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1证据不足

Chapter051 证据不足

“法官大人,我的第一证人秦东,是顾氏的老股民,持有顾氏股份长达五年之久;持有顾氏流通股最高额时到达1千万,超过了1%的持有量,是顾氏流通股的最大持有客户。”

原告律师将秦东的身份证明材料递给法官,法官在看过后递给书记员,让他记录下来,随后对原告律师说道:“请原告第一证人,对你所知晓的、与本案有关的情况进行陈述。”

“我叫秦东,是顾氏的老股民,进入股市的前三年,我手上有多支股票;近两年用了90%的资金只做顾氏这只股票。”

“在今年的5月,顾氏的股价波动如死水微澜,时有起色,但总象差一口气,那时候我的帐面已经亏损57%,所以我和几个朋友商量,准备割肉出场。”

“但我们几个的持股额太大,如果贸然出场,将会引发顾氏股价崩盘,所以这方面我比较谨慎,所以那段时间一直在计算最合适出手的时机。”

“这时候,顾氏前总裁顾子夕先生给我电话,说有事情和我商量。当时顾子夕已经辞去顾氏的一切职务,官方原因是把顾氏送给其胞姐;坊间传闻是因为其妻子不受家族认可,惹恼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郑仪群女士,因此被迫放弃顾氏。”

“所以我判断能从他处得到更多关于顾氏股票的信息,所以同意了约见。”

“我们见面的日期是7月*日,见面地点是南区某茶舍,见面聊了大约2个小时后,他先离开,然后我再离开。”

“谈话的主要内容,是他要求我按节奏抛出手里的股额,至于节奏的控制,会有人和我联系。并承诺将亏损差价补给我,所以我就同意了。”

“谈过那一次后一直没有消息,然后到了9月,有人联络我,说可以出手了,一共三天时间,每天都有电话告诉我,今天出多少、今天收多少。我的交易记录可以显示这三天的交易流水,都是按电话控制的节奏去做的。”

“随后顾氏股价崩盘,顾氏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半个月后,顾氏宣布退氏、宣布破产清算与公司出售;9月底,宣布顾子氏收购成功。一周后,我帐上拿到收购公告里补偿的金额;半个月后,我帐上收到顾子夕承诺的差额补偿。”

“这就是我与顾子夕沟通的全部经过。”秦东沉眸看了顾子夕一眼,眸底有着淡淡的抱歉,却也无可奈何。

“被告顾子夕,你对原告第一证人的证词,有什么疑问或需要补充的。”法官点了点头,看着方律师和顾子夕问道。

“我有几个问题想请问对方证人。”方律师停下手中快速记录的笔,拿着写得满字的纸站起来对法官说道。

“可以。”法官点了点头,示意他提问。

“谢谢法官。”方律师拿着手中的纸走到秦东的面前,看着他温文的问道:

“你叫秦东,长期持有顾氏的股份?”

“是的。”

“你说顾子夕约见你,你想了解顾氏股价的内幕,所以你同意了?”

“是的。”

“在此之前你认识顾子夕吗?你们见面是怎么确认他的身份的?”

“不认识,但在报纸和杂志上见过他。”

“OK,所以在这次见面之前,你不认识他、没见过他、仅从媒体上知道他是吗?”方律师的语气依然温文淳和,不显山不露水,完全没有第一场庭辩时的犀利与咄咄逼人。

秦东的语气微微停顿了一下,想不出方律师这句问话的陷阱在哪里,当下仍然轻轻点头:“是的。”

“谢谢。秦先生刚才说到你们见面的时间是7月*日,晚上在南区某茶舍,聊了两小时,然后我的当事人先行离开,你随后离开,也就是见面时间是10点10分,我的当事人离开时间应该是12点10分,请问你的离开时间是什么时候?”

