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0共同面对

Chapter040 共同面对

“洛简,我是许诺。”电话那边传来许诺轻扬而干脆的声音。

洛简下意识的看了顾子夕一眼,自觉的将电话打到了免提,对着话筒说道:“知道是你,什么事?”

“我在城东京百卖场,这边的陈列过于花哨,西浓下架后空出来的陈列位,没有给到最适合的产品。”电话那边,除了许诺的声音,还有导购人员小声解释的声音。

“你看着就行,千万别动手,我现在马上过来。”洛简又看了一眼顾子夕,挂了电话后,便与他齐齐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她几天巡一次场?一般是当天什么时间?”顾子夕边开车边问道。

“两天吧,会在限购的时段。”洛简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洛简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从他的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顾子夕和洛简到卖场的时候,许诺正站在货架前,和导购说着什么,导购边调换着陈列位,边解释着:“因为上头要求要陈列的货不够了,所以我拿了旁边的补过来。”

“为什么没有及时补单?”许诺皱眉问道。

“因为最近太忙了,排队的顾客太多了。”导购小声说道。

“是吗?”许诺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需要我给你算算你的有效工作时间吗?”

“许诺。”顾子夕大步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货放到高架上,淡淡说道:“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

“总、总裁……”导购员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虽然知道许诺是总裁夫人,但必竟在公司不任职,所以她巡店、看陈列什么的,她们也会小心应付,却不怎么害怕。

可总裁不一样——刚刚在公司下了黑手,裁掉了一半还多的员工,还包括以前高高在上的大总监。对于她们这些基层的小导购,基本上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她们下课了。

“洛简,这里你来处理。”顾子夕看了洛简一眼后,揽着许诺的腰慢慢往外走去。

“洛总监,对不起,是我忘了下单了。”导购看着洛简一直盯着她,不由得心虚的说了实话。

“以后在老板娘面前,最重要的是不要说谎,对于陈列和货品周转周期,她比任何人都熟悉。”洛简伸手在柜台上拿了纸笔,快速画了陈列图递给她:“按这个陈列好,产品不够马上补单。”

“知道了。”导购紧张的应着,拿了货品迅速把最外层的货架给上满了,转身看着顾子夕揽着许诺的腰、配合着她的步子慢慢往外走去,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羡慕——这么有钱、这么历害的大老板啊,对这个新妻子可真好。

唉,这个年轻的老板娘,命可真好。

“你怎么来了。”许诺看见顾子夕,不禁有些心虚。

“策划案的事情怎么没和我说?”顾子夕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你不是说交给洛简办吗?”许诺看着他说道:“我做完就交给他了。”

“然后天天跑卖场,告诉我说在和客户谈事情?”顾子夕斜眼看着她。

“偶尔,要看看效果,然后做局部调整麻,哪儿有做策划的不跟进效果的。”许诺吐了吐舌头,扯着他的胳膊笑着说道:“偶尔出来跑跑,好象自己又重新年轻了呢!”

“你的意思,和我在一起感觉很老?”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好笑的说道。

许诺转动了一下眼珠,看着他笑了起来:“其实,好象是有那么点儿老的感觉。”

“调皮。”顾子夕摇了摇头,揽着她往停车场走去:“以后出来让小秦送你,不是不让你出来,不是还没完全稳定吗。”

“现在感觉好多了,老是在办公室呆着,也觉得难受。”许诺坐在副驾驶,身体往后靠着,让他方便帮她把安全带扣好。

“恩,可以,但是人多的地方还是尽量避免。”顾子夕点了点头,绕身回到驾驶室后,看着她严肃的说道:“而且,每次去哪里,我必须知道。”

“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虽然她也足够强势,可在顾子夕的面前,却是从开始到现都习惯了被他压制着。

比起顾子夕的霸道,她的道行真是差远了。

于是她习惯了被顾子夕压制着,而顾子夕也习惯了她在不张牙舞爪的时候,也会乖巧听话。

回到家里吃了晚餐后,两人洗了澡换上家居服坐在花房里,顾子夕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要趴在许诺的肚子上,感受一下宝贝女儿在妈妈肚子里做操的动静。

