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1激烈庭辩

Chapter051 激烈庭辩

“法官大人,起诉被告顾子夕恶意操纵证券价格,导致我的三位当事人资产缩水90%以上,而因此制造的虚假破产,让我的另一位当事王敏兰的丈夫倾家荡产,以致经受不住打击而自杀。所以我请求法官大人,判被告顾子夕操纵证券交易罪、叛被告返还我的当事人,在这次股灾中蒙受的全部损失,共计四千三百二十万元整。”原告律师言词恳切而严正的,将起诉书念了一遍。

“被告律师,对原告的指控,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法官看着方律师问道。

“有。”方律师点了点头,拿着手中的单据走到原告王敏兰的面前,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叫王敏兰?”方律师语气温和的问道。

“是。”王敏兰眼神闪烁了一下,小声应道。

“你丈夫叫王志安?”

“是的。”

“你们夫妻感情好吗?”

“挺好的。”

“也就是他有什么事都和你说是吗?”

“是的,他都和我说。”

“你们大约多久聊一次天?”

“我们每天都聊天。”

“请问你丈夫是做什么的?”

“平时做点建材生意,也炒炒股。”

“你的职业是什么?”

“我没有工作,平时就是照顾他的生活。”

“你丈夫炒股有多长时间了?”

“十年。”

“这是你丈夫的交易帐户是吗?”方律师将手中的帐户复印件递到王敏兰的手里。

这个叫做王敏兰的女人,小心的接过方律师递过来的纸,翻来覆去仔细看了一遍后,点了点头。

“ok。”方律师示意助理将原件递交给法官,然后展示着手里的复印件对法官说道:“法官先生,在每个帐户的反页,都会有这几个大字: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所以,凡是进入股市的人,都应该对股市风险有心理准备。”

“第二,原告王敏兰女士的丈夫王志安,入市十年,从交易记录上来看,曾经亏得血本无归,然后重新融资再来,说明他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第三,原告王敏兰女士的丈夫王志安,在死亡前的交易记录显示,在赢利230%的情况下,有大笔资金进场,而这笔资金,远远超过他之前的交易总额。说明他在股市偿到了甜头,然后通过非常规渠道融资炒股,这种想赚更多的心态,不是我的当事人可以控制的。”

“第四,原告王敏兰女士的丈夫王志安的交易记录显示,他一共持有5支股票,在死亡前,顾氏连续三个跌停、另一支航空股份连续三个跌停、另三支也有不同程度的跌幅。”

“所以我要问问原告王敏兰女士,你丈夫自杀,到底是因为顾氏跌停所至、还是因为航空股跌停所至?”

方律师举着证据,看着王敏兰肃声问道。

“我反对,择对被告律师偷换概念,我当事人的丈夫去世是因为破产,而不是哪一支股票跌停所至。”原告律师立即站起来,大声说道。

“感谢原告律师的提醒,原来王志安先生的自杀是因为破产,而不是因为顾氏股票跌停。”方律师朗然笑道。

原告律师一下子掉入了方律师的问题陷阱,一时间不由得一阵尴尬,却又恼怒。

“那么法官大人,我从原告丈夫的帐户上看到他有150万的资金流转,五支股票平仓后余额30万。”

“刚才原告提到,她的丈夫是做钢才生意的,那么:他是否有在途资金?是否有未回货款?银行欠款多少?商业欠款多少?是否构成破产条件?是否有向法院提请破产请求或民事债务协助?”

“如果都没有,我们如何判断他破产?”

“我们不知道他是否破产,原告又如何能判定他的死亡与破产有关?进而又与我的当事人关?”

方律师转身看着法官,沉声说道:“法官大人,我想说的是,原告的情况是资产缩水而不是破产;第二,原告有十年的股市经历,有相当的风险承担能力,自杀的原因是否原告律师所说的原因,还有待证实;”

“第三,原告的资产缩水与顾氏的股票下跌的关系只有一分之一的概率;第四,证券法没有这样一条规定,上市公司要对股民的盈利负责、对股民亏损后的人生安全负责;如果有这条规定,我想上市公司的负责人都得做好进监狱的准备了。”

“所以我请求法官大人,判定我的当事人,与原告自杀无关。”方律师锵然有声的说道。

方律师说完后,便拿着资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法官看向原告律师问道:“原告律师是否能提供,原告丈夫破产的相关证据?或者认可被告律师所说的资产缩水、而非破产的说法?”