“我反对,反对被告律师反复询问与本案无关的问题。”原告律师同样不知道方律师的这些问题,究竟是想干什么,心里不免没底,当下出声反对。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关系到我的当事人,是否在7月*日,通过面谈方式与秦先生达成操控的共识,我认为这些问题非常重要。”方律师扭头看向法官,态度依然从容。

“被告律师请继续。”法官点了点头,同时也在拿笔记着双方的问答。

“谢谢法官大人。”方律师转过头来,看着秦东继续问道:

“请问你的离开时间是什么时候?”

“具体时间我不记得,我只记得比顾先生晚约模20—30分钟。”秦东的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模糊的答道。

“秦先生和我的当事人聊了股票抛售节奏的问题,当时同意按我当事人的要求去做,但并不知道确切的要求是什么、也不知道具体抛售的时间,是吗?”

秦东略略犹豫了一下,点头应道:“是的。”

“秦先生说,我的当事人承诺给你补偿差额损失,这是你们达成共识的先决条件,是这样吗?”

“是的。”

“如果事实确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你是否知道,你这样做已经触犯了证券交易法、经济法?”

“我……当时亏得太多,一心只想弥补损失,没有考虑那么多。”

“请证人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知道。”秦东大约知道了方律师前面一系列问题的用意所在,背心不禁流出一身冷汗来。

“好的,后面你从7月等到9月,中间我的当事人有没有联系过你?”方律师除了刚才追问时的目光闪过犀利之色外,现在又恢复到原本温文儒雅的模样。

“没有。”秦东回答问题的声音,则是越来越小。

“9月的时候是谁联络你?”

“顾氏的证券部长乔恩。”

“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与你谈判的是我的当事人、和你联系的是顾氏的前证券部长乔恩?”

“是的……”

“你在9月底,和10月中旬,分两次收到我当事人的打款,分别是公告补款额度和承诺差额,是吗?”

“是的。”

“好的,谢谢。”

方律师点了点头,转身看着法官说道:“从对方证人的证词里,我们了解以这样的信息:第一,对方证人并不认识和了解我的当事人,却同意了他的邀约,目的是为了拿到内部的消息,以减少自己在股市的亏损。由此我可以推断:对方证人若不是在说谎,就是太大胆,将自己的近千万的身家,交给一个并不认识的、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失去企业掌控权的人。而这样的大胆,并不符合一个有五年股市经验、并在全部抛售前还想着会影响市场的谨慎之人。所以对于对方证人的证词,我首先打上疑问?”

“第二,原告证人第一次见我的当事人,谈下这么大的合作,近千万的损失补偿,却没有任何的书面约定,便全然相信了我的当事人,并在中间长达两个月的时间不联络的情况下,他仍然没有做出抛售行为,一直等到两个月后,一个没见过面的、只在证券报上见过名字的人通知他可以操作了,他便开始操作。”

“试问,有谁会把自己的全部身家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更何况,我的当事人确实也没有这样的魅力,让一个陌生人能将全副身家交给他。”

“所以对于原告证人所说的交易约定,我根本就不相信。”方律师转眸看了秦东一眼,冷冷的说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在那种情况下,任何的信息都是救命稻草。而玩股票的人都有赌徒心理,方律师是理智之人,自然不会懂得我们这种人在要倾家荡产时的心理。”秦东倒也不生气,只是时所当然的淡淡说道。

方律师从他的态度里,基本能判断出——他的确是被要挟来作证的,所以只负责说出实话,对结果却并不执着。

方律师在心里暗暗点了点头,看着秦东轻挑眉梢继续说道:“人性的本能,是警惕的,更何况是做投资和商业的人。”

说完转眸看向法官,沉声说道:“对方证人说到,我的当事人当天是12点10分离开的,他自己则不记得晚了多久离开。我想,任何一个刚刚得到承诺,上千万的亏损可以被弥补的时候,心情应该是愉悦的——这么关键的时间,为什么会不记得?所以说,原告证人在这件事情的逻辑上,确实让人想不通。”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原告证人说收到我的当事分两次打的补偿款项。而我的当事人,只有一笔打款,是在9月28日,以收购后的财务名义打出,金额与法院公布的补偿额度一致,这是打款记录。”

方律师说着,将手中的打款记录单递给了法官,转头看着秦东和原告律师,朗声说道:“所以,我严重怀疑原告证人证词人可信度;而且,如果事实如原告证人所说的话,他明知道这种行为既违反了经济法、又违反了证券法,却依然坚持这样做,用原告证人自己的话来说:一个赌徒的心理,认为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我不知,不会有事。”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你现在站出来指证我的当事人,你就这么想和他一起来承担犯罪的后果?”

