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3柏林见面

Chapter043 柏林见面

许诺抬眼看着季风,张了张嘴,却又没有出声。

“一起去景阳那边坐坐吧。”顾子夕搂紧了许诺,抬眼看着季风说道。

“不去了,你好好照顾她。”季风看着许诺半晌,眸子微微沉暗,在和顾子夕招呼了一声后,便转身朝他们相反的方向离去。

“怎么回事?”顾子夕低头看着眼圈发红的许诺。

“终有一天,他会成为别人。”许诺伸手圈住顾子夕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脖子里,情绪一片低落。

“你该祝他幸福,我想这也应该是许言的愿望。”顾子夕有些明白许诺的情绪来自何处了,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抬眼看向‘华安’公司所在的楼层——不期然,戴着墨镜的湛蓝也正从窗子里看下来。

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敛下眸子轻声哄着许诺。

“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会慢慢的离开,最近的人况且如此,何况他呢。我想,许言去后,我就有些犯傻了。”许诺轻叹了口气,小声的说道。

“我和儿子、女儿,永远都会在你身边。”顾子夕低声说道。

“也不是,只有你吧,儿子女儿最后也都会离开的。”许诺松开揽着他的手,眯着眼睛看着他,低低的说道:“我依赖的个性,真的得改改了。”

“倒是不用改,记得只用依赖我一个就好了。”顾子夕双手揉了揉她的脸,搂着她往停车场走去,司机小秦早在车下等着他们了。

第二天,许诺便与张玲一起飞往德国;顾子夕同时飞往法国。而季风则把自己关在与许言同住的屋子里,整整两天没有出门。

直到第三天,许诺从德国发来信息——我想,确实如你所说,我真是太任性了;而在我任性的时候,把你当做了亲人,不管不顾你的情绪;而在我对你提要求的时候,却又没有把你当作亲人,忽略掉你的幸福,将你绑死在许言的身上。

季风,你从来都是个好人,我希望——你幸福。

季风看着信息里这段长长的话,良久,才将手机仍在了沙发的一角,抱了电脑在许言常坐的花房里,继续整理他已经联络的一些医学界专家资料——从日出到日落,又是一整天。

第二节:宣讲?紧张却仍然自信

德国,‘伽蓝’公司会议室。

许诺正对‘伽蓝’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做市场分析与方案宣讲。

一身黑色及踝的中式刺绣连衣裙,让她的孕像并不那么明显,反而有股飘逸率性的妩媚气质;外配一件薄荷色的小西服,又将她的职业气质突显无余。

站在播放着PPT的投影幕布前、在这家国际一流日化公司的全球领导人面前,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是自信满满。

“这张图是s市的日化消费能力,旁边这张图表是在s市日化品牌的分布格局,下面s市三大日化品牌的特点和优劣势分析。”

“从这两张图表所示来看,‘伽蓝’若要在s市再占一席之地,从这三大品牌里抢到一部分份额的话,我们的付出将会巨大的。”

“线上资源,基本已经被顾氏独揽;线下口碑,卓雅这几年来已经做足了气势;价格优势,又正是‘姿兰’的王牌。”

“以‘伽蓝’的特点,线上和价格基本没有优势,唯有一争的便是卓雅——和他们拼口碑、并底蕴;”

“而s市的人口结构,以外来人口为主,常住人口只占到总人口的35%;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花大力气培养的消费者,或许明天就不在了——这便迫使我们一直在做消费者赔养的工作。”

“众所周知的,s市虽然是海岸城市,但国际大牌在那里落户的少之又少——原因就是人口流动太过频繁。”

“所以从品牌发展与投入回报比的角度来考虑,我们并不建议将分公司放在s市。”许诺在放完几组数据后,眸光从在座的高管脸上一一扫过,沉着的说道:

“当然,一个公司品牌的发展,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或许我在更了解贵公司后、也或许贵公司给我一个你们进驻大陆市场的目标,我们可能会有新的建议。”许诺微微笑了笑,示意张玲切换PPT。

