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3坚持的坚持

Chapter063 坚持的坚持

“就这张吧。”顾子夕挑了靠窗的那张,虽然窗子很高、很小,但总比没有好——他喜欢阳光、渴望温暖,总是第一反应的靠近有阳光的方向,就如当时被一脸灿烂笑容的许诺吸引一样。

“这是作息时间表,你记住了。所有的行动都统一安排和严格的时间限制,如果没有遵守,轻则关禁闭;重则加刑,知道了吗?”警官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顾子夕的声音,依旧淡然温润,一如他的外表。

房间里的两个犯人一直都很沉默,警官走后也没有和顾子夕说话。

顾子夕也不看他们、也不说话,只是弯腰伸手去摸那看起来陈旧灰败的床单——还好,虽然破败,却仍然有股干爽的感觉。

顾子夕在心里暗暗吐了口气后,便慢慢坐了下去,眯着眼睛看向几乎在头顶的小窗——零落的阳光,星星点点的打在这间放了四张床后便只有一条过道的拥挤房间里,看起来连稀有的感觉都没有了,只是一股生生的压抑与逼恹、一股死气沉沉的压迫感。

盯着屋顶看了好一会儿,听到对面**传来两个人的酣声,顾子夕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便也仰面躺了下来——硬挺的床板、连腿都伸不直的小床,让他想起的,却是许诺明亮的笑脸。

“许诺,好想你……”

市内。

“刚才考试感觉怎么样?”

“说真话?”

“废话!”

“太简单了,好幼稚。”

“顾梓诺……”

“妈妈,我很喜欢这间幼儿园。”

“那你还说……”

“考试真的很简单,不过我和园长申请了特殊班,特殊班的测试还像点样子。”

“那普通班还上吗?”

“每天上半天,其它时间去特殊班。”

“太聪明的孩子不容易快乐,所以普通班一定要上哦!”

“那是你太笨了,体会不到聪明的快乐……”

“顾梓诺!”

“好吧,笨人有笨人的快乐,我理解。”

“顾梓诺……”

“唉,你怎么这么难哄呢?”

“我懒得理你。”

“那怎么行呢,你不能和我冷战。”

许诺看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顾梓诺,只觉得无语——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懂事了,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送顾梓诺去球场后,许诺一到公司,便走到谢宝仪的桌前:“今天的周例会情况怎么样?”

“没有开,景总临时通知改到10点30,等你过来。”谢宝仪答道。

“哦?”许诺停下脱外套的手,有些意外的看了谢宝仪一眼。

“景总的意思,你们只是工作范围的分工,并不改变你主持公司整体业务的格局。”谢宝仪认真的说道。

许诺的眸光微转,轻轻的笑了,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谢宝仪说道:“还有十五分钟,我先看一下文件,稍后会议准时开始,提前三分钟提醒我开会。”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许诺这才将文件放回到桌上,伸手脱掉了套在外面的宽大毛衫。

里面是一条粉红色斜纹及踝孕妇裙,外套一件黑色小西服,看起来既有孕妇的柔软、又有专业的干练;柔软的粉红色,衬得她原本白晰的肌肤,隐透出淡淡的红色,散发出玉瓷的质感;整个人看起来,比起前两周的状态好了许多。

十五分钟后,会议室。

“各品牌的整体与独立推广结构已经完成,品尚已安排了两组专业人员,分别进行整合推广和独立推广的创意。”

“圣诞各卖场的现场推广方案会后我想约许总一小时的时间,我们确认一下;今天下午可请财务部同事做预算与销售预期对比表。我和景总约了六家卖场的老总,周二、周三、周四分别见两家。”

“海外新引进的品牌,杜总这边已经给到确定的产品介绍和品牌内函文案,以及引进的日程表,推广方式、时间表、创意案,我与杜总监会在这周做确认。”

洛简对着资料夹,一项一项的汇报着手头的工作。

许诺对着手里的报表,边听着洛简的汇报边写写划划,在洛简说完后,抬起头来对他说道:“产品组合推广方案由我亲自来做,单品创意由张玲带领团队来做,所以你跟进我就可以了。”

“圣诞推广的方案讨论,销售部王伟一起参加,谢总稍后帮我们记录一下,备忘录需要传给工厂那边,产品外包装要配合圣诞推广做礼品包装。”

“杜总监的海外产品部需要确认一下,我们已经在途的圣诞订单是否礼品包?如果是,麻烦对方将包装外观发高清图片给我们;如果不是,洛简马上将礼品外观设计的工作列进计划。”

“海外新引进的品牌,景总给我发布档期的建议,我们会根据发布档期的市场规律做推广创意。”

“景总,财务部是你直接负责,我要求在圣诞、元旦、新年这段时间内,市场部所有的合同优先审核、所有的推广费用优先支付。”

