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7快乐出发

Chapter047 快乐出发

郑仪群从她脸上收回目光,转眸看向窗外,沉默着不说话的样子,似乎喊她下来,便只是为了告诉不喜欢她的事实,然后陪她看着窗外发呆。

许诺低头轻轻搅拌着杯里的牛奶,只是静静的坐着,也不催她。

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她们的身上、脸上,映着桌旁开得灿烂的鲜花,制造出一股怀旧而严肃的气息。

“我要离开s市了。”终于郑仪群从窗外的行人身上收回了目光,转眸看着许诺说道。

“恩?”许诺抬头看她,微微诧异。

“对于子夕,你能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离不弃、始终如一吗?”郑仪群直直的看着她,表情认真而严肃。

“你这是在关心他吗?”许诺突然问道。

“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郑仪群有些不耐的说道。

“他若不离,我便不弃。”许诺微微一笑,淡然答道。

“恩。”郑仪群轻应了一声,低低的说道:“我或许对不起很多人,但我从没有对不起这个儿子。”

郑仪群说完后,低低的叹了口气,起身慢慢往外走去——透过玻璃窗的零乱光影打在她依挺地的背影上,显出几分萧瑟的凄凉来。

许诺没想到她约自己,便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便离开——或许她并不是真的要说什么,只是想在离开前多了解一些儿子的现状,却又不愿意去见顾子夕。

也或许是顾子夕不愿意见她吧。

许诺低头搅动着杯中的牛奶,在心里低低的叹了口气——顾子夕其实是幸福的,有个事事为他着想的妈妈、有个事事以他为中心的姐姐。

无论如何,郑仪群是爱子夕的,只是用了子夕并不接受的方式;无论如何,在她的婚姻被儿子破坏、资产被儿子清空后,她想到的仍然是儿子的幸福。

而自己的妈妈呢?

想起那次先兆流产住院的时候,是她来过了吗?或许是吧,却最终还是没见面就走了——或许,她还会责怪自己打乱了她平静的生活吧。

在许言死的时候、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候恨过她;后来不恨了——没有爱,哪来的恨?

只是没有关系的人罢了吧。

许诺的眼圈微红,慢慢停下手中无意识搅动的动作,按下呼叫器招来服务员买单后,起身慢慢往外走去。

顾子夕回家的时候,许诺正带着顾梓诺睡午觉,顾梓诺一只小手扯着许诺的衣服、身体却离许诺远远的模样,直让人心疼他的懂事。

顾子夕弯腰将顾梓诺拉着许诺的小手轻轻扯开,轻手轻脚的把他的身体扳正,看到他舒了一口气之后,睡得更觉的小模样,顾子夕不由得暖暖的笑了。

“你回来了。”许诺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起来吗?”顾子夕看着她微微笑着。

“一起躺会儿。”许诺将手伸到他的面前。

“好。”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侧身斜倚在床头,然后伸手将她圈在自己的胸前:“上午和顾梓诺都做什么了?”

“查三亚的天气。”许诺自他怀里抬起头来,微眯着眼睛看着他,若有所思的问道:“顾子夕,今天有人问我:是否能做到对你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离不弃。”

顾子夕原本带着笑意的嘴角一寸一寸的敛下,直到脸上完全没有了笑容:“她来找你了?”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用理会她。”顾子夕的语气有些烦燥的说道。

“你也没说一定不许理会呀?”许诺皱着眉头看着他。

“找我的语病呢?”顾子夕伸手去揉她的眉心,低声说道:“她原本就不喜欢你,你老公又让她倾家荡产、让她婚姻破碎,你就不怕她报复你?”

“就在家门口呢,哪儿有这么可怕的。”许诺看他严肃的样子,不禁伸手揉了揉他紧绷的脸,小声说道:“她问这话,你说是不是在关心你?怕有一天我不要你了?”

“多余。”顾子夕轻瞥着她冷声说道——不知道是在说郑仪群的关心多余、还是说许诺有意缓解他们母子矛盾的行为多余。

“好吧,以后不做多余的事了。”许诺皱了皱鼻子,靠在他的胸前慢慢闭上眼睛。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顾子夕见她还真没打算说下去,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你不是说我多余吗?”许诺闭着眼睛轻哼了一声。

“……不是说你。”顾子夕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淡淡说道。

许诺轻扯了下嘴角,闭着眼睛说道:“我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听着她云淡风轻的话,顾子夕搂在她腰间的手不禁微微用力,声音略显低沉的说道:“许诺,我的爱会是占有的、自私的,不会如别人那样,说什么为了你好,会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放开手。”

“许诺,我唯一一次想要放手,是在许言去世的时候,你的万念俱灰让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时候我想,如果我们的爱情和婚姻让你如此的痛,我到底要不要继续?”

