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8法不容情

Chapter058 法不容情

“在哪里?”知道她一个人在温哥华,顾子夕心里毕竟不放心。

“顾子夕,我……”电话那边,许诺小心冀冀的斟酌着,想着要怎么应付他的脾气。

“要去就去吧,只是应该和我说一声,你说呢?”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对景阳再凶、对林晓宇再狠,到了许诺这里,终究还是发作不得。

“是,是我不对,下次一定注意。”许诺道歉认错的态度,显然是极好的。

顾子夕握着电话,不禁宠溺而笑——这个小女人,拿捏他的脾气是越来越准了。

“换了酒店没有?”顾子夕认真问道。

“景阳走之前,我搬到了saya家里,返程的机票是今天晚上的,景阳有预约好司机过来接我。”许诺知道他的担心,所以详细的说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安排。

“恩,路上注意安全,我会在机场接你。”顾子夕点了点头,对于景阳的细心和周密,他确实是放心的。

“你那边呢?庭审怎么说?”电话那边,许诺沉声问道。

“物理证据已经收集完整,法官请了专家进行证据解析,然后等加拿大新的证据过来后,做整体分析,然后定案。”顾子夕淡淡说着,却仍将已出的结果隐瞒了下来——一切,等她回来之后再说吧。

“那我就放心,有了这个证据,再加上方律师的能力,一定没问题的。”许诺似乎是松了口气、又似乎用这样肯定的语气给自己打气。

“恩,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和女儿,等你回来。”顾子夕的眸光微暗,声音只是温柔依然。

在这十八小时里,顾子夕去了一趟许诺做产检的专业妇产科医院,花了一下午时间,亲自将产房、月子套间全部确定了下来。

“子夕,你现在哪里?”打电话过来的是顾朝夕。

“妇产科医院,什么事?”顾子夕边向林医生交待一些细节,边接顾朝夕的电话。

“法院那边……”顾朝夕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还没最后确定,不要和任何人透露,安抚一下财务人员,我和方律师会想办法将他们排除在外;公司最近不要有大的动作,不要让自己成为新闻焦点。”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听着顾子夕沉静而从容的声音,顾朝夕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许诺还没回来吗?”

“要晚一些。”顾子夕淡淡应道。

“我知道了,你忙吧,我先挂了。”电话那边,顾朝夕已经挂了电话。

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转头对林医生说道:“我太太她喜静,最怕吵,所以月子期间,探视的人只有这几个,其它的一律不见,而且也不用通知她。”

顾子夕拿起笔,写了份名单给林医生——莫里安、顾朝夕,赫然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顾先生考虑真周到。”林医生将纸条一并放入许诺的档案卡中,看着顾子夕赞许的说道。

“怕那时候赶不回来。”顾子夕轻扯嘴角,淡淡笑了笑。

走在初冬的暖阳里,看着身边匆匆往来的人群,顾子夕的神情有些黯然。

他突然有些了解许言去世的时候,许诺的那种心境了——不是无法接受、只是不甘心,那么的努力,却仍是争不过命运。

在这段感情里,她那么的努力、甚至是拼尽全力的,而换来的却是他一次一次的不在身边——她最耀眼的时刻、最害怕的时候,这一次,在最痛苦而喜悦的时候,他仍然不能在身边。

他在事业上,不择手段的打倒了一切的对手,却总是让许诺感到无助、感到失望。

“许诺,对不起。”顾子夕低声轻叹着——对她,真是注定了要对不起吗?

