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4不再犹豫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44 不再犹豫 天天书吧

十月的阳光,炙白亮眼,却没什么温度。坐在办公桌前,莫里安打开许诺昨天交给他的资料袋,里面是‘伽蓝’全球市场部新的运行系统。

莫里安慢慢的翻看着,嘴角轻噙起微暖的笑意——只是,在想起许诺时,又自然的想起她在邮件里说的话,嘴角的笑意不禁转为苦笑。

对于若兮,越接近、越心疼,却是不同于爱情的那种心疼——象是看到一个待他极好的亲人,因着他而受委屈,他却无能为力。

“Eric,开始工作了吗?”手机的画面跳跃出若兮的信息,随之而来的,还有她生动的笑脸。

莫里安拿起电话打了过去:“下班了吗?在逛街还是在公寓?”

“刚下班,要去图书馆找些资料。”严若兮的声音如轻快的小鸟般,让人轻易的感染她开朗的情绪。

“现在是高峰点,可能会堵车,或者先下去喝杯咖啡再走。”莫里安边打开电脑边交待着。

“莫里安,我觉得你现在好温柔哦。”电话那边,严若兮花痴了半天才说出话来。

“快去吧,我在工作。”莫里安伸手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知道了,我去喝咖啡了,你放心,晚上我不熬夜,乖乖等你的电话。”严若兮说完便将电话给挂了——一字一句、一颦一笑,那样的单纯而快乐。

让莫里安嘴角的笑意,不自觉的加深着。

酒店里,许诺和张玲在书房做着卖场与产品特性的分析。

许诺将莫里安发来的数据,录入到之前整理的数据中去,仔细的对比着。

“莫里安,我发一组图表给你看。”看着已生成的图表,许诺插上耳机,边发着邮件边与莫里安讲着电话。

“我看到了,你的意思是,两家公司的市场轨迹过于接近是吗?”电话那边,莫里安显然很快看到了数据。

“……所以,若不是你们市场部有问题,就是伽蓝的市场部有问题。”他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嘶哑,就象感冒之后的症状。许诺微微愣了愣,忍着没有问。

“显然,是我们的市场部有问题,这也是Mark最终能同意我方案的原因。”

“但是我不知道,伽蓝的人是否知道这个问题?”

“在本国,是伽蓝做得好;在全球其它分部,还是卓雅做得好;这也是为什么,Mark要改制总部的结构,而伽蓝要改制全球分支机构的市场策略的原因。所以他们的总部不需要你的建议——你的重点放在中国市场。”

“我不想放在S市,对我来说,要争得过顾氏和卓雅,要耗费太多的精力与资源;我正在争取让他们把Office迁到SH或DL。”

“错了。”

“恩?”

“他们的Office在哪里,和你的市场规划一点关系也没有——着眼全国,做整个伽蓝在全国的规划,找到核心推广城市、辐射城市、边缘城市,形成一个层级的市场圈,不管他的Office在哪里,只要他们认可你规划的市场圈,自然有办法让当地的推广达到你设计的效果。”

“……”

“眼界再打开一些,不要局限于一个城市,要放眼于你手中拿到的整个市场。”

“我知道了,我再想想。”

“恩,你给我的资料很有用,提高了我大约两天的效率。”

“真的?那就好。”

“你别坐久了,起来走走,让脑子放空一下。”

“好,那我先挂了。”

放下电话,许诺将文件保存后,起身在书房踱着步,想着莫里安刚才说的话,不禁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但回想起他的声音,心里却还是担心——真的还是有问题吗?