“每天很规律呢。”顾子夕边听边微笑着说道。

“规律说明发育很正常。”许诺低头看着他虔诚的样子,低声应道。

“和梓诺那时候不一样吧。”顾子夕的手,随着女儿动的方向移动着,脸上一片温润而喜悦的笑容。

“恩,顾梓诺动得比较有力量;所以后面被脐带给绕住了。”许诺点了点头。

“林医生说女儿的个头不大,建议你顺产,怕不怕?”在女儿做完操后,顾子夕慢慢的抬起头,双眸温柔的看着她,大手却在她腹部的那条凸起的疤痕上轻轻抚动着——在肚子越来越大后,这条疤痕凸起得也越来越历害了,原本恢复成深肤色的疤痕,慢慢的变成了肉红色,大有被撑开的趋势。

顾子夕的手指慢慢的摩挲着,轻轻皱起了眉头:“疼不疼?”

“这么多年早就不疼了。”许诺拉下他的手,扯好自己的衣服后,看着他笑着说道:“只是我的体质不同,所以看起来特别狰狞一些而已。顾朝夕找的医院和医生都是一流的,技术是很好的。”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心里一股轻轻的叹息。

“顾子夕,够了啊,不要每看一次就叹息一次,就算你当时在身边,这疤难道就没有了?”许诺用力揉着他的头发,有些着恼的说道:“顾梓诺那么大,我是生不下来的啦。”

“再说,你这表情,象有多嫌弃我似的。”许诺说着,便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自语似的说道:“难道我真的得去做个美容?”

“顾太太,这样扭曲顾先生的心疼,真的好吗?”顾子夕扯下她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手,放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口。

“天天心疼,你的心都得疼没了。”许诺看着他笑着说道:“起来起来,我去做红豆冰沙给你吃。”

“许诺,我看你没长胖多少,我倒长胖了不少。”顾子夕有些为难的看着她。

“吃还是不吃!”许诺睁大眼睛瞪着他。

“似乎是……不吃不行?”顾子夕大笑,拉着她站了起来。

“这就对了。”许诺挽住他的胳膊,笑着往屋里走去。

第二节:交易?叔侄的再次较量

夫妻两个好不容易放下手头的工作,一起合作做一次甜品,却在才红豆刚刚熬上炉子时,顾子夕又被电话给催走了。

“不是说不和他谈交易吗?怎么还出去?”许诺关了炉火,看着顾子夕问道——电话是顾东林打过来的。

“不谈那一笔交易,也还有别的交易可以谈。”顾子夕沉声说道:“你早些休息,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是因为产品添加剂吗?怕他曝光?”许诺立即想到这个问题。

“确实,原本刚刚破产,要上股市动荡,消费者对顾氏没有太大的信心,你的这个落地策划案算是一个提神之作,但如果在这时候曝出市场缺货的原因,是因为产品质量的话,我们将会是雪上加霜。”

“虽然就算顾氏完全跨掉,我也有办法让他再东山再起;但在有了这次推广好的基础下,我决定不放弃这次谈判的机会。”顾子夕换好鞋,站在门口看着许诺说道:“不用担心,我们现在是进要攻、退可守的地步,主动权在我们。”

“去吧去吧,好象说得我真的担心你一样。”许诺笑了笑,将车钥匙递到他手里,将他送到了门外。

顾子夕走后,许诺又重新打开炉火,慢慢的熬着红豆沙;然后将电脑搬到了厨房,在等火候的同时,继续‘伽蓝’的首次合约沟通展示稿的制作。

和‘伽蓝’公司的沟通时间约在半个月后,与其它公司签约的进度来说,已经是拖后了——在女儿二十周的检查没做之前,她还真没有心思、也没有信心飞那么远的地方。

加之顾子夕身上的两起案子,就算是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让她做案子,她也还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必竟,再不能如从前一样,全部的精力、心思全放在工作上了。

她几乎有些做不到,一旦进入工作时间,就能自动屏蔽掉身边其它事情的状态——在意的事情多了,来自于内心的干扰也就多了。

社区对面的咖啡吧里,顾东林与顾子夕坐在临湖的窗边,各自吸着烟,许久都没有说话。

大约15分钟后,顾子夕掐灭了手中的烟,看着顾东林说道:“有话就直说吧。”

