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9为爱前行

Chapter049 为爱前行

航班的时间早已过去,若兮睁着眼睛用力的抱着莫里安,却不敢松手——她害怕一松手,他就会不见了:和刚才一样,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而把她锁在门外。

将脸贴在他光裸的背上,眼泪在不觉中,将他的整个被都打湿。

“若兮?”莫里安沉声低喊。

“恩?”严若兮伸手将他的背抹干,半撑起身体看他。

“该走了吧?航班时间是不是到了?”莫里安伸手用力按了按太阳穴,有些疲倦的睁开眼睛。

“不知道,没看呢。”严若兮小声撒着谎——这个男人,就象精准的时钟一样,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安排得精准无误。

即便在这种时候、即便在他身体极度虚弱的时候,他仍然记得她该走了——Eric,这一辈子,或许只有许诺能让你失控、能让你忘情了。

严若兮低头看着他因乏而虚弱的脸,眸色微微黯淡后,不觉又是一阵心疼:“Eric,你好好儿休息,不用管我,我自己会安排的。”

“起来吧,我没事了。”莫里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抬腕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是晚上7点。

“今天走不了了。”莫里安看着已经坐起来的严若兮,苦笑着说道。

“恩,多陪你两天好不好?”严若兮睁大眼睛看着他。

“不……”莫里安刚想拒绝,看见若兮纯澈的眸子,心里不禁一软,柔声说道:“好。”

严若兮不禁咧唇笑了——Eric,在你最虚弱的时候愿意我陪在身边,我们之间,是不是又近了一些了?

“把你老板的电话给我。”莫里安伸手拿起电话,边对严若兮说道。

“干麻?”严若兮转身拿起自己的电话,翻到老板的电话递到他面前。

“你不能按时回去,不需要交待一声吗?”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对着她的手机将号码输了进去:“您好,苏总吗?”

“我是严若兮的先生,她在德国这边遇到一点事情,不能按时回国,我帮她多请两天假期。”

“是的,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我叫莫里安,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以后她有任何事情,您都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

“是的,下次回B市来拜访您。若兮就承蒙您照顾了。”

“是吗?她的个性是比较孩子气,不过专业上倒是不错。”

“谢谢,再见。”

“喂,不就是请个假吗?怎么和他说这么多?”严若兮拿过自己的电话,疑惑的看着他。

“你老板对你很照顾?”莫里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当然了,我这么可爱,所有人对我都很照顾。”严若兮的笑容有些不自然起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一会儿出去吃吧。”莫里安了然的笑了笑,伸手将她拉了回来:“既然暂时不走,就陪我再躺会儿。”

“那你别再问我工作的事情了,我的工作真的做得很好。”严若兮放下被子,扭头看着莫里安自信的说道:“因为我长在东南亚,但研究方向是中国古建筑,所以我的设计风格比较新颖,他们去西安的这次,不仅要做一个古建筑研究,还要承接当地政府的一个大型图书城的建筑设计。”

“所以,我们团队对我不能同行,都遗憾得不行呢。”严若兮丢下手机,一脸骄傲的看着他。

“那个古建筑的研究就别去了,我会担心。大型图书城的建筑设计,可以争取一下,实在不行也就算了。你还年轻,以后的机会会有很多。”莫里安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把玩着,也没有再提她那个老板的事情。

若兮单纯,有些事情没放在心上;而人精似的莫里安,对于人情世故却比她懂得太多——今天这个电话应该是及时的;而去她公司露个面,看来也是必要的了。

“我分得清的。做你老婆和做一个出色的建筑设计师,是我最大的理想。”严若兮抬眸看他,眸光里流转着明媚的笃定与坚持。

莫里安不禁伸手扶额:“那在遇到我之前,你的理想是什么?”

“第一是逃脱蓝伯安的魔掌、第二是逃脱蓝伯安的魔掌、第三是逃脱蓝伯安的魔掌!”严若兮恨恨的说道。

那副仇大苦深的模样,莫里安不由得直乐,伸手将她搂在胸前,看着她笑着说道:“现在你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理想都达成了,新理想的第一个也达成了,改天一定好好儿给你庆祝一下。”

“好啊,不过,你得快些好起来。”严若兮用力点了点头,将脸靠在他的肩头,纤长的手指在他的胸口无意识的画着圈——想着刚才被锁在门外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心里还有着隐隐的害怕。

