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5一家三口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45 一家三口 天天书吧

许诺回酒店后,没一会儿便收到若兮发来的图片——一枚黑软木镶红宝石的戒指,然后还有一句话:“许诺,Eric说结婚。”

许诺微微一愣,半晌之后,嘴角轻弯起一弧淡淡的笑意。

“很期待你们的婚礼!”

“许诺,我好兴奋啊,你说……他为什么突然做这个决定呢?”

“……原因重要吗?”

“不重要,我想现在见到他,可是他不让我过去呢……”

“嘿,我知道的严若兮,缠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哦!”

“可是……人家还是有一点点害羞的好不好麻!”

“啊哈,这是严若兮吗?我看看是不是被盗号了!”

“喂,许诺,别笑我了……说真的,你说我去不去麻,他会不会不高兴啊……”

“不知道啊,我觉得应该不会啊。”

“你说不会我就放心了,我是真的好想快点儿见到他,我真的好开心啊……”

“按自己想的去做,我认识的若兮,可不会患得患失的。”

“恩,我知道了,我们婚礼你一定要参加哦,我们要在国内办的,新加坡那边没有Eric的朋友。”

“……当然。”

“我去订票了,再见再见。”

“再见……”

放下电话,感动于若兮这么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居然能想到莫里安在新加坡没有朋友,所以婚礼要放在国内——她自己呢,在国内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吧。

唉,莫里安、莫里安,你这次可真是捡到宝了——要是我们真的在一起,你可没这么省心省力的。

想到这里,许诺低低的笑了,这笑容里,有对莫里安的祝福、有对顾子夕的撒娇——自己这个麻烦,顾子夕只能没条件的接收了啰。

许诺与张玲重新做策划案,做到了晚上十点。

“该休息了吧?一会顾总又要打电话来问了。”张玲摇了摇脖了,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许诺说道。

“恩,也有些累了。”许诺点了点头:“案子整体方向和架构已经做好了,我发给你,你帮我做成PPT。”

“OK,没问题。”张玲点了点头,随即点开了邮箱,准备接收许诺的文件。

“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你可能又要熬夜了。”许诺将邮件发出去后,用手撑着腰站起来,看着张玲抱歉的说道。

“做项目的时候,谁不是这样?”张玲边按着接收边轻松的说道:“让你一个孕妇连续工作八小时,我看着都心疼。还好你年轻,否则可真会吃不消的。”

“平时倒也是容易困,工作起来就忘了。”许诺笑着说道。

“看来这小家伙以后和你一样,是个工作狂。”张玲不禁直乐。

“不会吧?他爸爸不会同意的。”许诺轻抚着肚子,温柔的笑了——她们都想,让这个得之不易的女儿,能够快乐而轻松的生活。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我看顾总到时候肯定会特别疼这个女儿了。”张玲羡慕的看着她——在知道他和许诺的关系之前,他们多看一眼都觉得害怕的顾氏大老板,对许诺的包容和迁就,简直令人发指:连自己那个一个月挣钱不到一万块的老公都做不到呢。

不知道是大老板太知道疼女人、还是这个小女孩太历害,懂得抓住男人的心——大老板的前妻,那个如水作般的女人,也没能坐稳了顾夫人的位置。

而她却得到顾子夕全部的宠爱——还包括尊重与迁就。

“他对梓诺太严肃了。希望以后,女儿能让他变得柔软一些。”许诺低头看着肚子,一脸明媚的笑意。

第二节,伽蓝,要求多留一天

第二天,伽蓝公司会议室。

“在做了基础市调后,我们对整体的规划方向、首次推广意见有一些调整。”许诺站在投影幕布前,对着昨天晚上12点才赶工完成的方案。

“整个中国板块,我们分为三个层次来进行推进,中心城市定位为H市,然后依据我们产品的特质与城市气质的吻合度,我们选定这些城市为第二、第三幅射圈。”

“为什么不首选S市或HK,在前天的报告里我们已经有陈述,城市的选择,我们首选与产品的定位、气质最相符的城市。”

