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6出境取证

Chapter056 出境取证

“不是说今天会很忙吗?”许诺顺手合上笔记本电脑,站起来看着顾子夕。

“给景阳的电话?”顾子夕轻笑着问道。

“是啊。”许诺不禁微微尴尬----这背后说人坏话,还被当事人撞上,还真不是一般的让人尴尬。

“找到共同语言了?”顾子夕仍是一脸的笑意。

“嗯哼,你是不是下班了,见过方律师了吗?怎么说?”许诺看着他问道。

“见过了,都在计划里,问题不大。”顾子夕没有详说,表情仍是一派的风轻云淡,让人看不出所以。

“总是这句话。”许诺低头叹了口气。

“好了,别担心那些事了,和我一起去机场,marry和皮亚今天过来。”顾子夕笑着说道。

“啊?你什么时候通知的。”许诺边收拾桌面边好奇的问道。

“开庭以前,觉得你会舍不得再让顾梓诺过去的。”顾子夕从她手里接过包,一手揽着她,边往外走边说道:“果然这段时间,你们的感情是突飞猛进。”

“那边的课程呢?就算小学回来上的话,也还有一年幼儿园的课程呢,你上次说国内的幼儿园可能不太适合他?”许诺点了点头,轻声问道。

“今年的课程还有一个月,就不去了;冬假过后还是要过去的;一共三个月的时间,我想你们母子的关系,应该还可以再有突破。”顾子夕低头看着她柔声说道。

“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若有一天他喊我妈妈,我怕我会经受不住。”许诺仰起头看着他,浅浅的笑意,眉眼弯弯的样子,让他想起初识时,她捂着嘴不让他亲吻的娇爱模样。

“总是会喊的,只差一个合适的契机而已。”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眼底蔓延着温柔的宠爱。

marry与皮亚的到来,让顾梓诺兴奋不已,整晚上一直抱着皮亚在地上滚来滚去。

“有些陪伴,是父母替代不了的。”许诺看着兴奋的顾梓诺,若有所思的说道。

“恩,和你相处久了,或许会变得活泼起来,以后会多交些朋友。”顾子夕点了点头。

“要是一直跟着你,以后找老婆都难。”许诺笑着说道。

顾子夕的表情一阵僵硬,斜眼看着许诺,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这么差劲?”

“也是,仗着这身家、这样貌,也得有人倒贴呀。”许诺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笑着说道:“比如说,象我这样儿的。”

“胡说八道。”顾子夕伸手抓住她抚在自己脸上的手用力的咬了一口,看见她疼得微微皱眉,便又放在唇边轻轻亲吻。

玩累了的顾梓诺,躺在皮亚的肚皮上休息,不知不觉间竟睡着了。

“你也该睡了。”顾子夕扶着许诺站起来。

“要给他洗澡、抱回**吗?”许诺问道。

“不用,就让他睡地上,地毯足够的厚,皮亚的肚子也足够的暖。”顾子夕摇了摇头。

“也好。”许诺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顾梓诺温热柔软的脸、听着他打着有节奏的小呼噜,心里一阵安心与满足。

在开庭前的三天时间,一家四口依然如往常一样,每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晚上,在顾梓诺不出去和皮亚散步的时候,就和许诺一起做创意案;顾子夕兴致大发的给一家人做甜品。

“创意稿完成了吗?”顾子夕用托盘将甜品端到书房,看着两个认真的人,笑着问道。

“拍摄创意的第一稿已经完成了,刚让顾梓诺看了一下画面,他说这样的效果用动漫画出来,效果也会不错。”许诺点头说道。

“哦?”顾子夕微微皱眉----动漫能适应中国的市场吗?