顾子夕微眯起眼睛,慢慢走在热闹的人群中,强烈的现实感,让他的情绪越发的沉稳下来——在与顾东林争斗的这十几年里,各种手段、合法的、不合法的,只要能打倒顾东要,他从来不计代价、不惧后果。

“许诺,再给我一些时间,以后的时间,我全部拿来陪你。”

顾子夕加快步子往前走去——时间很紧,要安排的事情还很多。

第二节,lily,回国作证

第二天上午,机场,顾氏专用停机坪。

“这位是方律师,负责你父亲的案子。”景阳与lily一起下机,带着她快步往迎面而来的方律师和顾朝夕走去。

“方律师,她叫lily,是秦东的女儿,她能证明,秦东是被胁迫出庭作证的。”景阳看着方律师急急的说道。

“你好,我叫方品律,主要负责你父亲参与的这个案子。”方律师向lily伸出了手。

“方律师,我爹地现在怎么样了?”lily与方律师匆匆握了手后,急切的问道。

“我们去贵宾厅坐一下,我给你详细介绍一下案子的现状,然后告诉你,你要怎么做。”方律师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手,转身快步往顾氏专用的vip候机室走去。

“景大哥……”lily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景阳。

“一起过去。”景阳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润的眼神里,满是安抚与鼓励。

“好……”lily点了点头,仍然十分紧张的跟在方律师的身后,不时回头看一眼景阳,见他还在身边,才安心的继续往前走。

“lily,你先听方律师和你说,我去买些饮料和点心过来。”看着方律师在候机室坐下来后,景阳拍了拍lily的肩膀,转身往外走去。

“情况怎么样?”景阳走到朝夕身边坐下来。

“如果这个lily的证词有效,操控证券交易价格的指控应该会被判不成立;虚假破产罪,已经被判成立;方律师说,子夕当场放弃对此罪的辩护。”顾朝夕轻轻闭上眼睛,紧紧皱着的眉头,一结接着一结,无法解开。

“顾东林的目标是他,他放弃辩护,便不会有节外的枝节;若继续辩护、继续寻找新的证据的话,财务和你,都无可避免的要被拉进去。”景阳伸臂将她揽进怀里,低低的说道:“当时的情况,你是公司的法人。”

“如果牵扯到你,到时候为了护你,子夕和你之前,还要有一场官司要打——他必须完全认罪,承认转企业给你,就是为了博得你的信任,不知不觉的进行财产转移;必须承认这一切都是为了低价收购回顾氏所做的假动作;必须承认在将企业转给你之前,就开始了有意识的资产转移。”

“而这一切,两个公司的法务、财务,也都避不过去。”

“所以在法院没有定罪前,我们会努力去打;在法院定罪后,我们只能放弃继续辩护。”景阳看着顾朝夕满是痛苦的脸,沉声说道:“你以为,顾东林愿意放你在外面?”

“可‘你是法人’这么大的漏洞他为什么不用?就是因为他自认为了解子夕、认为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如让你成为这局棋的弃子,他便有了翻身的机会。”

“而留子夕在外面,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所以在这个案子上头,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各有算盘,目前的结果,是双方暂时都能接受的状态。”

“朝夕,你听我说,你不要以为,这就是结果;后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配合,所以子夕不在外面,你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帮他完成接下来的计划。”景阳看着顾朝夕沉声说道。

“什么计划?”顾朝夕低声问道。

“等官司的事尘埃落定后,我再和你说,这几天你好好冷静一下。”景阳用力的揽住她的肩膀,严肃的说道:“至于郑女士、辛兰,不该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要说。”

“我知道。”顾朝夕点了点头,侧过身体将头顶在景阳的胸前,半晌之后,才慢慢抬起头来,看着景阳低低的说道:“我先回公司了,那个小姑娘的事情,你陪着方律师办好。”

“等会儿我送你吧,你这样子开车我不放心。”景阳皱了皱眉头说道。

“不用,我先走了。”顾朝夕摇了摇头,转身往往外走去,挺直的背脊,还是他所熟悉的那个理智而骄傲的顾朝夕。

vip候机室。

“一会儿在法官那里,你会见到对方律师、还有你父亲,你要冷静些。”

“好的,我知道了。”

“对顾东林的起诉书,我在前天已经办好立案手续,今天你见了法官后,我会申请将案子转到他手上一并审理。”

“方律师,这中间有时间差,他们会不会把照片散播出去,然后威胁我撤诉?”

“会有这个可能,不过因为顾东林原本就是在押犯人,所以只要诉状到了法官手里,他的保释就会失效,所以这个时间差的可利用程度很小;但如果他丧心病狂的让人发布出去,你会不会撤诉?”