“在我们的推进方案里,第一年是通过中心城市幅射二线城市,主要集中在H市做渗入式推广——我们的产品气质内敛、高贵,所以我们会放弃网络推广,选择部分线上推广,以做现场活动为主要推广形式,同时控制第一年的店铺总数。”

“第二年,中心城市增加极少的网络推广,同时限量增加卖场数量;二级城市进行一类电台的线上推广,当年开五家以内的店铺。”

……

“这是我们对伽蓝这个品牌在国内推广的策略设想,品牌目标是:让消费者认识伽蓝是什么?让伽蓝成为有品味人士的首选品牌;”

“业绩目标是:三年内,中心城市店铺达到8家;二线城市达到12家;三线城市达到10家;店铺以梨型形式分布,在支撑销量的同时,保持高端的定位。”

“这样的定位和方式,带来的数据结果会是:保证产品利润率、不能保证产品的销售数量。所以在这一点上,与之前David与我沟通的,贵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三年业绩目标,还是有一定的差异。”

“对于中国的日化市场,我比各位更了解,而贵公司如此慎重的选择与国内本土公司合作,应该是看中了国内公司对市场的熟悉度,可以让我们的产品落地更精准。否则再好的计划,不能落地,也只能望着市场兴叹了。”

“所以,在我做完整体的规划后,看到与David沟通的目标无法吻合,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向各位提交这份提案。如果在这目标上,我与贵公司短时间无法达成市场共识,我想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沟通。”

PPT定格在最后一页的文字上,许诺转过身来,看着在坐的‘伽蓝’高管,脸上一片温和的自信。

“没错,距我们的预期差异有些大。如果按我们的预期目标来做,许小姐觉得会有哪些方面的问题?”David的从PPT里收回目光,看着许诺微笑着问道。

“单店营业额方面,我做的预期已经是最高,那么在支撑业绩增长就只能放在店铺数量上——按比例增加每个城市的店铺数量。”

“这样做的好处是整体销量的上升;坏处是客户被分流,单店营业额势必会下降、品牌价值会被低估。”

“所以,高业绩回报与高品牌价值,在一个新市场的启动阶段,其实是矛盾的;只有当市场成熟后,高品牌价值才能带来高业绩回报。而在这种情况下,从品牌的长期发展和业绩的长线考虑来看,我们通常优先会选择高品牌价值的坚守。”

许诺大约知道David这样问她的目的——在业绩和品牌的选择上,销售出身的首席营运官先生,很可能会选择牺牲品牌而迁就销售数据。

而做市场的人,往往很难做这样的妥协。

其实对于许诺来说,她愿意用自己的专业和数据去说服合作公司同意自己的方案,但若仍无法达成共识的话,她也依然会妥协——她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做品牌的。

许诺的眸光从David的脸上轻扫而过,看到他的满意与担心;再转眸看向伽蓝的全球首席营运官Jim时,眸色微定,沉声说道:“当然,作为品牌合作公司,我们仅仅从品牌发展与市场现实来考虑规划;而您会从把中国市场看作是伽蓝整体的一部分,这个市场要对整体数据有多大贡献,是您要考虑的。”

“所以,我们的提案,仅供您从市场视角的参考。”

“OK,许小姐的意见和方案都很专业。对于中国市场,我们在重新启动前也做过全面的调研,所以你的意见我们会慎重考虑。”Jim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认真而严肃的说道。

“我们这次的行程明天结束,贵公司有任何意见,可以随时与我联络,最后我们以贵公司的整体方向为准,进行方案修改或者重构。”许诺点头说道。

“明天?”Jim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我们合作的前期沟通非常要,现在又有这么大的分岐,只安排四天的行程,显然是不够的。”

“Sorry,我们的首单宣讲两天完全足够。整体策划案的确定预期是一个月,这在我们的工作流程里是有说明的。今天这个方案,上半部是对我们宣讲的补充;下半部是我们在看了伽蓝在本市以及在中国的不同市场表现后,额外所作的工作,希望对于伽蓝重新进入中国市场能有些帮助。”

