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2季风与湛蓝

Chapter042季风与湛蓝

二十二周的产检,对于许诺和顾子夕来说,是一件再大不过的事情——孩子是否健康正常,这一次已经可以全部检查出来。

所以早上出门前,还显得比较平静的许诺,在上车后,就开始紧张了——与顾子夕坐在后排,双后使劲儿的拧着顾子夕的手指,满是疤痕的手掌间,已经濡湿一片。

“子夕,季风是说过,二十二周的都可以看?”许诺突然问道。

“恩。”顾子夕低头看着她的手,轻应了一声。

“那再大一点儿,是不是看得更清楚一些?”许诺犹豫着看向顾子夕,眸光却不敢在他的脸上停留。

“不想检查咱们就不去。”顾子夕用力的握住她不安的手,抬眸看着她沉声说道。

“我……”许诺看着他,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秦,调……”

“去吧。”

顾子夕话还没说完,许诺便打断了他,忐忑着,却又坚持着。

“许诺,这个孩子,无论如何,我都是要的。”顾子夕紧握着她的手,眼里口里全都是不容置疑:“所以,有些检查做不做都没关系,只要保证她在你肚子里是安全的就好。”

许诺转过头看着窗外,呼吸有些微微的急促。

“许诺,我们这一生或许还有机会要孩子,但这个是不同的。所以没有其它选择,我要她。”顾子夕松开她的手,用力的扭过她的头,不容她逃避的看着自己。

“子夕,我不知道。”许诺紧咬下唇,半晌才继续说道:“我不知道别的父母会怎么选择。”

“我们不是别的父母,我们有条件让任何模样的她快乐无忧。”顾子夕霸道而坚持着说道。

在他的坚持里,许诺不再说话,只是被他握在手心里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

“季风。”车刚刚停下,帮她拉开车门的,却是季风——紫灰色的t恤、水洗色的牛仔裤,脸上一如既往的清雅淳和,较之离开时的消沉与颓废已然平静许多。

“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季风将大手伸向她。

看见季风,许诺的情绪情不自禁的放松了下来,将手放进他的大手里,就着他拉扯的力量下车站在他的面前。

“我查过你中间两次检查的记录,情况不错。”季风低头看着她,微眯的双眼,有着淡淡的温柔与眷恋——离开许久,再看到她,许言的影子在脑海里越发清晰。

“可是我还是害怕。”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拉着他的手往旁边走了几步,看着他低声说道:“前面检查没有问题,这次检查也会没问题的,你说对不对?”

“对。”季风轻轻点了点头,嘴角温柔的笑意与声音里的干脆,让许诺又多了几分信心。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季风说道:“在许言去后,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能有多强,但我想,如果这个孩子有问题,我真的会崩溃的。”

“不会的。”季风微一用力,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轻拥着她,在她耳边轻声安慰着:“相信我,这里的设备都很先进,有问题早就查出来了。今天只是例行,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许诺低低的说道:“于我来说,你和许言一样,从不会骗我。”

“当然。”季风轻拍着她的后背,镜片后面的眸子不禁微微黯淡——对于今天的检查,他何尝又不担心呢。

如果这个孩子有什么问题,他将会自责一辈子。

医院对面的马路边,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里,湛蓝轻轻按下车窗,看着季风拥着那个小孕妇在怀里时,满脸的温柔沉静,心不由得微微一沉。

“湛总,大陆公司的总经理催您过去,说您在方案里承诺的收益过高,不符合集团利益。”她身后的助理斜眼看了马路对面的季风一眼,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基金组织是面向全世界的,主要投资地点在美国,因为发起人是大陆人,所以会以这边的汇率进行折算。”湛蓝淡淡的说道,说话时连头都没有回。

“是的,我在文件上有注明,不过明天就要和发起人、以及他们的经济的做沟通,方案我们和中国公司总经理还是需要有细节沟通的。”助理低声说道。

“恩,一会儿就回去。”湛蓝淡淡的说道,目光一直追着季风——直到他松开拥着许诺的手,与他并肩往医院里走去,一路低声细语、目光缱绻、极尽呵护的样子,让人心生羡慕。

湛蓝的神色黯淡,下意识的伸手去摘眼上的墨镜,立即被助理给拦住了:“季医生说,在强光下还不可以取。”