“终究我还是自私的,终究我还是放不了手,所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就算你跟着我吃苦受累,大约我也是不会再放手的了。”

“许诺,你是真的没有后悔的机会了。”顾子夕将下巴轻抵在她的头顶,低低的声音里,有霸道、也有温情。

“所以,我们好死赖活的都在一起了。”许诺摆了摆头,蹭着他的下巴笑着说道。

“当然。”听着她轻松的语气,顾子夕低低的笑了,将身体慢慢滑了下去,噙住她的唇温柔的吻住了她……

这就是他的女人、他的许诺——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依然明朗如初:爱着的,不会放弃;决定的,不会犹豫;

一切的承受于她来说,不过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她从没觉得有多严重、有多了不起。

“头等舱啊,可多贵呀。”许诺看着宽敞的舱位,不禁心疼。

“你和妹妹两个人坐一个位置,不算贵。”顾梓诺边坐下边说道。

“有你这样算帐的?”许诺不禁失笑,在顾子夕的帮助下也坐了下来。

“顾先生不算有钱,请顾太太坐头等舱大约不是太难的事情。”顾子夕帮她扣好安全带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现在乘飞机还怕吗?”

“怕也没用啊,再有什么事,我现在这样可真跑不动了。”许诺拍拍自己的肚子笑着说道。

“胡说八道!”

“许诺你可真不会说话。”

父子两人同时扭头瞪着她,吓得她暗自吐了吐舌头,拿了本书假装看起来。

父子两人同时摇了摇头,顾梓诺拿了自己的电脑开始倒腾,顾子夕拿了上午在公司带过来的文件开始看。

许诺将目光从书上挪开后,扭头看了看顾梓诺、又扭头看了看顾子夕,嘴角不禁噙起温柔的笑意……

第二节,莫里安,定下婚期

德国柏林。

在顾子夕一家三口飞往三亚渡假的时候,飞往柏林的若兮则刚下飞机。

“eric——”若兮用力的敲着门——那力度与节奏,将她心里的喜悦与激动表露无疑。

“还是来了?”莫里安拉开门,看着她无奈的笑了——这个若兮,永远都是这么直接。

“我开心麻,一个人开心多傻啊。”严若兮拖着行李箱进门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纯净水,猛的往口里倒去。

“这里是柏林,不是s市,快十一月的天气,哪儿能这么喝凉水。”莫里安走去的拿下她手里水瓶——就这么一会儿,就被她喝了一半。

“好渴啊,我在飞机上都没喝水。”严若兮伸手擦了擦嘴巴后,将手伸到他的面前:“戒指呢?”

莫里安看着她不禁失笑,转身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手提袋,从里面拿出那个小一点的紫丝绒的盒子,打开后举到她的面前。

“我戴了试试?”严若兮咬着下唇,眸子里满是喜悦的光彩,却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所以还是象征性的征求着莫里安的意见。

“我给你戴上。”莫里安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沉眸看着她,将大手伸在她的面前。

“那个……eric,我心跳好快呢。”严若兮将一只手放进他的大手里,另一只手却紧张的按在自己的胸口。

“要不要等你心跳正常了再戴?”莫里安斜眼看着她。

“喂——”严若兮睁大眼睛瞪着他。

“开玩笑的。”莫里安敛下双眸,拿起黑木红宝石戒指,慢慢的套进她的无名指——沉黑的软木映衬着她白莹的肌肤,显得她的手指格外的修长。

“还喜欢?”莫里安轻托着她的手,低声问道。

“恩,很喜欢很喜欢。”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睛却看着低着头的莫里安。

“那就戴着不要拿下来了。”莫里安嘴角的笑容缺少那么一点点温度,却依然足够的温润柔软。

“那我们……”严若兮从他的头顶收回目光,将戴着戒指的手举到自己的面前,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喜悦。

莫里安将盒子里的男款拿出来径自套在了自己的手指手,然后与她的放在一起,沉眸看着一大一小的两只手、一大一小的两支戒指,莫里安轻声说道:“来不及拿证,只能算订婚了。”

“介意我拍个照吗?”严若兮将自己的小手更靠近他的大手一些,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要我帮忙吗?”莫里安低笑着问道。

“不用不用,我自拍的技术好。”严若兮拿出手机,将镜头对准一大一小两只手,快速的按下了快门:“ok!”

