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3一日三秋

Chapter053 一日三秋

“许诺给你准备的换洗衣服。”方律师将一个纸袋递给他。

“她还好吗?有没有太担心?”顾子夕接过纸袋,瞥见里面的一张小纸条,嘴角轻扯出一缕清浅的笑意。

“还好,比朝夕还冷静,只是担心你呆在这种地方太难受。”方律师轻轻笑了笑,眼底透出嘉许的目光。

“她呀。”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

“查到了秦东妻女在加拿大的具体地址,景阳晚上的航班会飞过去。但就算有证据回来,可能也赶不上这次的开庭,你要有心理准备。”方律师看着顾子夕,沉声说道。

“我已经拿到我想要的结果,其它的,都只要尽力即可。”顾子夕淡淡笑了笑,看着方律师问道:“上次我找私家侦探查过他们家人的资料,也只知道在加拿大。这次的具体地址是怎么查到的?”

“听说找了一个重案组的朋友。”方律师轻描淡写的说道。

“副市长的大公子、林允宁。”顾子夕的眸子不禁沉了下去。

“你怎么知道?”方律师不禁讶异。

“帮我带个话给她,我不希望她找什么所谓的朋友,她要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和梓诺。”顾子夕沉声说道。

“恩?”方律师有些不解他突来的情绪,只是平静的说道:“做为妻子,你让她不担心、不去想办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以她现今的社会地位,圈子里有朋友,也不是坏事。你说呢?”

“你帮我把这话带给她,她明白的。”顾子夕坚持着说道。

“好。”方律师似乎有些明白,当下点了点头,看着他继续说道:“保释的手续已经办好了,原则上是一周的回复期,我托人打点了一下,明天就能回复,你再忍一忍。”

“没问题。”顾子夕无谓的点了点头。

两人就案子的问题又商议了一会儿后,方律师才离开。

“我和顾梓诺、顾小千金都很想你,照顾好自己。”

看着许诺艺术字体的纸条,顾子夕心里一片暖意——许诺,你当真是知道怎么安慰我。只是,你为我的事情去找莫里安,会让我很难堪知道吗。

其实以你的脾气,方律师带话你怕也是不听的,我不在身边,也只能由得你了吧。

顾子夕将纸条折好放进衣兜里后,拿着衣服去卫生间换了出来,换下来的衣服也就随意的扔在了垃圾桶里。

外面原本不算是明亮的天空,这时候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隐隐的还有雷鸣的声音,似乎一场大雨就要来临。

第二节,冒雨拜访参与的大客户

某高档小区的公寓里。

“顾太太。”秦东似乎并不意外许诺的来访。

“我朋友查到,您的妻女在加拿大,被人威胁并控制,您出庭作证是这个原因吗?”许诺没有转弯抹角,看着秦东直接问道。

秦东微微皱眉,沉吟半晌,谨慎的说道:“无论什么原因,我说的证词都是真实的。”

“我先生和我说的可不是这样,谈话的事情,原本就是你知我知的事情。再说,事隔这么久,也不一定记得清楚具体的谈话内容。”许诺微微笑了笑,淡然说道:

“而且,据我先生所说,当时一起见面的,似乎也不只是秦先生一个人,其它几位客户的说法,显然与秦先生并不相同。”

“我只管说出我自己知道的事实,其它人怎么说,与我何干?”秦东自然知道许诺的用意,但他一个在社会上混了几十年的大老爷们儿,自是不可能被她一个小姑娘几句话给唬住的。

“我朋友会想办法帮助您的妻女,你不愿意考虑一下另一种处理方式吗?”许诺不死心的问道。

“对不起。”秦东的眸色不动,甚至连语调都没有变化一下。

“那,打扰了。”许诺轻咬下唇,在心里暗暗叹息着,想了想又说道:“如果您有新的想法,可以随时联络我。”

“走好,不送。”秦东淡淡的说道。

走出秦东的家门,司机小秦已经打着伞在单元门口等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空下起了大雨,近十一月的天气,这一阵雨泼下来,当真是凉意十足。