“对于这次的创意,产品诉求我选择:自然、唯一、珍贵这三个关键词;表达中心为: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值得我们去努力,并且能实现。”

“所以拍摄的手法用虚实相结合,镜头从动画画面里,切换到真实的场景,要求虚实的画面一模一样----动画的美是可触而不可及的,这可触而不可及的美我们能用现实来实现。”

“真实的镜头,天空的月亮、切换到地面的月亮上;天空的背景是黑暗;地面的背景是远山、碎石、小溪、原始丛林、然后是碎石间的一弯明月,这个画面表达出----自然、唯一、珍贵的诉求。”

许诺移开电脑,拿出手绘稿给顾子夕看:“真是很美,我都不想拍成广告片了。”

“和产品怎么融和?”顾子夕笑笑问道。

“在动画片里,是一个小男孩将‘伽蓝’的洗发水,混入了小女生常用的洗发水里,然后偷看小女生的妈妈帮她洗头,然后是洗完之后母女两人拿起洗发水瓶的惊喜表情;”

“画面切换到现实后,镜头从天空移到地面、由远山移到近月,满目昏暗,只有这一轮弯月发着温柔的光;而在月亮的旁边,放着一瓶‘伽蓝’的洗发水。”

“这时候会出现画外音、或者字幕的广告,具体的广告词我还没想好,我先把画面做出来。”许诺与顾子夕一起看着手稿,边说道:“整个片子,头发出现只有一次、‘伽蓝’的名字出现两次、洗发水实物出现三次。然后是大面积的意境画面。”

“最后拍摄出来,我想要的感觉是:一个奢华品牌的开启,里面又不乏亲民和温馨的细节。”

“非常好的创意,只是这个创意,也只能用在‘伽蓝’这个品牌上、也只能用于全国推广的方式。”顾子夕赞许的点了点头,抬头看着许诺赞叹着说道:“许诺,你真是天生的创意人。”

“知道老婆历害了吧。”许诺笑着将手稿整理到旁边,将电脑按了保存后,端起甜品笑眯眯的吃起来。

“当然,一直都知道。”顾子夕温柔的笑着,眸光里有些隐约的黯淡。

“许诺好历害,有时候就和我聊天,聊着聊着,一下子好多想法,然后就画了好多图出来。”顾梓诺看着许诺的目光,也是一片的莹亮:“还有,她好浪费,那么多图画,说不要就不要了,好漂亮的。”

顾梓诺说着,放下吃了一半的甜品,跑到窗边,将被许诺扔在地上的图画都捡起来递给顾子夕:“爹地,你说是不是特别漂亮?许诺还说我没眼光。”

“恩,漂亮。”顾子夕一张一张的看着,抛开对她的感情,仅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与这样的女人相处,当真很难不被她这样纯粹的才华所吸引。

“我又不是为了画画而画画,我是为了推广产品,所以再美的画面,对推广没有帮助的,都必须舍掉。”许诺笑着说道:“顾梓诺要是喜欢我画的画,以后我一年给你画一本,做成长纪念册,怎么样?”

“真的?”顾梓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真的,一个月一张,一年一本,一直画到你烦了为止。”许诺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拉勾。”顾梓诺立刻翘起小指伸到了许诺的面前。”

“小东西,不信我呢。”许诺皱了皱鼻子,伸手与他勾了起来。

“小事就算了,这是大事,必须得拉勾。”顾梓诺一本正经的说道。

“爹地给你作证。”顾子夕笑着说道。

“谢谢爹地。”顾梓诺与许诺拉完勾后,扭头看向顾子夕,甜甜的笑了。

“好了,不早了,收拾一下,准备休息了。”顾子夕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后,将桌面上的空碗收了起来。

“许诺,我爹地的病是不是好了?”看着顾子夕异于平常的温和,顾梓诺将唇凑在许诺的耳边悄声问道。

“我看是好了。”许诺抬头看了看顾子夕,不禁敛眸轻笑。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发作,咱们家里应该常备冰淇淋。”顾梓诺略作思索,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我开始学做冰淇淋如何?”许诺看着他笑着问道。

“好啊!”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以后爹地发病就给他吃。”