“只要手吗?”莫里安收回手,转身微笑着看着她。

“你要给我拍脸吗?”严若兮皱着鼻子看着他。

莫里安不禁伸手扶额——这丫头是有多怕他呢?

“严若兮,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老公了,明白吗?”莫里安从她手里拿过手机后,伸手揽过她的肩膀,见她自然的将头靠近了自己后,对准镜头,拍了个基本算大头照的第一张合影。

“我发了?”严若兮看着这张不算漂亮的照片,却笑得合不拢嘴去。

“恩。”莫里安伸手将她环在胸前,双手握着她操作手机的手,帮她将图片稍稍处理了一下后,在她耳边轻声问道:“想说什么?”

“恩——就说:结婚。”严若兮轻咬着下唇,脸红红的说道。

“好。”莫里安点了点头,编辑好文字后,加上图片,在点击发送时手指微微顿了一下——只觉得心底某处一块慢慢的塌陷了下去,随着这沉郁的塌陷,照片和文字随着他手指轻点,便发送了出去。

“这样我就不用特意通知爹地和伯安了。”严若兮捧着手机,看着分沓而来的各种回复,只觉得心里被甜蜜与喜悦给撑满了。

“eric,我真的好开心啊。”严若兮放下手机,将戴着戒指的手举在自己的眼前,又将莫里安的手拉到自己的手边,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傻丫头,你这么单纯是怎么安然活到现在的。”莫里安轻轻叹了口气,翻转手掌将她的小手抓在手心,低头轻轻吻住了她……

“eric……”严若兮只觉呼吸猛然一滞,对于他的主动,她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了——又是戒指又是吻,这幸福来得是不是太猛烈了一些?

“傻瓜,闭上眼睛。”莫里安移唇在她的眉眼之间,在那里映下如蝉羽般的轻吻,这温柔得似梦幻般的吻,自她的眉眼间慢慢向下——走过脸颊、经过鼻尖、游移唇角,最终在她的唇间停下……

这样的温柔的吻,让她只觉得要被融化溺毙与其中,不觉间轻轻惦起脚尖,双手用力的抓在他背后的衬衣上,努力的回应着他的吻、努力的在他唇舌的辗转间,学会用自己的唇舌在他的节奏里游弋……

“若兮,谢谢你。”在她的回应里,莫里安的吻越发的温柔起来——她对他的要求已经如此之低,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给她幸福?

在他温柔的吻里,若兮渐渐的迷失,身体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软,唇间情不自禁的逸出低低的轻吟声……

莫里安微微一怔,唇间的辗转稍停,微微睁开眼睛——她满脸的驼红已是不胜娇羞。

莫里安松开吻着她的唇,伸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只是用力的、再用力的拥紧了她……

待两人身体的热度都渐渐恢复后,严若兮伸手圈住莫里安的腰,依在他的胸前软软的说道:“eric,今天一定是我最幸福的一天。”

“不会。”莫里安低低的说道。

“为什么?”严若兮将头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我觉得,结婚那天会更幸福;然后,结婚后,还会有许多许多幸福的一天……”莫里安将下巴轻搁在她的头顶,大手轻轻摩挲着她指间的戒指,声音里有着淡淡飘忽。

如果只需要温柔就可以让她幸福,那么——他愿意。

“是啊,我真苯。”严若兮垂眸看着他摩挲在戒指上的大手,笑得没心没肺的。

“你的身份证是哪里的?”楼下的旋转餐厅里,莫里安见严若兮写微信写得不亦乐乎,不禁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新加坡。”严若兮将手机举到莫里安面前,笑着说道:“爹地跟我道歉了。”

“为什么道歉?”莫里安从她手里拿过手机,看到frank给若兮的私信——宝贝,爹地不知道你真的可以追到eric给爹地做女婿,所以上次的事情没有尽力,对不起。

“你呀。”莫里安将手机反转放在桌上,看着她问道:“我是中国的身份证,所以我们算跨国婚姻。”

“恩,怎么样?”严若兮睁大眼睛看着他。

“手续有些复杂。”莫里安看着她问道:“你的证件在frank那里,还是在伯安那里?”

