议室,就合作的细节方面,再做深入的沟通。

正如许诺所说,在确定了可以合作之后,后面的合作方式、价格什么的,沟通起来就相当的顺利了。

差不多只用了一小时的时间,合同的初稿便确定了下来。

“合同文本,大约半小时后,我出电子文件给你,你确认后回邮件给我,我的签字版你可以带回总部。”许诺将电脑文件保存后,对David说道。

“OK,我在这里等着,你去忙吧,不用管我。”David笑着说道:“然后,‘创意与时尚’的杂志给我看看,看那个女魔头,把我们的大美女拍成什么样子了。”

“她知道你这样喊她吗?”许诺转身拿了杂志,笑着递给他。

“当然知道。”David轻挑眉梢,傲然说道:“她早些年拍我的时候还年轻,脾气可一直不怎么好。”

“还行。”许诺笑了笑,并不接话。

“恩,看来她功力见长,这次把你拍得好。”David看着封面上一身专业气势的许诺,连连点头:“她很少把女人拍得这么漂亮,拍男人倒是要好很多;你以前的上司Eric,每次的封面拍得是最好的。”

“你慢慢看,我先去安排合同的事情。”许诺没接他这样的玩笑,微微笑了笑后,便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许诺将文本的内容交给客服部做文字处理的,回到办公室等处理结果,却看见David已经在圈子里将这个信息发布了出去——图片,居然是用的她在杂志拉页的那张阳光粉色系的。

“一个阳光而柔软的女子,期待一次阳光而柔软的合作,世界将为我们的合作打开大门。”

许诺不禁失笑——这么个严谨的大男人,发出的文字如此柔软擅情。

而对于刚刚加入这个圈子里的许诺来说,在骄傲的同时,也感到有些忐忑——她一个新人,在这个资历深厚、尽是前辈的圈子里,如此高调的出现,怕是会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柔软?”

“Averill出品,果然不同,阳光干净。”

“恭喜。”

原本许诺加入时,只有莫里安出来招呼了一声;而现在David的消息一发,一下子蹦出来十几号人,又是点赞、又是评论——其中真心的不少,而讽刺许诺的,当然也不少。

许诺看着信息下还在不停叠加的信息,轻咬着下唇,不知该做何反应——在熟悉的圈子里,她从来都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反击这些恶语相向。

而这个她向往以久的专业圈子里,她的自信原本就缺乏,加之这些人骂人不带脏字的技巧,竟让她不知道如何面对。

“作品如人,安静中流淌着灵动;灰色中跳跃着暖色;David,你这是不甘心在中国伽蓝屈居于卓雅之下吗?”

在十几条各式各样的评论之后,莫里安这句长评猛然蹦了出来——从作品的角度,不吝赞美;从竟争的角度,将她的实力拉到一个与他自己相同的高度。

“莫里安,谢谢你。”许诺轻咬下唇,低低的自语着。

在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后,也写了信息回过去——David,合作愉快。

信息很简单,几乎不带任何的感情与情绪,相信只有莫里安知道——这样沉静的回复,她是克服了多大的心里障碍。

以这样不卑不亢的姿态,站在与这个圈子所有人平等的水平线上——对于他们话里藏针的留言,她便是有着这样优雅的风度:不急不恼,从容淡定。

“Eric,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还是我,无论在什么人面前、无论在哪个圈子里,我该有自己的自信。”许诺给了自己一个温柔而坚定的笑容,看着接下来的评论再没有火药味道,不禁微微抬起了下巴——这一回合的赢,让她更加的自信了。

“David,这是我们刚才确认的电子版。”许诺将确认后的文件打印出来交给David。

“Shine,了不起。”David在文件上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递回给许诺。

“是吗?”许诺淡淡笑了笑,拿起笔在David的名字旁签下自己的中英文名字后,将其中一份交给他:“我大约半个月后去伽蓝总部。”

“OK,很期待再次与你见面。”David伸手与她重重一握后,收起电脑和文件,与许诺一起快步往外走去:“Eric对你很不错。”

“他是有些护犊子的。”许诺漫声应道。

“哦?”David的眸光微闪,低头看见许诺微隆的肚子,便不再提这个话题。

送David走后,许诺回到办公室,莫里安并没有如上次一样,在圈子里说话后再私信给她——他正以自己的方式,慢慢的淡出她的生活。

他只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而在不需要的时候,他只是安静着——他们,都没有真的将对方放下,却又都决定了走出对方的生活。

如同家人一样,你最需要的时候,他永远在你的身的;你不需要的时候,他从不出来给你添任何的麻烦。

“家人……”许诺低头看着微信群里的那句话,嘴角是一片暖然的笑意。

“许诺,小秦过来接你回家,公司这边有点事,我没时间过来接你。”顾子夕的信息突然闪了进来。

许诺不禁微微皱眉——什么事?她不能知道吗?平时他不能准时下班,小秦都是接她去顾子夕办公室的呢?

------题外话------

今天先达到万更,明天再调整时间。其实昨天守了一夜的电话,等小朋友到达后给电话家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