“Eric,以后我陪你,你别把我锁在外面。”严若兮停下手里的动作,仰头看着他,写满担心的眸底,一片温柔。

“好。”莫里安的眸色微暗,温润的脸上隐透出阴翳来。

若兮见状,伸臂用力的拥住了他——这样的Eric是她没见过的,是让人害怕的。

“没事了……”莫里安低头看见她眼底的担心与害怕,当下敛去眸低的冷意,俯头轻轻吻着她:“别怕,我不会有事。”

“恩,我相信你,你总是那么历害的。”严若兮轻应着,在他冰凉的唇里,越发的搂紧了他。

“若兮……咳、咳”冰凉的躯体在她用力的拥抱里慢慢的温暖,甚至有些发烫起来,莫里安忍不住轻咳了起来。

“Eric?”若兮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莫里安轻轻拨开她T恤的肩头,在刚刚被他咬过的地方温柔吮吻着,大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带到自己的身上。

“喂,我很重的。”若兮半趴在他的怀里,肩头传来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而性感。

“那换我压你?”莫里安大手自她T恤里探进去,轻松的将她的里衣松开,指掌间细腻柔软的感觉,让他有些情不自禁……

“恩……”严若兮紧咬着下唇,轻应一声后,只觉得整个血液都涌到了头上——她这一声,算是什么意思?

“真是个傻丫头……”莫里安伸手扯去了她的T恤,大手揉抚在她纤细的腰间,唇舌自她的肩膀辗转游移、一路向下……

严若兮早就醒了,只是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的装死——她觉得,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时候,还是装死比较合适。

莫里安看着她间惑抖动的睫毛,不禁低低的笑了,倒也没有揭穿她,只是径自起床,去冲了个热水澡后,整个人觉得精神了不少。

拿了热毛巾回到床边,俯头在若兮的耳边轻声说道:“还不起来吗?那我帮你洗一下?”

“不要!”刚才还在在装死的严若兮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是洗澡还是?”莫里安将毛巾递到她面前。

“洗澡。”若兮沙哑着声音说道。

“好,我帮你放好水,一会儿我出去买点儿东西。”莫里安点了点头。

“你……你还行吗?”若兮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他。

“过了那一阵就好了,别担心。”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往浴室走去。

抓着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整个人就只剩脑袋在外面的若兮,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哗的水声,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她和Eric真的在一起了?

结婚固然令人欣喜,而真正成为他的女人,似乎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由女孩变成女人,长大,似乎只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成熟,又似乎只为这一次的变化。

现在起,她,是一个女人了。

“怎么总是这么爱发呆呢?”莫里安出来的时候,看见她发呆的样子,不由得失笑——以前只知道她粘人,现在才知道,她还喜欢发呆。

“我……”若兮抬眼看他,话说了一半却又吞了回去:“你出去吧,我先去洗澡了。”

“恩,用热水泡泡,会舒服一些。”莫里安点了点头,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后,转身往外走去。

莫里安回来的时候,卧室里的床单和被子已经被折了下来。

“我没找到可以换的。”若兮穿着宽松的睡衣,拧着手指看着他。

“一会儿出去吃晚餐的时候,让服务员来换。”莫里安走到桌边,拿杯子倒了水后,将手中的药拆开后递给她:“我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要孩子,药你先吃,以后我来做措施。”

“啊……”若兮的脸不由得胀红一片,接过药急急的塞进嘴里,猛的喝了一大口水后,不禁被呛得咳了起来。

“对不起。”莫里安用手顺着她的背,轻声说道。

“不是不是,是因为你说……”说到这里,若兮瞥见他放在桌上的那包玩意儿,一时间咳得更严重了——要她怎么解释麻。

“知道。”莫里安轻扯了下嘴角:“休息一下出去吃晚餐。”

“恩。”若兮红着脸走到窗边,一边推开窗子,让晚风吹散自己的发烫的脸。但从Eric的话里,她明明白白的知道——他们之间,是真的不同了。

他们刚才发生的一切,并不只是他脆弱下寻求温暖的举动、当然也不是因为肌肤相亲而引发的冲动——Eric自制力那么好的男人,想让他冲动,怕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在这段感情里,不再让她唱独角戏了——终于决定,除了一纸婚书,他们之间还可以更好。

终于,这段感情不只是她一个人在努力了。

莫里安果然是一个自控力极好的男人,都说刚刚开戒的男人,在初时都会有些用力过度,而他却顾忌着若兮是第一次,所以在之后的两天仍保持着温润如玉的风度。

“伯安寄的资料应该到了,回去后记得看信箱。”

“工作的事情,西安的古建筑考察肯定不去了,后面图书馆设计的事情,从立项到组建团队,不是那么快的事情,我回去后再说。”

“在B市要准备的事情都一样一样去做,不着急。S市那边我回去再安排都来得及。”

“都记住了吗?”