“……”

“你要考虑清楚,可能性不大,但还是会有。”

“我不怕,我不要我爹地坐牢。”

“好姑娘,有你这个决心,我就知道这官司该怎么打了,你要知道,带着顾虑打官司,会损失掉很多机会。”

“没关系,您不用顾虑我,我也会说服我爹地的。”

“好,你先吃点东西,把我教你说的再熟悉一下,我现在通知法官。”

“好……景大哥呢?他会和我一起去吗?”

方律师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可以的。”

“好。”

lily这才完全放下心来——整个案子她都处于极度的焦虑不安之中,自那件事情发生后,她和妈妈就象是待宰的羊羔一般,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回到国内,她不能去见熟人、也不敢告诉别人回来了——现在,她唯一能信任的、能依靠的,居然是这个saya口中的朋友,一个只认识了一天一夜的陌生男子。

只是,他身上有股天然让人信任的力量,有着与男友不同的稳重、沉着和温润,让人感觉到安定和信服。

“别怕,方律师是国内最好的律师,他手上的官司,还没有输的先例。”景阳朝着她微微笑了笑,将买来的糕点放在她面前后,径直走到方律师身边,与他商议接下来的计划。

lily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仔细想着方律师刚刚和她说的话,直到确认自己完全熟悉后,才慢慢睁开眼睛,拿起面前的糕点,认真的吃起来——那认真的模样,就似把这些食物当作了自己现在全部的能量。

“一起去法院?”方律师小声问道。

“朝夕的状态不太好,法院那边我去也没什么用,我想先回公司。”景阳摇了摇头。

“小丫头现在看到你才能安静下来,你在旁边,对她的情绪稳定很有帮助。”方律师看了lily一眼,对景阳小声说道。

景阳微微皱了皱眉头,略作沉吟后,便点了点头:“也行,好歹在法院看到子夕,他能忍着脾气不扁我。”

“这倒是,他现在拿许诺无或奈何,也只能拿你出气了。”方律师不禁笑了起来,看着景阳说道:“许诺还好吧?”

“挺好,她是个遇事越困难、越冷静的人,有着让我们都想象不到的承受能力。”景阳点头说道:“所以,她想做的事,压根儿就没真的担心过子夕的态度。”

“他们夫妻,看似子夕霸道强势,实则许诺握着主动权呢。”方律师不禁莞尔。

“还好是许诺。”景阳意有所指的说道。

“确实。”方律师认同的点了点头。

两人想起以前的子夕,心下不由得一阵庆幸——或许从人性本善的角度来说,他们真的不该庆幸蜜儿的离开;但站在朋友的角度,这样自私的恶念却是油然而生:还好她不在了,否则子夕的麻烦会更多;还好她不在了,子夕和许诺之间才能有今天这般状态;还好她不在了,许诺的勇敢才会更加的义无反顾。

法院议事厅。

“lily,你怎么来了?”秦东看见女儿,一下子站了起来。

lily一看见父亲,便差点儿哭出声来,在景阳目光的安抚下,最终只是红着眼圈和父亲打了招呼。

“韩法官,她叫lily,中文名字秦芷,原告证人秦东的女儿。这是她的证词,她本人已经签过字。”方律师将lily的身份证、户籍证明、lily签过字的证词,一并交给韩法官。

韩法官在看过之后,将证件递给原告律师:“原告方是否可以确认被告证人秦芷的身份。”

原告律师接过身份证和户口本,脸色铁青的看过之后,又递回给法官:“没问题。”

“被告证人的证词,原告方是否有疑议?”法官仔细看过证词后,递交给原告律师。

原告律师接过有lily中英文签名的证词,快速的看过之后,交还给法官,沉声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我怎么能知道,她不是让被告给收买了,做出这样的证词。”

“方律师,他也是律师吗?”lily往后瑟缩了一步,求助的看向方律师:“他为什么不讲道理?”