“接下来去这个地址,车没问题吧?”许诺皱着眉头,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刚回去换了越野过来,没问题。”小秦将大伞倾在在许诺的头上,护着她往外走去。

“小秦,谢谢你。”许诺抬头爽然的笑了——这车换得真是太及时了。

“夫人太辛苦了,总裁要是知道会心疼的。”小秦小声说道。

“那就不让他知道。”许诺微微笑了笑。

上车后,许诺拿起这个客户的资料,仔细的看着他的股额、交易手法、家庭情况,心里仍觉得没底。

顾东林应该早就找过的,只要一个主要证人出庭作证、其它人不出来挑事儿,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而只要他们不出来,这协犯的罪名也不可能落到他们身上,所以他们基本是拿钱完事,能出庭作证的可能性非常小。

正思虑之间,车已经稳稳的停在这个客户的小区里。

“夫人,需要我一起上去吗?”小秦举着伞,扶着许诺下车。

“不用,你在车里等我就行。”许诺摇了摇头。

“夫人一个人小心些。”小秦点了点头,将许诺送到电梯口后才出去。

“王凯先生吗,我是顾子夕的太太。”许诺敲开门后,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顾太太?”客户带着戒备的眼神看着许诺。

“方便进去坐一下吗?”许诺用手撑着肚子,脸上带着温润而谦和的笑意。

“当然,请进。”叫王凯的客户拉开门将许诺让了进去。

“顾太太喝点儿什么?”王凯将许诺带到客厅,在她坐下来后,客气的问道。

“不用,谢谢,王先生坐。”许诺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王凯也不客气,坐下后看着许诺说道:“顾太太是为顾总的案子来的吧,非常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上忙。”

“只是想请您证实一下,当时子夕和几位老总沟通的,并不是秦东所说的内容。”许诺看着王凯说道。

“顾太太,您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事儿若不是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自己被拖下水;秦东这样做有他不得已的原因。而当时我们和顾总的沟通的内容,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是能不说就不说,也不可能在法庭上去做伪证;越多证人出庭,对顾总越不利。”王凯看着挺着大肚子,头发还有些淋湿的许诺,诚恳的说道。

“也不是说做伪证,相同的事情,换一个说法,理解就会不一样,您说呢?”许诺定定的看着王凯,坚持着说道。

“事实不会因为换了个说法,就变得不一样。”王凯摇了摇头,态度依然坚定。

“王总,如果没有那一次沟通,您会按什么节奏来交易?最后的赢亏情况会怎么样?”许诺沉声问道。

王凯敛眸想了想,看着许诺说道:“如果没有那一次沟通,我基本会分三次出货,出货的间隔应该不会超过三天。赢亏的话,若不计算顾总的约定补偿,会比现在的出手方式多赢利13%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约定的话,实际上你也是会有节奏的出手,只是节奏大约会不同;也或许情势变化,你会改变节奏、也有可能正好是约定的这种节奏,您说呢?”许诺看着王凯,目光里一片坚持。

“有可能,但只是可能,没有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能当做发生过来说。”王凯抬腕看了看时间后,看着许诺说道:“顾太太对不起,我约了朋友,现在要出门了。”

“王总我希望您再考虑一下,毕竟子夕的这个方案,也是算是双赢的,无论是给您这样的客户、还是广大散户,都有合适的补偿;比起其它下市、破产的公司,已经好得太多。”许诺用手扶着沙发,慢慢的站起来,仍不放弃的说道。

“所以我们也很欣赏顾总这种对投资者的责任心,但这件事情,有法律来判定,我们这些散户确实无能为力,希望顾太太能够理解。”王凯又看了看时间,似乎确实是赶时间。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您若有新的想法请随时联络我。谢谢。”许诺点了点头,无奈的转身慢慢往外走去。

看着她略显笨拙的身影,王凯的眼神中有些怜悯,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却也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主意——在商场上,大家都是利益为先;与顾子夕的这次合作,原本就是各取所利;现在合作完毕,谁也没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对方解决由此而延伸出来的麻烦事。