“你要整到我什么地步才放手?”顾东林用力的按熄了手中的烟蒂,直直的盯着顾子夕,冷冷的问道。

“是我在整你吗?”顾子夕不由得晒然而笑,端起面前的咖啡轻啜了一口后,又慢慢的放下——意态悠然的从优雅模样,让顾东林恨得牙痒痒。

“叔叔,我们的时间都有限,有什么话还是直说了吧。”顾子夕眯着眼看着顾东林,声音淡然而沉冷:“这次的案子,王仁男判七年,这不可能改判;教唆等同于案犯,你当然也是七年,基本没有悬念。”

“如果我想少一些呢?顾氏产品因涉毒下架,却做虚假宣传,说是生产紧缺,要从海外调货,涉嫌欺骗消费者,就算不告以你坐牢,罚款是不可避免的;而顾氏的产品口碑,再想做起来可就难了。”顾东林要谈的,果然是这个条件。

“顾东林,我既然愿意过来和你谈,说明我是愿意听你的条件的。但有一点你要搞清楚:第一,如果顾氏的产品传出去涉毒,那么你和王仁男的罪名就要改成投毒了。若是投毒,你认为七年的刑期够吗?”

“第二,我们的产品因为质量问题下架召回全检,这是对消费者负责的表现;也因此生产跟不上,这完全符合正常逻辑;而从国外调货回来的海关进口证明,我完全可以提供给工商局备案,你能威胁到我吗?”

“第三,这期的宣传是我老婆做的,顾氏的老板娘说从国外调货回来,难道还调不回来?这岂不是笑话。”

“所以顾东林,不要用威胁的方式和我谈交易,我可以一个字都不和你谈。”说到这里,顾子夕的声色已见冷厉。

顾东林重新点燃一支烟,轻吐着烟圈,将变幻的表情完全藏在了烟雾的后面。

而顾子夕也不催他,只是慢慢的品着杯中的咖啡。

在他杯中的咖啡刚刚见底的时候,顾东林重新按熄手中的烟,沉声说道:“你能做到什么程度?你要什么条件。”

“用你的三年时间,换你和她的离婚。”顾子夕看着已经见底的咖啡杯,冷冷说道。

“你休想!”顾东林不禁拍桌而起,双手之间,青筋已经不受控制的鼓了起来。

“原来你是真的爱她?我还以为你是看中了她手中10%的股份呢。”顾子夕放下手中的空杯,看着他讽刺的笑了。

“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的案子,我撤诉。”顾东林咬牙说道。

“在法律没有定论之前,你千万要注意你的措词,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的。”顾子夕笑着说道,伸手按了服务铃,招来服务员买单。

“我考虑两天。”顾东林沉声说道。

“法官说的是,在七个工作日内择日宣判,所以,你自己把握好时间。”顾子夕掏出钱包买了单后,便站了起来,作势往外走去。

“她的你母亲,你就这么恨她,不想让她婚姻幸福?”顾东林转身看着他。

“正因为她是我母亲,我更不能让她守活寡——她那么高贵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本让她等?”顾子夕眯着眼睛看着他,眸光里一片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五年。”顾东林咬了咬牙,恨恨说道。

“你以为,你进去了,我让她和你离婚很难?”顾子夕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顾东林看着他不可一世的背影,气得浑身直发抖——这一局,他是真的偷鸡不着反蚀一把米。

若不出这一招,直接将他弄到大牢里去,顾朝夕那丫头在外面,也成不了什么事。

“我同意,你安排。”顾东林拿起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

“我忘了,我老婆让我带些糕点回去宵夜。”顾子夕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顾东林放下电话转过身——顾子夕正一脸淡然的从容走来。

“帮我打包一份蓝莓慕丝、一份椰丝面包圈、一份玫瑰美人。”顾子夕按了桌上的呼叫器,点了单后,重新在顾东林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疼老婆的习惯倒是一直没改。”顾东林冷哼了一声,慢慢的坐了下来。

“好习惯应该保持。”顾子夕淡淡的笑了,看着他说道:“关于案子的事情,你们全部封口,虽然我不怕你们说,但我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耗费精力;关于离婚的事,方律师看到离婚证后,即刻去法院,与法官再讨论一次案情。”