在酒店楼下的花园里,莫里安牵着若兮的手,边散步边交待着。

“记住了。”若兮乖顺的点了点头。

“恩,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现在不用坐班,接电话都方便。”莫里安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便牵着她的手往酒店里走去:“差不多该休息了。”

“Eric,你身体怎么样啊?”若兮总记得那天他的苍白模样,心里总还是不放心。

“大约半个月或更长时间发作一次,每次大约十来分钟,用冷水淋一淋也就好了。过后就没事了。”莫里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慰着说道:“你看这两天,我不挺好?”

“发作之前、有预兆吗?要是你正好在外面办事怎么办?”若兮低声问道。

“有,会心慌、头晕、浑身乏力,所以会有足够的时间让我来处理。”莫里安淡淡说道,在轻瞥了她一眼后,轻声说道:“前天来得突然,你又在身边,所以感觉不是那么敏锐了。”

“哦。”若兮的脸不由得微微红了红,轻咬着下唇不再出声。

“洗完澡穿我的睡衣吧,省得明天还要收拾。”莫里安见若兮打开行李箱拿衣服,便起身拿了自己的睡衣扔给她。

“好大呢。”若兮接在手里,不禁皱起了眉头。

“那不穿也行。”莫里安抬眸看着她。

若兮的脸不禁微微红了红,扣上行李箱后,抱着他的睡衣去了浴室。

洗完澡后,若兮莫里安宽大的睡衣下的自己,倒显出几分女人气的温婉来。这让她对自己现在的样子非常满意。

“可还行?”刚刚结束工作的莫里安拿着睡衣走过来,看着她笑着问道。

“Eric,我这样子,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儿温柔的感觉了?”若兮转过身来,看着莫里安问道。

“女孩是可爱、女人是温柔,你说呢?”莫里安伸手搂着她的腰,将额头抵在她额间,轻笑着问道。

“那……我这么温柔就是对的了!”若兮惦起脚尖,在他唇上用力的吻了一下,转身往外跑去。

莫里安微微笑了笑,关上浴室的门,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就算气色恢复,总也有掩不住的倦怠之感。

“秦蓝,这个梁子我们算是结下了。”莫里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声音里一片冷厉。

“允宁,项目进展还好?”莫里安转身倚在洗漱台上,拿起电话给林允宁打了过去。

“立项已经完成,现在在招标施工单位,招标由市里、蓝鼎和云鼎三家共同完成,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恩,秦蓝现在怎么样?”

“项目跟进上,他都亲自在跑,第一批工程款已经冻结在银行,目前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他手上原有的项目呢?”

“他手上原有的项目,原本是靠银行借贷和帐期错位来支撑的,在拿到PE项目后,银行放贷的力度更大了,所以原本看起来危危可岌的业务,居然也让他给撑了下来。”

“……挺好,这样他才能保证PE项目的安全,你爸也不用再为这个担心了。”

“老莫,我手头的事情下个月可以结掉,结完马上过来看你。”

“……不用,我这边有些事,一时间也完不了。有没有这件事,我都会呆到半年以上。”

“……”

“邬家那位怎么样了?”

“最近比较沉默,在里面不和什么人交往,大约也是知道了外面的情况,所以也灰心了吧。”

“定性了吗?判了吗?”

“恩,定性了,受贿金额巨大,剥夺政治权利、判刑11年,返还受贿金额。”

“11年?宣判金额是多少?”

“500万。”

“恩……”

“老莫,你问这个干什么?”

“看看这其中有什么人在活动没有。”

“前期有,后期秦蓝插了一杠子后就没有了。”

“恩,我知道了。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老莫,你别瞒我,你真的没事?”