更何况,这件事于他们来说,都是避之不及的。

“夫人,雨越下越大了,还要去下一家吗?”小秦将伞倾在她的头上,自己身上已经被淋了个透——实际上,这样的大雨,伞基本管不上什么用,所以就算雨伞全部罩在许诺的头上,不可避免的,她的身上也湿了大半。

“小秦,不好意思,你身上都湿透了。”许诺抱歉的看着小秦,语言间的意思当然是还要去下一家。

“我年轻,没关系,夫人把头发擦一下,我们继续。”小秦在许诺上车后,绕到后排拿了毛巾递给许诺。

“谢谢。”许诺接过毛巾,朝小秦点了点头。

车子在临山的一个别墅区停下,外来的车辆不允许开进去,许诺从小秦手里接过伞,一手拎着裙子慢慢转过身。

“夫人,我送你进去吧。”小秦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人多了不好。”许诺摇了摇头,和门口的保安打了招呼后,顶着暴雨,一步一步往里走去——脚下穿着的球鞋,已经浸满了水,每走一步,都感觉到有水被挤出来,所以她也走得特别的慢、特别的小心。

看着大雨中,许诺缓慢而执着的背影,小秦的心里不禁一阵感动——因着她那广而告知的过去、因着她年轻又漂亮、因着艾蜜儿的病弱与去世,外界对她的评论相当的不堪。

无不说她仗着的轻漂亮和健康,以身体为武器拿下了顾子夕这个传奇男人;无不说她为了金钱,不顾相差9刚的年龄差异,逼死顾子夕的前妻而成功上位。

大约只有总裁身边的人才会知道,总裁有多爱她、多宠她,甚至将她放在了比儿子更重要的位置;

也只有总裁身边的人才会知道,这个年轻的总裁夫人在自己的事业上从未懈怠,在她的身上,看到的从来都是专注与投入的专业光彩,甚至为了工作而让总裁迁就她的时间和工作地点。

这一次为总裁的事情,又拖着怀孕的身体,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一家客户一家客户的拜访。

这样的好女孩,现在真是不多了呢;

第三节,不再冷嘲热讽的顾朝夕

“朝夕?”许诺正对着门牌一家一家的找着,却看见顾朝夕正举着伞迎面走过来。

“你怎么挺着个肚子到处跑?”顾朝夕看着她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却一阵纷乱的情绪——搁在从前,她肯定会骂许诺,小户人家出来的女子,没见过世面,做事没有分寸。

而现在,在连她都为子夕的事情要失去方寸时,看见小小的她,挺着个大肚子从里雨里小心走来,竟有种家人的感觉——只有家人,才会在最困难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只有家人,才会在明知道这件事不可能有结果的时候,仍要硬着头皮去尝试。

“你去找这里的客户了?他愿意出庭吗?”许诺没有理会顾朝夕的指责,径直问道。

“家里的阿姨开的门,说主人不在。我在里面坐了半小时,愣是没等到那人出来。”顾朝夕摇了摇头。

“另外三家我也去过了,都是避之不及的态度。”许诺伸手抹了把打在脸上的雨水,叹了口气说道:“证券交易价格操控醉不是小事,他们都怕被牵连进去。”

“之前方律师和子夕没去找他们,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更何况,还要担心他们在对方律师的诱导下,说出实情,这就更是得不偿失了。所以我们走这一趟,一来是抱着一点儿侥幸的希望、二来也算探探他们的底,看他们到底会不会出庭。”

“只能是这样了。”顾朝夕点了点头,看着雨如泼豆的雨势丝毫不见减,伸手拉着许诺往前走去:“先回家再说吧。”

“恩。”许诺低头看见她拉着自己的手,下意识的往回缩了一下,见她皱眉看着前面的路,便又克制着对她的抵触,沉静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走去。

“许诺,你怎么才回来呀。”刷开门,顾梓诺如昨天一般,正站在门口:“大姑姑,你也来了。”