“恩,回公司吧。”湛蓝点了点头,在看见季风一行走进医院里面后,按上了车窗。助理便立即让司机发动了车子,迅速的驶离了医院。

季风护着许诺进去的时候,先进来的顾子夕正与林医生一起从办公室走出来:“林医生说都准备好了,她亲自陪着你。”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看着林医生,轻扯了下嘴角,勉强笑了笑。

“看起来不错、胎儿大小、位置、还有你的气色、情绪,都非常好,今天只是例行检查,不要担心。”林医生快步走过来,一脸慈详的笑容。

“是,谢谢林医生。”许诺看了一眼季风和顾子夕后,便随着林医生往里走去。

“许诺、许诺……”严若兮孩子气的娇软声音,急急的从身后传来。

许诺回头,一身运动衣的严若兮正从门口冲进来。

“若兮,小心。”许诺见她脚下一滑就要摔跤,不禁大声提醒。

“哎呀,你们这地应该铺上地毯才对,来的都是孕妇,摔倒了可怎么办。”严若兮伸手抓住一个走过来的小护士,稳住脚步后,叽哩呱啦的说了一通,便又重新往许诺那边跑去:“路上有点儿堵车啊,本来可以很早到的。”

“没在德国陪莫里安?”许诺看见她,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暖。

严若兮将肩上的包塞进顾子夕手里,看着她笑着说道:“你老婆暂时交给我帮你看着啊。”说完看着顾子夕眉头微皱的样子,也不理会,转身挽过许诺的胳膊,与林医生一起往里走去。

“我去陪了他一周,原本也要回国了,手上还有工作。”严若兮陪着许诺边往里走边轻声说道:“最近呢,我发现他老爱走神,然后呢,老爱看日历;仔细看呢,今天的日期,被他用铅笔细细的圈了起来——很细很细的印子,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然后,我就直接飞过来了。”严若兮低着头,声音轻轻的,却又淡淡的。

“他、知道你过来吗?”许诺轻声问道。

“知道。”严若兮抬头看着许诺,定定的说道:“在机场的时候我对他说:我替你去看许诺,我把她的消息告诉你,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少想一些她?或者,你在想她的时候,也能顺便的想到我。”

“若兮……”许诺不禁失声。

“许诺,爱情会有先来后道,这个我没有办法改变。但我会用我所有的努力,把他的时间占满——然后,让他没有时间想别人。”严若兮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眸子里一片坚定:“你看,他现在就算担心你的检查结果,也同样想到我在陪你。”

“你说,是不是我在他心里的时间又多了些呢。”严若兮灿然的笑了——为自己这样聪明的算法。

“若兮,他只是习惯了对我不放心。”许诺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如此的无力——曾经,顾子夕也这样说过,而她同样会难受。

如今的若兮,或者经自己更开朗、或许比自己更聪明,可她对莫里安的爱,却让人心疼。

“许诺,他对爱情的执着让我感动,我想,当他爱上我的那一天,一定也会这样。”严若兮咧嘴给了许诺一个纯然的笑容,眸子里不见丝毫的难过——只有决心与坚持。

许诺在里面的检查,持续了两个小时;而季风和顾子夕,则在医院外面抽烟抽了两个小时。

“其实不用那么担心,一次次的检查做下来,不好的几率已经越来越低了。”季风轻声安慰着顾子夕。

“我说过,不管孩子怎么样,我都会要。所以我不怕检查的结果,而许诺,有我在身边,我不会让她有事。”顾子夕定定的说道。

“恩,既然你决定了,我也就不再劝你了。”季风点了点头。

“你的情况怎么样?能做手术了吗?”顾子夕轻吐了个烟圈看着他问道。

“不知道,这段时间没有偿试。”季风将手中的烟蒂弹到旁边的垃圾桶里,神色淡淡的说道:“如果以后都不能再拿手术刀也没什么——我最后一次手术给了许言,这就够了。”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轻瞥了一眼季风的手指,眸色不禁微沉——曾经修长干净的、最适合拿手术刀的一只手,现在已被烟熏得隐隐发黄。

半个月的时间,他的烟瘾竟如此之大——情深不寿,果真如此吗?