“就这么说定了。”许诺抬手与顾梓诺用力的击了一下,母子俩儿不禁相视而笑。

“爹地让我们收拾一下睡觉了,你还干麻?”顾梓诺见许诺拿起绘图笔和纸,不禁好奇的问道。

“送给你的画,从今天开始。”许诺笑着说道,手中的绘图笔在铜版纸上迅速的移动着。

“谢谢许诺。”顾梓诺拉了椅子在许诺的身边坐下,安静的看着她。空白的纸上,在她手指的移动下,一会儿便被生动的景物给填满----宽大的桌面、散落的稿纸、随意坐在中间的帅气小男生、还有悬挂在他背后的一轮弯月。

既如实的记录了顾梓诺今天的活动,又用了创意的表达方式,重新排列组合这些物景,将他的情绪也表达了进去。

顾子夕抱臂站在门口,看着母子两人温馨有爱的画面,心里一片安适与平静。

“今天先画草稿,然后花两天修改后,后面交给你涂色,怎么样?”许诺边画边小声说道。

“涂坏了怎么办?”顾梓诺一直盯着画面。

“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作品,重要的是纪念,技法好坏不重要。恩?”许诺轻轻的说道。

“好。”顾梓诺小声应着,目光随着她画笔而移动着。

“许诺,你要是早些出现就好了。”顾子夕拥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恩?”许诺轻应一声,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顾梓诺会完全的不同,他会是个幸福而快乐的男孩子。”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遗憾、还是在感慨。

许诺微微沉默,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有些经历已经烙进了骨子里,有一个人能让他放在记忆最深处的去爱,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财富。”

顾子夕拥着她的手臂用力的紧了一下,低声轻应着:“恩。”

“什么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相处很愉快;重要的是,我能爱他、而他愿意接受。”许诺看着顾子夕淡淡的笑着。

“一年时间,你长大了很多。”顾子夕看着她低声说道。

“不能让你变得更小、就只能让我变得更老了,否则,我怎么能拉近和你的距离。”许诺眯着眼睛,柔软的笑了。

“明天开庭,你不去好吗?”顾子夕突然说道。

“不好。”许诺几乎没有商量余地的拒绝了他。

“明天的庭辩,所有的证据都会摆出来,然后一一驳辩、分析,时间会非常的长,你现在又不适合久坐。我怕顾小千金会不舒服。”顾子夕伸手抚着她的肚子,担心的说道。

“我坐在靠门的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会出去走动一下。”许诺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而且,咱们的顾小千金,应该会和妈妈一样,认真听爹地的辩护的。”

“许诺……”顾子夕看着她低低的叹了口气。

“睡吧,明天有个好状态也很重要。”许诺凑唇在他唇间轻吻了一下,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真是拿你没办法。”顾子夕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更多的却是温柔的包容。

第二节,开庭,各执不能公开的证据

第二天早上,送顾梓诺去学校后,顾子夕和许诺便直接去了法院,法庭里,原告的三个老股东早已在里面坐着,新增的被告乔恩和方律师正低头聊着什么;许诺抬头看向旁听席:顾朝夕和乔恩的妻子,隔了两个位置坐在那里;顾朝夕用一脸的冷傲掩饰着担心;而乔恩的妻子,端庄安静坐在那里,眼底却是掩不住的紧张与焦虑。

“我过去了。”许诺和顾子夕打了招呼后,便顺着阶梯,慢慢走到靠门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原告律师,证据都补齐了吗?”法官看着原告律师汪卓然问道。

原告律师看了一眼秦东,微微迟疑了一下,起身说道:“是的法官,已经补齐了。”说着便从一个纸袋里拿出资料递给法官:“秦东与其妻子的结婚证明、顾氏资产转移的账目表。”

“两笔打款的汇出入汇入信息呢?”法官抬头看着原告律师,沉声问道。

“这个......因为银行不配合,所以今天还拿不到结果,大约要等到下周三。”原告律师沉着应道。

“没听你说需要法院协助?”法官目光锐利的看向原告律师。

“因为依银行程序,也是需要七个工作日的。”原告律师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沉静说道。

“恩。”法官轻应了一声,随即掩下了犀利的目光,低头翻阅着补上来的新证据,半晌之后,才对方律师说道:“被告律师有没有新的证据?”

