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2不同角度

Chapter052 不同角度

“许诺,爹地会有事吗?”洗完澡后,母子两人穿着同款的睡衣窝在沙发里。

“不知道。”许诺伸手摸了摸顾梓诺的头,轻声说道:“我们一起努力。”

“是小爷爷找人告爹地吗?他想要爹地的公司吗?”顾梓诺的声音平淡而沉静——抛开在她面前时的精灵古怪,大部分时候,他都像个大人一样的敏锐而精明。

“顾梓诺觉得,爹地做错了吗?”许诺低头看着儿子,轻声问道。

“爹地没有错,爹地在保护公司。”顾梓诺用力的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爹地管公司的时候,公司好;小爷爷管公司的时候,公司不好。所以公司不能给小爷爷。”

“恩。爹地用的方法错了吗?”许诺低低的叹了口气——在这上头,她也不知道。

子夕和顾东林的争斗,造成那么多人的破产、那么多人的自杀,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而梓诺一向崇拜他爹地,会因此而不喜欢、不认可他了吗?

“许诺,你什么都不懂。”顾梓诺瞪了她一眼,认真的说道:“股价总在那里,买不买都是自己决定的;最后出不去的,爹地都给钱了。所以爹地一个人都没害。”

“哦,是这样。”许诺眼底的担心不禁放了下来——每个人看到的角度都不同,她只是个普通人,在这样的时候,也不过想着自己的丈夫不出事、希望儿子不要失了对父亲的认可。

显然,顾梓诺比她更能理解顾子夕——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非不分,只是这生意场上的是非问题,显然不是自己能够弄明白的。

“许诺,你有怪爹地吗?”顾梓诺突然警觉的问道。

“没有啊,这方面我不懂,所以我不能怪他,对不对。”许诺拿了个抱枕垫在后腰上,拍了拍顾梓诺的背,柔声说道:“顾梓诺是不是该睡觉了?”

“你不睡吗?爹地不在家,我要陪你和妹妹。”顾梓诺小大人似的说道。

“我有些累,懒得动呢。”许诺将整个身体都窝在沙发里,软软的说道。

“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吧。”顾梓诺软糯的说道。

“那好吧。”许诺点了点头,扯着他在自己的膝上躺了下来后,按下摇控器将客厅的灯全关了。

窗外的星光、灯光,打在窗前的月亮上,散发出格外温柔的光芒。

许诺轻声哼着儿歌,顾梓诺将小脸靠在她的膝上,肥肥的小手轻轻的搭在她高高隆起的小腹上,闭着眼睛,睡着的脸上一片沉静安稳。

这一晚,许诺却睡不着,总想着顾子夕在里面会怎么样?他那样一个对生活细节考究的人,怕是这两晚上都不能好睡了吧。

加拿大那边现在是白天,林允宁安排调查的人,应该会有消息了吧?

许诺拿起手机,将qq、微信、短信都看了一遍,仍然没有新的消息过来。低低的叹了口气,情绪未免有些焦燥。

抬眼看着窗边的人工月亮,放下手机的手自然的搂住顾梓诺柔软的身上,不安而焦燥的情绪,奇异的平静了下来;只是,一种空落的感觉,仍然冲斥着整个房间。

“1、2、3、4……”这月亮的正面,有一百八十颗贝壳;那么反而大约也是这么多……

许诺一颗一颗的数着月亮上的贝壳,想起海边的时候,一家四口在一起的和谐与快乐,嘴角噙起温柔的笑意。

直到门铃突兀的响起,许诺才从那一个月的美好中回过神来。

“请问哪位?”许诺拿起摇控对讲机问道。

“许诺,我是小北,我在门口。”对讲机里是顾小北的声音。

“小北?”许诺微微一愣,立即用摇控器将门打开。

“小北,这边。”黑沉的房间,只有窗口的月亮自在的发着光,整个房间的光线依然不够充足。

“哇,这么浪漫,人工月亮也。”顾小北推门而入,眼前这轮温柔而绚丽的月光不禁让她震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你怎么过来了?”许诺看着她张大嘴巴呆呆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eric说你最近有点儿事,让我过来陪你。”顾小北这才将张大的嘴巴合起来,反手关上门后,快步走到沙发边,看着躺在许诺身上,睡得酣甜柔软的顾梓诺、看着一脸柔润的许诺,不禁感叹:“eric在电话里急得不行了,我看你似乎还不错呢?”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着?在家里暴走?”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看着顾小北说道:“怎么这么晚?加班吗?”