许诺用手撑着腰,慢慢走窗前,看着天空发白的阳光,心里有些淡淡的冷意。

“许诺,Eric有新的建议吗?”张玲从一堆数据里抬起头来,见她在与莫里安通过电话后,便一直沉默着,不禁开口问道。

“恩,和我说了下思路,很有启发。”许诺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回到电脑边坐了下来,看着张玲说道:“我们调整一下规划思路。”

“以SH为核心推广城市、以DL、S市、B市,为第二幅射圈。”

“以WH、QD、NJ、JN、TJ为第三幅射圈。”

“除了B方特大城市外,其它城市都有共同的特点,就是有丰富的水资源、水上交通非常便利,对于我们的推广延伸性有帮助,增加市场推广的边际效应、以及减少物流成本。”

“如果以SH为核心推广城市的话,我们要做的是找准产品的核心优势与SH消费者之间的联系,创造匹配度。”

“慢点儿,让我都记下来。”张玲边听,边将许诺说的敲进电脑里去。

半晌之后,才站起来看着许诺说道:“这个思路感觉好开,有些不好把握的感觉。”

“伽蓝交给我们的是一个全国市场,而不是区域市场,所以不开不行。”许诺点了点头。

“不过,虽然操作上挑战性有些大,但是这样的全局性规划,我们再做一个三年的层级推进,这个方案会很有说服力。”张玲想了想说道。

“没错,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和纠结,他们的Office在哪里,因为这布的本来就是一个全国的局。”许诺转身在电脑边坐下来。

“许诺,你和Eric在工作上的搭挡,真是让人羡慕。”张玲看着许诺在有了新的想法后,自信笃定的样子,不禁感叹。

“莫里安的优势在于有全局观、眼界开阔,劣势是忽略细节,所以他其实不适合作一个区域的负责人;我的优势在于细节把握好,但全局观有局限,所以每次在做项目前,他都会给我一个完整的框架,在这个框架之下,我做好细节,这样下来,方案基本不会出错。”

想起与莫里安的合作,许诺有瞬间的失神,在看见张玲若有所思的眼神后,当即笑了笑说道:“没有这个师傅在身边,我确实感觉到吃力;不过,没有我个这徒弟在身边,他也只能做全局和高空了。”

“你要是再跟着他多学几年,或许会不同。”张玲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

“没用的,一个人的格局大致就确定了,所以我往规划方向走,相当吃力;而做具体的策划案,我会越来越好。”许诺摇了摇头,对自己的优劣势看得相当的透彻。

“难得你现在这么红,还这么清醒。”张玲见她如此客观理性,不禁笑了:“许诺,你和Eric配合这么默契,顾总没想法?”

“想法?”许诺微敛双眸,想了想说道:“人与人的相处,越坦诚、越信任。我和莫里安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

“唉,许诺,怎么说呢,你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这么好的上司兼朋友、还有这么好的老公。”张玲想起昨天顾子夕在电话里的态度——连问都没问许诺和莫里安的交流:这不仅是信任、而且得有多强大的自信,才能做到!

“干麻羡慕嫉妒恨的,有我这么个一点就透的徒弟,是莫里安的运气;有我这么个拎得清的老婆,是顾子夕的福气;我这么好,你说是吧。”说到这里,许诺自己也大笑起来。

“是是是,就你最好了。”张玲这是第一次见识到她无下限的自夸,不由得也大笑了起来,起身对她说到:“想吃点儿什么,我去买。”

“老习惯。”许诺向她比了个V手指,一脸满足的笑容。

“知道了。”张玲拿了钱包,笑着往外走去。

窗外有阳光,只是这阳光却带着冷意,柏林的秋天和S市比起来,要冷许多。想起莫里安异常嘶哑的声音,许诺思前想后,都觉得放心不下。

“玲姐,我过去莫里安那边一趟,有些想法还需要他给我些意见。”许诺穿了外套、拿了随身包和手机后,便往外走去。

许诺站在莫里安的门前时,便听见他的咳嗽声,心里隐隐一痛,轻轻敲开了门:“莫里安,是我。”

“你怎么跑过来了?”莫里安拉开门,屋子里有淡淡的檀香味儿、还有一股子烟味儿。

“你的烟瘾还这么大呢?什么时候开始点檀香了?”许诺推开门进去,皱着眉头问道:“听你电话里声音不对,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恩,有些感冒了。”莫里安眸光微微闪了一下,看着她说道:“这里的烟味儿太重了,要不下去咖啡厅坐坐?”