“有新的线索,但线索在加拿到,要拿回来还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方律师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自秦东的脸上扫过后,看着法官说道。

“哦?”法官沉吟了一下,似乎在考虑两边律师说话的真实性----若是属实,那么延期到证据到位后再开庭当然是最好的;但若律师是打的心理战术,根本拿不出证据来的话,那么延期只是拖延时间,反而会导致案情的变化。

“两位律师看有需要延期开庭吗?”法官的目光从方律师和原告律师脸上扫了一圈,慢慢的说道。

“我看不必,这个证据并非关键证据。”原告律师快速说道。

“我建议延期开庭,我手上的这个证据线索非常重要,能证明对方证人秦东的证词不何足采信。”方律师紧紧盯着秦东----看着他的脸色由平静到阴沉、由阴沉到愤怒。

“无论你们查到什么证据,我的证词决不会更改,我说的就是事实!”秦东愤怒握紧拳头,额头青筋隐约而现。

“是不是事实,不是由你说了算的。”方律师只是淡淡的说道:“法官大人,这个证据对我的当事人很重要。”

“法官大人,我怀疑被告律师有意拖延时间。在本案中,物证大于人证,我同意我方证人秦东的证词作为旁证使用。”

法官点了点头:“如期开庭。以物理证据为主要证据要素。”

“好的。”

“谢谢法官大人。”

“现在开庭。”

“法官大人,我有问题要问对方第二被告。”原告律师走到被告席前,看着乔恩说道。

“请问。”法官点了点头。

“请问第二被告,你的职务是什么?”

“在顾氏破产前,我是顾氏证券部部长;顾氏破产后,目前整个下市清算还未完毕,我协助审计公司和法院,对顾氏进行破产清算。”

“顾氏的股价一直是你的操控是吗?”

“不是。”

“我希望被告律师的问话更专业一些,证券部的工作不是操控股价。”方律师看着原告律师冷冷的说道----他当然知道原告律师这样问话的用意,他也故意用‘不专业’这顶帽子扣到他的头上,让他在证券方面的分析和提问,诱导性都降低。

原告律师暗自吸了口气,看着乔恩继续问道:

“请问第二被告,顾氏破产前的股价波动,你是如何控制的。”

“股价的波动由市场来决定,我要做的事情是发现异常,及时报告给董事会,董事会有应对性措施:对于公司破产前的异常波动,公司懂事会做了两个行动:一个是加大产品的市场推广;一个是公司拿出资金回购流通股,让股价不再下跌。公司在这一轮的下跌中,拿出的资金有1000万,其中已经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的顾子夕先生,以合作公司的名义,筹资400万,用于救市。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以我们公司当时的现金流,也拿不出更多的资金来。”乔恩简短的介绍了当时的公司救市措施,完全否定了顾子夕操控价格,导致公司破产的指控。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参与此次股价操控?”

“我的意思是……”

“你只需回答有或没有。”

“你的问题不够专业,我无法用有或没有来回答。”

“你……”

“我的意思是,我完全依照证券交易法、依照公司救市的指令,进行信息通报、购回操作。”

“我的证人,说你曾打电话给他,要求他什么时候出手。”

“我没打过电话、也不认识你的证人、更没有能力要示股民按我的要求来做。”

“法官大人,他在说谎,我证人昨天的证词,指认他曾打电话进行交易指示。如果需要,我可以曾加人证。”原告律师见乔恩矢口否认,不禁恼怒。

“原告律师别忘了,证人秦东的证词,现在只能作为旁证。而且,你没有任何证据指证我的当事人乔恩,进行了证券价格的操控。你随便找个人来随口说说,就要给我的当事人定罪,你当法庭是过家家吗?”方律师看着原告律师声色俱厉的说道。