顾小北点了点头,回身绕着这个会发光的人工月亮看了半晌,才拉了椅子在许诺对面坐下来:“真的很美啊,有钱人就是会享受哈!”

“和钱无关,我儿子亲手做的,不花一分钱。”许诺伸手轻轻拍了拍熟睡的顾梓诺,脸上是满满的幸福与温暖。

“这个小不点儿?我记得还没六岁吧?”顾小北睁大眼睛看着和顾子夕长得一模一样的顾梓诺,眸底一片惊讶。

“恩,他很能干。”许诺点了点头。

“许诺,真是没想到你有那样的经历,不过,现在也很好。我看你老公对你还真不错。”顾小北看着与初遇时已完全不同的许诺,感叹着说道。

“晚上住这边?”许诺看着她问道。

“我答应eric来陪你的,不过今天刚去卖场做了个堆头,所以来晚了,也没时间回去拿衣服。”顾小北皱着眉头说道:“我今天就来看看你,没事的话我先回去,明天带了行李过来。”

“就穿我的吧,还有新的没折包装;日用品也有常备的。这么晚了别跑来跑去了。”许诺轻声说道。

“也行,你现在有钱,也不在乎一两套衣服了。”顾小北爽快的点了点头,看着许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一般的小事,eric也不会这么着急。”

“你先去洗澡,帮我把顾梓诺抱回**,我们回房间慢慢聊。”许诺低头看了一眼顾梓诺,对顾小北小声说道。

“好。”顾小北点了点头。

“洗漱间里面有一面墙的柜子,睡衣都在里面;备用的日用品在洗漱台右手边的抽屉里。”许诺提醒说道。

“好,我先去了。”顾小北放下随身包,起身往洗漱间走去。

第二节,顾小北,完全不同的世界

走进洗漱间顾小北就蒙了——他家的洗漱间,比常人家里的客厅还大,目测足足有40平的样子。

一间泡澡室、一间淋浴房、大理石的洗漱台豪华得让人不忍直视;拉开那一面墙的柜子,一家三口的睡衣挂得满满当当——款式简单而单一,象商场的柜台一样,同款的挂了一柜子。

顾小北伸手拿了件许诺的在手中,领标上的品牌,让她下意识的又抬头多看了一眼这挂得满满的一排——这个品牌的睡衣一件也要三四千,这一柜子……

“真是太浪费了。”顾小北摇了遥头,伸手拔拉着看了看柜子里余下的——却都是同一个品牌。

“那就这件吧。”顾小北拉上柜门,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柔软的丝质睡衣,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今天刚去现场打了堆,手被包装箱磨得一片粗砺,还没时间去做护理,可别把衣服给拉挂丝了。

当下将衣服小心的放在旁边的木质沙发上,抬腕看了看时间,便快速的拿了备用日用品开始洗澡。

曾经的许诺也和自己一样,挤地铁、逛地摊,偶买一件贵一些的衣服都直喊心疼;而现在天天穿大牌、一柜子穿不完的同款睡衣,也都成了习惯。

生活对人的改造,原来竟是如此的容易。

“许诺,这睡衣的面料太娇弱了,我的手最近没做护理呢。”顾小北走出来,边用皮筋将头发束起来边说道。

“你就算把它给挂个十个八个线头,也不影响穿着。”许诺笑着说道。

“倒也是。”许诺让人熟悉的说话方式,让顾小北心里的拘谨与隐隐的自卑暗自放下:“我们小少爷的房间在哪里?”