在顾子夕手上的烟抽完后,两人同时抬腕看了看时间——许诺进去已经2个半小时了。

顾子夕拿起电话给林医生打了过去:

“检查完了吗?”顾子夕声音低低的问道。

“刚刚检查完,一切顺利,原本偏小的宝宝,这个月又补回来一些,已经追上正常宝宝的身高和体重了。目前确认是个小千金,四肢五官没有任何缺陷;智力与遗传病筛查一周后出结果。”林医生刚刚相反,声音里一片轻快。

每次产检之前顾子夕都会亲自过来一趟,交待如何与许诺沟通——这对夫妻在这孩子身上所受的惊吓,已经太久了。

现在这个结果,她也为他们高兴——这么出色的一对夫妻,生出来的宝宝肯定漂亮。

“好,许诺出来没有?她情绪怎么样?”顾子夕的声音刚才还一片平静,在听到女儿完全正常平安以后,情绪突然间也有些不稳起来。

“非常激动,坐在里面一直看着四维彩超,我看她那仔细程度,孩子身上若有胎记都能记她给看出来。”林医生轻声说着,声音里带着医生独有的冷静与安抚的味道。

“现在我能进去吗?”顾子夕低声问道。

“当然可以,她用的是vip室,原本就只有她一人。”林医生想来能了解他们夫妻现在的心情,爽快的就答应了。

“谢谢。”顾子夕迅速的挂了电话,转头看了季风一眼,快速说了句:“一切正常,我先进去。”后,便大步往医院里面走去。

“一切正常。”季风仰起头,眯着眼睛看向阳光满满的天空,嘴角噙起纯净的笑容——一如少年,干净而纯粹。

“子夕你看,这是手指,已经有指甲了,手很修长呢,象我的。这是脚指,你数数,是十个脚趾头,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你看看她的眉毛,林医生说,按这个长势会很浓啊;你看看这里,是不是眼睫毛,好象不够长呢。”

“你看看这小耳朵,可真小啊,我觉得耳垂还有点儿小肉,是个有福气的是吧。你再看这张,你比比看,两个耳朵和眼睛有没有不一样啊。”

“我觉得是一样的,还是不要你看了,你都看不清楚。”

许诺拿着彩超照片一张一张的对比着,语气神情里,满满都是兴奋,还有那种画图的时候才有的认真劲儿——真是一只耳朵一只耳朵的比着、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看着,用手描绘着胎儿的唇型,比对着正常胎儿的图片。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都是完整的、都是好的……”许诺几乎是喜及而泣,相较于上次只看到整体形状,心情不禁激动万分。

“是的,都是好的,我们会有一个健康的女儿。”顾子夕伸手拥住激动不已的她,目光也同样停留在那各个角度的彩超照片上。

“你知不知道,照完之后,我拍着肚子和女儿说:‘宝贝,妈妈看到你了哦。’然后她就在里面打了个滚——整个人调了个个儿呀!我从仪器里都看到了,好可爱的样子。”

“还有还有,她刚刚翻过身来的时候,嘴巴还轻轻动了一下,医生说她在笑呢。你想不想看?”

“有吗,我怎么没看到?”顾子夕将桌上的照片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那张宝宝微笑的。

“拍这个是要排畸麻,所以都拍得最标准的角度,但有整个活动录像,林医生说帮我们做成vcr,大约需要一周的时间。”许诺开心的说道。

“好、好……”顾子夕紧拥着她,低低的应着——对于看到宝贝女儿的笑脸,他或许并没有多么迫切,知道女儿是健康完整的,已足以让他激动。

“eric,许诺刚刚产检结束了。”

“孩子都好的,各方面都正常,手呀脚呀都齐全,五官也漂亮,内脏方面,医生说了很多名词我也不懂,但是结果都是正常的。”

“好象还抽取了胎儿绒毛什么的,说是要做另几个指标的筛查,总体来说非常不错,大小身长也够好。”

“我们在照仪器的时候,许诺和宝宝说话,宝宝在她肚子里翻了一整个身呢,还在笑呢,好可爱呀。”

“哦,对不起,我一说就忘了:许诺现在很激动、很开心,顾子夕进去了,在听她说话呢。”

“这下可好了,我们全部的人都可以放心了……她姐夫,也很开心。”严若兮说到这里,侧看看了一眼安静得有些异常的季风,心里只觉得微微的酸楚。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后,严若兮站在长廊里静静的看着纤长清瘦的季风,眼底不禁微微的湿润——阴阳两隔的爱情,只有这个男人最苦了吧。

许言、许诺,她们终究还是幸运的,都能遇对她们爱得不离不弃的伴侣。

“eric,我们之间,换我对你不离不弃,只希望换得你转眸之后,余下的爱恋。”严若兮对着阳光灿然而笑,大步走到医院的前台拿了被顾子夕放在高台上的包后,给许诺发了个信息,便离开了。

这次来看许诺,全是为了莫里安——帮他了却一桩担心,她的心愿也了。

沉浸在这样的喜悦里的夫妻两人,在回家后的一整个下午都不能静下来工作——对着那几张彩超照片,看了又看、对了又对、数了又数。

“顾子夕,我太高兴了,怎么办?”