“如果贵公司觉得不需要,那么我们的首单宣讲工作已经完成,这是首单宣讲后的反馈表,贵公司在一小时内将此表反馈给我们,我们即可以开始工作了。”许诺看着Jim,沉然的说道。

“这样吧,许小姐和你的同事在这里多停留一天,我们这一次将所有的合作细节、包括在中国市场的目标全部敲定。”Jim微微皱眉,合上手中的文件后便即起身离开,根本不给许诺反对的机会。

“David,这单不做,我也不能在这里多留一天。”许诺黑着脸对同样一脸诧然的David说道。

“Shine,没这么严重吧,多呆的一天,费用我们出。”David摊了摊手掌,表示老大的决定,自己也无能为力。

“不是费用的问题。”许诺沉着脸,声音里也带着几分不快。

“许经理,要不这样,您按期先回国;这边我就多呆两天。”张玲见许诺不快,忙站起来说道。

“一起吧。”许诺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着David说道:“抱歉,我有些急燥了。这样,我们的行程延迟到后天。其实有很多工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一定非要我们留在这里。”

“OK,谢谢你的理解,我们对中国市场很慎重,对你的意见也很感兴趣才会这样。我相信你和我一样,更欣赏我们老板这样直接的沟通方式。”David一脸笑意的说道。

“欣赏。”许诺轻扯了下嘴角,对David说道:“给我们间办公室吧,在你们首席确定前,我们先做团队计划和策划构思。”

“OK,请随我到这边来。”David点了点头,起身帮许诺拿了电脑,带领她们到他办公室旁的小型会议室:“我就在隔壁,有事我们及时沟通。”

“OK。”许诺伸手与他轻轻握了握,目送他离开小会议室后,这才拉开椅子坐下来。

“这个首席真够强势的。”张玲边打开电脑边对许诺说道。

“比顾子夕还强势。”许诺点了点头:“你先改方案,我给顾子夕打个电话。”

“恩,去吧。”张玲点了点头,根据刚才会议的结果,修改提案的PPT和进度表。

给顾子夕打电话的结果,就是顾子夕带着顾梓诺直飞柏林。

“顾总做决定可真快啊。”张玲不由得张大嘴巴看着她。

“所以对于犹豫不决的人,我都开始不习惯了。”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你完了,除了顾总,你任何男人都看不上了。”张玲大笑着说道。

“问题是,我还要看上别的男人干什么呢?”许诺笑着说道。

“Shine,有个问题想和你讨论一下,方便到我办公室吗。”两人正说着,伽蓝的首席拿着一摞资料走了过来。

“OK。”许诺点了点头,抱着电脑往外走去。

“中国市场太大、我们整个团队都非常谨慎……”

两人边聊边往Jim办公室走去。

第三节,子夕,甜蜜的一家三口

一下午的时间,许诺都消耗在Jim办公室了,在他的首席财务官对全球业绩的计算分解下,终于把在中国市场到底是要业绩还是要树品牌这个问题有了初步的共识。

“非常感谢许小姐的耐心与专业,我们今天晚上对数据做最后一次确认,明天可以与许诺姐确认整体方案。”Jim站起来,微笑着向许诺张开双臂。

“能和Jim先生沟通关于全球的业绩规划,我感到很荣幸。”许诺早没了不能按时离开的脾气,心悦诚服着,却也依着中国的合作礼节,向Jim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David今年做得最大的业绩,就是选择与许小姐合作,我很期待这次合作。”Jim哈哈笑了笑,伸手与许诺重重一握后,大步走到办公室门口,帮她拉开了门——

“顾先生?”看见门口位置上坐着的白衬衣男人,Jim不禁诧异,却也快速迎了上去。

“子夕?”许诺不禁轻呼出声——虽然从巴黎到柏林只需要两个多小时,可他也不至于下了飞机就直接过来吧。

“顾子夕,你好。”顾子夕起身,伸手与Jim重重一握后,伸手接过许诺手中的电脑,对Jim说道:“我太太。”

