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0准备开庭

Chapter050 准备开庭

“许诺,你都看了一天了,今天你不用工作吗?”顾梓诺看见许诺对着窗外月亮发痴的模样,不禁觉得无语。

“顾梓诺,你最近忙吗?”许诺将目光从窗外的月亮上收回来,看着顾梓诺认真的问道。

“我天天都很忙,我还要学吹口哨、还有一个电控程序要做、还有你要教我学甜品、还要上语言课。”顾梓诺掰着手指一样一样的数给许诺听,看起来是真的很忙。

“那增加一样行不行?”许诺和他商量着。

“你先说,我再看行不行。”在谈判的时候,顾梓诺立即显出商人的本性,那些好不容易才有的可爱呀、天真呀,全部不见。

许诺不禁暗自摇头,看着他笑着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合作一个创意。”

“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吗?”顾梓诺抬眼看着她。

“恩。”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在书桌前坐下来,打开电脑拉到顾梓诺的面前,将之前的文案调出来:“我在做伽蓝公司关于洗发水的创意,你送给我的月亮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在创意策划和现场路演方面,我都想用到这个情节。”

“那我可以做什么?”顾梓诺直接问道。

“给我讲下,你做这个月亮的初衷、做月亮的心情、设计原理、你的愿望。这个做为原始素材,可能会用也可能不会用,但是会影响我创意的角度和表达方式;在后期具体创作时,可能也会问你——用小朋友的眼光看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许诺很认真的对他说道。

“这对你很重要吗?”顾梓诺想了想,认真的问道。

“对这个创意很重要。”许诺解释道。

“那好吧,我会抽时间给你的。”顾梓诺点了点头,很认真的样子,似乎是当作工作接了下来。

“谢谢顾梓诺。”许诺看着他明朗的笑了。

“我算是帮你、还是帮这个项目?”顾梓诺突然问道。

“帮这个项目。”许诺的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一下,心里不禁腹诽——顾子夕的遗传要不要这么强大?这么小都懂得做生意了。

果然,顾梓诺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是帮你,我算是友情出场;如果是帮这个项目,我觉得我应该有酬劳。”

“有的,只不过因为你的年龄过小,如果正常支付酬劳的话,属于违法用工。所以你这个酬劳可以由父母代领,也可以用礼物的方式体现。你觉得呢?”许诺便也认真的答道。

“让我爹地代领吧。”顾梓诺想了想答道。

“好,我会和你爹地说。”许诺点了点头。

“好。”顾梓诺这才爽快的应了下来。

娘俩在这非正式的谈判中,达成第一次正式合作协议。

“你们两个,谈合作了?”从海边回来的顾子夕,看着许诺笑着问道。

“是啊,真是个小生意精。”许诺笑着说道。

“我看他对计算机也弄得很熟了,但商业天份也是有的,以后还真不知道他会选哪条路来走。”顾子夕走到许诺的身后,帮她轻轻按捏着肩膀。

“他不喜欢的话,咱们就再生个儿子。”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着他。

“说不定女儿喜欢呢?”顾子夕笑着说道。

“我觉得女儿会喜欢艺术。”许诺低头看着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脸笃定的温柔。

“那就还是梓诺好了,我可以给时间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后总还是要回到公司的事情上来。”顾子夕垂眸看着她,淡然却坚持的说道:“以后咱们不生了。”

“为什么?”许诺抬头看他。

“你的肚子一刀一刀的划开,很好看吗?”顾子夕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说道。

“我争取顺产。”许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眯起的眼睛如新月般迷人。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他说不生,自然是有办法不再让她生的。

一个家里两个孩子够了,一来他是真的不想看到她再受罪、一来也不想更多的孩子分走她的注意力。

工作、孩子,最后可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这个老公——这当然不行。

“案子确定了开庭的时间,我会提前两天回去,你和顾梓诺多呆些日子,等你的创意完成了再走。”顾子夕突然说道。

“一起走吧,整体框架和思路都有了,只剩最后成形了。”许诺摇了摇头,看着他定定的说道:“我想参与整个过程。”

“过程会很激烈。”顾子夕皱着眉头说道。

“我没什么不能面对的。”许诺的眸光一片坚定。

“好吧,一起走。”顾子夕点了点头,当即给林晓宇打了电话,让安排他的私人飞机过来,上面准备一些许诺爱吃的零食和水果,还有顾梓诺爱吃的冰淇淋。

因为要提前离开,当晚一家三口都睡得很晚,自顾的在挂着人工月亮的院子里,点了篝火烤鱼和海鲜。

“爹地,烤鱼好好吃。”

“别吃多了,晚上会睡不着的。”

“爹地,我们什么时候还过来?”