“那就继续高兴。”

“我都没办法工作了。”

“那就不工作。”

“不工作就不能陪你去三亚了。”

“不工作也可以去,工作交给别人。”

“顾子夕,女儿会很漂亮对不对?”

“对,象你。个性也象你。”

“呵呵,当然要像我,要是象你,可是个小古板了。”

“儿子有时候其实也很像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疯得不像话。”

“小孩子麻,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

“是……”

第二节:遇见?季风与湛蓝在家里

这种兴奋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顾子夕干脆也没去公司,拉着许诺去买婴儿用品——粉色公主床、粉色的婴儿衣、粉色的奶瓶等等。

又给景阳发了邮件,列了一长串清单给他,让他买好后分批寄回来。

“顾子夕,是不是买太多了?”

“不多,我记得朝夕说,小孩子容易脏衣服,一天要换好几身。”

“哦……那可以洗了再穿吧。”

“要是天气不好干不了呢?小孩子衣服要太阳晒,烘干机烘干的不行。”

“怎么办,好象你比我懂呢?”

“那我就当奶爸好了。”

“顾梓诺婴儿的时候是带得多吗?”

“不多,那时候比较忙,佣人和蜜儿带得比较多。”

“哦。”

“你去德国这几天,我接顾梓诺回来,昨天半夜给他电话了,他听说有照片可以看,兴奋得不得了。”

“喂,你们偷偷联络不告诉我……哎,这件就不要了,真的太多了。”

“这些麻烦帮我送到这个地址。”

在许诺的阻止下,顾子夕仍然买了几十套小衣服——而看着那些可爱的小裙子,许诺觉得女儿出生后,自己可能也会变得和顾子夕一样,要成了购物狂了。

回到家里,许诺坐在衣服堆里,拆着、看着,完全一副满足的小孕妇的幸福模样。

“喝牛奶了。”顾子夕伸手把她从衣物堆里抱出来,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带着几分呆傻的模样,不禁低低的笑了,俯下头去,将唇轻轻覆在她的唇上,轻轻辗转着:“从现在开始,做个幸福的小妈妈。”

“要是许言在,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许诺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低低的说道:“她最希望我快乐、有人爱、有人疼。”

“不管她知不知道,你都要快乐,才不负她对你的期望。”顾子夕低头吻她,温柔说道。

“你一直爱我、一直疼我,我就会一直快乐。”在他温软的唇里,她低声轻语,隐隐的叹息,有对许言的想念——更多的,是对现在生活的满足……

下午,顾子夕回公司拿电脑,司机小秦则送许诺先去季风家里,接他一起去‘华安’国际公益基金投资管理公司,沟通以许言名义成立的基金组织事宜。

“季风,我来了。”许诺敲了两下门,顺势拿出上次季风留给她的钥匙将门打开:“季风,房子我让钟点……”

“季风,你这里有客人呢。”

许诺推开门,看见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女子,正拉着季风的手说着什么——而季风看她的眼神,却专注而沉凝。

许诺不自觉的心漏跳了一拍,眸子里不禁一片愤怒与不信。

“许诺,你来了。”季风转身看向许诺——看见她眼底的怒意后,下意识的甩开了湛蓝紧担着自己的手。

“我想着你的车很久没开了,过来接你去‘华安’。”许诺直直的看着那个女人,努力的压抑着眼底的愤怒。

“好啊,一起走吧。”季风点了点头,伸手拿了放在桌上的文件袋,对湛蓝淡淡说道:“走吧。”

“来接你的吗?你朋友?我希望我们能在路上继续讨论方案,我不习惯浪费时间。”一身西服套装的湛蓝,身上自然的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强势

“不……”

“既然有人接你,那我就先走了。”季风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许诺悍然打断了他,转身拉开门就往外走——一身高级定制孕妇裙的她,没有湛蓝西服套装的凌厉气势,却另有一股强大的气场,让人无法忽略。