“我刚才说的几个问题都明白了吗?”许诺的目光从洛简脸上看到杜语微脸上,又转以财务徐景涛脸上。

“明白了。”洛简点了点头。

“进口产品做礼品包似乎太Low了,降低了产品的档次,我不同意。”杜语薇皱眉说道。

“你心目中的礼品包,就是将几个产品打包在一起,用一个红盒子装起来吗?”许诺不禁也皱起了眉头。

“高端产品有其固有的属性和既定的消费人群,一旦做了打包售卖,和打折、买赠一样,对产品的形象伤害特别大。”杜语微坚持说道。

“洛总监,产品初步的推广方案你没有和杜总监沟通吗?如果沟通过,我相信杜总监不会有这样的偏识。”许诺转眸看向洛简。

“对不起许总,我是今天才从品尚拿到确定方案,之前都只是沟通的意向,所以还没来得及与杜总监沟通。”洛简轻瞥了杜语薇一眼,淡淡说道。

“哦?”许诺的眸光轻转,看着杜语微说道:“稍后和洛总监一起到我办公室,我们先将产品推广策略做个沟通。”

“许总……”

“我们用方案和效果预期来说话,你的担心我和洛总监会给你满意的答案,如果不行,我们放弃礼品包。”没等杜语微说完,许诺便语气笃定的打断了她的话。

“那好吧。”杜语薇不禁气闷,却又不便当场发作。

“景总,财务部后期你帮我协调一下,具体会涉及到的合同和付款,我会有明细表给你。”许诺转头对景阳说道。

“好,没问题。”景阳点了点头,将许诺的要求在备忘录上记了下来。

接下来各部门就工作计划和总结向景阳做了详细的汇报,景阳在听完后,也都小声向许诺做了沟通,然后才给出意见。

“销售的推进节奏很不错,渠道拓展方面,在我们规划的商圈里,已经谈下来5家店面,会在年后进场装修。”会后,景阳与许诺一起离开会议室,两人边走边说道。

“洛简知道?”许诺问道。

“知道,开店的节奏他手里有计划,我们每找到一家店面,都会有店铺分析表给他。”少景阳点了点头。

“那就没问题,他需要根据这个节奏和地段,进行开业前店铺推广。这个推广,有时候从租店就开始了,有时候是在装修的时候才开始,有时候是在开业的时候才开始,所以他必须做到提前知道。”许诺点了点头。

“OK。”景阳点了点头,帮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她进去后,边往里走边说道:“这幢楼的物业办公室与销售中心占了三层楼,他们的租售业务差不多也到了尾声,所以其中两层楼可以租给我们,正好品尚用一层、顾氏用一层。”

“顾氏也要搬过来吗?”许诺放下手中的文件和电脑,脱掉鞋子,在地毯上边走边问道。

“恩。”景阳点了点头,顾氏最终不过是公司整体的一个生产部门,运营办公自然还是要在一起的。也借这次搬家,将所有与生产密切相关的部门,全部转移到工厂去办公。”

“写字楼这边,只留与管理中心连接更紧密的几个部门。”景阳坐下来拿纸画了一下,皱眉说道:“可能连一层办公楼也不需要。”

“先租下来吧,整体业务发展后,这层办公楼可能也不够用了。”许诺看着他说道:“以后的品牌越来越多,可能办公楼会越来越不够用。”

“子夕的目标并不止此,最终都要搬回到自己的办公楼里去的。”景阳笑着说道。

“哦?”许诺沉眸看着他。

“现在是所有品牌集中在销售部做,这是资金受限所做的临时结构。三年之后,每个品牌都会单独成立事业部,拥有自己全套的组织机构。公司营运中心只做新品牌引进,发展战略、财务管控、企业形象管理。”景阳微微笑了笑:“子夕天生是做企业的人,他有很多想法。”

“确实。”许诺点了点头,看着景阳笔下的草图,不禁有些微微的发呆——他是个天生做企业的人,他在商场上的光芒无人能比。

那么,未来又能有多少时间陪自己?陪孩子?

许诺低下头轻轻的笑了——想得太远了,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还是先把眼前撑过去吧。

“对了,销售这边,最近会快速拿个化妆品牌进来,主要做二线市场。”景阳看着脸上带着笑意,眸色却一片黯淡的她,低低叹了口气。

“哦?之前没听说过,还要涉足化妆品行业?”许诺抬起头来看着他。

“准备了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上线,现在正好是机会。”景阳点头说道:“这个项目我亲自负责,包括上市、进场、推广,我都会直接找洛简去做。但不会影响公司的业务进展。”

“和顾东林有关?”许诺似是若有所悟。

“许诺,有没有人说过,你太聪明了?”景阳不禁看着她苦笑——这场战争,他们都不希望她卷入,最多,也不过让她守守公司而已。

“顾子夕说我这样很讨厌。”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和顾东林有关。拿到的产品是顾东林现在代理的同一个厂家的不同品系。一来利用这个关系给他们施压,增加他们在品牌上的投入;二来利用市场抢夺之势,让他们同时在市场推广上增加投入;”