“噢!许小姐非常棒、非常优秀、非常敬业。”Jim夸张的说道。

“谢谢。”顾子夕晒然一笑,没有接话——他老婆什么水平,他当然最清楚不过了。

“顾先生难得过来,我请你和你太太吃饭。”Jim抬腕看了看时间后,笑容满面的对顾子夕说道。

“改天吧,我太太现在的身体容易疲劳,我想她现在回酒店休息比较合适。”顾子夕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却并没有答应Jim的邀约。

“OK。”Jim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顾太太,非常感谢你的意见。”

“应该的,明天见。”许诺点了点头后,与顾子夕一起离开。

“你怎么就来了?下飞机直接过来的?顾梓诺呢?”许诺扯着他的胳膊问道。

“不方便带到这边,先送回酒店了。”顾子夕微笑着道。

“我去和张玲说一声就走。”提起顾梓诺,许诺心里不禁有些下意识的慌张。

“走吧,我给她打电话说过了。”顾子夕揽着许诺的腰,直接朝电梯间走去。

“哦。”许诺不禁微微皱眉——似乎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她真的什么也不用想、不用做,他都安排得周到又仔细。

“顾太太这么忙,有没有抽空想一下顾先生?”进了电梯,顾子夕伸臂将她圈在怀里,低头看着她温柔的问道。

“天天都跟你汇报了麻。”许诺笑着说道:“喂,你和那个Jim怎么认识的?”

“现在没心情说他。”顾子夕俯下头,在她唇间用力的咬了一口。

“喂,我看你也属狗的。”在他温柔中带着热切的眼神,许诺轻轻推了推他。

“想你想得牙痒痒……”顾子夕低笑着说道。

“懒得理你……”许诺扭头看向旁边,眼底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所以一回酒店,顾子夕便用脚踢上了门,拥着她就是一阵深吻,唇舌间吮动的力度,让她几乎站立不稳…。

“许诺,我们回房。”顾子夕含着她的唇说道。

“顾梓诺在呢……”许诺着急的摇了摇头。

“他今天起得早,这会儿应该睡着,一时半会儿不会起来的。”顾子夕打横抱起她,大步往卧室走去……

因着几近半年的时间没有这样直接而放心的接近,因着她的身体在孕后格外的丰满莹润,让他几乎有些克制不住……

“喂……”

“别担心,我会小心的……”

“恩。”

……

“还好吗?”顾子夕低声问道。

“好象……还好……”许诺双手捧着肚子,看着他羞涩的笑了。

“恩。”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低低的说道:“躺会儿再起来,晚餐直接点上来吃。”

“好,你去看看顾梓诺醒了没有。”许诺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好。”顾子夕扯过许诺的睡衣递给她后,自己直接套上了牛仔裤,赤着上身往外走去。

“喂,这里是秋天呢。”许诺见他并不理会,不禁摇头,仍然懒懒的躺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想动——他算是比较克制,但她仍觉得体力大不如从前,一次下来,只觉得浑身发软。

果然如他所说,顾梓诺在长途飞行后睡得很沉,直到现在也没醒。顾子夕回房间后,看见他的顾太太也靠着床头睡着了,不由得低声轻笑:“这下好了,两个都睡着了。”

当下打了客服电话点了餐后,又回到房间陪许诺睡了一会儿。直到餐点送上来,才重新起床。

然后喊醒一大一小的两个人起床吃饭。

“许诺,你肚子好大了呀!”看见许诺从房间走出来,顾梓诺不禁睁大了眼睛。

“还好啊,你那时候比这个还大呢。”许诺笑着说道。

“我可以看看你的伤疤吗?”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她。

许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到房间吧?你爹地看了会没食欲的。”

“胡说八道。”顾子夕伸手拉着她在餐桌边坐下来,边帮她解开睡衣下摆的钮扣,边对顾梓诺说道:“你总是不放心,快过来看看。”