“没事……”

“那东西碰上了就不可能没事,我们见面再说吧……”

“恩,先挂了。”

挂了林允宁的电话,莫里安快速的冲了澡后,又回到外厅的书桌旁,打开电脑查了一些资料和数据后,看着电脑里的数据,盯着电脑半晌,终于将数据发了出去——

“帮我核实邮件中的数据和信息。”

“恩,要有确实的证据,比如说帐户流水等。”

“没关系,我不急,但不要打草惊蛇。”

“OK,合作愉快。”

挂了电话,合上电脑,莫里安起身走到窗边——窗外的夜色一片沉暗,而他的情绪却一片平静。

对于秦蓝,他本不想动手——只是,你越退、他越进,而现在,他不想再退了。

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更策略一些,不怕把战线拉得更长;现在结婚了,安全和自由,就不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了。

“若兮,只要你对爱情的要求一直如此,我想我们是真的能幸福的。”莫里安轻声自语着,伸手将窗子拉上后,关了外厅的灯,转身往卧室走去。

“不困吗?”莫里安看着正闲闲的翻着书的若兮,微笑着问道。

“刚才努力的睡了,睡不着。”若兮抬头看着他:“你刚才又去工作了?”

“恩,突然想起一些细节,又加进了计划里。”莫里安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伸手将她手上的书拿了下来:“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好。”若兮点了点头,拉着被子躺了下去。

莫里安伸手关了灯后,也掀开被子在她的身边躺下,伸臂顺势将她揽进怀里。

“你身上怎么又是凉的?你刚才就这样在外面办公呢?”若兮伸手触着他冰凉的肌肤,不由得直皱眉头,顺着他的后背摸下去,满满都是凉意。

“以为洗完就过来的。”莫里安拉回她的手放在自己腰间,伸手扯掉自己身上围着的浴巾后,翻身覆在了她的身上。

“不是说要睡了吗……”若兮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

“你身上很暖……”莫里安凑唇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恩。”若兮不自觉的伸臂紧抱在他的腰间。

“所以,把你的温度给一些我……”莫里安在她耳边低语着,微凉的大手,自她温热的躯体上慢慢游走而过,直至她的温暖与他的微凉完全的贴合在一起……

温柔的摇摆、如水般让人溺毙,他一如既往的温柔,让这第二次的体验,完全压过第一次疼痛的记忆——一次一次的沉溺,让她有种上瘾的感觉……

第二天,机场。

“Eric,我舍不得。”

“有时间就过来看我,有时候,我会怕冷……”

“那,我先走了,记得要想我。”

“再见……”

若兮拖着行李箱过安检后,又回过头来看向莫里安。

“再见,注意照顾自己。”莫里安朝他挥了挥后,温润的说道。

若兮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拖着行李箱转身往登机口走去——那么多的旅客、那么多行李箱拖在地上,若里安却清晰的听见若兮行李箱在地上滚动的声音:如此的清晰、如此缓慢,似是不愿意离去……

“若兮乖,我会想你的。”莫里安轻扯嘴角,写了信息发了过去。

再抬起头来,看见若兮低头拿手机、看手机,然后猛然转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那样的喜悦与明媚。

莫里安倒着边往后退、边朝她挥着手,直到她转身快步离去后,才转身快步往外走去——会想她吗?

他不知道,只是看见依依不舍的若兮、看见眼圈红红的若兮,他突然不忍了——他喜欢的若兮,是那个开朗明媚、无忧无虑的若兮。

他想,他应该不会把那个爱笑的若兮给弄丢的。

永远的朋友

祝福我

遇见爱以後

不会再懦弱

紧紧握住那双手

……

第一节,礼物,专属的月亮

一周后,三亚,海边别墅。

“喂,你们两个关着门倒腾什么呢?”许诺午睡起来,在书房和卧室看了一圈,也没看到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挺着肚子走到一楼工人房,里面稀沥哗啦的声音,门却被反锁了。

“许诺,我要吃红豆冰沙,你帮我做。”顾梓诺软糯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不能看看吗?”许诺好奇的敲了敲门。

“晚上给你看!”顾子夕沉声说道。

“爹地,今天行不行啊?”顾梓诺小声嘀咕着。

“可以,我们吃完冰沙再来继续。”顾子夕笃定的说道。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起身将门拉开一条缝,仰头看着许诺,眨巴着黑葡萄般的眼睛说道:“爹地说晚上就可以给你看了,你帮我们做红豆冰沙好不好?”