“接下来几组资料,是国际大牌在内陆城市成立分支管理机构的布局图,这方面我不细说,大家看一下就行——hK,80%,但这里资源有限,进口品消费正在急剧衰退;sh,内陆历史上最为发达的城市,也是现在的金融中心,是所有一线品牌进驻内陆的必经之地;BJ,是政治中心,很多品牌不愿意过去,一来是这些品牌与北方消费者有审美差异;二来他们害怕政治;DL,一个海口城市,城市不大,但常住人口稳定,消费能力强劲,也是一线品牌扎堆的地方。”

“所以我们的建议是DL与sh这两个城市,后期欢迎各位去这两个城市考察——在这个报告后面,我也有附这两个城市的日化用品市场分析、品牌市场占比情况、以及‘伽蓝’在这两个城市的空间和前景。”

许诺继续将PPT切换到‘品尚’公司的介绍上面,简洁的介绍之后,随后播放了两组品尚创作的案例,以及市场反晌。

整个宣讲会历时一个半小时,一直连续工作到半夜都不会累的许诺,居然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接下来各位对品尚、对这次的合作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提出来,我和我的同事很乐意解答。”许诺说话只觉得微微的喘气,双手撑着会议桌面,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许经理?”张玲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与会的各高管,都低头认真的翻看着手里的资料,有的拿出纸笔在稿纸上写写画画、有的打开电脑在专业资料库里查资料做印证,她的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这才拉过椅子慢慢的坐了下来。

以前做这种分析案,许言都会帮她找好资料,现在她几乎要花一倍的时间去找数据,加上这次时间紧,连在飞机上她都忘了害怕和紧张,只记得抓紧时间把所有的数据又核对了一遍。

现在看来,效果应该是不错的。

“许小姐,你的数据非常有说服力,也正如你所说,我们到中国的发展是长期的,所以考虑的不仅是一两年的的产品销售与利润,所以在中国的office会放在哪里,我们需要有专门的会议进行讨论。”

二十分钟后,伽蓝全球品牌营运官合上手中的资料夹,看着许诺说道。

“好的。”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我和David有过沟通,确认合作之后,我们首期会做两套方案,各有针对性,避免office所在地与我们的推广地不一致,产生增加推广成本的情况。”

“非常感谢,合同的事情,我们会一并考虑。”全球首席营运官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oK,那今天就先到这里,稍后麻烦您的同事将产品在本市的销售网络发给我一份,我和我的同事明天安排了走店。”许诺微笑着点了点头。

“oK,感谢许小姐和你的同事,希望能听到你们的意见。”全球首席营运官的脸上这才有了一点点笑意。

直到走出办公大楼,许诺和张玲才算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诺诺,还好有你在,在这些国际化大公司里,感觉好大的压力。”张玲叹息着说道。

“我刚见那个首席营运官的时候,我紧张得肚子都疼了,后来讲开了才好的。”许诺不禁笑了,自然的用手轻抚着小腹。

“真的?没事吧?”张玲紧张的看着她。

“没事,有事我还能站到现在?”许诺笑着说道:“我女儿可比一笔生意重要多了,真有事,顾子夕还不得杀了我。”

“我看也是。你可真的别太拼了啊。”张玲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她。

“走吧,我要回酒店倒时差了,否则明天真没精神走店了。”许诺顺势将自己手里的电脑交到她手里,看着她笑着说道:“帮我拿一下,不知道自己是变得没用了,还是变得娇气了。”

“娇气了,顾总惯的。”张玲笑着说道。

“可能。”许诺笑着,正好有一辆出租停在面前,两人便径直上了车。

第三节:梓诺?叮嘱许诺要照顾好自己

“还顺利吗?”刚回酒店便接到了顾子夕打来的电话。

“都在行程内,我们现在刚回酒店,准备倒一下时差,明天去走店。”许诺边脱鞋边说道。

“和莫里安联系了吗?”顾子夕突然问道。

“你是想我联系呢?还是不想我联系呢?”许诺轻哼一声,不禁笑他的小心眼儿。

“狡猾,和梓诺说话吗?”顾子夕轻轻笑了笑,低声问道。

“好啊。”许诺的语气微微顿了顿,慢慢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许诺,你在德国吗?”电话那边传来顾梓诺软糯的声音。