“伯安。”严若兮点头答道。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拿起电话给蓝伯安拨了过去——

“我是eric。”

“是的,以后她归我管了。”

“这个你别管,手续上你帮我查一下,需要什么证件,你帮我寄到中国,地址我稍后发给你。”

“我现在的情况frank很清楚,半年内不能回国;我希望回国后就能拿证,所以证件你都准备好。”

“不关她的事,是我急着要结的。”

“恩,她以后是我老婆,你说话注意些。”

“你该感谢她的成全……”

“好了,我等你的包裹,办好证再确定婚礼。”

“eric,好象很复杂呢?”严若兮见莫里安挂了电话才敢出声。

“等会儿再说。”莫里安挂了蓝伯安的电话后,又给mark打了过去:“我需要一周的假期。”

“拍婚纱照。”

“是的,不耽误,前期书面工作在哪里都无所谓,后期推进了就真的抽不出时间来了。”

“你介绍?好,给我邮件吧。”

“婚纱照?唉呀,我都忘了还有这回事。”严若兮兴奋的看着莫里安。

“好象是有些事情被我们忽略了。”莫里安放下电话,看着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还有什么?”严若兮拉过椅子,起身坐到他的身边,双手抱着他的手臂无意识的摇晃着:“eric,我觉得拿个证就好了。”

“以后我们住哪?”莫里安低头看着她。

“……啊?”严若兮这才想起——这还真是个问题:他的工作地点在s市,而她的工作地点却在b市:“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去s市可以开一家建筑事务所。”

“去b市吧,我以后不会常驻s市,大部分时间会全世界的跑,所以你不用迁就我。”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说道。

“好,反正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反正,在哪儿我都能养活自己,不会让你太困难的。”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眼底不禁有些微微的发热——卓雅中国的office在s市,他不在全世界跑的时候,当然应该在中国总部的office工作。

离开s市,是想用这样的离开去遗忘吗?是想在没有她的城市里,安静的生活吗?

“eric,我会很努力的。”若兮仰头看着他,眸子里一片莹亮的光彩。

“恩?”莫里安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会努力去弥补自己心里塌陷的那一块、她会努力在没有许诺的城市里,让自己爱上她。

“我们一起努力。”莫里安点了点头,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看着她轻声说道:“我有一周的假期,我们先拍婚纱照,到时候寄回去。然后我让b市的朋友介绍几处房子,你回去直接看了就定下来。我让伯安把证件寄到你工作的地方,你收到后记得放好别弄丢了。我回去后,先把证拿了,再计划一下婚礼的时间。”

“eric,婚礼在s市吧,你的朋友全部在那边呢。”严若兮看着他说道。

“好,我的身份证是s市的,在那边办完这些倒也方便。”莫里安点了点头。

两人边吃边商量着结婚的事情,看着严若兮兴奋得小孩子一样,莫里安的心里越来越平静——或许对若兮没有对许诺那样浓烈的爱情,但对于未来与她一起的生活,他也开始期待。

“你说房子要多大的呢?听说b市的房价很贵呢。”

“我记得你喜欢住大一些的,你看是复式还是别墅?”

“哇,我会心疼的,老公挣钱很辛苦,我现在挣的钱还不多呢。”

“我对b市比你熟一点。到时候我选好你去挑吧,我看那些心也不是你操得来的。”

“eric,我怎么觉得我追你的时候那么难,追到了你也会这么温柔呢?”

“真是孩子气……”

“那我学着成熟一点好啦……”

一顿饭严若兮没吃多少,她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从买戒指、到说结婚、到安家在哪里、到房子要什么样的…。

这一切,让她只觉得自己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却不知道,她为了莫里安着想而将婚礼安排在s市的建议,将会给她带来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要宝宝?”

“你说呢?”

“唉呀,我还很小呢,eric,你急不急呢?”

“不急。”

“那就晚一些吧。”

“好。”

“eric,我觉得我今天晚上会睡不着觉的,怎么办?”