“哦。”顾梓诺一骨溜从椅子上爬了下来,一双小手肉小心冀冀的在那道变得微红的伤疤上轻轻的抚摸着,半晌之后才抬起头来,看着许诺担心的说道:“看起来象是会破的样子,都变薄了。”

“要是会破,我会疼的;现在一点儿也不疼,所以不会破呀!”许诺看着他温柔的说道。

“那妹妹要怎么出来?要重新划开吗?”顾梓诺仍然担心不已。

“这个,医生会给更好的办法。而且医生说了,如果重新切开再缝上,可以顺便做个美容手术,以后看起来就不会这么难看了,会是平的呢。”许诺扯过衣服慢慢扣上。

“不疼就行了,好看有什么用。”顾梓诺瞪了她一眼,有些郁郁的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嘟哝着说道:“你别做美容,网上说了,美容也是手术。”

许诺尴尬的看了一眼顾子夕,勉强笑着应道:“好,不做。”

“吃饭吧,这家酒店的牛排是一流的,放了这段时间,火候也刚刚好。”顾子夕将餐盘的盖子全都打开后,小牛排在铁板上都滋滋的冒着烟,看起来让人特别有食欲。

“顾梓诺,爹地先帮你切好。”顾子夕将餐盖放到旁边后,走到顾梓诺身边。

“不要,我自己来。”顾梓诺迅速拿了自己的刀叉在手上,看着顾子夕说道:“女士优先,你帮许诺和妹妹切。”

“哎、顾梓诺,我是大人,不需要别人帮我好吧。”许诺拿了自己的刀叉看着他说道。

“男生要照顾女生,现在爹地帮你切;以后我帮妹妹切。”顾梓诺盯着自己盘里的牛排,边切边说道。

“顾梓诺最棒。”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便拿过许诺手里的刀叉,帮她将牛排切成小块。

许诺低头笑着,心里却是暗暗的开心——他虽然不喊自己妈妈,但对自己的隔阂几乎已经完全没有了。

一家三口这样的相处,是她想了多少年的愿望啊。

“妹妹,我是哥哥,我叫顾梓诺。等你出来了,我带你玩电脑,给你讲故事。”洗完澡后,顾梓诺趴在许诺的肚子上,和肚子里的小妹妹说着话。

“妹妹,许诺说你听得见我说话哦,你听见一就动一下吧。”顾梓诺有模似样的用手指在许诺的肚子上轻轻的按着——突然睁大眼睛,一脸惊奇的看着许诺的肚子:在他手戳的地方,居然鼓起了一个大包。

“许诺,这是什么!”顾梓诺吓得愣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是妹妹在回应你啊,你试试按一下这里。”许诺拉着他的小肥手,肚子上轻轻的按了两下——果然,按的地方又鼓了起来。

“爹地,你快来!”顾梓诺突然不顾形象的大喊起来。

“什么事?”顾子夕放下手中的工作,快速的跑了进来:“许诺,什么事?”

“没事没事,是女儿胎动。”许诺忙解释道。

“臭小子,喊那么大声。”顾子夕伸手在顾梓诺的额头上弹了个爆栗,失笑说道。

顾梓诺倒不介意被敲头,只是指着许诺的肚子对顾子夕说道:“爹地,我按哪里,妹妹就在哪里。”

“这么神奇?”顾子夕好笑的看着他。

“当然了,我指给你看。”顾梓诺伸手在许诺肚子的另一边小心的戳了两下——而我们的顾小千金今天晚上似乎特别的配合,真的又一脚踢在那顾梓诺的手指处。

顾梓诺兴奋的伸手握住那鼓出来的一个大包,却又不敢用力:“许诺,我握住了,我和妹妹握手了。”

“这么大,应该是脚。”许诺笑着说道。

“妹妹动,你会痛吗?”顾梓诺突然问道。

“不痛。”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顾梓诺,温柔的说道:“妹妹现在的力气还很小呢。”