方律师的眸光微微的眯了起来,看着法官,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我怀疑秦东出庭作证的动机实在可疑!”

“法官大人,原告证人若不是出于心甘情愿的出庭作证,那么他的证词,又有几分可信?”

“所以,各方证据显示,原告证人出庭动机可疑、思维逻辑混乱、证词严重失真,所以请法官大人判定原告证人秦东的证词不足采信。”方律师向法官鞠了一躬后,转身回到顾子夕身边坐了下来。

“对于被告律师的辩驳,原告律师是否有解释?”法官看着原告律师问道。

“当然有。”原告律师沉声说道:“对于被告律师说的第一点,我的证人为何在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便对被告如此信任,是因为被告是一个有社会声望的人,他的社会声望和地位,所投射的结果就是高信任度。”

“如果对方律师不了解社会声望与投射信任之间的关系,我们还可以请心理专家来解释这种就急心理依赖的心里反应,都足以说明我的证人,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当时的选择和反应,完全符合他的心里状态。”

“对于被告律师所说的第二点,我想我们不必过份纠结我证人对于离开时间的记忆有多精确,我这里有照片为证,当时被告是12点10分离开,我的证人是12点35离开,我的证人的记忆只有5分钟的差异,这对于两个月前的事情来说,应该是相当精准的,完全符合被告律师所说的,刚刚知道损失的钱可以被挽回后,心情愉快、记忆深刻的状态。”

“最后一个最为关键的证词,就是打款,我的证人确实收到两笔打款,这是收款证明,请法官大人查实。”原告律师将手中的银行流水递到法官手里后,接着说道:“所以,我的证人所有的证词都是真实的。”

原告律师也非常聪明的避开了方律师所提到的出庭动机的疑问——只要证据确凿,动机的问题便显得不那么重要。

就算被迫出庭又如何?只要他说的话是真的,便足以判顾子夕有罪。

“方菊兰是?”法官看着两份不同的银行流水,皱眉问道。

“方菊兰是我的妻子,为了避人耳目,承诺补偿款是打在我妻子账户上。”秦东说道。

“原告律师稍后请提供原告证人与妻子的结婚证,以及其妻子的身份证信息。”法官点头说道。

“打款帐号也不同?”法官继续问道。

“既然被告想要避人耳目,自然不会用同一个帐号来打款。”原告律师解释说道。

“什么帐号?我只支付过公告赔款,没有向任何股民支付任何其它赔款。”顾子夕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请原告律师提供打款人的信息。”方律师轻挑眉梢,看着法官说道。

“原告律师,有打款人的信息吗?”法官问道。

“暂时没有。”原告律师看了方律师一眼,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今天暂时休庭,一周后再次开庭。原告方请在下次开庭前将证据补足:第一证人与妻子的结婚证、第一证人妻子的身份证、两次打款的帐号与帐户信息;还有诉讼书中提到的被告非法转移资产,目前也还没有看到有效证据,请于下次开庭时一并提交。”

“刚才证人提到与本案相关的另一个关键人,顾氏原证券部部长乔恩,如果以上指控属实,此人当属同犯,请原告律师追加此人为共同被告,追加书于两天内呈交法院。”

“原告律师,有没有问题?”法官看着原告律师问道。

“没有问题。”原告律师点了点头。

法官将目光转向方律:“被告律师,在一周内有任何新的证据,都可以随时递交过来。因本案涉及金额特别巨大、案情特别严重,所以在判决前,被告会关押候审。”