“那就不睡,反正你在这里不用工作,可以明天白天再睡。”

“好吧,我决定晚上帮你把房间的卫生全做一遍。”

“小疯子……”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永远不分开

……

“eric,我爱你!”若兮往前跑了几步,站在莫里安的前面,对着缓步而来的他大声喊着。

看着她开心得几近失态,莫里安只觉得心里涌上一阵暖意——能被一个人这样的在乎、这样的爱着,谁又能说,此刻的他不是幸福的呢。

“注意安全。”莫里安快步走过去,将站在马路边缘的若兮拉了回来。

“eric,我爱你!”若兮仰脸看着他,一双大眼睛在夜色的霓虹里,闪烁着熠熠的光芒。

“你发疯的样子也很可爱。”莫里安将她轻拥入怀,搂着她慢慢往前走去——闪烁的霓虹摇曳着光影,零乱的打在他们相拥前行的身上,带着些温暖、也带着些迷离……

第三节,一家人,快乐旅行的开始

三亚。

海边的别墅顾子夕原本是想买下的,奈何景园的老板司景老先生无论如何也不肯卖,倒是答应他——无论什么时候过来,都可以随意的入住。

所以顾子夕决定过来后,就给司景打了电话,司景安排了人将别墅打扫后,便将钥匙寄给了顾子夕。

而且听说他们要住一个月,还留了一辆车在这边,说是方便他们出行。

“你什么时候和司总这么熟的?他都愿意把别墅钥匙给你了。”许诺见顾子夕拿出钥匙,不由得诧异。

“你老公要做的事情,少有做不成的。”顾子夕推开门——浓郁的花香迎面而来,抬眼看去,大厅的茶几上,放了整整三大束火红的玫瑰。

“司总想得可真周到。”许诺不由得低声轻叹。

“为什么不能是你老公我准备的呢?”顾子夕看着她,不由得也低低的叹了口气。

“啊?不会吧?我印象中的顾子夕,好象……”许诺看着他睁大眼睛瞪着自己,不由得转过头去看向窗外,嘴角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你就笑吧。”顾子夕转眸轻笑,看着顾梓诺说道:“我们两个把行李先拿上去。”

显然,司景安排人将别墅重新整理过了,除了卧室和工作间没动外,将另外一间书房改造成了客卧,以便他们一家人居住。

“我们两个谁和许诺睡?”顾梓诺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站在两间房的中间,犹豫着该往哪边去。

顾子夕放下行李箱,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看着他的眼睛柔声问道:“我们两个,谁更能照顾许诺?”

“你。”顾梓诺不禁嘟起了嘴。

“白天你多陪一些、晚上爹地多陪一些,好不好?”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轻声问道。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在顾子夕起身后,他拖着行李箱大步走到自己的房间,熟练的将行李箱的衣服都抱到**后,便跑到了楼下:“许诺,你在干什么?”

“做晚餐,是不是有些饿了?”许诺朝顾梓诺招了招手,在顾梓诺跑进厨房后,用手拿了一颗虾球塞进他嘴里:“好不好吃?”

“你用手拿的,太不卫生了。”顾梓诺鼓着嘴边吃边嫌弃着。

“不比筷子脏。”许诺说着将还有汤汁的手指放进嘴里舔了两下,转身回到炉子前看锅里的菜。

早已见惯她的率性和随意,顾梓诺仍为她这样幼稚的动作皱起了眉头——只是在她转身后,他也尝试着用手拿了颗虾球喂进嘴里,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指,悄悄的将带着汤汁的手指放进了嘴里……

“爹……地……”看见顾子夕的时候,顾梓诺的手指还放在嘴里没拿出来。

“好吃吗?”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刻意忽略了他的尴尬与不自然。

“对不起爹地,这样不卫生,也不绅士。”顾梓诺将手从嘴里拿出来,看着顾子夕呐呐的说道。

“哦?你没洗手吗?那可不成!”顾子夕故意歪曲他的意思,伸手拉着他就往水漕边走去,打开水龙头帮他洗净手后,自己也清洗了一遍。

“我尝尝看。”洗完手后走到桌边,顾子夕伸手拿了一颗虾球抛向空中,然后用嘴接住,接着大声说道:“恩,味道好极了。”

“爹地,你好历害哦……”顾梓诺一时间忘记了纠结卫生和绅士这个问题,看着顾子夕的绝活儿不禁目瞪口呆,一脸羡慕。

“你要不要试试?”顾子夕举着带着汤汁的手,犹豫了一下,始终还是没办法如许诺一样放进嘴里。

当下又拿起一颗对着顾梓诺说道:“张开嘴巴,我扔你接。”