“别怕,我会和法官说的。”方律师拍了拍她抓住自己衣袖的手,安慰着说道。

“法官大人,我已受秦小姐委托,正式受理她私人照片被人用以商业牟利、非法传播、威胁她及她的家人的案子,秦小姐现在要做的不仅是为本案作证,我们同时要追求此证词里所提及的被诉人顾东林的法律责任。”方律师看着法官,义正严辞的说道。

“恩。”法官点了点头,看着秦东问道:“你知道你女儿回来吗?”

“不知道。”秦东的声音一片嘶哑。

“你知道她写的是什么吗?”法官再次问道。

“……”秦东将目光转向女儿,恨恨的说道:“你个死丫头,让你别说,你说出来干什么,这些照片要是流出去,你一辈子就完了。”

法官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看着秦东问道:“原告证人请回答我的问题。”

秦东这才从女儿身上收回恼怒的目光,低声说道:“应该是我出庭作证的真正原因。”

“什么原因?”法官继续问道。

因为是法官追问,原告律师在旁边急得什么似的,却又不便打断。

而秦东的脑子里快速的绕过各种的想法——说、还是不说?

说了,他们会不会将女儿的照片现在就散播出去了?不说,女儿岂不是成了做伪证?

如果说了,对顾子夕的指控是不是也要推翻?

秦东的目光从女儿的脸上、转到方律师的脸上,想想方律师刚才说的话——他已经接了女儿的案子,应该会帮女儿的吧。

如果自己推翻对顾子夕的指控,那么他就会全力的帮女儿打官司;自己协同操控证券交易价格罪,也会不成立。

想到这里,秦东下定决心似的,看着法官,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女儿有不好的照片在他们手里,他们答应我,只要我出庭作证,这些照片和底片都会还给我。”

“所以你是被迫出庭作证,是这样吗?”。

“是的。”秦东点了点头。

“被迫出庭,和证词的真实性,并不绝对相关,所以你在法庭上所做的证词,有需要改动的吗?”法官将第一次开庭,他签过名的证词递到他面前。

秦东将那两页薄薄的纸轻轻拿起,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慢慢说道:“有。”

“秦东,作伪证是犯法的!”原告律师看着他大声说道。

“法官大人,我是被迫出庭、被迫按他们说的来作证,这犯法吗?”秦东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法官。

“只要确认是受胁迫,你的行为不构成伪证罪。”法官严谨而清晰的说道。

“好、好、好。”秦东连连点头,转头看了一眼顾子夕后,又回转头来看向法官,一字一句的说道:

“7月*日晚上,不是顾总给我电话,是我给他电话,约他见面,想了解一些顾氏股票的内部信息。”

“后来顾总给我分析了后期大环境的影响,说顾氏肯定会救市,如果我真的持有那么多的股份,劝我守着不要出。”

“所以我分了几次出手,也是这个原因,一边想守、一边又不敢守。最后一次交易,是整个价格再也拉动不起来后才出的。”

“你的意思是,你约了被告顾子夕,想了解内幕消息,你们没有就如何操控股价进行沟通并达成共识,是吗?”法官截取了他需要的主要信息,向秦东再次确认。

“是的。”秦东点了点头。

“恩。”法官点了点头,示意书记员重新整理证词给秦东签字。

“韩法官,他们串通的。”原告律师急急的说道。

“我们会综合物证和人证一起来判断。”法官淡淡说了一句后,看着原被告律师说道:“三天后,请原被告律师下午2点过来拿叛决书。”

“谢谢韩法官。”

“谢谢韩法官。”

“法官、法官,他们会不会把我的照片散播出去?”lily担心的喊到。

法官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脸紧张的她一眼,想了想说道:“立案没有?”

“已经立了,刚来的时候查过,已经在分案法官处。”方律师忙说道。

“好,我去催一下。”法官点了点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法官亲口接你的案子,放心了吧。”方律师看着lily微笑着说道。

“谢谢方律师。”lily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方律师和景阳,认真的问道:“我刚才没说错什么吧?我拉住法官,法官不会怪我吧?”