“等小妹妹出生后,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过来。”

“好,我带小妹妹拾贝壳、烤鱼、挖沙洞,还让她坐我的肩膀。”

“好啊。”

顾梓诺伸手轻轻拍了拍许诺的肚子,软糯的说道:“妹妹,你出来不要怕,我会陪着你的。”

夫妻俩人看着顾梓诺的期待与温柔,不禁相视而笑。

“我们的月亮带回去挂哪里?”

“挂在许诺的卧室,因为她怕黑呀。”

“我觉得挂在客厅的窗边,因为她一个人在客厅的时候会害怕,晚上爹地回来陪她在卧室里,她就不害怕了。”

“有道理。”

“许诺,你说呢?”

“我也觉得你说得有道理,而且挂在客厅,每天一进门都可以看到,想着这是顾梓诺送给我的,我就开心。”

“喂,矫情。”

“喂,我说真的好不好。”

看着顾梓诺的脸色微红,许诺伸手在他的额头拍了一下;顾梓诺又拍回在她的手上,两个人一时间笑闹在一起。

最后仍然是顾梓诺撑不住先睡了,顾子夕将他抱回房间后,又出来陪许诺。

“要睡了吗?”

“还不困。”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将火上的食物取下来递给顾子夕:“顾东林出来后有什么动作?”

顾子夕接过烤海鲜,边用放在盘子里调味,边说道:“盯着法院那边去证交所调交易记录;然后私下联络了那四个大客户,应该是谈让他们作证,与我串通操纵股票价格的事。”

“他会有什么办法让他们答应?”许诺问道。

“第一种是利诱、第二种是威胁。”顾子夕将调好味的食物递给许诺,边说道:“利诱我们基本否决,因为以他的实力,他给不了比我更好的条件;而且串通操纵股票价格是犯罪,大客户也不会为了钱而放弃自由。”

“所以我们推测是威胁,至于怎么威胁、用什么来威胁,这个就要看顾东林手上握有什么资料了。”顾子夕沉眸微凝,缓缓的说道:“这可能和他手上现有掌握的资料有关。”

“一直没办法知道他手上的资料吗?”许诺小声问道。

“说实话,打破头我也想不出来他手上能有什么资料?也或许他只是打的心理战术,手上其实什么资料也没有。”顾子夕沉声说道:“所以在所有事实都清楚的情况下,我们只等他出手。”

“恩。”许诺点了点头,便不再继续追问——这一局,双方都准备了很久,能算到的、能准备的,都已经做了。

现在是只等着接招了。

第二节,子夕,准备庭审

第二天上午,顾子夕陪许诺一起去拜访了景园的司总后。中午的时候,一家四口便乘着顾子夕的私人飞机离开了三亚,提前结束了这次近一个月的海边之旅。

回到s市时,景阳也带着保母和女儿一起回来了,将保母和女儿一起交给果园的父母后,便天天窝在顾子夕的办公室,与方律师一起沟通案子。

s市,顾子夕办公室。

“顾东林给公司的赔款已于上周五到帐。”

“证交所的交易流水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提供,我让乔恩(顾氏证券部部长)调了一个顾氏股票三个月的交易记录,其中可能会被对方律师认为是操作的几处,我已经圈了出来,稍后我会找我们事务所对证券交易法有研究的同事一起做针对性的辩词。”

“顾东林于上周四去找过四个大客户,目前沟通的结果尚不明确;据我了解到的信息,在顾东林操控公司期间,似乎与这几个客户也有过操控的合作,所以很可能利用这一点,威胁对方,要求对方出庭作证。”

方律师将案子目前的进展,一一与顾子夕进行沟通。

“恩,交易记录方面的问题,就交给您了,我对您的专业度信得过。”顾子夕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曾经的交易合作也同样的犯法,承认上次、与指证这次,有什么不同?”