“原告律师,对于第二被告乔恩的指控,你可还有其它证据?”法官看着原告律师沉声问道。

原告律师转眸看向乔恩,脑袋里快速的转动着----顾氏破产时,乔恩在职而顾子夕不在职,所以顾子夕自己肯定不能做内部操作,只能指挥乔恩来操作。

但照片上与股民接触的是顾子夕,如果非把乔恩拉下来的话,或许会让顾子夕有机可乘。顾东林的想法,自然是死盯顾子夕,其它人并不重要。

想到这里,原告律师转身对法官说道:“法官大人,从证交所提供的交易异常波动证据来看,那五处异常的操作,顾子夕一人当无法完成,所以我现在虽然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乔恩有参与这次的操控事件,但从逻辑上来推断,他还是值得被怀疑。”

“也就是说,你现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乔恩这起案件有关是吗?”法官看着他说道。

“没有。”原告律师沉沉吐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那么关于乔恩的诉讼,我们在确认秦东证词是否有效后,再判断是否需要挖掘他与案件的关联。”法官点了点头,示意关于乔恩的庭辩到此为止。

旁听席上乔恩的妻子,这才暗自吁了一口气。

第三节,许诺,远赴加拿大取证

在法官宣布休庭后,许诺正好拦到景阳的电话----

“今天开庭情况怎么样?”

“对方找理由拖住了打款帐号的提供,我们又不能主动去说是谁;所以方律师以你在加拿大拿到了证据,只是不能及时送回来为由,停止了秦东的继续作证,他的证词暂时仅做旁证使用。”

“非常好,老方太牛了。”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女孩子精神有些问题、男孩子的生活习惯变化很大,突然变得奢侈起来。”

“恩,刚才方律师说到在加拿大有证据,秦东一下子就怒了,所以关键还是在他女儿身上。”

“我在想,是不是找社区心理医生去接触一下。”

“可心理医生就算问到了实情,也不可能告诉你呀,这是职业准则。”

“我可以在她身上装窃听器。”

“这样,你帮我弄个心理医生的执照,我过去看看。”

“子夕能让你过来?”

“现在开庭,我直接让私人飞机飞过来,他下庭就找不到我了。就这样决定了,你快想办法帮我弄执照。”

“……我也不放心。”

“废话那么多呢?”

“好吧,自己要小心。”

“知道了。”

挂了景阳的电话,许诺握着电话,在走廊走来走去,考虑着怎么和飞行员说。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顾子夕走过来,看着她担心的问道。

“顾小千金今天好象挺活跃的,踢了我好多次。”许诺心里微微一慌,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的放到了背后。

“让小秦送你先回去,法庭上的这些东西也枯燥得很。”顾子夕揽着她,大手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揉动着。

“这个……”许诺轻咬下唇,似乎在犹豫着。

“回去吧,你在不在对事情都没影响;但你好不好,对咱们顾小千金的影响可就大了。乖,听话。”顾子夕低声劝着她。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要加油。”许诺颇感为难的点了点头。

“这才乖,我送你下去。”顾子夕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了,你和方律师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官司,我先走了,下庭了给我电话。”许诺摇了摇头,拉下了他揽在自己腰间的手。

“也行,自己注意些,不舒服马上去医院。”顾子夕点了点头,目送她转身离开后,便回到了庭里。

“夫人。”小秦看到许诺出来,忙迎了上来。

“先送我回家,然后去机场。”许诺拉开车门,边上车边说道。

“夫人要出门?”小秦看着他问道。

“去加拿大。”许诺点了点头,应下之后,便给林晓宇打了电话过去:“晓宇,帮我联络飞行师,我要飞加拿大,最快什么时候可以起飞。”

“好的,我等你电话。”

许诺没有和晓宇说,是她要飞、还是顾子夕要飞,误会了正好----这样会更顺利一些。

法庭这边,从物理证据上,双方又展开了激烈的庭辩----

“法官大人,法律有明文的规定,上市公司破产前的证券异常波动率在十万分之0.8至十万分之3之间,才是被认可的;而顾氏的异常波动率在十万分之3.8,加之证交所提供的五处异常波动,显示着人为操控的明显痕迹,所以,顾子夕为了制造虚假破产,而操控了证券交易价格。”原告律师拿着证交所的报表,厉声说道。