“许诺,你听我说。”季风快步追了出去,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她是负责这次基金的投资经理。”

“知道了。你们在路上谈谈方案吧。”许诺神色淡淡的,用力扯下她扯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快步走到电梯间,用力的按着向下的键头。

“许诺,别任性,听我说完。”季风转身拦在电梯门口不许她上去。

“你是我姐夫,我姐姐死了,你连姐夫也不是了,我哪有资格在你面前任性。”许诺的眼圈微红,转身从楼梯间走下去:“你别跟着我下来,我不想和你演你追我跑的戏码。”

“季风,她是你小姨子,你不觉得你们这样不正常吗!”追到门口的湛蓝,见季风急着要解释、却又无力于许诺的强势时,不禁冷声指责。

“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懂的。”季风丢下一句话后,快速的追了下去。

“许诺,别跑。”季风快步超到许诺的前面,张开双臂抱住了她:“许诺,别让我担心。”

“你干麻担心我,我是你什么人,我姐姐不在了,我们就是陌生人、陌生人,我不要你担心!”许诺说着,不禁抱着季风哭了出来:“季风、季风,我不要你爱上别人、你不可以爱上别人……”

“我没有……”季风声音沙哑的说道:“她的眼睛是许言的!”

许诺不禁微微一怔,任眼泪流淌,却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让她过来,是想让她用许言的眼睛,看看她曾经住过的地方。”季风轻声说道。

许诺越过季风的肩头,看着缓步而来的、一身气势的女子——原本与许言无半分相似的她,竟在她的眼里看到许言的影子。

是因为移情吗?只因为她的眼角膜是许言的。

许诺沉默着,只是直直的盯着她。

“就算你姐姐还在,你这样抱着姐夫也不太好吧?你姐姐不在了,是不是要更注意一些才是呢?”湛蓝看着许诺带泪的沉眸,心里不禁一紧——自己眼角膜的主人,也曾有这样一双深邃而迷人的眼睛吗?带着淡淡的氤氲之气,又如古潭般深邃清澈。

“就算你用了我姐姐的眼角膜,你也不可能成为她,你和她没有一点点相同的地方。”许诺轻轻叹了口气,松开拥着季风的双臂,看着他失望的说道:“季风,一点儿也不像。”

“倒是像你更多一些,强势凛厉的样子。”季风伸手帮她擦了眼泪,看着她低低的说道。

“你们还有事情要谈吧,我,直接去‘华安’公司等你们。”许诺抬头看了湛蓝一眼,只觉得心里五味陈杂——季风对她,有感觉了吗?

明明在姐姐去世后,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难过?

“我、我先走了,子夕在等我。”许诺黯然的将目光从湛蓝的脸上移开后,对季风低低的说道。

“一起吧,我只是个医生,我不习惯在路上谈工作。”季风紧紧抓住许诺的手,牵着她慢慢往楼上走去。

在与湛蓝擦肩而过时,季风停下脚步,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我们直接去‘华安’,你出去记得戴上墨镜,眼睛现在还不能直视阳光、也不能看强光。”

“我身上最有价值的,怕是只有这双眼睛了。”湛蓝苦笑了一下,跟在他们身后,慢慢的往楼上电梯口走去——见他对这个小妈妈如此的维护,就算是有些畸形,她也再说不出讽刺的话来。

“在许言完全没有生命体征后,ann告诉我有病人需要眼角膜,从许言丈夫的角度考虑,我希望她身上的器官用另一种方式得以延续;从医生的角度,我们几乎视这种捐曾为本能。当时你因为失血过多,还在病房输液,所以我没和你商量就签字了。”坐在车上,季风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讲了一下。

“从法律关系上来说,有丈夫同意就可以了,妹妹,原本也不是那么亲的。”许诺扭头看向外面,红红的眼圈,似是想起许言去世时候满身是血的样子。

“在她拆线出院后,去家里看我,知道我有成立基金会的想法,她又正好是一家国际基金会的投资负责人,所以我想由她来打理这个基金会,也应该是合适的。”季风伸手去握许诺的手,却被她用力的挣脱了出去,季风看着红着眼圈的她,不禁低低的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我和她之间,什么事也没有,你不要乱想。”