“报告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并不是法律专业人事,不能分辩破产和资产缩水的区别,在他们看来,钱没有了,就是破产了。所以我想,我们诉讼的焦点并不是我当事人丈夫死亡的原因,而是他死亡的关联事件。”原告律师沉然说道。

“原告律师的观点我不同意,如果连当事人为什么要自杀都不知道,便指认我的当事人为过错方,我是否可以认定:原告是受人指使、别有目的的起诉?”方律师看着原告律师,言语犀利的说道。

“而且,你的当事人不是法律专业,难道你也不是吗?刚才法官大人是让原告律师确认:你当事人的丈夫自杀,是因为破产还是资产缩水!”方律师进一步逼问道。

“我暂时不能提供我当事人的资产现状,所以我也无法给法官大人一个肯定的答复。”

“那么是否说明,原告律师并不知道原告资产现状如何,那么当然也无法判断是否因资产问题而自杀。”方律师淡淡说道。

“原告律师,你是否有新的证据?或者你还有问题需问原告和被告?”法官的目光从方律师脸上扫过后,看着原告律师问道。

“我还有问题要问。”原告律师点了点头,转身看着王敏兰问道:

“你丈夫死前和你说过什么?”

“他说,完了完了完了,又跌停了,钱全部都没了……”

“然后呢?”

“然后说要找朋友筹钱翻本,说过几天就要大涨了,现在被平仓出局,太亏了。”

“后来筹到钱没有?”

“没有,第二天他就不怎么说话了,然后我买菜回来,他就、他就……”

“法官大人,据我当事人的描述,他丈夫自杀,完全是因为股市扫荡了他的资产所致,而自杀当天,顾氏宣布破产,这等于是投入在顾氏股票上的钱,一分也拿不到。所以说,我当事人丈夫的自杀,确是因为顾氏破产而引起的。”对方律师看了哭泣的王敏兰一眼,沉声说道。

方律师从位置上走出来,看着法官说道:“法官大人,对于炒股亏损自杀,企业在法律上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刚才已经陈述过一遍;最后我也还有两个问题要问原告。”

“请问。”法官沉声说道。

“请问王敏兰,你丈夫和你说的钱全没了,是指投入顾氏的钱全没了,还是指所有股票的钱全没了、还是他所有的身家全没了?”

“这个……”

“请问王敏兰,你丈夫和你感情这么好、你又没有收入来源,你丈夫自杀难道不担心你以后生活会有问题吗?”

“这个……”

“请问王敏兰,你丈夫在和你的沟通中,有提到过‘顾氏’或者‘顾子夕’吗?”

“这个……有,提到过顾氏。”

“他说到顾氏的什么?是顾氏的哪款洗发水比较好用?还是顾氏今年又有新广告了?还是顾氏的股票趋势?还是都有?”

“都……都有。”

“你丈夫说哪款比较好用呢?”

“这个……”

“我反对,反对被告律师提一些与本案无关的问题,企图诱导我的当事人做出不当回答。”原告律师即刻大声制止。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关系到死者与我当事人的关联,至关重要。”方律师淡淡说道。

“被告律师请控制节奏。”法官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止他继续提问。

“谢谢法官大人。”方律师朝着法官微微欠身后,转身看着王敏兰继续问道:

“你丈夫喜欢哪则广告?”

“这个……

“法官大人,原告并不知道丈夫所说的钱全没了,是指什么钱全没了;所以我们的问题依然回到原点----死者是破产还是资产缩水?”

“众所周知,顾氏是做日化的,而顾氏日化又以洗发水为最有名;死者既然和原告提过顾氏的产品,原告为什么会不记得?而且连丈夫曾提起哪则广告也不记得了?”

“所以,原告在说谎!”

“我没有……”

“若不是你们夫妻感情根本就不好,就是你丈夫根本没有和你提过顾氏、以及顾氏的任何事。你在这里编故事。”

“我没有,我老公买了你们的股票亏死了,你们还冤枉我,你们真是太没人性了!”