“上次的事情,顾东林应该留了证据,让四人无法反驳;而这次,他们可以说是被动参与,可以编造一切由你主导,他们只是无意中步入了这个局的假像——因为,整个交易记录的显示,原本破绽就不多;如他们这样的散户投资者,为了保障资金安全,听从股东的内部消息打时间差是很正常的,这和参与操纵股价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

方律师边说着,边将前期最有可能被操控过的交易记录递给顾子夕:“这是我让乔恩打出来的,你看这段时间的交易,比较明显的操控痕迹。”

顾子夕接过记录,仔细的看了下去,到最后,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确实如此。”

“原来,我们的不露痕迹,竟是一把双刃剑。”景阳叹息着说道。

“除此之外,他还做了些什么?”顾子夕沉声问道。

“他出来之后,回公司安排打款、找四个散户谈判、去花店看辛兰、和儿子夜谈了三次,然后每天正常的上下班、每隔三天回去狱所报一次道。看起来非常平静。”景阳沉声说道。

“恩……”顾子夕的手指轻叩着桌面,思虑着整件事情还有什么漏洞。

“我也查过那四个股东的家人情况,四个人的子女都在国外读书,其中两个的妻子在国外陪读,另两人的妻子在国内;目前,他们的生活状态并没有什么变化。”景阳看着顾子夕说道。

“这个我知道,上次打款的时候,我要过他们妻子的资料。”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方律师说道:“目前来看,对我们不利的证据主要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证券交易记录,这是黑纸白字的记录,能打成什么样是什么样;一方面是会有人证出来指证我操纵的事实,这方面我们的对策是:顾东林曾有打款给大客户家人的记录,形成利益关联体,所以他们的证词采信度不足。”

“恩,情况是这样,按这个情况看,我们仍有50%的胜算。”方律师点了点头。

“方律师,你尽力去打,不用太大压力;我的目的已达到,其它的,并不介意。”顾子夕看着方律师,眸色里一片坦然。

“当然,我会给你最好的结果。”方律师点了点头。

与顾子夕和景阳又商量了一下庭上要注意的事情,以及开庭这两天要关注的细节后才离开。

“去你的餐厅坐坐?”顾子夕收好资料对景阳说道。

“去接我老婆。”景阳起身笑着说道。

“一起吧,我老婆也在那边。”顾子夕不由得沉声低笑。

“许诺对这事知道多少?”景阳与顾子夕边往外走边问道。

“全部吧。”顾子夕应道。

“不怕吓走她了?”景阳的眸色不禁微暗:“毕竟你们在一起本就不平静。”

“她不是一般的女人。”顾子夕暖然而笑,语气里隐隐的骄傲,让景阳也觉得陌生。

“好。”景阳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对于许诺,他也有信心。

品尚公司会议室,许诺正给她的团队讲解伽蓝进入中国的整体推广策略,冰丝蓝的连衣裙、白色的小西服,让大肚子的她看起来也没有显得臃肿,反而有股清爽的利落感。

“感谢大家及时的数据和资料,整个推广的框架就是这样——”

“首次发布是三个渠道,一个是h市的第一卫视,最好的时段、一周一次,用非密集型反差心理来做,以配合我们推出的高贵、稀有的概念。”

“一个是网络,网络不做直面推广,只做活动预告。另一个是现场——两家卖场同时开业,同时做现场活动,不追求人气、追求稀有、神秘的感觉。”

“至于品牌发布会,在渠道发布之前就要做。所以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一个创意而已,但是首先要有创意先行。”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下面几件事:第一,完整的创意案;第二,网络推广用的预告片;第三,两家卖场现场推广策划;第四,品牌发布策划。”

“这中间要与伽蓝中国区的负责人保持良好的沟通,商场的进场谈判、电视台的广告时段、商场的布景搭建、产品发布会的流程上,他们需要紧密的配合,这方面由客服部对接,张姐你做完整的对接流程给客服部。”

许诺将推广策略确定后,便将工作安排了下去:“这份计划我已经发给了伽蓝中国大区负责人,在时间上他们会有进度表,我们的时间需要完全配合。各位还有问题吗?”