“还没定罪,为什么要关押。”顾朝夕霍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道。

“景阳,带她先走。”顾子夕沉声说道。

“子夕……”顾朝夕紧咬下唇,不肯就走——子夕这般优雅高贵的人,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朝夕,你先走。”方律师转眸看着顾朝夕,沉然说道。

顾朝夕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方律师说道:“那,就拜托方律师了。”

“恩,去吧。”方律师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先行离去。

第二节,分头行动

在景阳带着顾朝夕离开后,方律师对顾子夕轻声说道:“我已经安排了取保候审的手续,你最多在里面呆两天时间。”

“恩,这个倒是没关系,这个秦东,看来是被人威胁的,你让景阳查查他老婆孩子的情况。”顾子夕点了点头,眸色仍是一片淡然与从容。

“恩,我这就去安排。”方律师点了点头:“现在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三个方面:一个是证交所提供的交易异常证据,今天在庭上我没有提异动百分率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异动已经超过了规定异动率10万分之0。8至10万分之3之间,达到10万分之5;我已经去查今年的异动平均值,如果在今年的范围内,证交所工作人员无法判断的30%的,便是我们的机会。这组数据比拿交易记录更难,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了,我再去催一下进度。”

“第二个问题,就是秦东证词的真实性,见面谈过什么,现在看来他们是肯定没有录音的,所以聊的内容你完全可以不承认,有个难题就是:你为什么要约见他,如果对方律师问到这个问题,比较难办。”

“第三个问题,就是秦东证词的有效性,打款的帐户可以让他的证词部分无效。如果能找到顾东林威胁他的是什么事,那么他出庭作证的动机也就被挖了出来,涉及被迫的话,他将不再具备出庭作证的资格。所以我会想办法拖住下次开庭的时间,以便我们找证据。”

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方律师说道:“当时我已经不是顾氏的总裁,乔恩与我并没有任何工作往来,让乔恩咬死正常交易。”

“我知道,对方的追诉书生效后,差不多就是第二次开庭的时间,所以乔恩基本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方律师点了点头: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非法转移资产,顾氏半年的资产报表我让财务专家看过,帐面没有任何的疏漏,但在法律判定的手法上,还有个同类型案件类比,这方面,我拿不准法官的态度,我还需要和法官再沟通。”

“我知道,费心了。”顾子夕点了点头,朝方律师微微笑了笑:“我没问题,帮我转告景阳,这两天帮我多看着些许诺。”

“行,没问题。”方律师点了点头,见法院的协警正走过来,便收了资料站到了旁边。

“子夕……”看见协警进来的顾朝夕,忍不住从外面冲了进来。

顾子夕也不看她,转身跟着协警从侧门往外走去——挺拔的背影,沉着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异样。

“朝夕去所里找我助理,跟他一起去办取保候审手续。”

“景阳你马上安排调查秦东的家人情况。”

“我现在去找法官,了解一下他对案子的印象;然后去盯着证交所的数据出来。”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对方所有提供的证据,全部推翻,然后把顾东林牵出来,这样一来,这个案子的始末便有了缘由。”

方律师看着顾朝夕和景阳,快速说道。

“好的,我们这就分头去安排。”景阳点了点头。

“乔恩那边我会联系,许诺你帮子夕照顾好,他现在只是担心她的情况。”方律师点了点头,便转身往法官办公区快步走去。

“你开车去律师事务所,我现在联系许诺,看看她的进度。”景阳扯着顾朝夕边快步往外走、边将车钥匙塞进她手里。

“你照顾着她一些,跑路这些活儿,她一个孕妇也顶不上什么事。”顾朝夕点了点头,抓了车钥匙便快速往外走去。

“许诺,你现在哪里?”

“子夕的情况怎么样?”

“对方证据不足,下周重新开庭。现在关押候审,朝夕已经去办取保候审的手续,大约需要在里面呆两天。”

“……”

“你别担心,都是这个过程。”

“恩,秦东家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找到熟人查了他和妻子女儿的通话记录,原本有每天定时通话,现在已经有一周没有过通话记录了;我朋友正在查他妻子女儿在那边的住址和生活情况。”

“前期的资料里,有父母吗?”