“法官大人,我对原告起诉的用意、和庭上证词持怀疑态度。”方律师也不理会她,径直向法官说道。

法官点了点头,看着王敏兰问道:“原告,注意你的回答。”

“法官大人,我没有撒谎,汪律师,我没有撒谎,我只是忘了……”王敏兰看着律师失望的眼神,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法官看着原告律师说道:“原告律师,如果你有新的证据,可以在休庭后交给书记员;如果没有新的证据,原告王敏兰起诉顾氏原总裁顾子夕,虚假破产导致其丈夫破产自杀的指控,本庭认为证据不足。”

“法官大人……”原告律师瞪了王敏兰一眼,转身看着法官说道:“我们起诉的重点是顾子夕操纵证券价格,制造虚假破产。我当事人的丈夫自杀,是因此而引起,所以我们坚持对被告在证券价格操纵、制造虚假破产的指控。”

“原告律师的意思,是放弃因被告原因,而导致原告丈夫自杀这项指控吗?”法官看着原告律师问道。

原告律师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是。”

“好的,书记员,请你记下原告方的意见;现在休庭十分钟,十分钟后继续开庭,原告王敏兰无需再出庭。”法官拿起小锤在桌上敲击了一下后,便起身往外走去。

“汪律师,我没有撒谎。”王敏兰哭着说道。

“方品律,你还有没有人性?人家丈夫亏光自杀,你居然说没关系!”原告律师生气的指着方律师的鼻子大声吼道。

“汪卓然,你别装出一副正义的样子,和我们无关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背这个黑锅?”

“从法律角度来讲,你的当事人证词漏洞百出、证据不足,我不追究他诬告已经很客气了;”

“从商业角度来讲,股票就是赌博,玩不起就不要玩,愿赌服输;他赚钱的时候怎么不去感谢上市公司;亏钱的时候就找上市公司,这个道理,走到哪里也是说不过去的吧?”

“从人情来讲,顾氏破产后,对于企业下市后,手中股票无法出手的客户都有补偿,这已经是仁至义尽。”

“所以汪律师,演戏适可而止就好,我们双方执着的关键点不在这里,你何必去哄一个失去丈夫的可怜女人。”方律师冷笑一声,转身往外走去----顾子夕与许诺正在外面透气、聊天。

身后,那个女人仍然痛哭不已----原本失去丈夫、失去经济来源,已经让她痛苦不已;在她简单的概念里,就是那个股票害死了丈夫,所以有律师说要帮她讨回公道,她当然立即就同意了。

根本没有考虑到会被别人利用----她一个无业的家庭妇女,一没姿色二没钱,有什么可被别人利用的。

可刚才在庭上,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自己律师和法官的态度上,她知道这公道是讨不回来了;而对方律师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汪律师在哄自己吗?

“汪律师……”王敏兰哭着看着她的律师。

“对方律师很有经验,钻了法律的漏洞将责任撇得干干净净;你也别担心,这个官司我们还要继续打,只要我们能赢,你那份补偿就会给你。”原告律师沉着脸,安抚着王敏兰。

毕竟只是个家庭主妇,见识不够,被方律师几个问题一带,这起诉主题就被跑偏了。现在也顾不上她了,只要在案子判下来前,她不乱说话就成。

“谢谢汪律师。”王敏兰抽噎着,拿了包低头往外走去。

“我刚才好紧张啊。”许诺看着方律师说道。

“比上次还紧张?”方律师看着她笑着问道。

“上次身在其中,又没有必胜的愿望,所以不紧张。”许诺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方律师点了点头,转眸看向顾子夕说道:“刚才的辩护不是重点,我想先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接下来一条心打证券价格的诉讼,也让法官把案子的印象转到商业规则里去。”方律师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

“对方律师比之前打顾东林案子的律师要历害,咬得很紧,而且该放弃时立即放弃、还让他的当事人感觉不到被抛弃。”

“这一局,是你死我活的,谁也不敢马虎。”顾子夕点了点头。

“都在节奏里。”方律师点了点头,抬头看见对方律师在打电话后,回头与顾子夕对视了一眼----两人眼底一片了然之色。

在走廊的另一边,顾朝夕也正接电话,顾子夕却连看都没看一眼,与方律师和景阳讨论了一下稍后可能会遇到的情况后,便转身回了庭里。

第二节,对新证据的措及不及

“刚开庭两小时,现在休庭。”

“不方便和你说,现在也没结果。”

“你知道最后保释是谁去做的吗?是辛姨;你知道今天开庭,谁给子夕送了护身符吗?是辛姨。所以,你让子夕怎么想?”