“许诺,你儿子念叨半天了说要给你打电话。”正在收拾厨房的顾小北扬声说道。

“你先去洗澡吧,感冒了就麻烦了。”顾朝夕看着许诺淡淡的说道。

“恩,客房那边还有个小浴室,你能习惯的话,我也还有没拆的睡衣可以穿。”许诺看着顾朝夕轻声说道。

“恩,你拿套睡衣给我。”顾朝夕点了点头,脱了鞋后,打着赤脚走了进去——这是她第一次来顾子夕与许诺结婚后的家。

随意的打量了两眼后,接过许诺递过来的、连标签都还没拆的睡衣,便由顾梓诺带着她往客房的浴室走去。

这个子夕还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若说他不爱许诺吧,为了她他又舍得放弃蜜儿,甚至连她死都不留在身边;若说他爱许诺吧,待她却没有以前待蜜儿一半好!

子夕与蜜儿结婚用的别墅,是完全按照蜜儿的喜好来设计的,从里到外、从花园到路灯、从地毯到摆件,每一件都是蜜儿选好,他从国外定制回来的。

且不说花费多少,单那用心程度,就让人嫉妒。

而这套房子,且不说大小与那套别墅没办法比,连装修也显得随意而简单。

难道,他坚持与她在一起,确实是为了梓诺?顺便,她还是个正常的女人?

可在平时的相处上,他对许诺显然比对蜜儿要亲密——甚至是粘人的。

温水从头顶淋下,顾朝夕有些猜不透顾子夕与许诺的感情——又或许,对蜜儿有种补偿心理吧,给不了很多很多的爱,就给很多很多的钱;给不了很多的陪伴,就给最豪华的房子。

顾朝夕穿着许诺的睡衣走出来,倒让顾梓诺笑话了一翻:“大姑妈,你好高大啊,许诺的衣服你都穿不得。”

“臭小子你会不会说话,我这叫高挑、不叫高大。”顾朝夕瞪了顾梓诺一眼,看着刚洗完走出来的许诺说道:“有没有感冒?”

“没有。”许诺看了看顾朝夕,有些抱歉的说道:“要不你穿子夕的衬衣吧,这睡衣我也没拆,不知道码子。”

“成,我自己去拿,你去吃点热汤吧,淋了雨身体里有寒气。”顾朝夕朝她摆了摆手:“衣帽间在哪里?”

“那边。”许诺朝前面指了一下。

“恩。”顾朝夕不再理会她,径自朝衣帽间走了过去。

许诺将她的衣服放进洗衣烘干一体机后才去餐厅。

“你老公的姐姐?”顾小北将刚加热的冰糖燕窝端出来递给她:“这是你们家老阿姨做的,专门交待了今天要喝热的。”

“谢谢。”许诺伸手接了过来,探头看了一眼厨房,小声问道:“还有别的吗?”

“你不喜欢吃?你们家老阿姨说,这个必须要吃的。”顾小北指着她手里的燕窝,转述着张妈的话。

“不是,我老公的姐姐……”许诺小声说道。

“哦哦,还有,因为我在,老阿姨多做了一份百合莲子,我不是正减肥吗,不吃甜品,就放着了。”顾小北了然的笑了笑,忙回到厨房将另一份百合莲子加热后端了过来。

刚刚放好,换了顾子夕衬衣的顾朝夕便走了过来——她果然要比许诺高不少,穿着顾子夕的衬衣,也只刚刚将大腿遮住。

“朝夕,有甜汤。”许诺看着她说道。

“新请的小阿姨?”顾朝夕看了顾小北一眼,径自在许诺的对面坐了下来,拿起勺子轻轻搅拌了几下后,喝了一小口,赞许的点了点头:“手艺不错。”那吃像,与顾子夕似的,极其的优雅。

“这是张妈做的,这位是我同事顾小北。”许诺尴尬的看了顾小北一眼,忙起身给他们介绍:“小北,这是顾子夕的姐姐,顾朝夕。”

“你好。”顾小北的脸色微微尴尬,看着顾朝夕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麻烦你照顾许诺了。”顾朝夕微微一愣后,朝顾小北微微笑了笑以示认错的歉意。

“我还有些工作要做,你们先聊。”顾小北勉强笑了笑,打了招呼后,便去了客厅,抱起自己的电脑做事。

“你同事好象不高兴了。”顾朝夕轻瞥了许诺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同事和我一样,是打不死的小强。”许诺轻扯了下嘴角,语气里没有任何表情。