“你、你有没有一点点的想过,她会是姐姐的替身?”许诺看着窗外,低低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保证许言的眼角膜在她身上能完后的续存。”季风摇了摇头:“有时候也想,她能代替许言多看一些年的风景也是好的。”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将头趴在车窗上,表情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诺……”季风看着她低声说道:“我和你说这么多,是不想你误会我和她有什么——许言不在了,你和肚子里这个孩子,就是我最亲的人。”

“你知道,对你、对这个孩子,我都有责任。”季风轻叹了口气,低低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沉痛。

“我只希望,我能喊你姐夫的时间,能够更长些。”许诺似是自语的说道:“我知道这个想法很自私,不过你也知道,我向来都是个霸道的人。”

“所以,我是说真的,你以重新结婚了,我就不喊你姐夫了。在我的心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取代许言,就算她有许言的眼睛也不行。”许诺转过头来,看着季风定定的说道。

“当然,我会是你一辈子的姐夫。”季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后,眯起眼睛看向窗外。

他记得在和许言结婚时,许诺曾说:当你不爱她了、当你厌倦她了,请你把她还给我,她或许是陪你走一段的爱人,却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人。

那时候,他想,这个年轻的女孩,现实得不象只有二十三岁——连对永远的期待都没有,便现实的想到婚姻之后的厌倦。

后来许言也对顾子夕说过一样的话,那时候他才明白,她们姐妹不是不期待永远,而是不敢期待永远——她们习惯于窝在彼此的怀里取暖,对于彼此之外的所有人,都没有爱的信任。

到后来,她们开始相信爱情了,而许言却走了——他和她,依然是没有永远的。

现在,他面前的许诺,似乎又退缩回到当初那个把许言交给他的时候——不相信爱情可以永远、不相信一个男人能守住一份只有回忆的爱情。

“许诺,你相信爱情吗?”季风突然问道。

“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不同的。有的人是一生、有的人是一段。”许诺轻声说道:“爱的时候刻骨铭心,时间长了,连记忆也模糊的时候,爱就没有了。”

“许……”

“到了,下车吧,今天我们是来谈项目的,不是谈爱情的。”许诺转头看着季风,红红的眼圈下,嘴角是努力的笑容:“季风,无论今后如何,许言在活着的岁月里与你相爱一场,她是满足的。”

许诺说完便拉开了车门,大步却沉稳的往前走去。

看着她倔强的背影,季风只觉得心里微微发疼——她是真的怪他了。

“合同细节我看过了,贵公司给出的投资回报率算是国际偏高水平,这一点我很欣赏。”顾子夕看着湛蓝,朗声说道。

“我们公司有这个条件和实力,做这样的承诺;同时我们也有足够多的项目,做资金的循环运转,以保证资金收益最大化。”湛蓝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谈判桌上,她就是一个专业而敏锐的投资高手,拿出的数据和分析的角度,连顾子夕也心悦诚服。

“接下来我们谈谈资金的来源方式:第一,是现有的200万在贵公司投资运作下的收益;第二,是我太太会从自己在公司的股份里,每年抽取一部分股利定期投进去。”

“按贵公司的操作手法,除去保证研究所、手术、宣传费用,并按这部分运转费用的15%做应急预留外,所有收益和定投资金,进行滚动投资。”

“但在投资操作上,按国际惯例,我们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参与及干预,但投资项目、收益预期,我们必须有书面知情;每个月,必须有投资收益财报,交给公司的财务监管部门。”顾子夕看着湛蓝说道。

“没问题,这些都在我们的流程之内。”湛蓝点了点头,轻瞥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季风后,对顾子夕说道:“我们这边的项目团队有两个,一个负责国际投资——国际投资的团队由我代领;一个负责国内投资——国内投资的团队由我们中方经理魏华先生带领。我们两人的投资资历,会在合同书的附件里有完整的呈现。”

“ok。”顾子夕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一份计划书推到湛蓝面前,朗声说道:“这是整个基金组织的运行结构。”

“基金组织的名称叫作‘言基金’,以季风先生妻子命名;组织的最高管理人员为季风先生;他除了管理整个基金组织外,还负责一切与研究所搭建、专业物品购置、救助项目审批、国际救援资援整合等事项。”

“至于其它的财务与行政人员,则由季风先生来组织完成;当然,这方面我会协助。我和我妻子会以顾问的身份,协助季风先生对整个‘言基金’的运营和资金运转情况,进行管理。”顾子夕见湛蓝认真的看着计划书的每一项,解释也就非常详细。

“也就是说,在投资回报方面,我们直接与两位顾问联络;在专业援助与内部管理方面,是与季风先生确认,对吗?”湛蓝很快抓住了计划的核心。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与季风先生确认,至于季风先生会与谁共同探讨,是他自己决定的事情。所以贵公司与‘言基金’的对接口,只有季风先生一人。”顾子夕慎重解释道。

湛蓝转眸看向季风,他的表情仍然淡淡的,对顾子夕的安排没有任何表示;而顾子夕夫妻这样的安排,显然对季风是完全的信任。

那么,季风如此的宠爱呵护许诺,与此有关吗?