“你先抱他起来,我带你过去。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他有些重。”许诺笑着说道。

“几十斤的箱子都扛过了,还抱不动一个小孩儿?”顾小北弯下腰,将顾梓诺放在怀里后抱了起来——这和抱箱子不同,当真还是有些吃力。

“还真有些重啊!”顾小北吃力的站直身体,看着扶着沙发站起来的许诺笑着说道。

“是啊。”许诺打开了廊灯,带着顾小北到顾梓诺的房间,快速的将床铺好后,示意她将梓诺放到**。

“好了。我们过去。”许诺拉了被子帮顾梓诺盖好后,将灯光调到淡蓝色的星空状态,便拉着顾小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许诺,我不得不承认,有钱真的很好。”坐在270度圆弧的玻璃窗前,看着悬空在头顶的月亮与屋外的霓虹交映成辉,顾小北一阵由衷的感叹。

“钱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但钱并不能给人带来幸福感。”许诺递了包零食给顾小北,看着两年来变化也不小的她说道:“只要你爱的人在身边,在哪里都一样。”

顾小北接过零食,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若没有钱去解决一些问题,爱的人就不能在身边。”

顾小北现实而又无奈的话,让许诺微微一愣之后,心里又微微酸涩——这个道理她何尝不懂;曾经出卖自己和儿子去得到一份手术费,只为了姐姐在身边。

钱,当然是重要的。

“不说这些了,再羡慕也过不成你这样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要走,有钱没钱都得过。”顾小北吃了口零食,将目光从窗外的霓虹里收回来,看着许诺问道:“家里的事情,有我帮得上忙的吗?”

“是顾子夕生意上的事,公司不是破产了吗,破产后公司出售竟拍,他叔叔也参与了,但最后还是顾子夕拍了下来,所以他叔叔心有不甘,起诉顾子夕虚假破产。”许诺将案子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当然,其中的细节和内幕,她仍然一个字都没说。

不是不信任她,一来是她没必要知道得太详细,她不必说;二来关乎到官司最后的输赢,她也不能说。

“今天开庭了,对方证据不足,所以又拖了下来。顾子夕做为被告,现在关押候审,估计得几天才能出来;所以莫里安大约是担心,我现在的身体情况,晚上和顾梓诺在家里,有什么问题也没个人搭手。”许诺小声说道。

“恩,官司有几成胜算?”顾小北点了点头。

“一半一半吧,要看证据的情况了,我找莫里安,也是让他帮我找朋友帮忙,查一些资料和证据。”许诺隐约的说道。

“恩,是挺麻烦的。这样的官司,左右的因素很多。你也别太担心,你老公是个精明的商人,应该也有自己的渠道和办法。”顾小北安慰着说道:“你的和肚子里宝宝安好,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我只是干着急,帮不上什么忙。”许诺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看了看,林允宁还是没有消息过来。

第三节,允宁的消息与允儿的情绪

林允宁的消息是第二天早上发过来的,许诺在收到消息后,没顾得上让司机送顾小北上班,只把她带到了地铁口,便去了林允宁家旁边的咖啡厅,然后再让司机送顾梓诺去上商务课。

“许诺,有事情你要和景叔叔商量,不能一个人做决定。”顾梓诺小大人一样的交待着。

“我知道。再见。”许诺轻扯嘴角,朝顾梓诺挥了挥手。

“你要等秦叔叔来接你才可以走,不要自己打车。”顾梓诺继续交待着。

“知道了。”许诺看到前面的小秦忍不住的笑,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你快去吧,上学不要迟到了。”

“许诺再见。”顾梓诺这才向她挥手道别。

“再见,好好儿学习。”许诺见小秦发动车子,这才转身往咖啡厅走去——直到听到车子开走的声音,脚步才慢慢加快起来。

“秦东的妻子和女儿现在加拿大温哥华,女儿读大三,妻子没有工作。”

“这是他们住的地址,你准备过去?”林允宁将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她,皱眉问道。

“恩,从逻辑上来说,这个证人不可能出庭作证,因为如果罪名成立,他就是协犯。能让一个男人用自由去交换的,我觉得只有家人。”许诺接过纸条看过一遍后,用手机拍了立即发给了景阳。

“因为时间短,所以我只能查到住址,至于最近的活动情况和接触的人群,我暂时还没办法查到。”林允宁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而且,既然在境外控制,而当事人又没有报案,那么就说明控制的方式十分隐弊。”

“又或者,控制方式让当事人不敢、不愿报案。”林允宁耐心的和许诺分析着:“所以,这其中的危险性,不可预测。”

“你一直在职场环境里,经历再多也只是职场有底限的竟争;我在警务系统见多了,没有底限却让你无法制裁的手段——比如说当年的邬倩倩、比如说现在的莫里安。”

直到说到这两个人的名字,许诺的平静的眼神才被慢慢撕开,半晌之后,看着林允宁说道:“你知道莫里安现在的情况吗?”