“就到这里吧,我要进去了,我怕影响子夕的情绪。”

顾朝夕说完便挂了电话,匆匆往回走去。

顾朝夕回到庭里时,法官也正好回来,在看了一下书记员对刚才庭辩的记录后,便宣布开庭----

“原告张仲秋、王强、李林,诉被告顾子夕,利用顾氏原执行总裁的身份,操纵证券价格,制造公司虚假破产,导至自身资产损失;主张顾子夕承担证券操纵罪、虚假破产罪、赔偿资产损失。”

“原告律师,对于你方的主张,请你将你方证据交由被告方确认。”法官看着原告律师说道。

“好的。”原告律师拿着手中的资料,径直走到被告席上,边将资料交给方律师边说道:“证交所的交易记录,有五处显示顾氏股价波动异常;证交所专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此交易波动状态,有70%的操控可能;”

方律师拿着原告律师递过来的资料,其所说的五处异常,与他在顾氏系统里调出的异常记录基本相符;而真实的情况是,他们操纵过十二笔交易,其它七笔的操控痕迹低于30%,所以证交所的工作人员是不会进行指认的。

而证交所指认的那五处,也都一一签字,将可能的操控手法、可能导致的后果,都写在上面。

“被告律师,你对这份证据有什么疑问。”法官看着方律师问道。

“对于证据本身我没有疑问,但对于证交所的专业工作人员的签署意见,我的当事人有自己的看法。”方律师沉声说道。

“请说。”法官点了点头。

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法官说道:“证交所的专业人员标出的这些波动段,如果拎出来看,确实异常;但放到整个年度来看,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资金循环周期,也有业绩波段分配,所以整体来看他又是正常的。”

“顾氏的产品结构中,以洗发水的营业额最大;洗发水的销售旺季是夏秋,平和期是春天,淡季是冬季;与此相匹配的是,我们的原材料采购波段、银行贷款及还贷波段,基本错开一个季度的峰值。”

“我这里有份顾氏三年的回款曲线图、以及我们市场推广的时间波段图,这两张趋势图,与证交所提供的成交量变化、涨跌趋势基本吻合,能够说明顾氏的股价与成交量变化的相关因素是什么。”

顾子夕说着,便从面前的文件袋里,拿出一沓资料递给方律师,方律师接过后,便递给了书记员。

新的证据,在书记员、法官和原告律师都看过后,方律师说道:“证交所的专业人员只圈出交易异常处、而且只能做出70%的判断;而未做年度趋势整体分析,所以我们只能判断交易点有异常,而这异常正好是我们产品发展规则所造成的,所以并不存在操控之说。”

“我们操控的是资金周期、是市场推广的投放波段,而不是股价。”方律师看着法官沉声说道。

“原告律师,你对这份证据有什么疑问?”法官看着原告律师问道。

“法官大人,我们说到操控,便是人为的、有意识的去操作;既然是人为的、有意识的,当然会利用企业的营运规律去做波段手法,我相信没有人会傻到做出与企业营运趋势相悖的操控痕迹来。”

“在这种设计和操控下,仍留下70%的操控痕迹,足以证明被告的故意与恶意。”原告律师铿锵有力的说道。

“原告律师请注意你的措词,证交所专业工作人员给我们的是70%的可能性,因为在证券交易价格的受控因素太多、我们企业发展也总是存在变数,所以没有人能预定这样的结果就是100%的操控。难道原告律师自信为,在商业经营与证券分析上,比证交所的工作人员更专业吗!”方律师看着原告律师冷冷的说道。

“原告律师,在判决之前,请注意你的措词。请问原告律师是否还有证据以证明原告的观点与主张。”法官看着原告律师沉声说道。

“法官大人,我有几个问题需要向被告核实。”原告律师看着法官,笃定的说道。

“请问。”法官点了点头。

原告律师朝着法官微微欠身后,转身走到顾子夕的面前----依然是一件白衬衣、外套一件孔雀蓝色开衫线衣的顾子夕,站在被告席上,竟如在自已公司般:目光沉着、气势卓然,强大的气场,连他这个原告律师都有些镇不住。

“你叫顾子夕?”原告律师暗沉了沉气息,看着顾子夕淡然中带着令厉的眸子,沉声问道。

“是。”

“你是顾氏的总裁?”