“嗯哼,我可不是有意的。”顾朝夕轻哼一声,抬头看着许诺说道:“别以为我眼高于顶谁都瞧不起,每个自食其力的人,我都是尊重的。”

“那就好。”许诺也不争辩,只是淡淡的应着。

顾朝夕也不再说话,只是低头专心的吃着碗里的甜品。

许诺也不再说话,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着顾子夕的案子,想着方律师如果和他说了自己找过林允宁的事情,他一定会生气的。

唉,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朝夕,你对商业比我懂,你觉得我们胜诉的机率有多大?”许诺见顾朝夕吃完,便也放下了勺子,看着她问道。

“这不是商业的问题,是法律的问题,胜算多大谁也说不清楚。”顾朝夕摇了摇头,扯了纸巾边擦嘴边说道:“不过方律师是商业案最好的律师,这件事的筹划也有一年之久,问题不会太大的。”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心却暗暗下沉——顾朝夕的话,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保释的手续已经递交上去了,方律师说他找人打通关系,明天就可以回复下来。子夕最迟后天可以出来。”顾朝夕抬腕看了看时间后,站起来对许诺说道:“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我先走了。”

“你现在还去公司?”许诺微微皱眉。

“恩,白天没时间在公司。”顾朝夕点了点头。

“哦,我去看看你的衣服烘干了没有。”许诺起身往洗衣间走去。

“你坐着吧,我自己去拿。”顾朝夕问了洗衣间在哪儿后,自己去拿了半干的衣服换上后,出来和许诺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小北,对不起啊,我老公的姐姐就是这样的。”许诺洗了碗后,回到客厅,看着顾小北抱歉的说道。

“没关系,他姐姐那样说也正常。我刚去公司,那些远不如她的人,都说我是小土妞呢。”顾小北自嘲的说道。

“那是他们狗眼看人低。”许诺轻哼了一声,冷冷说道。

“算了,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说实话,你老公的姐姐确实有气势、有气质,公司里没一个人比得上。”顾小北看着许诺笑着说道:“不过,她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吧?”

“平时不怎么打交道,也就是这次顾子夕的案子,才交流得多一点。”许诺淡淡说道。

“恩,那还好,管她是什么样的人呢,不影响咱们生活就行。”顾小北了然的点了点头。

“确实。”许诺轻挑眉梢,拎起一个抱枕放在腰后,将整个身体全窝进了沙发里:“小北,你的心态怎么能一直这么好呢!”

“因为有些高度,是我穷其一生也达不到的,所以我选择在自己的阶层里,努力自在。”顾小北笑眼眯眯的看着许诺:“许诺,如果我是你,我真的会很知足的。”

“你又年轻又漂亮,还这么努力,肯定有机会的。”许诺用脚蹭了蹭她,笑着说道。

“靠我自己就难了,圈子就那么大,哪儿去认识有钱人啊。”顾小北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要不,等你老公这个事有了个好些果,你就帮我介绍两个?”

“没问题!”许诺点了点头。

“那我就等着你的消息了。”顾小北的眸子微亮,一脸笑意的这窝进了沙发里。

“我已进安检,明天早上到温哥华,有消息我会联络你和方律师。”许诺打开手机,看见景阳发来的信息,一天无功而返的烦燥略减。

第四节,一日三秋的缠绵

方律师在各方的关系,显然也是非常的得力。原本要一周才能有回复的保释,在第二天就回复了下来,第二天的下午,方律师便将他接出来。

“许诺还不知道吧?”顾子夕上车后,看着方律师问道。

“不知道。”方律师点了点头。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拿起手机便给许诺打了过去:“在哪里?”

“啊?”许诺似乎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问你在哪里呢?”顾子夕不禁笑了起来。

“在、在家里呢。”许诺有些结巴的说道。

“恩,那就别出门了,我马上回来。”顾子夕温柔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宠溺。

“你出来了?我来接你!”许诺的声音一下子兴奋起来。

“快到家了,乖乖在家等我。”顾子夕低声轻笑着,声音里的温柔与宠溺,连前面的司机都觉得听得整个人都酥软了——这个在商场上人人害怕的顾大总裁,原来还有这样一面呢!