“是啊,在这边有工作。”许诺的声音有些不自然的发紧。

“爹地说,我们去三亚渡假,你也去吗?”顾梓诺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这边工作结束了就过去,你呢?”许诺轻声问道,心里却隐隐担心,他会不愿意与自己相处。

“爹地说妹妹会动了,我想看看。”顾梓诺想了想说道。

“好啊,那我们一起去。”许诺的心里微微一暖,声音情不自禁的温柔着。

“许诺……”顾梓诺的声音里似乎有些犹豫。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

“妹妹动的时候,你肚子疼不疼?那个伤口会不会破开?”顾梓诺小声的问道。

“不疼,伤口不会破开。”许诺温柔应道。

“那就好,我爹地不在你身边,你自己要小心,要是破了我就没有妹妹了。”听到许诺肯定的回答,顾梓诺的声音又一本正经起来。

让电话这边的许诺,几乎都能想象他现在刻板着一张脸时的小模样。

“好了,你和我爹地说话吧,我要去给皮亚洗澡了。”许诺还来不及说话,顾梓诺便电话交回给了顾子夕。

“他去给皮亚洗澡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我也要去给自己和女儿洗澡了。”许诺的声音里,满带着笑意。

“去吧,早些休息,明天走店,租一辆车跟着,现在不比从前,为工作可以全力以赴、但不能拼命了。”顾子夕细心叮嘱着。

“知道的。”许诺点了点头,按掉电话后,想到两个人都没有正面面对他提的那个问题——和莫里安联系了吗?

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又慢慢的放下——第一次,来有他的城市里来工作,却没有告诉他、没有联系他。

在许言去世后,她更加珍惜身边的每个人,却也更加明白——没有一种感情、没有一个人,真的可以陪你到永远。

就算是友情,也有需要放手的时候。

许诺低头给了自己一个温软的笑容,祝贺自己慢慢从对莫里安的依赖里走出来——学会独自面对工作中所有的问题与境况。

第四节:莫里安?终究做不到视而不见

同在德国另一处的莫里安,正坐在酒店的书桌前,将才与总部确认的新的结构梳理成文,接下来就是做世界各地公司的工作对接流程。

只是,明显的工作效率从早上开始就大大的下降。

莫里安皱了皱眉头,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在柏林了?”

“是啊……”许诺的声音有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打电话给她。

“去过公司了?”莫里安一直浮澡不安的心,只是听到她这两个字,便平静了下来——原来,思念光靠转移和压抑,根本就不管用。

“是啊,一下飞机就过去了,弄到现在才结束,我才回酒店一会儿,这帮人,真的很难缠啊。”许诺轻笑着说道,似乎他们之间能回到当初只谈工作的时候——虽然,她知道不可能;他也知道不可能。

“明天去看店?”莫里安对她的工作节奏真是太了解了。

“是啊,我刚收到他们发过来的店铺网络图,还好不算太多,一天应该走得完。”许诺淡然说道。

“恩,一会儿把酒店名字发给我,明天早上我来接你。”莫里安直接说道。

“……”电话那边,许诺微微沉默。

“我在做新的结构图,还有各地分司与专业团队的对接流程,需要一些你的意见。”莫里安的眸光微暗,沉声说道。

“好,一会儿我发给你。”许诺轻声应道。

“恩,早些休息,明天见。”

“明天见。”

挂了许诺的电话,莫里安又回到书桌旁,快速的进入工作状态——纠结了一下午的关键点,一下子就理通了。

莫里安敲打在键盘上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抬眼看着手机屏保上若兮灿烂的笑容,心里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天吃完早点后,莫里安已经在大堂门口等着她们。