“好吧。”许诺看见顾梓诺脸上五颜六色的样子,不禁越发好奇了——只是,这父子两人说不给她看,她也不好勉强,点了点头后,便离开了工人房。

“许诺,你一定会喜欢的。”洗干净了的顾梓诺,边吃着红豆冰沙边开心的说道:“不过,还差一点点完工,下午我和爹地还要加班,所以你记得别去打扰我们。”

“让你爹地过来吃冰沙,吃完再继续,我保证下午不打扰你们。”许诺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还说加班,不由得失笑。

“好。”顾梓诺愉快的起身去喊顾子夕——这近一个月的相处,两人之间的信任度也越来越高,也不要拉勾了、也不用再三承诺了。

“来了。”顾子夕拉开门走了出来,身上的白色T恤和休闲裤上,也全是五颜六色的颜料。

“我说顾子夕,你就不能换套衣服再干?这T恤很贵的好吧。”许诺将洗手液递给他,唠叨的说道。

“这个……是你老公最便宜的一套衣服了。”顾子夕凑唇去吻她,却被她躲了开去,不禁笑道:“好吧,我先洗干净,否则顾太太和顾小千金都得嫌弃了。”

“真是奢侈,上万块一件的T恤就被你这样糟蹋了。”许诺摇了摇头,转身看见顾梓诺吃完自己的,又去加,忙出声制止:“顾梓诺,不许再吃了。”

“许诺,你做的冰沙好好吃呢。”顾梓诺咬着勺子,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你再长胖我生完妹妹都抱不动你了。”许诺用手撑着腰走回到餐桌边,将余下的冰沙装进另一个小碗里:“这碗给你爹地吃。你现在吃甜品绝对要控制。”

“我爹地也长胖了,他的肚子都松了。”顾梓诺嘟着嘴说道。

“那你们两个都要减肥了,今天以后,每天的甜品定时定量。”许诺一脸威严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今天是最后一餐吗?”顾子夕走过来,端起自己那份甜品大口吃起来。

“最后一餐啊?我觉得最的一餐都应该有奖励也。”顾梓诺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小勺,眼睛骨溜溜的转动着。

“要不,就奖励他两勺?”顾子夕抬眼看着许诺。

“要不,就奖励我两勺?”顾梓诺立刻站到顾子夕身边,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你们两个……”许诺不由得只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顾子夕,真是越来越惯着顾梓诺了——难道以后让她来做严母?

唉,她肯定是做不到的,她的心很软的好吧。

“就两勺,不可以再加了。谁说都没用。”许诺拿勺子又舀了两勺给顾梓诺,一边威严的说道。

“知道了。”

“没问题。”

父子两人齐声应道,在两勺冰沙到碗里后,两人都开心而得意的看了对方一眼后,低头继续吃自己的红豆冰沙。

刚才还一脸威严的许诺,看着他们吃得满足的样子,不禁暖暖的笑了——两父子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吃过?却对她的甜品无比的捧场。

家,就该是这个味道的吧,不在乎吃的是什么,只在乎一家人在一起——她真的好喜欢现在的感觉,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许诺的行动也越来越迟缓,加上她做家务原本也不在行,所以当她将厨房整理完毕后,两父子早就在工人房又忙碌了起来。

许诺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便又回到二楼书房,继续伽蓝在中国首秀的创意——她做了差不多有五个方案,自己否定了三个,还余下两个。

在两个的取舍间,她决定将两个都做成整案,最后再来取舍。

埋头在桌上,写写画画,连天黑了也不知道。

“天黑了也不开灯?”顾子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书房。

“天黑了吧?”许诺从稿纸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窗外——其实还有些微亮。

“你坐太久了,出去走走吧。”顾子夕拿下她手里的笔,扶着她站了起来。

“饿了,有东西吃吗?”许诺摸摸肚子,皱眉问道。

“做了晚点,吃完了我们去散步。”顾子夕笑着说道。

“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

“你工作太投入了。”顾子夕看着她摇了摇头:“我来书房十几分钟了,你居然一点儿感觉没有,这让老公很有挫败感,知不知道。”

“你就装吧,你工作的时候,可是连续几天几夜不理我的。”许诺看着他哀怨的样子,不禁失笑。

“那是在工作中,现在我们可是在渡假。”顾子夕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子,笑着说道:“不过,你真的得节制一下,坐久了,晚上睡觉又浑身不舒服。”

“我本来要接两个单,怕没时间陪你,就只接了一个单;现在你又说得我内疚,我看迟早我得没办法工作了。”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介意你是否工作,但是不能因为工作忽略了老公。”顾子夕笑着说道,大步走到厨房,拿了准备好的点心后,揽着许诺一起往外走去:“边散步边吃,这样容易消化。”