“不会,法官见的案子多,能理解你的心情。”方律师点头说道——实际上,她的急切,越发的证实了她证词的可信度。

法官判案,除了物理证据、证人证词之外,犯罪心理学,自然也是懂的。

“那就好。”lily沉沉的吐了口气,快步走到秦东的面前,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哽咽着说道:“爹地,你没事太好了。”

“傻丫头,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呢。”秦东搂着女儿,两行老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爹地,做错事的是他们。”lily用力的说道。

“唉,已经这样了,爹地还能说什么呢。”秦东沉沉的叹了口气,拉开趴在自己怀里的女儿,走到方律师和顾子夕面前,对着他们深深的鞠了个躬:

“方律师,lily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顾总,实在对不住,我是迫不得已的。”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并不说话。

方律师则伸手扶起了他,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你女儿比你更聪明。”

“是、是,这个丫头,唉,做出这样的事……”说起女儿的事情,秦东一脸的尴尬。

“20岁的大姑娘,谈恋爱同居都属正常的事,这事错不在她,在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方律师认真说道:“不过小姑娘,识人的眼光还要加强才好。”

“是……”lily的眼圈一红,差点儿又要哭出来,在余目看向景阳时,只觉得满心的羞愧和难堪。

第三节,子夕,想你和女儿了

“小姑娘挺配合的,秦东也推翻了原有的证词,法官重新取了证,三天后会判决。”走出法庭后,顾子夕便第一时间给许诺打过去电话。

“方律师怎么说?”许诺沉声问道。

“现在任何的猜测都毫无意义,方律师会利用小姑娘的案子,以及顾东林和我的恩怨,再送一些案卷资料给法官,以增加胜诉的可能性。”顾子夕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了,那咱们安心的等着结果吧。”许诺柔软的声音里,透着暖暖的、安抚的味道——其实在这个时候,到底是她需要安抚、还是顾子夕需要安抚?

顾子夕柔软的笑了——这个女人,把他当作许言了呢,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强大。

“顾小千金这两天表现怎么样?”顾子夕低声笑了笑,对着电话柔声问道。

“挺好啊,除了到时候动一动,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的安静,好象知道不在家里似的。”许诺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没有爹地和她打招呼。”顾子夕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告诉顾小千金,爹地想她了。”

“只想她吗?”许诺轻哼一声。

“你不是脸皮薄吗?怕说了你会晕得忘了登机。”顾子夕笑着说道。

“你都有理,好了我要挂了,真的要登机了。”许诺轻扬的笑声里,带着灵动的柔软。

“许诺,我想你了。”顾子夕突然说道。

“……”许诺竟似有些不适应他在电话里这样的表白,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去登记吧,想早些见到你,还有女儿。”顾子夕柔声说道。

“好呀,我挂了。”

电话被轻轻的按掉,顾子夕却久久没有放下手中的电话——耳畔‘嘟嘟’的声音,似乎带着她声音里清脆的余音。

看着他嘴角温柔的笑意,方律师和景阳不禁觉得淡淡的伤感——现在的结果和预期差不多,如果放在从前,他们会为这样的结果而击掌庆贺:以牢狱之灾换来顾东林从顾东南手里夺去的全部:人和资产。

而顾氏如今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顾氏未来几年的发展早已规划好,即便他不在公司坐镇,顾氏一样的能在预期的规划里,越走越好。

而顾东林——进了那个地方,他们也自然有办法让他有去无回。

所以,这个买卖怎么算都是不亏的——只是算来算去,算掉了会在五年后遇见许诺、算掉了他在她的爱情里,已经不再是那个只求输赢的工作机器顾子夕。

“子夕,难为你了。”方律师伸手在他的肩上重重的拍下。

“没事,她,应该能理解的。”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迎着初冬的阳光,大步往前走去。

方律师和景阳对视了一眼,跟在他的身后,快步而去。

第四节,方律师,最后的努力

第二天,韩法官办公室。

“韩法官,在判决书下达之前,这些资料您看下一。”方律师从资料袋里拿出资料递给韩法官:

“这些资料和本案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在正式开庭的时候,我也不方便提交上来;但这些文件,可以看出起诉我当事人的原告,动机是什么。”