“如果我离了,你不履行诺言呢?”顾东林不信任的看着他。

“法律是不由人说了算的,方律师会技巧的处理,但结果,我确实不敢保证;但若你不离,这交易就没法儿谈。”顾子夕淡淡说道:“或者,我让方律师明天就去找沈法官沟通,这判麻,还是依法官的意思来判;等你拿了离婚证后,我们再想办法减刑,你说呢。”

“原本,在法律面前,我们也不可能说多少年就多少年,所以这事儿,我还真不能答应你一次办到。”

“离婚的事我明天就去办,你让方律师明天第一时间去找沈法官,至于结果,我们走着瞧——你别忘了,你还有案子在我手上,这笔交易若谈得不妥,咱们在里面还有再见的机会。”顾东林目光阴沉看了顾子夕一眼后,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这次的交易,他在手上有那么多他污点的情况下,仍然谈得如此的被动——不得不说,这个顾子夕,太过强势了。

在他的眼里,就没有他怕的东西——一个人若是什么都不怕,又还有什么事能威胁得了他呢!

霓虹在夜色里妖娆,顾东林微微弯曲的背影,看起来有几分阴沉的意味。

顾子夕拎着刚打包好的糕点走出咖啡厅,看着霓虹里缓慢前行的顾东林,原本带着暖意的眸子里,不自觉的又冷厉起来。

第三节:辛兰?许诺与他一起面对

“子夕,谈完了吗?”许诺的信息不早不晚刚刚好的闪了进来。

“谈完了,我现在去辛姨那里一趟,你先睡。”顾了夕犹豫了一下,回了信息后,将糕点放进车里,发动车子往辛兰的花店开去。

“我、我想和你一起去。”许诺在电话里轻轻的说道。

“……”

“不方便吗?”许诺的声音轻轻的,却似有种不妥协的坚持。

“……”

顾子夕依然沉默着,而许诺也坚持着没有挂掉电话。

“你加件外套,我回来接你。”顾子夕低声说道。

“好,慢慢开车,不着急。”许诺的声音软软的,温柔里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他心里这道最深、最痛的疤,是不是在有了她的分担以后,会慢慢的脱痂愈合?

许诺,我一直以为,是我在疼你、宠你、爱你;却其实,你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疼我、爱我。

许诺,在经历过生离死别之后,你其实比我更懂得爱、更懂得珍惜——虽然心疼你所有的过去,却也感谢你所有的过去,让你我如此的相遇、又让你如此的懂得。

“这是给我买的吗?”许诺拉开门,看见顾子夕手里的糕点,主动伸手接了过来。

“这么厚脸皮呢,怎么就知道不是给辛姨买的呢。”顾子夕将糕点递给她,低低的笑着说道,声音里带着让人不易察觉的暗哑。

“因为我爱吃,因为你心里最重要的还是老婆,对不对。”许诺从玄关上拎起一个保温盒递给他,换了鞋子后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去。

“你很自信呢?”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我以前呢,对工作最有自信;现在呢,对老公最有自信。”许诺笑眯眯的看着他,笃定而自得的模样,异于平常的温柔神彩,有种让人溺毙的感觉——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被这小女人这样的信着、爱着,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你是天底下最成功的老婆。”顾子夕俯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温柔的说道。

“我这个老婆呢,就是有点儿粘人,很多很多的事情,我都想和你在一起。”许诺软软的说道。

“好,以后我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撇下你。”顾子夕伸手揽紧了她,低声说道。

“嗯哼,能成功的把你拿下,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许诺咧开嘴笑了,仍旧一副眉眼弯弯的模样、眸子里仍是满满的温柔神彩,让他的心里溢满着满足与幸福。

“哎,保温壶拎上。”看见顾子夕关上车门就走,许诺不禁扯住他的手。

“不是你自己要用的吗?”顾子夕疑惑的看着她。

“给辛姨的,冰红豆沙。”许诺笑着说道:“第一次见面,要有见面礼的吧。”

“恩。”顾子夕的眸光微闪了闪,回身拉开车门,将保温壶拎在的手里,另一只手紧紧的揽住了许诺——突然间,竟有一种带媳妇儿见家人的感觉。

而马路对面,花店的门还没有关——炽白的灯光,照在各色的盆栽或花束上、也同时照在辛兰弯腰劳作的身影上——52岁的年纪,在这种强光的照射下,显出淡淡的老态;但面对这一屋子的花儿,看起来却又有股安然淳和的风韵。