“孤注一掷后,我们再收线。最近还会发出一个高薪招聘的通告,目标是顾东林公司现任销售总监。”景阳将整体计划说了一遍。

“我明白了,市场上的数据可以告诉我,在同质品牌竟争性推广上,我算是有经验。”许诺点了点头,眸光沉然的说道。

景阳沉眸看着她,半晌之后轻轻点了点头:“有你的加入,或许节奏可以拉得更快。”

“这让我感觉离子夕的世界又进了一步……”许诺声音缥缈的说道。

景阳的心里微微一酸,看着她温暖的说道:“你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不一定非要到亲密无间,你该相信,爱情可以包容一切。”

“离他更近,让我能更多些把握。参与,是对他最好的陪伴。”许诺抬起头来,给了景阳一个温润中带着明媚的笑脸——温柔中的监定,并没有他感受到的心酸。

景阳离开15分钟后,洛简、杜语薇、谢宝仪来到许诺办公室。洛简首先将一组数据递给在坐的所有人,淡然而严肃的介绍道:

“我们自己的综合自营店内的促销方式是做情侣话题,每个品牌我们找到两款产品做情侣档,包装上强调缺一即不完整。”

“情侣包装的设计会依各品牌的不同定位给予不同的设计,紧密贴合品牌市场定位以及消费者层次,不会出现杜总监说的拉低产品形象的现象。”

“在价格上不做变动,会送情侣小礼品,礼品还在设计中。礼品会藏在情侣包装里,只有打开才能找到,增加情侣互动的情趣性。”

“销量保守估计增加60%;消费者参与度增加90%;活动持续时长两个月,与新年促销关联;也正好是一套产品的使用周期。”

“这是我的员工在店铺对一万多名情侣做了消费心理调查后,设计的促销方式。对品牌效应和销售的提升,我很有信心。”

洛简对着密密麻麻的一堆数据,快速而信心十足的说道。

“你这是嫌我数字能力太好呢,密密麻麻全是数字。”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瞪了洛简一眼,埋怨着说道。

“抱歉抱歉,太赶了,来不急做图表。”洛简连声道歉,眼底一片戏谑的笑意——她的数字能力,他是最清楚的。

许诺用笔勾出几个关键数据后,又仔细看了一遍,这才点了点头。放下报表,许诺拿起手边的几张照片递给杜语薇:

“这是国际第一品牌‘昕薇’今年的节日礼品包装;这是化妆品第一品牌‘纪梵’今年的节日礼品包装;这是‘卓雅’今年的圣诞礼品款。”

“杜总监,我给你看这些,并不是说,人家做了我们也要做;也并不是否定你的担心;而是要告诉你——礼品包装是我们整体推广中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礼品若能做出品味来,不仅不会拉低产品的定位,相反能拉近产品与顾客的距离。”

“所以各品牌的礼品圣诞专款包装必须要做,杜总监请今天务必提供在途货品的外观资料;洛总监必须于今天确认推广方式与促销包装的配合方式。”

许诺直接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杜语微,没等她说话,便直接将产品促销包装的事情给确定了下来——几个‘务必’‘必须’的强势用词,让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许总,我觉得这样决定太仓促……”

“不决定就更仓促了,原则上改包装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如果在途产品已经是促销包装,洛总监只需做堆头设计,倒是来得及;若要改包装,从设计到采购到制做,只能说非常、非常赶。”

“在这种情况下,难道还要再商量个两三天、开几个会来决定?”许诺抬头直直的看着杜语薇说道。

“我知道你是从推广角度来考虑的,但你不懂业务、也不懂这几个品牌我们合作的深度、他们在国内市场的企图,冒然做这样的决定,对我们以后的新品牌引进会造成障碍。”杜语薇压着说话被打断的火气,但言辞之间,已经是相当的不客气了。

“第一,任何一个品牌去到一个新的市场,要的无非是三个:行业地位、高额利润、市场份额。”

“杜总监,你告诉我,我们与品牌商的合同,抛开这三个方面的约定速率,还有什么?”许诺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业务细节她确实不懂,但品牌核心,是所有做市场的人最懂的事。

“你刚才也提到了速率这个词,我们每个品牌合作,都是有速率约定的;品牌发展有自己的节奏,太快太慢都会打乱品牌商的整体规划。”杜语薇沉声说道。

“那好,麻烦杜总监同时去做两件事,第一,将在途货品的外观check给洛总监;第二,将每个品牌的速率约定与本年度的达成情况report给我。若有不适应,洛总监做白功而已。”许诺沉声说道。

“那就这样吧。”杜语薇用力的合上手中的笔记本,一脸恼意的站了起来。

“我还提醒一下杜总监,我对业务不熟,所以请你以后汇报工作,准备好相关文件和数据。”许诺并不理会她的脾气,只是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杜语薇冷应下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继续,洛简说一下圣诞档六家卖场的方案?和我们的自营店是否同步?”许诺也不以为意,打开手中另一个文件夹,边看边问道。