“好!”顾梓诺开心的仰起头,张大嘴巴等着。

顾子夕作势喊了一声:“接好了!”手中的虾球便直直的扔进了顾梓诺张大的口里。

“爹地真棒,我也要来。”顾梓诺开心的吃着,伸手拿了一个后,跑到空地处,猛的朝空中一抛,然后张着嘴巴跑着去接——结果接了个空,虾球掉在了地上。

“怎么不行呢?”顾梓诺看着跌在地上的虾球一脸的郁闷。

“要这样,你看爹地。”顾子夕又拿了一颗给他作示范:“抛高一些,这样你才有时间找准位置,直接抛在自己的上方,就不需要你跑动。”

说着又扔了一颗在自己的嘴里。

父子两人就这样你一颗我一颗、嘴里一颗地上一颗,一整盘虾球就这样被他们给耗完了。

看着父子两人不亦乐乎的样子、再看看满地虾球汤汁,许诺不禁叹气。

在四菜一汤上桌后,看着他们喊道:“顾先生、顾公子,玩儿够了吗?”

“顾梓诺,吃饭了,明天我们买花生米再玩儿。”顾子夕笑着将手伸在了许诺的面前。

许诺摇了摇头,拿了湿毛巾帮他擦干净。

顾子夕这才伸手将顾梓诺从一片虾球汤汁中拎了起来,把他放在凳子上后,对许诺说道:“我来收拾地上,你帮他擦手。”

“恩。”许诺轻应一声,从桌子的另一边绕到顾梓诺的身边,边帮他擦手边笑着问道:“吃到了几个?”

“五个。”顾梓诺得意的说道。

“不错,我练了许久,到现在也接不到。”许诺耸了耸肩,有些郁闷的说道。

“没关系,女生这方面是笨一点,有爹地喂你吃就可以了。”顾梓诺好心的安慰着他——才和顾子夕玩了这么一会儿,就忘了刚才还和他争谁陪许诺睡觉的问题,阵线自然的转到了顾子夕这边。

许诺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禁语结——这才多大呢,怎么和你爹似的,这么大男子主义?还女生就是笨一点儿,我看以后找个老婆怎么治你。

臭小子!

许诺在心里腹诽着,伸手在他额头上轻拍了一下。

经此一闹,一顿饭吃得热闹不已。许诺和顾子夕又聊到小时候许多有意思的玩法,倒让顾梓诺听得兴趣大长。

“原来,有这么多好玩儿的事情呢。”顾梓诺用手撑着下巴,有些向往的说道。

“以后你带着妹妹一起玩。”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头,看着少年老成的他,不禁心疼——他从出生到成长,都是全家的焦点。

特别是艾蜜儿和郑仪群,放了太多的期望在他的身上,以至于让他失去了童年应有的轻松与快乐。

“那我要先学会才能教妹妹呢。”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好,这一个月,爹地把自己会的全教给你。”顾子夕承诺着说道。

“还有许诺的,我觉得许诺会的比你多。”顾梓诺聪明的说道。

“没问题,都教给你。”顾子夕看着他转动的小眼珠,不禁大乐——无论绅士还是顽童,骨子里他仍然有着商人的算计。

“好了,顾梓诺去洗澡吧,今天大家都早些睡,明天早起去看海。”许诺见桌上的盘子都已见底、又看到顾梓诺开心的笑脸,心情不由得大好。

“我要看日出!”顾梓诺立即同意的站了起来。

“那快去吧,你们两个一起洗,我先收拾厨房。”许诺笑眯眯的点着头。

“别收拾了吧,一起上去,早些休息。”顾子夕牵过顾梓诺的手,看着许诺说道。

“就把盘子收过去,一会儿就上来了,快去吧。”许诺点了点头,小声说道。

“老婆辛苦了。”顾子夕凑唇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这才牵着顾梓诺往下走去。

顾梓诺用力扯住了顾子夕的手,转身看着许诺,脸上一片犹豫。

“你太矮了亲不到吧!”顾子夕敛眸看着他,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亲得到!”顾梓诺轻哼一声,跑过去对着许诺软糯的说道:“许诺辛苦了。”说着便爬上凳子,凑过唇去,在她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我很开心,谢谢。”许诺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意,伸手捧过顾梓诺的脸,在他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快去洗澡吧。”

“好。”顾梓诺不假思索的应着,软糯的声音,与许诺的脆亮相应和着,有那么一瞬间,竟有一种母慈子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