“莫总监,这么巧呢。”张玲不由得一阵惊喜,朝着莫里安大步走了过去。

“不巧,我们的总部也在这里。”莫里安笑着说道。

“倒也是。”张玲这才想起来——卓雅的总部可不是正在这里麻。

“许诺呢?现在学会迟到了?”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佯作不在意的问道。

“说是忘了什么资料没拿,又上楼去了。”张玲若有所思的看了莫里安一眼,心里不禁隐隐着担心——看来这个莫总监对许诺总也不能忘情,不知道顾总知道他们在柏林见面,会不会发脾气。

“刚才想起,有个资料应该对你有用。”张玲正思虑间,正往这边走的许诺,手里除了电脑之外,又多了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

莫里安抬头看她——一双粉色平板鞋,一条米白色的的被袋工装裤,外面是一件粉色的针织衫,披肩的长发低低的束在脑后,看起来干练而温润,颇有几分年轻的小妈妈的青春感觉。

莫里安看着她微微笑了笑,大步走过去,将她手里的文件袋和电脑全接在自己的手里:“是什么?”

“边走边说吧。”许诺点了点头,对迎面走过来的张铃笑着说道:“咱们今天有免费的车坐、还有免费的司机。”

“还是有熟悉人好。”张铃笑着点了点头,没有拿他们两个开玩笑——他们如此坦然而磊落,倒是自己对他们这段关系想得太多了。

上车后,许诺将路线图将给莫里安:“沿这两条主街区走,两条街区走完,主要卖场也就走得差不多了。”

“地图就不用了,我过来这么段时间,所有卖场都走到了。”莫里安草草看了一眼地图,随手扔在了旁边。

“倒也是,那你做分析的时候,有没有顺便研究一下伽蓝?”许诺笑着说道。

“你先看完市场,有需要我再给你。”莫里安轻挑眉梢,看着她微微一笑。

“刚才给你的,是伽蓝在改革后的市场管理结构,我们与总部的合作,相当于卓雅总部与世界各分公司的合作是一样的关系,有些地方可以借鉴。”许诺点了点头,拉好安全带后,将手隔在安全带和肚子之间。

看了一眼她已经非常明显的肚子,莫里安边发动车子边问道:“这次产检都还好?”

“挺好。”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就好。”莫里安忍住想揉她头发的冲动,双手握着方向盘,踩下油门往前开去。

“这是一级卖场,销量占全市的15%,在陈列位方面,与卓雅并占最好的两个陈列位,优点是同一产品陈列,非常整齐而有气势;缺点是,同样的陈列面积,陈列的产品比卓雅少了三种,所以单品销量在卓雅之上,整体销量不足。”莫里安与许诺穿棱在货架前,将卖场情况仔细的介绍给许诺。

许诺拿起伽蓝放在陈列面上的货品,边看边问莫里安:“卓雅四个品类中,销量最好的是哪个?”

“成份最天然、功能最直接的。”莫里安说道。

“卓泉?”许诺本能的反应着。

“你倒是还没忘记。”莫里安笑着点了点头。

“离开还没一年呢。”许诺笑了笑,将手里的样品放回货架后,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将现场的情况画了下来,并做了重点标记。

见张玲也将周围品牌与布局拍完后,三人便一起去到下一个卖场。

“这是第二优质的卖场,销售额却只占到整体销量的3%左右,对于这个卖场,卓雅和伽蓝都忽略了——你看,陈列位依然是卖场最好的,但陈列就显得不够用心。”莫里安指着货架对许诺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许诺用手机边拍照边问道。

“因为卖场面积小,所以来购物的都是附近的居民,不会开着车来做大量采购,所以就被市场人员给忽略。”莫里安简单答道。

“人流量呢?客单价如何?”许诺拍完照后,收起手机,拿出纸笔看着莫里安问道。

“人流量小于大型超市20%,客单价高于大型超市15%。”莫里安快速答道。

“果然是个被忽略的黄金卖场。”许诺在本子上快速记下后,咬着笔头若有所思。

“别咬笔,含铅呢。”莫里安皱眉看着她。

“恩,去下一下吧。”许诺点了点头,将笔和纸放进包里,喊了张玲一起去下一家卖场。

三人在走了四家卖场后,许诺便有些支持不住了:“休息一下吧,觉得累。”