“同步,但货品会不同。”洛简点头说道。

“其它细节我就不问你了,这方面你比我有经验。根据这个促销方案,我看也不用等杜总监的外观图了,我们立即安排做外观设计以及包装材料采购,通知生产部做改部生产计划;货品到案后,直接送到生产部。”许诺看着洛简说道。

“是这样打算。”洛简点了点头,合上文件夹看了许诺一眼,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的脾气太冲了,你这样对我没问题,对另一个女人,问题可能就大了。”

“什么叫另一个女人?”谢宝仪皱了皱眉头说道:“只要对工作结果有帮助,我能接受任何形式的工作安排。”

“好吧,特指杜语薇,她快四十了,对自己的经历又很自负;在公司还只是个项目部的时候,整个项目是由她独立负责的,所以总裁以前对她也有着几分客气。”洛简看着许诺,提醒她说道。

“我不是顾子夕,我天生就这脾气也没准备改。她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待岗到顾子夕回来。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哄她。”许诺淡淡说道。

“那就这样吧,我下去安排了。”洛简不禁伸手揉了揉额头,收起桌面的资料站了起来。

“洛简,谢谢你。”许诺抬头看着洛简说道:“这样吧,你帮我请景阳安抚一下她吧。”

“好。”洛简笑着应了下来。

“总裁走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财务和外海产品部的合作。”谢宝仪看着许诺说道。

“他算得清楚,财务向来自我自大,我这方面又不懂,自然是不好合作的;现在交给景阳,倒是解决了。”

“杜语薇这边,别的问题倒也没有,主是她习惯了大家捧着她工作,除了子夕她是谁也不服气;我脾气又急,一件事情决定了,便不耐多沟通。所以子夕是知道的,我的脾气和她肯定合作不来。”

“原本海外产品也是景阳负责,偏和市场推广交集的地方特别多,这冲突也是不可避免了。”许诺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半晌之后才继续说道:“这算是第一次正面冲突吧,也没什么不好。”

“规矩不调教好,以后的三年还会有更多的碰撞。我的脾气可以慢慢改、学着去迁就她,只是现在,不是还没改好吗!”说到这里,许诺不禁笑了。

“也没太大关系,我和景总去安抚一下就好了。”听了她的话,谢宝仪不由得眸光微微沉暗——这个率性自由的女孩子,短短半个月时间,改变了多少啊;曾经的阳光慧黠,竟也透出凌厉霸气的气势。

这气质气势,与顾子夕也越来越像来——爱情原来是这样,当你想要靠近时,你就能变成和他最像的模样。

他们究竟是如何安抚杜语薇的,许诺并不关心,她只要工作能安排下去、能看到结果就好。

与人相处,真是件太难的事情——以前有莫里安、后来有顾子夕,让她得以任性率性;而现在只有她自己,便倍感吃力了。

“许经理,今天过来公司吗?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电话是张玲打过来的,许诺下意识的点开电脑日历,正是大家约定的出创意的时间,她这一忙,竟然给忘记了。

“好,一小时后我过来,你先安排大家讨论。”许诺快速说道。

挂了电话后,许诺迅速的将桌面的资料收好,拎了电脑、拿了车钥匙后,匆匆往外走去。

“许诺,要出去吗?”谢宝仪看见许诺拎着电脑包,忙站起来。

“过去品尚那边,伽蓝的创意这两天定稿。”许诺快速说道。

“让司机送你吧,你这肚子……”谢宝仪的眼睛看着她的肚子,为难的说道。

“不用了,我先走了,这边有事让景阳处理。”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快步往外走去。

“要是顾总在,肯定不会让她这样走路。”谢宝仪看着她匆匆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

“诺姐又赶去品尚?”林晓宇拿着一张招聘报表走过来递给谢宝仪,眼睛却看着许诺匆匆的背影。

“恩,那边的项目到了出创意的时候了。”谢宝仪点了点头,接过报表坐了下来。

“原来女人怀孕也可以这么英姿飒爽的,诺姐真是太帅了。”林晓宇在看到许诺出门后,才从她身上收回了目光,一脸佩服的说道。

谢宝仪瞪了她一眼,在招聘申请表上签了字后,递回给她:“这个职位在官网、报媒、网媒、微圈,全部同期发布。”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林晓宇点了点头,拿着报表快速回到坐位上,给洛简写了邮件,申请设计招聘文案后,便开始联系各渠道的人才供应商。

渠道销售总监的职务,在公司结构里并没有,却这样大张旗鼓的招聘,薪水给到200万一年,是配合公司新品造势呢?还是公司渠道扩张真的需求呢?