“顾东林是顾子夕的叔叔,同时也是继父,与顾子夕拥有同样多的顾氏股份。”

“在顾子夕的父亲顾东南去世后,他以顾子夕年幼不足以掌控公司为由,直接将公司的大权揽在手里,但他手里的股份并不是最多,这样做当然不足以服众,为了得到顾子夕母亲手里10%的股份,便想方设法接近他的母亲,承诺在顾子夕成年后,将公司还到他手里,以骗取了他母亲的信任,让他母亲不顾子女反对下嫁于他,从而造成了母子反目。”

“顾东林执掌公司那几年,顾子夕倍受打压,但他胜在年轻,所以也都挺过来了,并凭借自己的商业才能,将顾东林逐出了公司,但因着母亲是他妻子,所以依然用最好的价钱收回他手里的股份,自己顶住了公司资金链的危机。”

“但顾东林见顾氏起死回生后,又不安份起来,让人在产品中做手脚,导至顾氏出现质量危机和信誉危机,后被顾子夕发现,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而顾东林仍不死心,让人保释出来后,便找了这些人因股市动荡心存侥幸的人起诉顾子夕,然后找人做伪证。”

“韩法官,顾子夕只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因为顾东林是长辈,这么多年是一让再让,若不是被逼到无路可走,怎么可能走这样一条危险的路?”

“即便如此,他仍然倾尽所有,将股民和员工的损失全部给予补偿。”方律师看着法官,诚恳的说道:“韩法官,请您在审判的时候,千万千万要酌情考虑。”

“我们法律讲求的是公正、也讲究合法的人情,我这么多年当律师,我的为人你应该了解——绝不打违背良心的官司、绝不打真正违法的案子。”

“这一次,顾子夕的案子我非打不可,因为我不想让我们的法律,沦为报复的武器。作为律师,我拿到我应得的律师费就够了,以我在业界的声望,我还争什么输赢?”

“但身为法律工作者,我必须要维护法律所代表的公正和正义。”方律师看着法官,言辞恳切的说道。

“老方啊,我知道你的为人,也知道你对这个年轻人的维护。”韩法官看着手里的资料,轻轻叹了口气,对方律师说道:“但是你也该知道‘法不容情’这四个字。”

“做为律师你应该知道,情有可缘从来不能作为犯法的理由。这个案子涉及到上次破产案的推翻,所以我是慎重又慎重,也从商业上调查了这个年轻人许多事情——以他的能力和智商,如果只想把企业拿回来,绝对不用走犯法这条路。”

“所以,我不会考虑‘情有可缘’的理由,只会考虑他事后的过错补偿,以及你今天送来的这些资料里,再次分析他动机的被胁迫性有多大。”韩法官掂了掂手里的资料,看着方律师,沉眸问道:“你可懂我的意思?”

“你有你的角度,我当然尊重。”方律师点了点头,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既然愿意收下这些资料,那么这些资料便能成为轻判的依据。

有些话,他们自是不用挑明了直说的。

“老韩,那就不打扰你了。那个小丫头的案子,你也帮我盯一下,小姑娘也不容易,这可是三重打击:男友背叛、名节扫地、父亲被胁迫,还好她常期生活在国外,要在国内,早就没了。”方律师似是无意的,又提起了lily的案子。

倒不是他有多关心这个小姑娘,而是想借此再次激起法官对顾东林的恶感,在给顾子夕判决时,能够手下留情——虽说法不容情、虽说情有可缘不足为由,但潜意识里的印象,对于理性的判断,自然也还是有影响力的。

韩法官微微笑了笑,看着方律师淡淡说道:“案卷我调过来了,已经安排助理带了文件去公安那边办协理手续,明天就能看到结果了。”

“这次你行动力还挺快的,我就先走了,两天后我再来。”方律师知道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当下挑眉而笑,起身往外走去。

第五节,两夫妻,想念的温柔

“许诺。”顾子夕看着挺着大肚子、拎着随身包的许诺,混在出机场的人群中往外走来,脸上淡淡的倦容、脚下慢慢的笨拙,让他心里不由得微微发酸。

“子夕。”许诺看见顾子夕,扬起手臂用力的挥了挥,脚下的步子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起来。

“慢些,不急。”顾子夕朝着她喊道。

在她终于走出接机口后,顾子夕张开双臂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

许诺静静的依在他的怀里,眼圈微微的发红着——一路奔波的疲惫与倦意、一路的担心与焦虑,此刻回到他的怀抱,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下次再不许不打招呼就走了。”

“好。”

“都七个月了,不见胖反见瘦,怎么能让人放心。”

“肚子没小。”

“所以才更要注意,营养都给孩子了,你怎么办?”