“好吧。”许诺妥协的声音里带着兴奋。

“帮我准备好热水,回来要洗澡,我和方律师还有事要商量,先挂了。”顾子夕柔柔的笑着,直等到许诺先按掉电话后,才挂了电话。

方律师一脸笑意,拿出文件将给他,与他商量着关键点。

“来了。”听见门铃声,许诺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打着赤脚快速往门口跑去——其实顶着六个月大的肚子,也不是特别的笨麻。

“顾子夕!”许诺拉开门,两天没见的顾子夕,除了下巴上的胡渣外,整个人不见半分狼狈——依然的高大挺拔、依然的风采卓然。

当然,眼底是依然的浓浓爱意。

“老婆,我回来了。”顾子夕将手中的文件放到玄关上,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才两天没见,好象抱不住了呢?”顾子夕脸贴在她柔软的脖子里,轻笑着问道。

“哪儿有,顾小千金长再快,也不可能两天长以你抱不住麻。”许诺边躲开他的胡渣边笑着说道。

“那一定是我的心理作用,觉得有好久好久没看到你们两个宝贝了。”顾子夕笑着,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里走去。

“嗨嗨,我烧了热水了,先去洗澡刮胡子,然后吃饭,我做的海鲜面。”许诺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觉得特别的轧手,不禁皱起眉头用力的揉了揉:“可怜的顾总,都一脸胡渣了。”

“是不是特别帅、特别有男人味儿?”顾子夕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来,用力的将脸在她的脸上、唇上、脖子里蹭着,惹得她边笑边躲:“喂,轧得好疼呢。”

“想我没有?”顾子夕将脸贴在她的脸上,大手在她的腹部轻轻揉着。

“当然想啊,想你这么个讲究生活细节的人,在那种地方可怎么呆得习惯呵。”许诺窝在他的怀里笑着说道:“不过现在看起来,还不错啊——我们的顾大总裁,还是这么气势逼人。”

“我怎么觉得你比结婚前更会夸人了呢?”顾子夕低笑着看着她。

“结婚前你又不是我的谁,夸不白夸了;现在你是我老公,夸了你开心我就开心啦!”许诺仰头大笑,趁机在他的耳朵上轻咬了一下。

“调皮。”顾子夕的身体微微一震,眸色不由得暗沉了下去:“让我吻一下。”

“先去洗澡麻,胡子真的好扎人。”许诺摇了摇头。

“先吻我。”顾子夕笑着,低头直接噙住了她的唇,粗砺的胡渣与柔软的双唇,在她的唇齿间制造出一股从未有过的酥软感觉,让她的身体一下子柔软了下来。

“喂……”许诺低呼一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温柔的回应着他带着渴望的深吻。

“疼不疼……”顾子夕噙着她的唇温柔的辗转着,粗硬的胡渣在她的下巴上磨蹭出浅浅的红色;大手自她的腹部慢慢上移,挑开她衬衣的钮扣轻轻覆了上去……

“哎…。哎……”顾小北进来的时候,他的头正埋在她的胸前,吓得她忙转身往外走去:“许诺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先生回来了,我先走了,改天再来。”

说完,便听见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接着便是重重的关门声……

“喂,快起来……”许诺不禁大惊——衣衫全开的与他纠缠在一起的样子,全被小北给看见了。

“她是谁?”顾子夕抬起头,张嘴咬着她的唇轻声问道。

“我同事,这两天在这边陪我和顾梓诺……”许诺边扯着衣服边应着。

“恩,改天谢谢她,我们继续……”顾子夕拉开她扯着衣服的手低低的说道。

“那个、顾梓诺一会儿也要回来了。”

“那我们回房……”

顾子夕轻哼一声,在她脖子上用力的咬了一口后,起身抱着她回到房间,用脚将门踢上后,便抱着她一起钻进了被子里……

只看见一件一件的衣服从被子里被扔了出来,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