这是王伟递过来的单子,而谢宝仪只看了一眼就签了,还要求给最好的渠道——所以,林晓宇虽然不知道这个职位的来由,却也格外的重视起来。

品尚公司,创意工作室。

“许经理,听说我们要搬家了?”万三三抱着资料进来,看着许诺好奇的问道。

“我两边跑得很辛苦啊!”许诺笑着说道。

“这一周没见,肚子明显又大了。你们家小千金长势喜人啊。”张玲将手中的电脑放到桌面上,伸手轻轻按了按许诺的肚子,笑着说道:“好硬,这孩子个头大。”

“顾总那么高,就算是女孩子个头也不会小了去。”万三三点头说道。

张玲的眸光微动,回身坐下后,在桌下踢了万三三一脚,看着许诺勉强笑着说道:“昨天大家都在这里加班很晚,今天的创意成果应该会很不错。”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同事们陆续都抱了电脑进来,虽然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倦色,但眸子里却是沉浸于专业里的专注与灵动。

“现在开始,看看谁先来?”许诺边打开电脑边看着在坐的同事,一脸笑意的问道——她这样的工作状态,若是让谢宝仪看到,定会为的同事喊不平:她的轻松温婉,似乎从不曾出现在过那边的办公室。

在这里,属于创意的那个许诺,是自然、率性而灵动的;在的那个强悍而霸气的许诺,不过是强撑着的而已。

“我先申明,最近我手头上的项目有太多紧急且重要的方案要出来,所以在伽蓝的项目提,我只负责了组织和跟进,这个我和许经理有过共识,你们不可以批评我。”张玲举起起双手站起来,向大家解释着。

“知道你最忙了,我先来吧。”万三三笑着说道,边将自己的U盘插进了电脑里。

“其实开始的时候,我是想独立做个新的创意,所以这一周的时间,我花四天来做新创意,但在和许经理这个创意做对比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的创意没办法拿出手。”

“不是不够有吸引力、就是兼顾了新奇高端,却脱离了产品推广的核心,两者的结合,没办法做好。”

“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在许经理原有的创意上,加进我的想法。”万三三边说着,边将PPT打开。

“你花了四天做的创意,可以将手稿和创意思路整理一下发给我。”许诺笑笑说道。

“好啊好啊,那我要再好好修一修。”万三三用力的点了点头,给了许诺一个感激的笑脸后。

“对于许经理这个创意,我们上次也说过,单看第一部分太地气;单看第二部分又太仙气;如果一个创意的开篇太过平淡,就不能有效的吸引观众,也就是我们的潜在消费者。所以我主要考虑的是开篇的调整。”

“原来的开篇,是一个小男生悄悄的将小女生的洗发水给换了,小女生的妈妈给小女生洗发后,发现洗发水的效果特别好。”万三三用手指着PPT左边的效果图,音色明亮的说道:“这是整个创意案中,第一次出现产品、以及产品效果表达。”

“这一段表现了小朋友之间纯真而质朴的感情,我们把这种感情进行向上的引伸,给这个故事一个浪漫的开始会怎么样呢?”

“我们的浪漫依然从人造月亮开始——我设计场景是这样——”

万三三将PPT翻到下一页,是一张手绘的背景图:“夜晚、村庄、星空、明月。”

“小女孩:月亮好漂亮。”

“小男孩:那我摘给你。”

“小女孩:天空好高啊。”

“小男孩:我是男孩子呢。”

“简单的场景与对话,将真实的月亮与后面人工的月亮做一个呼应;看点在于——男孩子的表情:让人对接下来的剧情有期待。”

“接下来是两个小孩子躺在地上睡大觉的自然与纯真,接着镜头转向远处的晨曦,表示时间的转换。”

“然后给小男生两个镜头:也就是将伽蓝洗发水倒入一个月亮形的瓶子里,然后将瓶子悄悄的放到原来放洗发水的地方。”

“第二个镜头,小男生把自己关进房间,开始做人工月亮。”

“接下去,和许经理设计的情节一致。然后增加一组镜头:就是小女生往后都是自己一个人玩,每天都会吵着要用月亮瓶子的洗发水洗头发,可是小男生一直没出现。”

“接着是镜头切换:镜头从村庄的上空转到旷野的地面,一轮发光的人工月亮,在沉暗的黑夜里,独自发着温柔的光,在它的旁边,放着一瓶精美包装、月形的伽蓝洗发水。”

“然后是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跑进镜头里,弯腰抱起洗发水,试探着用手去推那人工月亮——手指触着月亮,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夜晚,印着小女孩脸上纯真而惊喜的笑容,画外音的广告词出现——”

“不好意思,广告词我没想好。”大家正听到激动时,万三三的一句抱歉,不禁让大家一阵嘘声。

“想到这么多,我脑细胞已经死了无数了。”万三三急着鼻子说道。

“非常好。”许诺赞许的点了点头,在万三三回到坐位上后,看着她说道:“加进去的元素,与原创意几乎融为一体,看不出痕迹;创意的中心非常清晰也没有偏离;增加的情节很有看点,最近萌系小朋友得到更多人的关注,这个情节可以说是符合了流行的趋势。”

“OK,三三补充创意的优点我说了这么多,那么还有什么优点、或者什么缺点,大家讨论一下。”许诺将鼠标拿到手里,将PPT调到最前,看着大家说道。

“我觉得情节有些不连惯。如果说用蒙太奇的手法,那每个片断又太长了;如果用写实的手法,每个情节之间大断档了;所以创意思路是不错,但真要完成了,并不是一个高质量的片子;只能说各种想法的大集合。”

“我也有这个感觉,虽然情节丰富了,但比起最初版本,感觉累赘了。”

“我更倾向于简洁的画面。”

“同一个创意、只是增加了情节,怎么感觉一下子档次被拉下来了呢?”