“法官大人,法律的规定,源于市场的实际情况以及操控概率;而我刚刚拿到的证交所一份新的数据显示,在去年,上市公司的股价异常率已经达到十万分之3.5;今年截止目前为止,上市公司股价异常率已达到十万分之3.85,这说明整个大的市场已处地异常波动的阶段,而并非顾氏一家。”

“这也是我们在申请企业破产时,法院依法判决顾氏依法破产的根本依据之一。所以法律条文的数据没错,但大环境改变的事实也没错----我们不能因为法律条文的限制,而置事实于不顾。”

方律师将早上才拿到的证交所的资料递给了法官。

法官认真的看着各项数据,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证交所提供的第一份证据,是绝对有操控可能的;这第二份数据虽然客观,但也没那么巧,顾氏的异动率就正好在平均值边缘线。

“对于资产转移的证据,被告律师看一下。”法官将这项证据给压了下来,将原告方提供的资产流向表递给了方律师。

方律师看过后,又递给了顾子夕。

“这是顾氏的这段期间的资产流向报表,没有问题。”顾子夕点了点头。

“对于这几笔资金的流向,请问被告作何解释。”原告律师将其中大额转帐至公司的帐目给圈了出来;

“与顾氏有代销合同,为了合理避税,我们是以市场价进行采购,然后顾氏进行合约差价返利,此其一;其二,顾氏产品在销售给之后,合约规定,是要以公司的名义进行销售和推广,所以需要全面换包装;这两笔,是支付的外包装材料费、以及协助换包装的人工费。”

“我可以让公司将合作合同以及订货单据送过来,大约20分钟。”顾子夕看着方律师说。

“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需要和公司联络。”方律师看着法官说道。

“可以。”

在法官同意后,顾子夕给谢宝仪打了电话过去,让她将之前就准备好的合同以及订单票据送过来。

旁听席上的顾朝夕也征得方律师同意后,打电话让法务王磊将之前准备好的资料一并送过来。

二十分钟后,所有的合同和票据送到法官手上。

在仔细看过后,很明显的,合同采购价低于市场价;但从自由交易的角度来说,这并不犯法;但从资产转移的角度来说,却也是值得怀疑的手段。

“原告律师,这些证据你看一下。”法官将单据递给原告律师。

原告律师在仔细看过后,对法官说道:“法官大人,这些合同的采购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

“商业交易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由,这个价格你说低,其实不低,顾氏仍有3%的净利润;你说高,自然也不高,当时顾氏也是为了让库存快些脱手,在业绩上能有更好的数据,以刺激股价的上升;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救市。”方律师犀利的说道。

“法官大人,所有的证据单独来看,几乎都看不出问题,这正说明了被告作案手法的高明;但将这些证据放在一起看,却是相当明显的恶意转移。”原告律师毫不让步的说道:“这份财务报表我请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人员看过----从帐面上看,似乎正常;但用类比的方式来分析----在资产转移以至虚假破产的案例里,有62.3%的公司,用的是这样的帐面处理方式。”

“62.3%的可能性,再加上这几份低于市场价的合同,我们就不难判定,顾子夕一手操控了资产转移、虚假破产的结果。”原告律师寸步不让的说道。

“法官大人,如果用这种类比方法,更有98%的正常营运的公司,也是这种帐面状况;我们不能先假想我的当事人成立,然后将所有负面类比全套上去。我想说的是,类比法只适用于旁证明显的案件;”

“我当事人的这个案件,原告拿出来的所有证据都漏洞百出,当然不能用类比的方式,做案件性质的判断。”方律师也不理会被告律师,只是看着法官快速说道。

“这几件证据已然十分清晰,而这些证据能说明什么?我并非证券和财务专家,所以我需要两天时间,请我们协理单位的专业人事,对此案件进行专业分析。”