“不用,我就看看你,没事我就过去了,整个规划的方向改变后,还有一些新的数据需要补充;具体创意的方向,也有微调,时间还是蛮紧的。”许诺摇了摇头,皱眉看着他:“真的没事?”

“能有什么事。”莫里安摇了摇头,将门拉大,又走到窗边将窗子打开:“那就坐下来歇一下,我再送你过去。”

“其实我觉得以若兮那性子,不上班更好些。”许诺走到莫里安的书桌前,拿起严若兮放在他桌上的照片,嘴角不自觉得就翘了起来——这个若兮,照相也没个正经,精灵古怪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可爱。

“若兮要是听到这话,一定会怪你偏帮我。”莫里安从她手里拿过相框,低头看了一眼后,重新放回到电脑边。

“那还是不说给她听了。”许诺轻扯了下嘴角,看着他严肃的说道:“莫里安,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真的没事?”

“我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人吗?”莫里安沉静的看着她。

“发生这么多事,有些事情,我觉得自己看不准了。”许诺看着他定定的说道。

莫里安转身慢慢走到窗边,慢慢的说道:“只要你问的,我都不会瞒你。那件事是有一点小影响,比较容易感冒,至于上瘾什么的,真没有。”

“那就好。”许诺轻轻点了点头:“若兮知道吗?”

“不知道,她性子浅,遇事容易着急。”莫里安淡淡说道。

“恩。”许诺轻应着:“那你自己平时多注意。”想了想又问道:“看过医生了吗?有没有药物可以帮助一下?”

“看过了,只说注意预防感冒就行,半年之后可以自动恢复。”莫里安转过身来看着她,笑着说道:“这半年算是我在德国的劫,半年之后回国就全好了。”

“不过……”莫里安突然皱起眉头来。

“怎么?”许诺紧张的看着她。

“你还有四个月就要生了吧?”莫里安轻瞥了她的肚子一眼,声音有些干涩的问道。

“唉呀,你这当干爹的赶不上了,那让她干妈代替吧。”许诺轻声说道。

莫里安沉眸看着她半晌,才慢慢的说道:“昨天的邮件,你说你不方便回答。现在,是告诉我你的意见吗?”

许诺微微一怔,眸光轻轻转动了一下,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我相信,若兮是那个能让你幸福的人。”

“但是,我怕你骂我。说:你的感情和我无关;说: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求得我的心安;所以,我不敢说。”

莫里安轻扯嘴角,看着她略带委屈的样子,不由得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这么怕我的?”

“一直都有好吧,不知道自己有多凶吗?”许诺看着他轻松下来的语气,不由得也笑了。

“我,决定了。”莫里安突然说道。

许诺似是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睁大眼睛看着他,半晌之后才说道:“好……啊……”

“不恭喜我吗?”莫里安朝着她张开双臂,一脸温润的笑容,似如初见。

“当然。”许诺看着他灿然一笑,张开双臂与他紧紧拥在一起:“恭喜你,莫里安,可以预见,这将是你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是不是正确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会开心。”莫里安在她的耳边轻轻叹息着:“你也会开心,是吗?”

“好象说得自己挺伟大似的,我们都开心了,那你呢?”许诺松开拥着他的手,沉眸看着他。

“我也会开心。”看着她清澈而明亮的眸子,莫里安柔软的笑了。

“我该回去了,返程的航班已经订好了,工作要是不能如期完成,我就惨了。”看见他明朗的笑容,许诺的感觉一下子就好了。

“我送你。”莫里安点了点头,转身拿了外套和车钥匙,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莫里安,我再说句话,你不会生气吧?”许诺突然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恩,你说。”莫里安轻瞥了她一眼——凝眸的神情看似严肃,微翘的嘴角却带着调皮的笑意,分明没有什么好话要说。

“我觉着你这人吧,有很多优点啊,比如说:很绅士、很优雅、很智慧、很专业……”

“说重点!”