“没有,父母都不在世。”

“你具体方位告诉我,我过来找你。”

“现在不方便,我在市公安局重案组。”

“……”

“只有这个渠道能让相关部门配合调查,私家侦探都不行。”

“我明白,有消息立即给我电话。”

“我知道,我先挂了。”

挂了许诺的电话,景阳伸手拦了出租车,快速往顾氏公司开去。

第三节,许诺求助于林允宁

“开庭结果?”林允宁看着许诺淡淡问道。

“对方证据不足,现在关押候审。”许诺用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沉声说道。

“你要有心理准备,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是事实主体,主要证据体现不在人证上、在物证上。所以就算这个证人无效,证交所的交易流水,依然是避不过的坎。”林允宁看着她说道。

“对方律师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依然把所有的证据都拉出来,这中间还存在一个有意程有多大、恶意成份有多大的问题。若只是物理证据,情节要轻许多。”许诺沉眸看着顾子夕,坚定的说道:“你知道我们的法律有很多尺度,现在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尺度;要的,就是法官的好印象。”

“你长大了很多。”林允宁看着她,不禁感叹——印象中,不过是一个被莫里安护在双臂间的小姑娘,转眼间,却已经跨越了女子的柔弱,坚强如战士一般。

“长大不是对人的夸赞,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会长大。”许诺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看着林允宁轻声说道:“林大哥,这次真的谢谢你。”

“说实话,我是真不想帮你——一来那顾子夕也不是什么好人、二来你害得允儿到现在都不快乐。”林允宁轻这撇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现在才知道,有权还是好啊。我们一介草民百姓,要办点儿什么事,可真是太难了。”对他不喜的态度,许诺倒也是不以为然。

“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痛,都不是局外人能了解的。”林允宁眸色微微黯淡,看着她叹了口气:“你先回去吧,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好,那我先走了,等你消息。”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在许诺离开后,林允宁便给莫里安打了电话:“她刚才在我这里,今天是第一次开庭,由于对方证据不足,一周后会第二次开庭。”

“顾子夕现在关押候审,以他们家的情况,估计会花钱做取保候审,所以在里面呆不了两天。不过这案子的情况,以我判断不容乐观。”

“她的情况还好,不急不燥的,一样一样的在处理。”

“我说老莫,要是顾子夕被弄进去,岂不是报了你的夺爱之仇?你还帮她干什么!”

“得了,你伟大、我狭隘行了吧。”

“手上的事刚结束,原本想过来看你的,现在倒好,被这丫头给绊住了——她要查的资料不复杂、也不隐蔽,只是涉及隐私,所以只能我出面去办。”

“我能办的尽量给她去办,要拿她的事当你的事办,我可还真做不到。”

“好了,我有电话进来,她的事情我随时向你汇报,你自己在那边多注意。”

挂了林允宁的电话,莫里安还是不放心的又给许诺打了过去:“要不要把案子的资料传给我一份?”

“不用了,方律师已经准备了很久。”

“除了律师,顾子夕家里这边,谁在跑案子?”

“他姐姐和姐夫。”

“……他们不管你?”

“不是,我们分头在安排,顾东林突然拿出顾子夕和那个证人一起吃饭的照片来,将我们之前的证词计划全部打乱。所以他们还在庭审的时候,我就出来跑这事了。”

“恩,你现在的情况自己多注意,你要有什么问题,这案子打赢了,对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的个性你还不知道,越压越强的那种,所以没事的。倒是你,声音听起来还不错,后来发作过没有?”

“发作过两次,时间越来越短了,看来德国这半年的控制期,还是有道理的——半年之后,可以完全恢复。”

“这样我就放心了。”

“需不需要若兮过来陪你?”

“……不用,有事我找小北陪我。”

“顾东林在不在外面?”