“……”

“咳咳,可不可以再说些优点?”许诺见大家指出的问题都犀利而精准,心里其实是很高兴——做创意的,欣赏与鉴别能力,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创意能力。

“月亮形的外包装,是非常好的创意。我建议我们的创意主题就叫做:伽蓝?月。我觉得很有意境。”

“非常好。”许诺点了点头,抬头看着万三三,微笑着说道:“这是一个最大的贡献,伽蓝?月的主题、弯月的包装,都非常有亮点。”

“谢谢许经理,我就是觉得这些想法都很好,舍不得删掉。完整的思路,我也其实也考虑过是不是太过的拥挤。”万三三点头说道。

“对,做创意的人都会有这个毛病,多做几次,懂得舍弃就好了。”许诺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投影幕布前,看着大家说道:“这次项目的时间比较紧,所以没有更多的时间让大家讨论了。我对这个稿子做一个截取之后就确定下来,然后继续剧本的创做和拍摄的准备。”

“人物关系设定:男孩是女孩的哥哥,我们用呵护、亲情来栓释伽蓝所传递的气质——稀有、纯真、淡然、隽永。”

“时间长度设定:男孩五岁、女孩三岁、妈妈32岁。”

“开篇的对话保留,镜头取消——也就是开篇只有声音没有影像。”

“打开第一个镜头,便是小男生将洗发水倒入月形瓶,然后捧着月形瓶跑出去递给正在帮妹妹洗头发的妈妈。”

“接下来,镜头特写,洗发水在妈妈的掌心、再到妹妹的头上、母女开心满意的笑脸,吹干后的头发丝滑温顺。”

“镜头切换至晚上的天空,有星星、有月亮、有哥哥的声音——我做的月亮应该也是可以发光的。”

“用这一句话,将未播出的,哥哥做手工月亮的故事表达出来。”

“接着镜头切换到地面——满是石子的野外、清澈蜿蜒的小溪、风吹叶响的树林、一轮明亮的弯月、一瓶弯月形的洗发水,然后是妹妹穿着白纱裙跑过去,边跑边说:哥哥,地上的月亮、会发光的月亮。”

“然后画面释出、黑屏,然后是产品图像和广告词:伽蓝?月,最美是你。”

许诺低缓而柔润的声音,如穿越远山的明月,清亮中带着柔软,让创意室的同事们都听得忘了回应。

许诺回到桌前坐下,看着各人说道:“因为我们取的创意关键词是‘稀有’,所以整个创意片,在能表达创意意图的前提下,越短越好。我会再用两天时间,将最后的创意稿确认下来。各位同事有任何的想法和意见,这两天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觉得、听许经理这么一样,整个节奏和意境全出来了——原本月亮给人的感觉是冷、但兄妹的互动、还有两句广告词,一下子将气氛给弄暖了。”张玲笑着说道。

“感觉变化不多,怎么意境就不一样呢?”万三三用手托着下巴,有些苦恼的说道。

“节奏。”许诺笑着说道:“OK,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很感谢三三给出的新的灵感。那么外观设计就交给你了。伽蓝公司的背景、产品定位、产品成份、企业标准色、之前包装的材质,我会发一份完整的文件给你。设计初稿一周内出稿,我会发给伽蓝总部审稿确认。”

“好的,没问题。”万三三信心十足的应着,低下头将工作迅速的记了下来。

虽然最终没有选择她修改过的方案,但被放大运用的一个点,也足以让她兴奋——在这个团队里,她由这个包装设计开始,也成为设计的主力,而不只是做个修稿、连络的小助理而已。

回到办公室,许诺拿出稿纸,将刚才一瞬间的灵感迅速的画了下来,中途电话响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察觉。

直到最后一张手绘稿完成,她才从稿纸里抬起头来——外面沉黑的夜色,衬得办公室的灯光越发的明亮。

“呀,都这么晚了呢。”许诺心里微微一慌,抓起电话便往家里打去:“顾梓诺,回家了吗?吃晚饭了吗?”