“子夕?”似乎感觉到他们打量的目光,辛兰捧着一束花慢慢的转过身来——正面的她,起来比郑仪群的年龄要大一些,却更有女人味儿一些。

郑仪群的保养极好,却又显得过于刻意;她身上有股高高在上的威仪与贵气,更有一股被人宠着护着的骄傲与霸气,让人只觉其高贵却不愿亲近;

辛兰看起来自然从容,自骨子里散发出来一股隐隐的傲气,却被她脸上微笑尽数掩饰——就似一个用一身世俗掩盖优雅气质的名媛一般:只有骄傲的温柔,没有凌人的骄气。

“辛姨,我带许诺来看你了。”顾子夕一手拎着保温壶、一手揽着许诺的腰,快步往马路对面走去。

“是诺诺吧?看着真好,又健康、又漂亮。”辛兰伸手拉了拉许诺的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花儿,顺势塞进了许诺的怀里:“子夕也没提前打个招呼说要带你过来,我这里真是什么也没准备,这花儿先送给你,见面礼呢,辛姨下次补给你。”

“子夕都不肯带我来呢,是我厚着脸皮求着要来的。”许诺乖巧的笑着,看着这个五官极为出色,却将锋芒敛尽的长辈,想起顾子夕说的那件事,不由得生出一股心疼。

“子夕就是心事太重,其实,也不是那么要紧的事。”辛兰淡淡笑了笑,招呼着顾子夕进来一起坐下:“这是诺诺给我的吗?”

“是。她现在没事就喜欢做些甜品。”顾子夕将保温壶递给辛兰。

“真好。”辛兰接过保温壶,动作轻缓而优雅的打开后,拿了碗给每个人盛了一碗:“我们先喝诺诺做的甜品,一会儿吃辛姨下的面条。”

“辛姨你就别忙了,她现在睡得早,吃完甜品我们就回去了。”顾子夕忙说道。

“我今天想吃面了。”许诺突然说道。

“辛姨做得快,不耽误你们回家。”辛兰看着顾子夕微微笑了笑,眸光在转向许诺时,不禁暗自赞许——这个年轻的女孩儿,比那个艾蜜儿不知聪明了多少倍。

而更重要的是,她拿捏得住顾子夕——顾子夕这样的男人,长这么大也只有他父亲能管得了他;而自己,则是因了那次的事件,在他面前说话才有一些份量。

而这个年轻的女孩儿,显然懂得怎么和他相处、也懂得如何拿捏他的脾气——真真正正的聪明。

看着辛姨走进厨房,许诺推了推顾子夕:“喂,那些花儿是不是要搬进来的。”

“好象是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那你还不帮辛姨搬进来,一会儿我们走了,她得一个人搬呢。”许诺皱眉说道。

“好。”顾子夕不禁低头轻轻的笑了。

这个小女人,是来化解自己心里的郁结的呢——确实,他一直不能和辛姨共处太长的时间;每和她见一次,他心里就会难受许久;

今天因着许诺的关系,他强迫自己在这里呆下来、强迫自己接受她如母亲般的慈详关爱、强迫自己压抑心中的难受与她平静的面对——或许,真的能跨过这道坎吧。

“你一个大少爷,哪儿能让你做这些呢。”辛兰端着鸡蛋面从厨房走出来,看见外面的盆景与花瓶全都搬了进来。

“大少爷也是男人,我们这儿就他一个男人,当然是他做了。”许诺伸手接过辛姨手里托盘,将两碗面条端到桌上一一放好后,看着顾子夕喊道:“子夕,洗洗手来吃面条吧。”

“好。”顾子夕走过来,将手臂伸到许诺面前:“帮我挽高一些。”