“在,听说保释期是一个月,大约还会在外面呆个一周吧。”

“那你千万注意自己的安全,出门一定要有司机陪着。”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恩,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现在我先挂了,你等允宁的消息。”

“好。”

挂了电话后的莫里安只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起来——虽然以常理推断,顾东林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但想到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为这件事奔波,就怎么也不能放心。

只是,他人在万里之外的德国,想护着她也是鞭长莫及;而她的家人——她根本就没有家人。

庭审的结果,许诺没有和季风说,他对这些事情是完全的不懂,她不想再绊住他远行的脚步,所以在给季风打电话的时候,只说了对方证据不足,一周后会再次开庭,具体的什么也没说。

“海外的消息还在查。”许诺走进顾朝夕的办公室,景阳刚打完电话转过身来。

“朝夕去办手续了,子夕最多在里面呆两天。”景阳走过来扶着她坐下后,看着她说道:“公司的事情我和你说一下,如果海外那边有异常,我过去处理,公司这边的事你就盯一下。”

“好。”许诺点了点头。

“乔恩会被追加为第二被告,方律师会和他沟通上庭的事;他的家人我们安排安抚一下,不怕他会招供,怕他顶不住家人的压力。”景阳拿出纸笔,将事情一样一样的列出来。

“资产转移的帐面证据,如果是法院要求协助,我们必须提供,而且必须提供真实的,我已经交待过财务了,到时候你盯一下。”

“证交所的数据方律师还在调,数据调出来后,方律师会通知我,我会赶回来。”

“朝夕脾气不好,加上她对子夕的感情,有些接受不了现状,所以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你尽量忍忍,别和她起冲突。”景阳将写好的纸推到她面前,看着她温润的说道。

“我没心情和她吵架的,你放心吧。”许诺低头笑了笑,心里泛起微微的酸涩感觉——真到有事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孤立无援。

连感情上的依赖,也没有。

“难为你了。”景阳轻声说道。

“都到下班时间了,允宁那边今天可能不会有消息,我先回去了,顾梓诺一个人在家里。”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用手撑着腰慢慢站起来。

“我送你下去。”景阳伸手扶了她一把。

“小秦就在停车场等我,你忙你的,不用管我。”许诺笑着摇了摇头,径自往外走去——挺直的脊背、沉稳的步子,从容而笃定,不见丝毫的焦燥与慌张。

记得子夕曾说过,许诺是遇强则强、遇难而上的个性——看来,还真是如此;看来,在许言之后,她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至。

还好子夕遇见她,若是艾蜜儿,现在怕不又进医院去急救了。

第四节,懂事的顾梓诺

“许诺,你终于回来了。”

“诺诺,快进来。”

刚推开门,便看见顾梓诺和张妈,这一老一小两个人,竟站在门口等着她。

“怎么站在门口呢。”许诺只觉眼圈微微一热,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一阵暗哑。

“梓诺有些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张妈伸手揉了揉顾梓诺的头,微微笑着说道——那有些勉强的笑容里,是对梓诺的心疼。

“我突然有些想你了。”顾梓诺仰头看着她,咧开嘴笑了。

“可以给我打电话的。”许诺伸手牵着他的小手,一起往餐厅走去。

“景阳叔叔给我打过电话了,说你在路上。”顾梓诺与张妈一起将餐前甜品端过来递给许诺后,坐在许诺的身边,边搅动着碗里的甜品,边睁大眼睛看着许诺:“景阳叔叔说,爹地会要在法院呆两天才回来,你说法院有没有甜品吃呢?”

“法院只有饭和菜。”许诺的表情微微一涩,扯着嘴角勉强笑着应道。

“哦,那爹地正好减肥,他吃你做的甜品都胖了好多。”顾梓诺的眸光慢慢黯淡下来,说话的声音也显得底气不足。

“是啊,顾梓诺快吃吧,等你爹地回来了,可又要和你抢了。”许诺脸上带着笑容,逗着他快吃。

“恩。”顾梓诺轻应了一声,低下头吃自己的甜品,半晌之后,又轻声说道:“其实我喜欢爹地和我抢。”