“上一财政年度,9—12月不是;本财政年度7月后不是。”

“请问被告,你在本年度的7月*日晚21点,你在哪里?”

“对不起,我需要查一下我的工作记录。”顾子夕的眸子猛然一沉,却迅速低头拿起手机,边打开备忘录,边将眼低的了然给掩了下去----原来,他们所说的、手上捏着的证据是指这个。

旁听席上,景阳也不由得微微变色。许诺看着顾子夕细微的表情变化、又看了看方律师看起来沉然淡定,抓着文件的手却不自觉的紧握的动作,心里不由得慌了起来----那天晚上,他去哪里了?在干什么?自己在哪里?

她当真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

顾子夕的脑袋飞速的转动着,边调出手机备忘录,作势看了一眼后,抬头看着对方律师淡淡说道:“7月*日晚21点,我在南城区的茶舍与朋友一起喝茶。”

“什么朋友?”原告律师追问道。

“顾氏的几个散户。”顾子夕沉声说道。

“谈什么?”原告律师只觉得连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加速起来。

“男人在一起,当然是男人的话题。”顾子夕淡淡说道。

“请你表述得更具体一些。”原告律师稳住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

“关于投资和商业的话题;当然,基于我的身份特别,几个散户也问了我一些顾氏股票的走势问题,因为当时我已经辞去公司的所有职务,所以我并没有给太多实质性的建议。”顾子夕沉声说道。

“你撒谎。”原告律师大声说道:“法官大人,被告于7月*日晚,在南城区的茶舍与顾氏散户中最大的四个客户约见。并承诺给予该客户差价补偿,要求该客户在确定的时段进行股票交易,以控制股价、影响交易量,从而成功拉动股价在他的控制范围内浮动,达到操控股票交易价格,制造企业破产的假像。”

“法官大人,我请求我的第一人证上庭作证。”原告律师轻扯嘴角,看着方律师冷冷的笑着。

“可以。”法官点了点头。

“哎哟,我的肚子……”当最大的客户刚刚走进法庭,旁听席上的许诺突然捧着肚子喊了起来。

“许诺!”就算在面对突然而来的物证人证时,也没有慌张的顾子夕,在听到许诺的喊声时,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法官大人,我当事人的妻子身体不适,我请求暂时休庭,安排送她去医院后再继续开庭。”方律师趁机提出了休庭的申请。

“休庭十五分钟。”法官看了一眼被景阳拥住的许诺点了点头:“书记员请将刚才的辩词和证据都整理一下。”

“好的。”书记员点了点头,埋头在电脑里飞快的敲打着。

第三节,为子夕争取沟通时间

“怎么样?”顾子夕快速跑到旁听席,从景阳怀里将她接了过来。

“刚才动得历害,扯得我有根筋好疼。”许诺边揉着肚子边说道。

“我让小秦送你去医院,接下来的你不要听了。”顾子夕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好。”许诺点了点头,让他抱着快步往外走去。

“喂,我没事。”进电梯后,许诺轻轻扯了下他的衣领,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

“你?”顾子夕这才明白她是看出了自己和方律师对刚才的局面都有些失措,所以用这种方法争取了时间,让他和方律师来商量对策。

“以后不许,我和方律师有默契,知道怎么应对,不许拿孩子的事情撒谎。”顾子夕看着她严厉的说道。

“知道了,下不为例。”许诺睁大眼睛乖巧的点了点头。

“恩,就算没事,你也不适合长时间紧张,现在回家休息一会儿,中午等我电话。”顾子夕依然抱着她,下了电梯后,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我自己能走,你和方律师沟通一下吧。”许诺扯了扯他的衣领,担心的说道。

“方律师有意见会发我消息的,你不要瞎操心。”顾子夕不悦的瞪了她一眼,还在为她随便的拿自己的身体状况来撒谎而生气。

“哦。”许诺也不想在这时候招惹他,点了点头后,便顺从的不再说话。

直到他将她放进车里坐好后,她朝着他笑了笑说道:“我真的没事,我这就回家躺着等你的消息,不用担心我。”

“恩,乖一些,我们会有最好的结果。”顾子夕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便匆匆往回走去。

“和对方沟通有录音吗?”