莫里安轻瞥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说话,嘴角却噙着淡淡的笑意。

“但是呢,你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不够果断。”许诺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莫里安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再犹豫,会有人担心、也会有人伤心的。”许诺看着他定定的说道。

“不会。”莫里安微微的笑了,发动车子平稳的往前开去。

一路上,两人聊聊街景、聊聊店面、聊聊陈列,半路莫里安又下车帮她买了些零食,路过育婴童店,又下去买了些Baby用品。

“送给我干女儿的,我给你寄回去,不用你拿。”莫里安对许诺说道。

“这个小家伙很幸福呢。”许诺拍拍肚子,笑着说道。

“连同你缺的,一起幸福回来。”莫里安低声说道。

在说话时,他微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不想心底浓浓的情义再被她看到——如她所说,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够果断;这一次,决定了,他不再给自己改变的机会。

以後别做朋友朋友不能牵手

想爱你的冲动我只能笑着带过

最好的朋友有些梦不能说出口

就不用承担会失去你的心痛

划一个安全的天空界线

谁都不准为我们掉眼泪

放弃好好爱一个人的机会

要看着你幸福到永远

“我不送你上去了。”

“恩,好好照顾自己,不舒服要看医生,不是年轻人了,有时候撑不起的。”

“啰嗦,我走了。”

“再见。”

“再见。”

忍住失控太折磨我自作自受

回忆都是我好不了的伤口

以後还是朋友还是你最懂我

我们有始有终就走到世界尽头

永远的朋友祝福我遇见爱以後

不会再懦弱紧紧握住那双手

开着车慢慢的走在车边,在路过一家首饰店时,他突然就停了下来。

“她的手指很瘦。”

“几号?对不起,我问一下。”

莫里安拿起电话给若兮打了过去——

“你平时戴几号戒指?”

“12号,怎么啦?”

“我拍几款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喂,Eric…。”

“我先挂了,十分钟后再打给你。”

莫里安知道她疯起来他是招架不住的,所以趁她还没完全明白过来,立即将电话给挂了。

“她平时很少戴首饰,经常要绘图,不适合太复杂的设计。”

“活泼好动,款式要简单大方。”

“好的,谢谢,我先发给她看看。”

导购员推荐了五款,莫里安一一拍照后,发给了若兮后,将一个红宝石的拿在手里——少见的黑色软木为托,镶着红色宝石,极简的设计,他却觉得象是为若兮而定制的。

她是学建筑的,建筑的基本结构就是木石结合。

“喂,要那个黑木红宝石的。”正想着,若兮急急的打了电话过来。

“好。”莫里安看着手里的戒指淡淡的笑了。

“Eric,送给我的吗?”

“废话。”

“算求婚吗?”

“不是求过了?”

“那……”

“算结婚的。”

“啊……”

“同意吗?”

“我要马上飞过来见你!”

“不许。”

“Eric,我想你了麻……”

“先挂电话,我定好了再和你联系。”

“Eric,好不好麻,我今天就飞过来。”

“听话,等我电话。”

莫里安强行挂了严若兮的电话,嘴角的笑意却一直没有掩下去——她就是这样,能缠得你没有时间考虑其它的事情。

或者,和她在一起,会让他忙得没有时间沉浸在过去的感情里。

“先生,是选这款吗?”服务员见莫里安发呆,不禁出身催促。

“是的,12号,帮我包起来,谢谢。”

“男式的不要吗。”

“男式?也要。”

“好的,先生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

“好的,先生这边请……”

坐在驾驶室里,看着手里精制的手袋,莫里安淡淡的笑了——决定结婚这件事,其实比想象中要简单得多。

“若兮,希望你不要觉得太仓促——如果可以,我想我们可以一辈子。”

“许诺,这次,我接受你的祝福——握住若兮的手,不再犹豫。”

……

忍住失控太折磨我自作自受

回忆都是我好不了的伤口

以後还是朋友还是你最懂我

我们有始有终就走到世界尽头

永远的朋友祝福我遇见爱以後

不会再懦弱紧紧握住那双手

……

------题外话------

抱歉,朋友婚姻出现小问题,临时去处理了,今天更得少,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