“我画图画忘了,这就回来。”

“恩,让Marry多陪你一会儿,等我回来。”

“好,拜拜。”

放下电话,许诺不由得自责——到底当妈的时间还太短,居然把儿子一个人忘在家里了。

收好电脑和稿纸,关了办公室的灯后,许诺匆匆往外走去。

8点多钟的时间,霓虹明亮的街道仍然是一片热闹,开车匆匆穿行在车来车往的夜色里,她已经忘了,在不久之前,她还是个被人呵护着的幸福女子。

短短的半个月,她已经习惯了在工作和孩子之间的角色转换;习惯了如所有兼顾家庭和职业的职场女子一样,在孩子和工作之间忙到没有自己;

忙到,没有时间想念……

一周后。

伽蓝的创意案确定了下来,许诺将演示稿和外观设计稿,发给了伽蓝德国总部。

代理的化妆品‘纯色’全面上线,S市的日化自营店里,全部专门为‘纯色’开辟了专门的陈列位,在一排排的日化中,‘纯色’显得想当的抢眼。

而在S市周边的二线城市,一夜之间,各大卖场全线进驻——在卖场拿到最大最好的柜位,在一片白色的圣诞宣传海报里,浅金粉色的大幅产品宣传海报,十分的抢眼。

同样浅金色的营业员制服、以一线品牌要求的妆容、服务话术,让这个二线品牌在这二线城市里,显得极为拉风。

“那个人叫欧阳?”许诺看着陈列柜前,一个脸色阴沉的、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那人正向服务员询着什么。

“就是他。”景阳点了点头。

“去他们柜台看看。”许诺微微笑了笑,与景阳一起往前走去。

顾东林的产品是玫色系列,在圣诞氛围的陈列里,也算是抢眼。只是玫色与金色比起来,明显低了一个层次。

加之他是常规的展柜——背面高光以及产品陈列,主柜是玻璃货柜,除了侧面的海报有些特色外,与其它柜台基本没有区别。

而‘纯色’的柜台是用磨砂金的材质打造的,加上隐形灯带的设计,整个柜台在整个楼面里,显得熤熤发光,绝对能吸引进门顾客的第一注意力。

“他的柜位面积不小,但货品陈列有些不足。”许诺低声说道。

“他一举拿下周边二线城市共25家店,这25家店的进场和装修几乎是同时的,加上同期订单,对资金的压力很大。”景阳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的销售拉上去了,他会怎么做?”许诺沉眸问道。

“如果圣诞一败,在柜台装修、线上推广上,会下大功夫。”景阳轻扯嘴角,淡笑着说道。

“那么,圣诞之后,我们该放放水,对不对?”许诺微眯起眼睛,轻声说道。

“正是。”景阳点头:“一逼、一放之间,他看到成绩就会加大投入。”

“节奏你来控制就好。”许诺淡淡笑着。

“伽蓝的创意、公司全产品的市场推广,还有‘纯色’与顾东林的斗智斗勇,许诺,我担心你会吃不消。”景阳转过眸子,担心的看着她。

“伽蓝的前期创意已经完成,现在在写拍摄剧本。产品上市发布会的策划,要在拍摄稿完成以后才开始创作,所以并不是很赶。”

“至于公司的,有洛简和张玲盯着;这段时间的主要精力,倒是放在这边了。”许诺沉眸说道。

“恩。”景阳知道她的想法,便也不多劝,只是问道:“圣诞的时候过来吗?”

“当然。”许诺轻扯了下嘴角,轻声应道。

“好,到时候一起。”景阳点了点头。

两人去其它几个卖场看了看货品上架情况后,便离开了。

圣诞节前夜。

忙碌的日子似乎过得特别的快。转眼到了12月末,听说北方已经下过好几场雪了;可四季如春的S市,依然只需要穿着一件线衣外套就可以了。

说起来舒服,到底少了四季更跌的期待、与下雪天穿特别多衣服时的那种暖意融融。

“妈妈,你见过雪吗?”顾梓诺将头趴在许诺的腿上,软糯的问道。

“见过啊,我的家乡在北方,那里每年的冬天,都会下好大的雪。”许诺的手停在顾梓诺的背上,似乎又看到记忆里的大雪纷飞:“大到可以把人埋起来的那种。”

“比瑞士的还大吗?我和爹地去瑞士滑过雪。”顾梓诺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我没去过瑞士呢。”许诺摇了摇头,停在他背上的手轻轻拍起来:“等你爹地回来了,我们可以去北方看雪。”

“你滑雪那么好,我们去瑞士滑雪好了。”顾梓诺想了想说道。

“好啊。”许诺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说话了,真的该睡了呢。”

“好吧,晚安妈妈。”顾梓诺将头从许诺的腿上移到枕头上,睁大眼睛看着许诺,软声软语的说着晚安。

“晚安,顾梓诺。”许诺有些困难的低下头去,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母子两人相视而笑,顾梓诺这才慢慢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

许诺轻着他的背,轻声哼着儿哥,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不再抖动后,慢慢的停了下来,起身出去……

走到窗边,伸手轻拨着头顶的月亮,眼睛却看着窗外西北的方向,不自觉的想起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疼到没有知觉的双脚。

“奶奶,许言,你们那里下雪了吧?”