“你穿白衬衣搬花盆的样子、比在办公室打电脑的样子还要帅。”许诺站起来,边帮他挽衣袖,边笑着说道。

“知道为什么吗?”顾子夕斜眼看着她。

“为什么?”许诺原本是开玩笑,倒没想到他还有解释。

“回家再和你说。”顾子夕凑唇在她的耳边悄声说道。

“哈,看样子没好话。”许诺不由得笑了,推着他去厨房洗手。

“这里小,诺诺出去别挤着了。”辛兰边收拾着厨房边对许诺说道。

“我先去吃了,鸡蛋面呢,看起来象姐姐做的。”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一个又聪明、又伶俐、还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你这次可是捡到宝了。”辛兰将洗手液递给顾子夕,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说道。

“是啊,所以追她追得很辛苦、很困难,也从来没想过放弃。”顾子夕接过洗手液,慢慢的挤在手心、慢慢揉搓成泡沫、慢慢的对辛兰说道:“她其实很倔强、也很任性,唯她经历得太多,所以懂得珍惜。”

“在没有决定的时候,她是个让人头痛得女人;在决定以后,她让你觉得,你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顾子夕看着满手的泡沫,暖暖的笑了。

“既然她懂得珍惜,你就不要负了她的这番珍惜。”辛姨若有所指的说道:“人一辈子不长,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不容易,不要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让自己不快乐、让爱你的人也不快乐。”

辛姨拧开水龙头,把他的手推到水下冲淋着。

顾子夕看着手掌的泡沫被水慢慢的冲掉,沉默着没有说话。

“擦擦干去吃面吧,别留她一个人在外面太久——她刚说到姐姐,就是死去的那个姐姐吧。一个女孩子,也不容易。”辛兰将毛巾递给他,轻声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擦干手后快步走了出去。

“和许言做的比怎么样?”顾子夕也不避讳提起许言,边端起碗边问道。

“你这人真是,你这样问让我怎么回答呢?”许诺从面条里抬起头来,瞪了顾子夕一眼,转眸看着辛兰笑着说道:“辛姨做的有家的味道,姐姐做的更精致。都好。”

“好啊。”辛兰端起面前的红豆沙,慢慢的吃起来——冰凉透沁的感觉,很好。

第四节:夫妻?闺房之乐

“你越内疚,辛姨越难过。很多事情过去了,我们都平常一些、坦然一些,一直往前看。”回到家里,两人重新洗了澡后,窝在被子里说着话。

“我知道,只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心里着实难受得要命。”顾子夕点了点头,双臂将也紧紧的圈在胸前低低的说道:“今天多呆了一会儿,难受的感觉似乎好了许多。”

“许诺,我会慢慢尝试,将过去的事情一点一点的放下。”想起辛兰对他说的话,顾子夕不禁又沉默起来,良久之后,才慢慢说道:“辛姨和我说,放下过去,珍惜眼前的人、珍惜眼前的生活。”

“可是,有些事可以放下,有些事,真正不能放下。”顾子夕握紧许诺的手,沉声说道:“许诺,我是个男人,我有我的责任和承担。如果因此让你有些委屈、有些冷落,对不起。但任何的人和事,都不影响我爱你。”

“说什么呢,很严肃的样子。”许诺抬眼看着他笑了笑,轻轻说道:“让你放下的,是一种情绪,过去的我们无法追回,我们只能努力的坦然面对。”

“至于你说的责任、你说的承担,你继续啊;再说,别人从来都没有把你放下,如果你单方面放下,那岂不是要吃大亏?我们凭什么吃亏啊,你同意我还不同意呢。”

说到这里,许诺从**爬起来,趴在他的胸口认真的问道:“你和顾东林谈得彼样?我猜你是赢了吧?”

“你呀,怎么说你好。”顾子夕原本因她而生的犹豫,在她明媚而好胜的笑容里,全然的放下——他的许诺啊,怎么就能这么的可爱呢:这样的争强好胜、这样的不轻易吃亏,和他真是一模一样呢。

“莫里安以前老说我太好胜,但我觉得:你不和别人争,别人自会和你争;不如一争到底,赢了便永绝后患。”许诺利落而强悍的说道。

“没错,要的便是永绝后患。”顾子夕笑着,按下她的头沉沉吻住了她——他的女人,从来不是弱者;也从来不屑于惺惺作态的故作善良。

“你刚才说,我搬花盆比打电脑更帅,知道为什么吗?”顾子夕趁着她呼息的间隙,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为什么?”许诺微微喘息着,不解的看着他。