“不知道,但可以想象得到。沾上这东西的人后面会是什么表现,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提起莫里安,林允宁的眸色一片沉暗:“本来准备要过去的,他打电话来拜托你的事情,我就等顾子夕的案子结了再走吧。”

“谢谢允宁大哥,给你添麻烦了。”许诺小声说道。

“我是为了莫里安,否则才懒得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挺着个大肚子别跑那么远。那顾子夕家里人难道死绝了,要你一个孕妇到处跑。”林允宁说话的语气极差。

“允宁大哥我先走了。”许诺看着他一脸的不耐,不由得一阵尴尬。

“温哥华那边我会找人继续去查,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你最好别让自己出事,别把老莫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林允宁招手喊来服务员,买单后径直大步离开。

许诺轻叹了口气,起身边往外走边给景阳打电话:

“收到我的信息了吗?”

“已经定票了?要不要和子夕商量一下?”

“恩,方律师是可以随时见的吧,让方律师带个话。”

“没事,小秦一会儿过来接我。”

“朝夕那边保释手续没问题吧?”

“好,我一会儿就过来。”

放下电话,许诺给莫里安发了信息过去:“允宁大哥查到证人家属的资料了,景阳今天会过去。”

“知道了,注意身体,我在开会。”

一阵阴影自头顶打下来,许诺下意识的抬头——却是林允儿站在窗边:一条白色亚麻阔腿长裢,上面是一件黑色贴身冰丝针织衫,将她身体的曲线勾勒得恰到好处。

原本利落的短发,两年的时间也长长了不少,打理成时下流行的长bobo,在她利落的ol气质里,凭添了几分温婉,让她看起来越发的优雅起来。

“嗨……”许诺轻轻打了声招呼。

林允儿点了点头,绕过窗子,一会儿便走了进来:“和我哥见面了?”

“是的,他帮我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和我们要查资料的可用性。”许诺点了点头。

“难为你了,挺着个大肚子,跑这些事情。”林允儿的面容淡然无波,眸子里也自沉静一片——给人的感觉?有些死寂的味道。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总要努力去试试。”许诺淡淡说道。

“为家人,是该做的。”林允儿点了点头,接下来,两个人似乎再无话可说,沉默里显出几分尴尬来。

“你现在去哪里?我送你。”半晌之后,林允儿起身说道。

“去顾氏的办公室,家里的司机大约还要二十分钟过来。”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对林允儿说道。

“让他别来了吧,我顺路送你过去。”林允儿点了点头,率先往外走去。

看着她利落的背影,许诺不禁微微的笑了——毕竟是市长千金,一如既往的傲气十足。

“谢谢你,也谢谢允宁大哥。”许诺拉开车门下了车,看着允儿微笑着说道。

“不谢。”林允儿轻扯了下嘴角,打转方向盘,调头出了停车场。

这一路,她一个字都没提莫里安——似乎与她只是偶遇的招呼、只是顺路的一程。

“这么长时间、发生这么多事,都该放下了吧。”许诺暗自低语着,也没有时间去分析林允儿的心态,转身快步往大楼里走去。

在公司的停车场里,林允儿软弱的趴在方向盘上久久没有起身——原本以为已经全部放下,许诺却轻易的勾起她对过去所有的回忆。

不自觉的走近她、不自觉的想和她多呆一会儿的时间,也不过是因为——从她的身上,能轻易的看到eric而已。

林允儿,你就——这么没出息……

他都要结婚了,你到底还在奢望些什么……

林允儿紧闭双眼,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允儿?”敲打车窗的声音让人有些心烦意乱,林允儿烦燥的抬起头,看清车窗外那双紧张又关切的眼睛后,却又无法发作——敲打车窗的,正是公司技术经理曾佳,一个不到二十五的年轻小孩。

“允儿,不舒服吗?需要帮忙吗?”曾佳见林允儿抬起头来,便隔着车窗对她说着唇语。

林允儿低头将车子熄火后,拉开车门下了车:“本来想在车上休息会儿再上去的。”