“我们家乡的雪,真是漂亮;只是,好多年没见了呢。”

“爸爸,你在那边要好好儿照顾奶奶和许言,可别让她们再受欺负了。”

头顶的月亮轻轻摇晃,皮亚躺在她的脚边——绒绒的、暖暖的,像是极冷的冬天里被人呵护的温暖。

“许诺,货品已经全部上架,现场效果非常好。”电话是洛简打过来的。

“听你那边的声音,我感觉有些紧张。”许诺从窗外收回目光,伸手摸了摸站起来的皮亚,转身回到沙发里坐了下来。

“别紧张,有我盯着。”洛简沉声说道。

“恩,上完货后,把图片拍给我。”许诺点了点头。

“没问题。”洛简简洁的答道。

第二天一早,景阳便来接了许诺和顾梓诺,一起往周边城市开去。

他们到商场化妆品楼层的时候,几乎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而顾氏的‘奕色’和顾东林的‘相宜’的柜台前,人则是最多的。

“他们是买赠,我们是折扣,所以他们的客单价会高,而我们的成交量会大。”从人群中艰难的走过一圈后,景阳对许诺说道。

“直接给消费者实惠,所以下单会快。所以我们的成交量的优势会压过他们客单价的优势,在单位时间内,我们的销售额仍然有胜算。”许诺肯定的说道。

“恩。”景阳点了点头。

“你看这组数据。”许诺将手上的记录本递给他——一小时的时间,‘奕色’接待了72个客户,成交客户为48;‘相宜’接待了45个客户,成交客户为28.

“客单价一定要是我们的1.5倍,才能赶上我们的营业额。”许诺笑着说道。

“我过去查一下他们的客单价情况。”景阳点了点头,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顾梓诺,你站在这里不要走开,我去调我们的客单价数据过来。”许诺交待了顾梓诺一句后,便也小心的挤过人群,往柜台那边走去。

“我是总部过来的,我查一下之前成交的票据。”许诺拿了工作证给旁边的销售经理后,从他手里接过票据回联,一张一张的拍了下来。

“谢谢。”许诺将票据回联交还给销售经理后,便挤出了人群,返身回到旁边的休息区,拿起计算器和稿纸,快速的计算起来。

“怎么样?”景阳从人群中挤回来,看着许诺低头计算,便知道她也拿了自家柜台的数据。

“客单价最高1500,最低180,主要客单价在580—880之间。”许诺将算好的数据递给景阳。

“恩,‘相宜的最高客单价是2700,最低是200,主要客单价在680—1200之间。”景阳将抄来的数据递给许诺。

“所以说,最后的销售额,我们有绝对的胜算。”许诺微微松了口气,笑着说道:“而且,到了晚上和明天白天,开单速度比单量大小要重要得多。当然,排除那种上万的壕客。”

“OK,去下一家。”景阳点了点头,弯腰抱起顾梓诺,另一只手护着许诺,小心的往外挤去。

原本看见她给的促销方案,心里有些犯嘀咕——简单的折扣促销,能打得过对方这个销售老手吗?

现在看来,她的市场经验和敏感度,当真是一流。

一天的时间,走了5个城市、10家卖场;有两次还碰到了‘相宜’的欧阳——他也同样端着盒饭,边吃边数着客流与客单价,表情看起来喜忧参半。

“这一次销售渠道的铺开、加上这次买赠其实是成功的,整个销量比顾东林在的时候,三个月都要好;这对他来说,当然是成功的——更重要的是,他从产品进场和柜台装修的工程中,捞了不少好处。”景阳扯着唇角,不屑的说道。

“于他来说,已经够了。”许诺微微皱眉。

“做销售的人都有斗志,我们的产品凭空冒出来,加上连促销都没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他当然不甘心输掉。”景阳笑着说道。

“景阳,找个猎头联系他,透露一些我们的信息给他。”许诺突然说道。

“节后全面上招聘广告,然后才有猎头会联系他。已经在安排了。”景阳点了点头。

许诺侧头看她,不禁失笑:“比起你的腹黑,我差的不只是一个层次。”

“是因为我在做全局,你只做局部。所以,你的腹黑已经是相当的了不得。”景阳不禁笑了。

“我们是要赢了吗?”顾梓诺看着他们笑意满面,不禁好奇的问道。

“不能说就赢了,只能说我们做好了一个一个的套,等着这个人一步一步的踏进来——现在,已经套住他一只脚了。”景阳眯着眼睛,沉声说道。

“就和打猎一样吗?”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景阳。

“是的,我们就是猎手,那个人就是猎物。”景阳点了点头,看着顾梓诺说道:“我们赢了,你爹地就能早点回来。”

许诺的眼皮不禁微微一跳,却仍忍着没有说话。

“我爹地是法院判的三年,他不能提前回来,景叔叔骗我。”顾梓诺摇了摇头。

------题外话------

各位亲,本章原本要发2万,因为担心太晚没有编辑审核,所以先发1。4万,余下的6千,以及上周差大家的1万,会在明天晚上补足。抱歉,最近的速度有些慢,但相信我啊,真的很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