“因为劳动的男人,有一种原始的力量的美。”顾子夕在她的耳边轻声笑着:“说明你喜欢有力量的男人。”说着便翻过身去,用自己的胸膛将她的胸完全的压住。

“喂,你这样压我要无法呼吸了。”许诺用力的推着他:“快起来,我女儿也无法呼息了。”

“为了女儿,我只能继续忍了,是吗?”顾子夕长长的叹了口气,起身将她重新搂进怀里。

“我替女儿感谢你。以后我会告诉女儿,他爹地为她可做了多大的牺牲。”许诺看着他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笑得直往她怀里钻。

“你真是越来越调皮了。”顾子夕的眸色不禁沉暗,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

“我要吃蛋糕。”许诺突然大喊出声。

“是真的要吃?”顾子夕抓住她的手,慢慢的往自己怀里拉。

“当然是真的了,你不知道孕妇很容易饿的?”许诺的眼睛偷偷的看着他的某处,脸上不禁一阵血色上涌。

“知道,只是你现在要吃麻……”顾子夕看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晚些再吃?”

“恩~不要……”许诺用力的摇头。

“好吧,这件事儿还真得依你。”顾子夕深深的吸了口气,又沉沉的吐了口气,这才慢慢的松开握着她的手,掀开被子下床,快速的拿了蛋糕又回来。

许诺坐在**,接过蛋糕吃了一大口,满足的说道:“老公最好。”

“等女儿出来后,你可得好好儿补偿顾先生。”顾子夕的声音不禁有些低低的暗哑。

“要的要的,顾太太已经做好准备了。”许诺大笑,伸手喂了一口蛋糕给顾子夕后,依在他的怀里,满足的吃着:“以前朝夕安排了个营养师在那边,每餐吃什么,都有规定的。所以觉得生活特别没有乐趣。”

“不过呢,想到这也是为了孩子好,也觉得能坚持下去——我那么努力才有的,当然得好好儿养了。”

“那这次呢?”顾子夕上搂着她在怀里,看着她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眼底不禁一片宠溺。

“这次我基本还是按上次的食谱来的啊,每天还多一两只燕窝,每天还有工作,还可以再多吃一些自己想吃的。”许诺边吃边说道:“最最重要的是,有老公在身边啊,心情好、胎教好、女儿到时候肯定像我。”

“那挺好,儿子像我、女儿像你。”顾子夕微笑着说道。

“唉,顾梓诺……”许诺突然叹了口气,有些低落的说道:“总觉得对不住顾梓诺,生了他又没有好好照顾他、5岁这么大,又让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一个人生活。”

“顾子夕,他是个男孩子没错,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呢。”许诺放下手中吃了一半蛋糕,直接拉了顾子夕的睡衣将自己嘴吧胡乱的擦了一下后,将头埋在他的胸前,低低的叹了口气。

“许诺,这是我的衣服……”顾子夕低头看着自己满是奶油的睡衣,不禁皱眉,见她情绪不好,干脆脱了睡衣,将她的嘴完全擦干净后,将衣服扔在了地上。

“大男人哪儿这么讲究的。”许诺将脸贴在他的胸前,用力的蹭了两下,皱眉说道:“就是因为你有这么多的规矩,害得顾梓诺成天小大人似的。”

“这又怪我了。”顾子夕楼着她滑下背子去,笑着说道:“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让他带妹妹,会活泼起来的。”

“但愿吧。”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说道:“顾子夕,女儿一般都会讨人喜欢,可是你以后不能因为女儿而忽视了顾梓诺、也不能因为顾梓诺是哥哥,就对他太严厉。”

“顾梓诺的童年没有女儿这么多的爱,以后我们要加倍加倍的爱回来。”

“喂,你听见我说话没有麻。”许诺抬起头来推了推他。

“听见了。”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背,笑着说道:“顾太太,能不能不操那么远的心了?我们先睡觉好不好?”

“女儿也不容易,我都没给一个好的开始给她,也要很爱很爱才行呵。”许诺仰头靠在他的臂弯,伸手轻抚着小肚子,眼底的温柔里,还带着隐隐的担心与愧疚。

顾子夕与顾东林的谈判,果然效果明显——第二天一早,他和许诺还没有出门,郑仪群便一脸铁青的按了门铃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