“那边有个甜品店,过去坐坐。”莫里安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们过去吧,我还拍几张外围图。”张玲看了一眼他们两人,举了举手里的相机,便大步往卖场另一个门走去。

“体力大不如从前。”许诺叹息着摇了摇头,跟在莫里安的身边慢慢往前走去。

“你这个样子,这个案子做下来会很辛苦,我建议多交一些给张玲来做。”一辆车开过来,莫里安上前一步护在她的身前。

“以后是和中国公司直接对接,这次是首单宣讲,必须过来;加上他们特别挑剔,每家店的情况,我不看还真不放心。”许诺点了点头,在看见绿灯亮起时,与莫里安一起快步往马路对面走去。

“慢些。”莫里安放慢脚步,扯着她的手让她把步子放慢下来。

第五节:莫里安?这一个月究竟经历了什么

“就是站久了有些累,走路的速度一直没什么影响。”在甜品店坐下来,许诺长长的吐了口气,双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腿。

“虽然检查没有问题,自己还是要多注意。”莫里安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份甜品、一杯咖啡后,看着许诺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看着温润如故的莫里安问道:“你出来后,后来有没有麻烦?”

“后面的故事……要听吗?”莫里安看着许诺,沉声问道。

“当然,在这陌生的国度,被整到监狱去,这口恶气不出,怎么想心里都发堵。”许诺点了点头。

见她眼睛发亮的样子,莫里安不禁失笑:“顾子夕知道你这样好斗吗?”

“你帮我保密呗。”许诺低下头去,淡淡的笑了。

“你呀……”看着她一如往昔明媚的笑容,莫里安有些微微的忡怅,却在她一句‘你帮我保密呗’轻松的话里,看到那个一直把他当作最好朋友的许诺。

他知道该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却每每知道她的消息,却又情不自禁的挂念、不知道她的消息,又情不自禁的想念。

“我和若兮结婚,真的好吗?”莫里安突然问道。

许诺交握在桌上的双手不由得一紧——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给你说说后来的事情吧。”莫里安轻扯嘴角,突然间又转换了话题。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在我酒里下料的叫Link,是秦蓝的死党;他既然能给我下料,手上自然是有货的。所以我去找他,说那次的感觉很好,让他帮我再弄些过来。”莫里安喝了一口咖啡,淡淡说道。

“喂!”许诺的心思一下子被转到了这上头,睁大眼睛看着他。

“哄着他拿药出来。”莫里安指了指她面前的蛋糕,示意她边吃边听,在看见她开始吃时,才继续说道:

“那东西的属性,这些老手都清楚得很,所以自然也是不怀疑我的话的,所以当即同意再卖给我一些。于是,我自然有机会知道他藏匿的地点了。”

“然后举报——他便是吸du和藏du两项罪名,至于怎么判,我倒是不清楚,听mark说会很重。”莫里安轻啜了一杯咖啡,嘴角噙起一丝冷冷的笑意:“而在公司和mark作对、反对这次项目的,mark也就着这次机会,一并送了进去。”

“那……最后进去多少人?”看着他变冷的眸光,许诺心里不禁心疼——那么温暖的莫里安、那个遇到任何事情都能从容面对的莫里安,居然也会有这样冷厉的目光。

“七八个吧。”莫里安淡淡说道。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后,看着莫里安小心的问道:“那东西,对你有没有影响?”

“还好。”莫里安的眸色微变,下意识的端起咖啡杯掩饰自己不太自然的笑容,只是双手,却有着微微的抖动。

许诺的眸子微沉,心里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定定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没你想的严重,隔个几天,会有那么一点儿想,也就十几分钟的事情,过去就好了。”莫里安看着她担心的眸子,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淡然说道。

“你自己要注意,有必要借助外力的时候,要有勇气。”许诺伸手用力的抓住他的,沉静的看着他。

“都说些什么呢,没你想象的严重。”莫里安低头看着她紧握着自己的手,心里不由得一暖。

“反正,你要让我看到一直健康的这个你。”许诺用力的握了一下之后,才慢慢松开,低下头,将餐盘里的蛋糕吃完后,才抬起头来对莫里安说道:“走吧,继续下一个卖场。”