“我底子好。”

“还有理了?”

“没理,下次不会了。”

“说你就这样子,做的时候,胆子比天还大……”

“哪里有,其实心里一直是怕的……”

“我怎么没看出来?”

“喂,顾子夕,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嗯哼,我在开车,你想怎样?”

“说两句好听的不行……喂,你干什么……”

“这样想你的方式对不对……”

顾子夕将车停在路边,倾身压住她的肩膀沉沉吻住了她……

“顾子夕,这是在马路上呢……”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顾子夕的语气里满是理所当然,唇舌间的辗转越发用力起来。

“喂,回家再……”许诺努力的在他的进攻里找到自己的声音,虽然仍然是含糊不清的。

“自然是要回的,现在乖乖的不许说话……”顾子夕惩罚似的在她的唇角狠咬了一口后,柔舌灵动的探入她的更深处,那样的狠狠的沉吻,似要将她拆骨处腹……

直吻到她无力抵抗的抬起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情不自禁的回吻着他,丁香般的小舌在他的唇舌间灵动游走,惹得他双手捧起她的头,狠狠的辗转吮动,恨不得要将她唇里的空气给抽干……。

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在身体极度紧绷难受时,他移唇伏在她的颈脖间,大口的喘着粗气。

“恩……”许诺低低的应着,声音怕是比那蚊蝇大不了多少。

“爹地、许诺,你们回来了!”听到开门的声音,顾梓诺与皮亚一起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回来了……”顾子夕的声音还带着些沙哑。

“顾梓诺,我们进去。”许诺的脸微微一红,上前一步牵着顾梓诺的手往里走去。

“许诺,我听景阳叔叔说,你都懂心理学了呢,有个大姐姐都听你的话,回来给爹地作证了。”顾梓诺抬头看着许诺,眼底满是崇拜。

“临时学的。”许诺不禁咧唇而笑。

“许诺,你一定不适应那边的天气。”顾梓诺看着许诺有些心疼的说道。

“还好啊,比我们冷一些,但还受得住。”许诺笑着说道。

“一定是太冷了,你看你的嘴唇都冻得肿了。”顾梓诺伸手去摸她的唇,她只觉得一阵血液上涌,脸刷的一下子全红了。

“许诺,是不是回来又觉得太热了?你的脸都红了。”顾梓诺担心的看着她,手又从她的唇间移到额头上——确实是有些烫呢。

“爹地,许诺好象发烧了。”顾梓诺担心的看向顾子夕。

顾子夕似笑非笑的看了许诺一眼,走过去揉了揉顾梓诺的头发,轻声说道:“她是有点儿不适应我们这里的天气,休息一下就好了。”

“许诺,那你快进去休息吧。”顾梓诺对顾子夕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忙催着许诺进去休息。

“那我先进去了……”许诺瞪了顾子夕一眼,转身往房间走去。

“她需要补充一点能量,我拿燕窝粥去给她吃,陪陪她,你自己先玩。”顾子夕对顾梓诺说道。

“好,你要好好照顾她。”顾梓诺认真的交待着顾子夕。

“知道了。”顾子夕拍了拍他的脑袋,去厨房拿了张妈熬好的燕窝粥后,便往卧室走去。

“梓诺,该去看片子了。”marry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刚被顾子夕关上门的主卧室,对顾梓诺说道。

“我很担心许诺呢,她以前怕坐飞机的。”顾梓诺带着皮亚走到卧室门口,边对marry说道:“我进去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