“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曾佳无视于她掩饰的谎言,直接说道。

“曾佳,你不知道女人的谎言不能够当面拆穿的吗?”林允儿瞪了他一眼,拎着包往前快步走去。

“那要看是什么谎言。”曾佳伸手拉住她:“或者今天不去上班,我帮你请假。”

“如果情绪不好就不上班,那我天天都不要上班好了。”林允儿发泄似的说道,心里不免更加烦燥。

“平时我没发现也就算了,今天既然我看到了,自然就不能任你这样压抑着。”曾佳扯着她的手腕往自己停车区走去:“你不知道吗?现在女人很多病,都是忧郁、压抑的情绪造成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你天天情绪不好的。”

曾佳说完,便拉开车门把她塞进了副驾驶。

“曾佳,我好象没和你熟到这种程度吧?”林允儿伸手抓着头发,看着他烦燥的说道。

“这是什么程度?”曾佳拉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探头到林允儿的面前,一脸调皮笑意的反问道。

“我原谅你年纪小不懂事,但我现在真要去上班了,以后不要随意的将女同事拉到自己的车上,这非常非常的不礼貌。”看着他欺近的脸庞,脸上的笑容阳光而无辜,林允儿的眸光不禁更加黯淡。

“好的,以后不会。”曾佳灿然一笑,按下车锁后,发动车子往外开去。

“你……”他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却霸道自我的做法,让林允儿不由得气结——这是什么世道?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自以为是的吗?

“会打气球吗?我不开心的时候,就拿这些气球当坏蛋打,把这一片全打光后,我的心情就好了。”曾佳将她拽到游乐场,给了老板一把代金币,大声说道:“老板,我包一小时。”

“好勒。”老板接过零钱,给了他两包子弹。

“我先打给你看。”曾佳这才放开她的手,拿了气枪,熟练的装上子弹后,对准布景上的汽球扣动机板——几乎是一枪一个,一瞬间,便将整整一面墙的汽球全打破了。

“怎么样,你来试试?”在老板换汽球的当口,曾佳将枪塞进林允儿的手里。

“无聊、幼稚。”林允儿扔下抢,转身往外走去。

“喂——”曾佳将手里的另一袋子弹扔回给老板后,快速的追上她:“你不喜欢玩儿这个?那我们去坐过山车,放开嗓子大声尖叫一场,就什么烦恼也忘了。”

曾佳拽着她的手快步往过山车那边走去,不理会她的拒绝和挣扎,一直拽着她排队买了票,然后把她拽到了车上。

“我要下去。”林允儿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这时候顾不上心情好坏了,想想心里全是害怕。

“坐完这一趟就下去。”曾佳低头帮她扣上了安全带。

“曾佳,我不和你开玩笑,我恐高。”林允儿看着他恼怒的说道。

“我看见过你爬到屋顶检测设备。”曾佳看着她定定的说道。

“那个是不同的!”林允儿看着工作人员将门关起来,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大声喊起来。

“乖,别害怕,一会闭上眼睛就好了。”曾佳的眸光微闪,看着她柔声说道。

话刚说完,车子猛然发动起来,林允儿尖叫一声,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曾佳的胳膊。

“别怕别怕。”曾佳伸臂将她揽紧了她,看着平日里冷淡高傲、却又心事重重的她,这会儿如一个小女孩般的蜷在自己的怀里大叫,嘴角不禁露出淡淡的笑意。

“原来你是真的恐高啊。”看着下来后就吐得稀里哗拉的林允儿,曾佳不禁一阵自责,又是递水又是递纸巾。

“曾佳,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啊,你阿姨我这么大年纪,经得起你这样折腾吗!”林允儿只觉得吐得黄胆都出来了,没形象的在旁边的地上坐下,喘着气看着曾佳无力的说道。

“那你心情好点儿没有?”曾佳在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沉声问道。

“心情?”林允儿微微一愣——只记得害怕、只记得尖叫、只记得要骂这个无聊的小子,至于心情、至于eric,她似乎是没时间想起。

现在提起,心底的酸涩依然,却少了几许压抑与难受。

“是不是好多了?烦恼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曾佳看着她有些游离的眼神,沉眸说道:“很多东西在心里压抑得久了,就以为永远也放不下。”

“其实换一种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你会发现,没有什么事情,重要到让你将生活过得一团糟。”

“我的生活,在你们这些小孩子看来,是一团糟的吗?”林允儿微微一愣——是这样的吗?自多eric离开后、自从和秦蓝彻底断掉后,她就将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团糟了吗?