“策划框架出来了吗?这个与广告时段、卖场陈列位、现场发布场地都有关系。”张玲一边记录着,一边问道。

“三天后我和你沟通创意框架。”许诺点了点头。

“ok,我很期待。”张玲目光一亮,知道又有好的作品可以欣赏了。

“我自己也很期待。”许诺低头温婉而笑。

“许诺是越来越从容了,我记得她以前在工作的时候特别犀利。”站在会议室外的景阳,看着婉约从容的许诺,目光中不禁露出赞许之色。

顾朝夕瞪了他一眼,鄙夷的说道:“有底气了,自然就从容了;做得好自然好,做得不好退回来还有老公养,自然不会和从前一样,要去和同事争个头破血流。”

“在专业里,她有自己的成长和骄傲,从来和我无关。”顾子夕的目光停留在许诺身上好一会儿,才转头对景阳说道:“你们先走,我们有其它安排。”

“子夕,不是说去……”顾朝夕不禁不悦,话还没说完,便被景阳给打断了:

“你这脾气,现在倒是吓不到许诺,但吓到孩子就不好了。”景阳扯着她笑着说道。

“老公现在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不出力,天天盯着这点儿破策划案,不知道是想表现什么。”顾朝夕不耐的说道。

“好了,走吧,你不能理解别人的生活、别人也不能理解你的生活;所以,在别人的生活里你只是旁观者,不需要你发表意见。ok!”景阳与顾子夕打了招呼后,拉着她往外走去。

顾子夕轻扯嘴角,见会议已经结束,便敲了敲门。

“嗨,顾大总裁来接我们许经理了。”张玲忙站起来,在与许诺招呼过后,便抱着资料离开了——在不熟悉的人心里,顾子夕还是那个高冷总裁,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所以,大家平时相处也还是敬而远之的。

“今天这么早?”许诺抱着自己的电脑和资料从会议室走出来。

“恩,事情都上正轨了,所以也不用天天加班。”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电脑,轻声问道:“可以下班了吗?”

“当然,我的工作本来就不用卡点上下班的麻。”许诺点了点头。

回办公室拿了包后,便与顾子夕一起往外走去。

“你和景阳好久不见,没有约着坐一下吗?”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在公司聊过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再说,他和朝夕也很久没见了。”

“倒也是,她也挺不容易的,孩子还那么小。”许诺点了点头,便将话题打住没有再提——刚才她似乎是看到景阳和顾朝夕一起过来,然后景阳又拉着顾朝夕一起走了。

想来应该是顾朝夕又对自己不待见了,所以景阳怕自己会不舒服吧。

“开庭的日期确定不变了吧?”许诺轻声问道。

“恩,确定在下周二。”顾子夕点了点头:“周一的工作你安排一下,我们提前去做这次的产检。”

“好。”许诺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他放在自己膝上的手,两人相视一笑,都没有提案子的具体细节——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无需多说。

周一。

许诺和顾子夕一进医院大厅,便看见等在那里的季风。

“是常规产检呢,你怎么来了。”许诺用手撑着腰,快步走到季风面前。

“现在除了基金会和你的事,我也没有别的事要牵挂了。”季风朝顾子夕点了点头后,问了下两人的近况,便与顾子夕一起,将她交给了林医生。

“你最近有官司?”季风与顾子夕一起走到医院外面,两人对着抽起烟来。

“你不是不关注这些?”顾子夕笑着问道。

“手机新闻,有时候也看看,必竟不是与世隔绝。”季风淡淡笑了笑。

“恩,顾氏破产的事,有人挑事。”顾子夕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会有什么事吧?”季风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还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看了季风一眼后轻声说道:“所有的情况许诺都清楚。”

“恩,那就好,只要知道,她就不会有事。”季风点了点头。

“恩。”顾子夕轻应着,没有往深去聊。

于他来说,与季风并没有到熟络无拘的地步,而且商业上的事情季风也不懂,所以没必要多说;而且,就算他有个万一,季风根本不用他交待,自然会照顾许诺的。

所以多余的话他不会说、多余的事他也不会去做。

因为是常规产检,所以大约四十分钟,所有的项目便全部检查完了。

“还好吗?”顾子夕见许诺出来,便快步迎接了上去。

“一切正常。”许诺点了点头。

“记得好吃好睡好好照顾自己,工作不要再那么拼命了。”季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交待着。