“没有。”

“没有录音的,都不要承认。”

“好。”

“可以说的,全部说实话;不可以说的,一样都不要承认。”

“好。”

顾子夕将沟通记录删掉后,快速往里走去。

法庭外。

“诺诺,情况怎么样了?”一路小跑过来的,是辛兰。

“辛姨?你还在?”许诺不禁微微愣了愣,心下却一片感慨、又有些许心酸。

“你不舒服吗?”辛姨看着她问道。

“辛姨进来坐。”许诺拉开车门,将辛兰让进来后,看着她说道:“我没事,就是坐时间长了不舒服,子夕让我先回家。”

“庭审还没有结果,最后结果会怎么样,也不好说,现在两边律师都很激烈,证据也相当。”

虽然感慨于辛姨在这种情况下还对子夕如此关心,许诺仍没有将全部的情况和盘托出----毕竟,这个官司的太重要了:她和顾子夕根本就输不起。

“恩,能让子夕这么为难、让方律师也觉得棘手的官司,自然是不好打的。”辛兰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他们之间,也不知道要争到什么时候,从上一辈一直争到下一辈。”

“顾东林因此已经进去了,却还不醒悟,难道非得你死我活,才能结束吗?”辛兰似乎想起了当年的一些事情,神情间一片萧瑟与忧伤。

“很多事情的发生我们都不能控制,所以在命运这条路上,我们不停的努力、不停的挣扎,命运多少总要回报我们一些幸运的。”许诺微微笑了笑,淡淡说道:“我这么努力,运气不会太差的。”

“诺诺,真是难为你了。”辛兰看着她眸子里的坚定,不由得低低的叹了口气----她确实足够的顽强,可人有时候却是争不过命运。

就像她自己一样,曾经的职场丽人,一段错误的爱情,就算利落的放手,结果仍然是伤痕累累。

“诺诺,我先走了,有消息知会我一声。你放心,我和那个人没有任何联络;子夕的事情,我也不会和子安说。”辛兰拍了拍许诺的手,拉开车门下车后,朝她挥了挥手。

“好的,再见。”许诺点了点头,按上车窗后,让小秦开车往回走去。

辛兰转身慢慢往公交车站走去,想起许诺年轻脸庞、坚定的眸子,不禁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与现在的许诺相比,当年的自己也还是少了她这份聪明。

但凡在爱情里她能聪明些、知道他心里的那个人就在身边,就不该义无反顾的一头扎了进去。

希望她的运气比自己好吧。

辛兰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法院大楼,眸子里依然一片担忧----担忧顾子夕这一次有没有赢的机会。

顾东林为了这次机会,宁愿放弃与郑仪群的婚姻、放弃宝贝的小儿子;宁愿让自己吃官司坐进去----他当然不会给顾子夕赢的机会。

其实他却不明白,只有让顾子夕赢,他自己才有重生的机会----否则,顾子夕要整残、整死一个监狱里的犯人,手段真是太多了。

所以,她也担忧顾东林----对他虽然没有了爱恨的感觉,可与他必竟还有过一段青葱美丽的过去、可他必竟还是儿子的父亲。

好歹,她希望他活着。

法庭里,顾朝夕看着那个才拿了顾氏钱的大客户,恨不得想上去给他两耳光。

“都是有原因的,你我现在这里不方便离开,我已经通知许诺去调查了。”景阳俯头在顾朝夕耳边轻声说道。

“许诺?”顾朝夕疑惑的看着他:“行不行啊,挺那么个大肚子。官司输了子夕还能挺住,那女人和孩子出点儿什么事,就麻烦了。”

“她比你想象中的坚强。”景阳沉眸淡然说道。

“希望如此。”顾朝夕点了点头,眸子里依然一片忧虑----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在为许诺担心!

虽然,担心的源头依然是子夕----但对那个女人?

多少努力都不曾打动她,而刚才那个肚子疼的假动作,却让她对这个女人开始另眼相看----在维护子夕这上头,看来她是有心的,而且也是有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