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4圣诞快乐

Chapter064 圣诞快乐

“法院可以给爹地减刑啊。”景阳用手揉着顾梓诺的头发,低低的说道。

“那这个人和法院有关系吗?赢了他算立功吗?”顾梓诺的眸光猛然一亮,小手紧抓住景阳的衣袖,紧张的问道。

“这个人……”景阳转眸看着许诺,缓慢的说道:“这个人是你爹地的一块心病,赢了这个人,你爹地就有力气好好表现、立功减刑了。”

“这个人是帮小爷爷做事是吗?”聪明的顾梓诺,一下子就想清楚了这其中的联系。

“顾梓诺真聪明。”景阳转头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笑脸。

“我懂了,景叔叔和妈妈加油。”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许诺转眸看向窗外,嘴角噙着的淡淡笑意,因着景阳的这句话,慢慢的加深起来——就算他把报复看得比自己和儿子都重要,还是希望他在身边。

当天晚上,三人赶回了S市,正遇上平安夜的销售最高峰。

“我去卖场看看,你们先回去。”景阳对许诺说道。

“先送顾梓诺回去,我去自营店看一下。”许诺摇了摇头:“冒这么大风险,把杜语微给弄得罪了,总得亲眼看到效果才安心。”

“不行,你必须回去休息了。”景阳摇了摇头,不允许她再继续走店。

“那我就先上去吧。”许诺轻挑了下眉梢,牵着顾梓诺的手往里走去。

“算了,一起吧。”景阳摇了摇头,知道自己走后,她自己依然会去——与其让她自己出去,还不如自己跟着。

许诺与顾梓诺相视一笑,也不理会景阳,只是径直往里走去。

景阳叹息着摇了摇头,一边快速跟上她们,一边拿出电话给顾朝夕打了过去:“朝夕,我和许诺、梓诺刚刚回到市内。”

“恩,工厂那边进度能跟上吗?”

“好,你找空档休息一下,别熬狠了。”

“是,我们休息会儿去走卖场。”

“我知道,我跟着她。晚上顾梓诺不过去。”

“今天和丫头视频过了吗?”

“恩,我明天再和她聊。”

“进电梯了,先挂了。”

“我也要去。”顾梓诺显然是听到了景阳电话的内容。

“你去了许诺不能专心工作。”景阳一口回绝了他。

“我可以照顾她的。”顾梓诺紧皱着眉头,一脸的不乐意。

“你必须得先照顾好自己,小朋友10点必须睡觉。”景阳坚决不同意。

“许诺,妈妈……”顾梓诺无奈的看向许诺。

“今天晚上的情况是这样的。”许诺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顾梓诺:“你看,全是人。你跟在我身边看到的就全是腿,而且,我会担心他们踩到你。”

顾梓诺看着卖场照片,咬着嘴唇想了许久,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

“好好睡觉,12点会有圣诞老人的礼物,明天早上我们一起拆。”许诺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一脸笑意的说道。

“我才不信圣诞老人,幼稚。”电梯门打开,顾梓诺率先走了出去,拿出门卡刷开门后,帮许诺拿好了拖鞋,沉闷着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睡觉的。你要保证12点能回来,晚了妹妹会不舒服的。”

“知道。”许诺轻轻点头,看着他紧绷的小脸,只觉得心里微微酸涩——5岁大的孩子,陪着她工作不说,这样的节日却只是一个人过。

许诺转眸看向别处,微红的眼圈让景阳不忍细看,进门抱了顾梓诺大步往浴室走去:“景叔叔帮你洗澡。”

“景叔叔,我们唱歌吧。我爹地帮我洗澡的时候,我们都会唱歌。”顾梓诺将头趴在景阳的肩头,软糯的说道。

“好啊,让我想想,唱什么呢……”

“摇蓝曲吧,景汐妹妹天天听这个。”

“有没有搞错,我都五岁了!”