“我知道,你手上的事情差不多了吗?”许诺轻扯了下嘴角,沉眸看着他问道。

“差不多了,两天后离开,第一站日本北海道,许言上次临时有些不舒服,没敢带她去,后来她还很遗憾,说想看那里的雪。”季风微微笑了笑,眯起的目光里,有种平静而幸福的光彩——似乎只要和许言梦想有关的事情,都能让他感觉到幸福。

“本来想和你一起的,偏偏我不能成行,而你又不能等我。”许诺声音低低的说道。

“这一路,我想一个人走。”季风微微笑了笑。

许诺沉眸看着他半晌,低低的应了一声:“好。”

“我先走了,到时候我就直接走了。”季风拍了拍许诺的肩膀,转身对顾子夕说道:“许诺就拜托你了。”

“你放心。”顾子夕点了点头,与许诺一起目送他离开后,才一起慢慢往停车场走去。

“心里难受呢?”看着站在窗边的许诺,轻轻走到她身后。

“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我会难过;但看到他一个人孤单的走在许言向往的地方,心里又难受得紧。”许诺轻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子夕,人为什么会有生离死别?”

“这是生命的规律。”顾子夕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沉着而淡然的说道:“我们无可避免,所以我们坚强面对。”

“是。”许诺轻轻点了点头,看着远处的目光里,仍然禁不住的让氤氲弥漫——许言,如果你看到现在的季风,你是不是会心疼?

许言,《会飞的猪》新增番外的版本出版社已经过稿了,在北海道下雪的时候,书里会是樱花盛开。

第二天,许诺与顾子夕准时出现在法院。在门口的时候遇见方律师、景阳和顾朝夕,却又意外的看到了辛兰。

“辛姨?”顾子夕大步走过去。

“辛姨能进去旁听吗?”辛兰伸手帮他整理了下衣服,轻声问道。

“不能,旁听的名额是律师之前申请的,不是公开审理,没申请的人不能进去。”顾子夕低声说道。

“哦,好。”辛兰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串着一个古方钱的红线,对他说道:“这是开过光的幸运绳结,说是能缝凶化吉,辛姨以前也不信这些,我估摸着你也不会信,不过,咱们图个吉利。”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将手伸到辛兰的面前,看着她缓慢而细心的将红色绳结绕在他的手腕上。

“好了,去吧。”辛兰拍了拍他的手,微笑着说道。

“我进去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许诺身边走去。

“谢谢辛姨。”许诺只觉心里一阵微微的发酸,沙哑着声音向辛兰道了声谢。

“辛姨先走了。”辛兰微微笑了笑,朝着旁边的朝夕和景阳点了头后,转身慢慢离开。

“进去吧。”景阳看着顾朝夕有些发红的眼圈,知道她又想起了郑仪群对辛兰所做的事,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后,揽着她跟在顾子夕、许诺和方律师的身后,一起往法庭走去。

这次开庭仍和上两次是同一个法庭,而不同的是——顾子夕这一次,是站在被告席上的。

“子夕。”许诺轻喊了一声。

“你过去坐,有不舒服就先出去,不要忍着。”顾子夕小声交待着。

“恩。”许诺点了点头。

“景阳,帮我照顾她。”顾子夕看着景阳说道。

“你放心。”景阳点了点头,站在许诺的身边,与她一起往旁听席走去。

顾朝夕本来还想说她两句的,转眸看了顾子夕一眼后,便将肚子里的话忍了下来,沉默着跟在景阳的身后,在旁听席上坐了下来。

“顾东林不会出现,但律师是他请的,所以相当于摇控。”方律师对顾子夕小声说道。

“恩,应该是这样。”顾子夕点了点头。

抬眼看向原告席的三个老股东、还有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中年妇女,脸色一片淡然——反而,是那中年妇女,在他冷然的目光下,脸上现出掩饰不住的紧张与慌张。

而那三个老股东,则是一脸的不平与忿然,在看了顾子夕一眼后,低头翻看手里的资料,与律师小声说着什么,似乎是信心十足。

准时9点整,法官到场后,一直坐在前面的书记员便站了起来:

“报告法官,原被告双方均已到庭,可以开庭。”

“谢谢书记员,全体坐下。”

随着法官的一声锤响,开始了正式的庭审程序。

在法官将合并后的起诉书快速念了一遍后,便让原告律师对起诉请求做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