“行吗?我干女儿有没有不舒服?”莫里安看着她,仍是一脸温润的笑容。

“我觉得没有。”许诺伸手轻轻拍了拍肚子,笑着说道。

“那好,去下一个街区。”莫里安招手买单后,对许诺说道。

“走吧。”许诺扶着桌子站起来,用力的伸展了一下双臂后,与他一直往外走去——并肩而行的身影,男的温润、女的娇俏,对面的张玲已是看得一声叹息。

一整天的时间,三人一共看了10家店,对于伽蓝在柏林的推广现状、以及公司对这个产品的市场定位、消费者认知度、市场部的工作现状,都有了大致的了解。

“我再花一天整理资料,差不多可以有完整的报告。”许诺看着莫里安说道。

“恩,有些参考数据,一会儿回酒店就发给你。”莫里安点了点头,将车停稳后,扶着许诺下车后,并没有与她一起去酒店。

“你不是说有操作上的问题问我?”许诺看着他。

“我先看你给我的资料,看有没有新的启发。”莫里安微微笑了笑。

“好,明天晚上以前,我都会在电脑边做资料,有事给我邮件。”许诺点了点头,与张玲一起转身往里走去。

在看见她们转身进入走廊转角后,莫里安才回到车里,发动车子往回走去。

他们都知道——即便是工作交流,也不适合如从前般的无所顾忌了。

放下手里的电脑和资料,许诺站在窗前不由得微微发愣——这一个月的时间,莫里安在这里所经历的事情,或许是她无法想象的。

他一个人,是要怎么熬过那些难堪又狼狈的日子?

莫里安,你最难过的时候,若兮在不在你身边?

“莫里安,今天和你说的话是认真的,如果有需要,一定一定要有勇气接受别人的帮助。”

“还有,你问我,和若兮结婚到底好不好。这个问题你知道不该问我,所以你没等我的答案;而这问题,确实不该我来回答,所以我不敢当着你的面回答。”

“可是莫里安,能让你问出这个问题,是不是说明——你多少把她放在心上了?你是否也开始在意她的快乐、她的幸福?你是否在担心不完整的爱情会让她受伤?”

“原谅我用‘不完整的爱情’来形容现在的你和她,我想不是我自恋,而是我懂你——即便是朋友,我们仍有这样的默契,不是吗!”

“所以莫里安,曾经只想有一段婚姻,可以让生活现世安稳;曾经只想有那么个女孩,不在乎你心在何方,愿意陪你;而如今,你开始在意她的快乐与幸福——聪明如你,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里安,我没有立场在这件事情上给你建议,只是,勇敢的打开自己的心——你是不是,也有一些爱她?”

“从朋友角度来说,我想我可能比较自私,我希望你幸福大过希望若兮幸福,但我又深深的明白,若兮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你的喜欢、你的在意、足以让她快乐!”

“所以,和她结婚真的好吗?我不回答,你自己考虑。”

许诺写了一封自她选择顾子夕后,第二封长邮件给莫里安——他对她的感情,她当然懂;便他对若兮的改变,她也看在眼里。

人的一生,可能真的不止会只爱一次——就象顾子夕,不也疯狂的爱过艾蜜儿吗!

所以莫里安,你一定有机会得到一次对等的爱情——你爱她、她也爱你……

发完邮件,许诺拿起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子夕,在干什么?”