湛蓝以投资人的方式思考着这个问题,脑袋飞速转动着,却从季风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端倪。

“我们对‘言基金’的运营模式没有任何疑议,如果各位对我们的资金管理能力同样信任的话,我想这个合同是不是可以确认下来。”湛蓝拿过一直放在魏华手边的三份合同,分别推到季风、顾子夕、许诺的手边。

三人接过合同,都低头认真的看了起来,最后还是顾子夕最快看完、季风并不是太懂,所以见顾子夕看完后,也表示没有意见;倒是许诺一直保持的工作习惯,让她看合同的速度非常慢。

“顾太太是有什么疑问吗?”湛蓝淡淡问道。

许诺从合同里抬起头来,看着湛蓝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太太看合同的习惯是斟字逐句。”顾子夕淡淡解释道。

“那您请继续。”湛蓝轻挑眉梢,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淡淡说道。

许诺也不说话,低下头去继续看合同,边看边在旁边的稿纸上记录着什么,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才算全部看完。

“我还需要十分钟。”许诺合上合同,拿起手边的稿纸走到顾子夕身边:“这几个问题,我不是很明白,能给我说说吗?”

顾子夕拉开椅子扶着她坐下后,将她记下来的问题一一解释后,看着她问道:“明白了吗?”

“可以了。没有其它问题了。”许诺点了点头。

“好。”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笑了笑,抬头看向湛蓝:“ok,我们双方签字。”

说着便将自己手边的和许诺刚才看的,全部递给了季风,由他代表‘言基金’的负责人人与‘华安’投资公司签属合同。

“合作愉快!”双方签案字后,湛蓝起身向季风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季风伸手与她轻轻相握——手指间的凉意,让湛蓝微微发愣。

“200万资金我们会在七个工作日内打到合同所列帐户,贵方可以先做短线投资,工商备案我们大约会在两个月时间确认下来,到时候再来筹划第一批资金的使用。”顾子夕站起来,与湛蓝和魏安象征性的握手后,便扶着许诺站了起来。

“ok,我大约也需要五个工作日,在系统里处理合同。”湛蓝点了点头,对着顾子夕却看着季风说道:“为了感谢几位对我们的信任,晚上我们请吃饭,不知道可否方便?”

“我和我先生要准备出差的事情,恐怕没时间。”许诺也看了季风一眼,沉声应道。

“那季先生呢?”湛蓝略显温婉的看着季风:“我们以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沟通,所以我想,前期更多的了解很有必要。”

季风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我的本职是个医生,不习惯在饭桌上谈事情,有事沟通可以直接给我电话,或者我到贵公司来都一样。”

湛蓝没想到他拒绝得这样干脆,嘴角一直保持的笑容不由得多了几分尴尬。

许诺若有所思的看了湛蓝一眼,轻声说道:“子夕,我们先走吧,我有些累了。”

“湛经理,魏经理,回见。”顾子夕与湛蓝和魏华打了招呼,便揽着许诺转身往外走去。

“季先先?”湛蓝低喊一声。

“两位回见。”季风淡淡点了点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他淡然无波的表情,湛蓝又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过于龌鹾——这样一个如霁月般明朗的男子,怎么会为利益而动。

只是,他若真是对一个死人如此的死心踏地、又多少移情到这个小姨子身上,她倒是真真正正的没有机会了……

“许诺,我要怎么说你才不生气?”一楼大厅里,季风看着面容冷淡的许诺,不禁只觉无力:“你今年也二十四岁了,你不能将自己臆想强加于我的身上,然后认为这是事实。”

“怎么回事?”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他当然看出许诺的不对劲:红红的眼圈、低落的情绪,都说明她有事。

原本想等回家后问她,倒不想季风在这里给提了出来——显然,她的情绪与季风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