“这半碗我想留给爹地,你说我们可不可以送进去?我们再多做一些送给法院的叔叔阿姨一起吃。”顾梓诺抬头看着许诺,眼底闪烁着担心。

“好啊,我们一会儿去试试,现在顾梓诺要吃快些哦。”许诺的声音不由得微微发哽,在叮嘱顾梓诺快吃饭后,抬头对张妈说道:“张妈,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这家里就只我和顾梓诺两个人,也怪安静的。”

“你和梓诺吃,我再做些甜品去。”张妈摇了摇头,低低叹了口气后,转身进了厨房——在心里,却把郑仪群和顾东林给骂了个千百遍。

少时看着顾子夕被顾东林打压、吃亏也就算了,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在那种关犯人的地方,哪里能住得惯呢?

他吃东西也向来讲究,牢饭他又哪里吃得下去。

张妈的眼圈也是红红的,要不是梓诺在身边,她的眼泪早就流出来了。而梓诺这孩子,也懂事得让人心疼,在接了景阳的电话,拿着电话问这问那问了许久后,便回房抱着电脑查资料。

查完资料便一直站在门口等许诺——他说,许诺一定很着急、一定很担心,所以不要给她打电话。

他说,许诺和妹妹都是女生,爹地不在,他要照顾她们。

唉,多好的孩子、多好的一家人,都是那个顾东林给害的——害了老爷不算、现在又来害子夕少爷,真是该天打雷辟都不够!

“许诺,我们一会儿要怎么进去?”在车上,顾梓诺看着许诺问道——他也看过一次影片和资料,当然知道关人的地方,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

“你抱着保温壶进去,我不出现,我觉得工作人员应该会可怜小孩子,就算不让你进去,也会帮你把甜品送进去的。”许诺想了想说道。

“恩,好。”顾梓诺点了点头,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保温壶。

“到了,就是那里,你告诉看守的人,说是来看顾子夕的,今天打官司的那个。我在远一点的地方等你,你一回头就能看到我。”许诺指着大门的方向,对顾梓诺说道。

“那我去了。”顾梓诺一手抱一个保温壶,用力的点了点头。

“要是实在不行,你就把保温壶放在守门人的脚边回来,别和他们争吵。”许诺点了点头,细心的叮嘱他。

“我知道,这事我肯定比你在行。”顾梓诺皱了皱鼻子,抱着两个保温壶,迈开一双小胖腿快速往前跑去。

远远的,看见顾梓诺和守门的人说着什么;

远远的,看见顾梓诺把保温壶放下,双手着急的比划着;

远远的,看见守门的人往她这边看过来;

远远的,看见顾梓诺失望的往后倒退着走回来;

远远的,看见顾梓诺伸手擦了下眼睛,慢慢的转过身朝她跑来;

许诺的眼圈微微红了红,快步往顾梓诺跑来的方向走去。

“顾梓诺,小心。”奔跑中的顾梓诺被石子绊得趴在地上,许诺急急的喊道,脚下的步子越发的快了。

“许诺你慢点儿,我没事。”顾梓诺用手撑着地面爬起来,快步的跑到许诺的身边。

“小朋友,我们帮你送进去。”身后,传来守门人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红着眼圈的顾梓诺不禁咧开嘴笑了,回头朝他们用力的挥着手:“谢谢叔叔!”

“快和妈妈一起回去吧。”守门人也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顾梓诺拉着许诺的手,转身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许诺,我是故意摔跤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没答应我,把甜品送给爹地,我想我的样子一定不够可怜。”

“看来这招成功了。”

“我是不是很历害?”

“非常非常历害,等你爹地出来,我一定告诉他,你有多历害。”

“不用你说了,我爹地知道……”

母子俩几乎是一样的脾气个性,家里最强大的男人出了事,居然都有着同样的冷静、同样的理智、同样的沉着应对。

“你儿子送来的。”

“谢谢。”

“你老婆也来了,还挺着个大肚子。”

“……”

顾子夕看着熟悉的保温壶,不由得低低的笑了——这个女人,居然陪着小家伙这样的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