“陪顾梓诺洗澡,顾梓诺,和许诺说句话。”顾子夕的声音淳和而安适,让她有再多的不安,都能在他的声音里变得平静下来。

“许诺,我在洗澡。”电话那边,顾梓诺特意佐证似的,大喊了一声。

“知道了,又没说你撒谎。”听着顾梓诺脆亮的声音,许诺只觉得心里一片柔软。

“今天走店累不累?租车没有?”顾子夕温和问道。

“没有,莫里安开车载我们的。”许诺坦然的说道。

“哦,那他有没有趁机追我老婆?”顾子夕的声音微顿,语气仍然轻松而从容。

“你老婆现在大着肚子,谁看得上啊。”他轻松的语气,让许诺隐隐的担心也放了下来——他们之间走到现在,许多曾经不能理解的感情,也都能理解了吧。

“懂得你的美的人,一定会知道,现在的你,比任何时候都有吸引力。”顾子夕声音低低的说道:“所以许诺,任何时候都不要看低自己、任何时候,都要和那个男人保持距离。”

“喂,才在心里说你又自信、又大方呢。”许诺不禁失声轻笑。

“我要保持形象的麻。”顾子夕在电话那头,低低的笑了起来:“明天怎么安排?还走店吗?”

“明天在酒店整理资料。”许诺应过之后,犹豫了一下,想说的话终究还是打住:“我今天是真累了,我先睡一觉,晚些再起来工作。”

“好,去吧。代我问女儿好。”顾子夕的声音温柔不变,等到她先挂了电话,才按掉话机。

“爹地,许诺大肚子还要工作,是不是很辛苦?”顾梓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有些辛苦。”顾子夕点了点头。

“那她为什么不生完妹妹再工作?”顾梓诺小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有些不解的问道。

“因为有些商业机会错过了,就是别人的了。”顾子夕拿起喷头帮他冲干净后,用大浴巾把他包了起来,抱着他往房间走去:

“许诺一直都很喜欢她的工作,所以我们都希望她能安心在家生宝宝,但是我们更要尊重她的选择。”

“我担心她的肚子会裂开。”顾梓诺想起许诺肚子上那道疤,仍然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医生说不会的。”顾子夕拍了拍儿子脸,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他轻声问道:“你能接受她做你的妈妈了吗?”

“我……”顾梓诺嘟起嘴巴,想了许久才说道:“我知道她是妈妈,可是我觉得她又是好朋友,我觉得她是妈妈很别扭。”

“爹地知道了,那就是好朋友吧。”顾子夕点了点头。

“许诺会不会不开心?”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小声问道。

“不会呀,你能吃能睡不生病、不骂她不怨她,她就开心了。”顾子夕沉眸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以后不会了,她都去看过我妈咪了,我和她和解了。”顾梓诺低下头,轻声说道。

“好,顾梓诺很棒。”顾子夕低头在儿子的额头上重重的轻了一下,看见顾梓诺乌黑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羞涩的喜悦,不禁暖暖的笑了。

在顾梓诺睡着后,顾子夕起身离开,拿起电话给张玲打了过去:“我是顾子夕。”

“顾总,什么事?”

“今天是莫里安送你们看店的?”

“是的,莫总监早上9点在酒店门口等我们。”

“他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莫总监和许经理一直在谈工作。”

“我不是问这个……”

“您是?”

“我是问莫里安的状态,有没有生病什么的。”

“恩……没有,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就是略略瘦了些。”

“好,我知道了,替我提醒许诺,工作不要太拼了。”

“我会的,顾总放心。”

……

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猜测着许诺在担心着什么——她在电话里的欲言又止,这么熟悉她的他,当然听出来了。

而能让她在他面前无法开口的事情——只有莫里安。

按说一次小剂量的毒品不至于上瘾才是,她是在担心这个问题吗?

唉,这个女人,总是有担心不完的事情。

德国,莫里安的房间。

莫里安将自己整个泡在冷水里,十月的柏林,只有10度不到的气温,而在冷水里,莫里安还放了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几个大冰块——似乎只有冻得他浑身发疼、没有意识,才能忘了脑袋里突然串起的、一阵一阵的眩晕感与虚幻感。

“啊——”

“喝——”

“唔……”

莫里安将头全部埋了下去,浑身在冰冷的水里隐隐抖动着,直到十五分钟过去后,他才倏然从水里站了起来,整个人大口的喘着气——伸手拿过放在旁边的手表:十六分钟!

莫里安不禁笑了——这笑容里,居然带着点天真的味道。

从2天发作一次、到五天发作一次;从半小时,到十六分钟——他知道,他可以!

他知道,他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