“今天的开庭到此结束;两位有新的证据,请于一周内交于本庭,如涉及第二被告乔恩的诉讼,会再择日开庭;如没有单独针对第二被告乔恩诉讼的证据,本庭会在协理单位做出分析后,即便进行择日宣判。不再另行开庭。”法官看着原告和被告律师,沉声说道。

“当然,如果原告不能提供银行汇款证明,本庭会安排助理去银行协助办理,以此确认第一证人秦东在此方面的证词是否属实。”

“两位律师是否还有别的意见?”法官收起面前的资料,看着他们问道。

“暂时没有,有新的证据,我们会随时与法官联系。还请法官大人更多的从商业角度来判断这个案件。”方律师沉声说道。

“没有意见,我尽量催银行将证据按时送到法庭。”原告律师的眸光闪烁了一下,点头说道。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法官点了点头,仔细的装好资料后,便离开了法庭。

“就算没有秦东的证词,现有的证据也足以证明你们操控了交易价格,虚假破产。”原告律师看着方律师冷冷说道。

“可惜汪律师不是法官,这番话算是白说了。”方律师淡淡说道。

“方律师,在商言商,我顾子夕在商业合作上看错了伙伴,所以有今天这个后果,我自作自受。”顾子夕沉眸看着秦东,冷冷的说道。

“你们去加拿大干什么?你们知道了什么?”秦东声音嘶哑的吼道。

“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了,只是你也知道,有些证据,我们也在考虑拿不拿出来,毕竟……”方律师淡淡笑了笑----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似乎什么都说了,又似乎什么都没说。

“顾总,我只是说出了我知道的真实情况,一句夸张的话都没有说,我们既然做了,我与你一样的承担后果,其它的,你就不要查了吧。”秦东看着顾子夕,眼底满是企求。

“我并不认为你说出了真实情况;该我承担的后果我也不会逃避;不该我承担的后果,我当然也不会无故去承担;你有家人要照顾,我也有家人要照顾;我的妻子你也见过,她还有三个月生产,我必须在她身边。”顾子夕看着他沉声说道----他告诉对方:为了能和妻子在一起,他也将会不惜代价、不择手段。

顾子夕与方律师用压迫的方式,诱导着秦东自己说出事实、又或让他自动放弃出庭作证----显然,一惯冷静沉然的秦东,在他们这样似有若无的逼迫下,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秦先生,我们走吧,别忘了,你是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告律师移步站到秦东与方律帅中间,挡住了方律师与顾子夕压力十足的目光。

秦东用力的吞咽了几下口水,转身慢慢往外走去----午后的阳光打在他高大的身影上,显出几份佝偻来,看着让人唏嘘。

“这个人,心理还不是一般的强大。”顾子夕叹了口气说道。

“景阳现在那边?”方律师问道。

“是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恩,或者,只需要几张照片,就能让他弃械----他不愿意说、我们又不知道、这是最好的状态。”方律师轻扯嘴角,淡淡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乔恩说道:“乔恩,今天受惊了。”

“哪里,也长长见识,没见过法官和法庭呢。”平时一表斯文的乔恩,这时候倒豪爽起来,听得方律师和顾子夕都笑了起来。

“你放心,今天没事,就不会有事。在证券操纵上,他们所有的证据都不足采信。”方律师看着乔恩安抚他说道。

“我相信方律师,也相信顾总。”乔恩笑着点了点头,抬头看见走出旁听席的妻子,快步走了过去。

“我们一起回公司,我现在联络景阳。”方律师拿了资料,与顾子夕、顾朝夕一起往外走去。

而顾子夕出门后便给许诺打电话----却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夫人,是你?”飞行员看到许诺,不禁一阵吃惊。

“都安排好了吗?”许诺拎着随身包,看着他淡淡说道。

“安排、好了,夫人请随我来。”飞行员朝许诺敬了个礼,带着她朝专用停机坪走去。

“夫人,需要知会顾总吗?”飞行员仍然不放心的问道。

“他知道。”许诺淡淡说道。

“是。”飞行员也不再多话,陪许诺登机后,便开始做飞行准备。

许诺看着手机不停的震动着,心里微微发慌,却只是忍着不去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