“顾梓诺呢?”许诺回头看了看工人房,里面没什么动静。

“吃过了,现在还在忙着。”顾子夕笑着说道。

“这工程够大的,你们两个可足足忙了一个星期了。”许诺仰头看他,眸光里闪烁着好奇的喜悦。

“你会喜欢的,是顾梓诺的创意,我只提供了一点人工和工具而已。”顾子夕低头将咬在唇间的点心喂进她嘴里,趁机吻了她一下,笑着说道:“顾梓诺可能遗传你的更多,创意能力相当的历害。”

“是吗?到底是什么,我越来越好奇了。”许诺双手摇晃着他的手臂,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他还在忙和,一会儿你回去就看到了。”顾子夕揽着她慢慢往前走去——傍晚的霞光印在海面,和着柔和的海浪拍岸声,让人的心情一片豁然的明朗。

听顾子夕如此说,许诺便也不再追问,两人脱了鞋子,慢慢的走在海边的沙滩上,轻轻的说着话,在海水偶尔漫过脚面时候,感觉到一股海水温柔的力量。

沙滩边有一对新人正在照婚纱照,是他们早上出来散步的时候遇到的那对。

“先生、太太,晚上好。”

“晚上好。”

“先生和太太是常住这边的吗?这里的风景真是太美了。”

“我们在这边渡假。”

“先生太太是住那边别墅吗?”

“是啊。”

“我们想借别墅的外观拍照,不知道方不方便。”

“好……”

“明天吧,今天不方便。”

顾子夕淡淡的拒绝了两对新人的要求。

“唉呀,真是可惜,我们这边的拍摄计划只有今天一天。”两个新娘子失望的说道。

“不好意思。”顾子夕牵着许诺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真可惜,我好喜欢那幢别墅。”

“人家来渡假的,怕是不喜欢人打扰。”

“也是,算了。”

“过去休息一下吧,一会儿还要拍夜景呢。”

“恩……”

“其实没什么,干麻不让他们拍?”许诺轻声问道。

“我决定的事情,需要为什么吗?”顾子夕淡淡答道。

“喂,倔脾气又上来了啊!”许诺伸手拍了他一下。

“我很享受我们现在的生活,不喜欢被别人打扰。”顾子夕拿了一块蛋糕喂给她,淡淡的说道:“别为了不相干的人,放弃自己舒适的状态。”

“知道了。”许诺微微笑了笑,也不再同他争执——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个性,对于不相干的人,从来不假以颜色。

两人慢慢的走着,随着天色渐暗,在海的远方,刚才还有着日光余晖的海平面,现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整个海面显得安静而神秘。

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爬满星星的夜空却依然一片璀璨,顾子夕与许诺并肩站在海边,静静的眺望远方——沉夜的大海,似有一股让人崇拜的神秘力量,吸引着他们的目光。

“有些凉了,回去吧。”在海浪卷起的浪花,轻轻的打在脚上又退下时,顾子夕从远处收回目光,牵着许诺的手慢慢往回去走。

别墅里的灯光大亮,却不见顾梓诺的身影。

“他人呢?还在工人房?”许诺疑惑的看向顾子夕:“太晚了让他别弄了,休息要紧。”

“恩,去书房,他说在书房等我们的。”顾子夕轻应了一声,揽着许诺往楼上走去——

相反,书房里的灯却全都关上了,连窗帘都被拉了起来。

“顾梓诺,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也不开灯呢?”许诺走到顾梓诺的身边,轻声问道。

“许诺,你去窗边,我和爹地送你的礼物在那里。”顾梓诺抱着电脑站了起来。

“好。”许诺回头看了顾子夕一眼,他朝他微微笑了笑,转身将门关上后,快步走到她的身边,扶着她在黑暗中,走到窗边。

似乎听见一阵键盘敲击的声音,整面墙的窗帘幕布自动的往旁边移开——

一轮亮得耀眼的月亮挂在窗前——月亮的一半发着七彩的光芒、一半是完全的银色!

那样的明亮、那样绚烂、那样的神秘、又那样的真实;一时间,仿若天地间便只剩下了这轮弯月,在满天星空的衬托下,美得让人窒息。

“天啦,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许诺低声惊叹着,仰起头,希望看得更真切,却发现窗外越发的沉暗后,这轮弯月也越发的明亮绚烂起来。

“喜欢吗?”顾子夕柔声问道。

“我、我简直无法形容我的感觉。”许诺用力的抓住顾子夕的手,语结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