“什么叫我们小孩子?比我大几岁呢,倚老卖老。”曾佳瞪了她一眼,扯着她的手站起来:“可以了吗?还想玩点儿别的什么吗?”

“再玩我这把老骨头得散了。”林允儿就着他的手站起来,看着他勉强笑了笑说道:“回公司吧,过两天有个团体参观,我还有些资料要准备。”

“该放下的时候就要放下,就象今天,说好了不上班,就不要想工作的事。”曾佳看着她微微笑了笑,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喂,还去哪里?”林允儿不禁皱眉,却又被他的话给震动——该放下的时候就要放下,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都懂的道理,自己却兜兜转转的出不来。

下了无数次决心、说了无数次过去了,却总是一点不经意的事情,又重新想起。

只是,无论如何,这被自己过得一团糟的生活,都不适合有另一个人插进来。

“曾佳,要不送我回家吧,我想静一下。”林允儿淡淡说道。

“好,我带你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曾佳点了点头,拉着他上车后,发动车子往市内开去。

“这是哪里?”林允儿看着古意十足的门墙、满墙的各色花朵、在门前神气的散着步的猫咪,不禁疑惑。

“一家私人书吧,这里有你想要的安静。”曾佳扯着她的手往里走,熟练的转了两个角之后,在一处巷道的窗边坐下——书吧里几乎整个屋顶都吊满了各色鲜花,鲜花里的吊灯,都是牛皮纸的宫灯模样,怀旧而底蕴十足。

书吧的书架并不是规则的靠墙摆放,藤制的书架,自由的散落在每一处空地、每一处阳光能照到的地方——那些书安静的躺在古藤色的书架上,被斜斜的阳光包裹着,一副书香静好的模样,慵懒得让人想抱住:也确实有许多书友,抱着一本书,在这小屋里,一坐就是一天。

在许多个角落,都有与这书架同样藤制的小圆窝,里面躺着各式的猫咪——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翻书、有的睁大眼睛看着书客、极少数的在地上懒懒的散着步、还有跳到书客身上的,让书客将它与书一起,揽入怀中。

“喝点儿什么?这里的‘猫屎’咖啡绝对正宗。”曾佳看着她沉然静好的眸子,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毕竟还是喜欢这样的地方。

“好。”林允儿点了点头,将包在椅子上放下后,走到最近的书架前,慢慢的挑着书。

林允儿花了二十分钟才挑好一本书,回到位置上坐下时,冒着烟的咖啡已经放在了面前——那香味儿,浓郁而醇厚,和着这满室的花香、这斜斜的阳光,让人有种时光静止的错觉。

“你慢慢看,我去找本书。”曾佳朝她点了点头,起身去找书。

林允儿也没理会他,端起咖啡轻啜一口后,便翻开了书页,慢慢的看起来——心,似乎也慢慢的静了下来。

顾氏,顾朝夕办公室。

“方律师,昨天见法官情况怎么样?”许诺见到方律师便急急的问道。

“从法官的语气和说辞来看,他对原告证人的出庭动机也有怀疑,但动机不影响事情真像,除非有证据证明,对方是受胁迫;如果我们能有证据线索,法院可以出面协助。”方律师看着景阳和许诺说道。

“在物理证据上,法官也详细记录了我们在庭上的辩词,会请证券专家和财务专家进行通盘分析。也就是说,我们在庭上的任何说词,不管是否直接与案子相关、不管对方如何回答辩驳,对案子的进展都是有用的。”

“这个案子因为前期法院判了合法破产,同时涉及的金额又特别巨大,所以法院非常谨慎——每一项的专业证据,他们都会请专家来做会审。”

“这专家,会从哪里请?”景阳沉声问道。

“证券方面,自然是证券交易处的;财务方面,应该是会计师事务所的。这方面我们不要有动作,否则风险太大。”方律师明白景阳的意思,朝他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