“我那时候力气多大?也踢你吗?踢你痛不痛?”顾梓诺突然想起自己在她肚子里的时候。

“你是男孩子啊,力气比妹妹大多了,只要你一动,就不是鼓一个包这么小了,而是整个肚子都会歪到一边去。”想起顾梓诺那时候,许诺不禁大乐——顾梓诺生下来有8斤多呢,8个月的时候在肚子里的动静大得不行。

“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比现在活泼多了。就是因为太活泼了,自己玩儿着把脐带给绕到脖子上去了。”许诺笑着说道。

“这样啊。”顾梓诺将脸贴在许诺的肚子上,脸上不禁泛起羞涩的笑意。

“顾梓诺,该去睡了。”顾子夕伸手将顾梓诺拎了起来。

“我要和许诺睡。”顾梓诺抬眼看着顾子夕,一本正经的说道。

“为什么?”顾子夕伸手揉了揉额头,耐心的问他。

“因为你打酣,会吵着妹妹,妹妹睡不好,许诺就睡不好;而且,你这么重这么大,不小心压到许诺的肚子怎么办?所以你自己睡。”顾梓诺看着一脸担心的说道。

“你上次和许诺睡觉,不是把脚踩在她肚子上吗?”顾子夕好笑的看着他。

“我……”顾梓诺扭头看着许诺的肚子,喃喃说道:“那我们两个睡。”

“你先陪妹妹,一会儿睡着了爹地再抱你过去,好吗?”许诺看着他温柔说道。

“好。”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顾子夕:“可以吗?”

“当然。”顾子夕看着她们母子,温柔的笑了。

“耶,那你别忘了抱我过去哦,其实我觉得,我不会踢到妹妹的。”顾梓诺开心的说着,手脚并用的爬到了许诺的身边,小胖手软软的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顾子夕正待起身出去工作,顾梓诺又睁开了眼睛。

“还有事?”顾子夕弯腰看着他。

“那你睡哪儿?”顾梓诺仍然对他不放心。

“许诺晚上要喝水、上厕所,我得照顾她。你放心,我睡床的这边,许诺睡床的这边,我踢不到她。”顾子夕耐心的说道。

“那好吧。”顾梓诺有些不情愿的闭上了眼睛。

顾子夕抬头看着许诺,两人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想得可真多啊。

“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一会儿就过来,你们先睡。”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说道。

“好。”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脸,看着她一脸温润的模样,俯头轻轻吻住了她……

“喂……”许诺不由得一声低呼,伸手用力的推着他。

“你一动顾梓诺就醒了。”顾子夕低笑着说道。

许诺吓得静静的躺在那里,任他温润的唇在她的唇齿间辗转、深入,直到她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情不自禁的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柔软的回吻着他……

“我爱你们……”顾子夕捧着她的脸,低低的说道。

“我也是……”许诺低低的应着。

“睡吧,我一会儿就过来。”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将脸在她柔软的胸前磨蹭了两下,才帮她拉好被子,关了大灯后,转身离开房间。

许诺扭头看着已经开始打小呼噜的顾梓诺,只觉得心里一阵柔软——心爱的人都在身边,这样的感觉真好。

“顾梓诺,我爱你。”许诺低头在他红扑扑的小脸上轻吻了一下,这才将手搭在他翘起的肉肉的小屁股上,轻轻的闭上眼睛。

每隔半小时,顾子夕都会进来看她们母子一下,在看到顾梓诺那么乖巧的偎在许诺的怀里,心里的某处,变得格外的柔软。

十二点他结束工作再进来时,看见顾梓诺的小手居然抓在许诺柔软的胸前,不由走过去将他抱了起来,边往隔壁房间走,边说道:“臭小子,你都五岁了,可不能**乱动。”

“爹地,我喜欢许诺……”顾梓诺被放在**后,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句后,又睡着了。

“那你什么时候才肯喊她妈妈呢!”顾子夕在他床边坐了一会儿,看着他酷似自己的小脸,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