“你学好了,以后可以唱给你妹妹听。”

“呃……以后我妈妈教我,你还是别给我唱这个了。”

“那你说唱什么吧。”

“唱……虫儿飞……虫儿飞,花儿美,一双又一对最美……”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

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

浴室里传来哗拉的水声,和景阳、梓诺唱歌的声音。

许诺伸手轻拨了一下头顶的月亮,摇摇晃晃的,和着窗外的下弦月,却有种今夕何夕、亦真亦幻的梦幻感。

一家人在一起,这样简单的事情,与他们来说,却是何其的不易。

“多休息一下?”哄睡顾梓诺的景阳从房间走出来,看着许诺正微眯着眼睛坐在懒人沙发里,声音不自觉的放低了下来。

“走吧,早去早回。”许诺睁开眼睛,抬腕看了看时间,便用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好。”景阳点了点头,转身交待了Marry几句后,这才与许诺一起往外走去。

街上比起刚回来时,人已经多了一倍不止,平时的11点虽然也不算安静,现在却像是全城的人都出来了似的,街上拥挤得只看见密麻的人群、喧闹得只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

许诺将车窗升上来,扭头看着景阳说道:“过节安安静静的在家里不好吗?跑出来人挤人的。”

“他们若不出来,我们的东西卖给谁去?”景阳笑着说道。

“我想到了——”许诺突然兴奋的喊起来,乌黑的眸子一片明亮。

“什么?”景阳扭头看着她。

“伽蓝的产品上市发布会,晚上开。”许诺迅速从包里拿出电脑,将这一瞬间的灵感敲了进去。

景阳的眉头轻挑,只是扭头看向窗外的人群,没有再说话打扰她。大约15分钟后,耳边健盘敲击的声音才停止下来。

“景阳,你想想看,这样的夜晚、这么多的人、发布会的现场全面熄灯黑暗,凭空跃一一轮月亮,那场面该多么唯美、震憾。”许诺合上电脑,乌黑的眸子一片明亮。

景阳从窗外收回目光,转头看她:“你能看着这么些个黑压压的人头,想到月光的画面,我觉得,你的大脑构造一定与旁人不同。”

“这叫反差联想。”许诺转头看向车窗外面,跳出这一片的沉压,脑袋里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

“的确如子夕所说,你在创意上的天赋,是别人努力也学不来的。”景阳赞叹着说道。

“所以公司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许诺毫不客气的说道。

“卓雅的那个莫里安,现在怎么样了?”景阳突然问道。

“被困在德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提起莫里安,许诺轻轻摇了摇头:“不过,或许这半年不回来是好事,半年时间应该够他想清楚一些事情。”

“恩。”景阳点了点头,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半年大约过去了一半,再回来的时候许诺应该已经生完孩子了。而伽蓝进入中国,上市安排也不会超过半年。

伽蓝的项目之后,她要带孩子、要负责公司的创意,和那个莫里安的交集应该不会太多。

想到这里,便也没有和她提多关注公司的事情——于她来说,生活已是如此不易,能有让她放松和快乐的事情,他们其实都该支持的;她脸上这样明亮的笑容,是子夕进去后,他再没见过的。

大约是少年时期缺乏爱的原因,子夕爱的方式过于的霸道和占有,能体会到许诺的不易,却又不愿意放手让她快乐。

这样的许诺让他心酸,可那样的子夕更让他心疼——两相比起来,虽不认同子夕的做法,却还是会支持他对许诺的安排。

只是,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尽量多照顾她一些吧。

“小心些。”护着她挤进公司的自营店里,灯火通明里,年轻的情侣们都好奇的挑着产品——日用品在这样的节日原本是不容易做促销的,必竟少了些情趣。

而许诺和洛简的设计,便是让这平淡的日用品里,增加浪漫的小情趣——情侣套装的外观上,除了心形的包装盒设计外,在包装盒的右下角,特别增加了一个标识区;不同的标识表示里面有不同的小礼品。

“都有些什么礼品?”看着有一对小情侣尖现场尖叫起来,景阳忍不住问道。

“你也不知道?”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

“对你的推广创意太放心了,没花太多心思在上面。”景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做为公司实际的执掌人,全年最好的销售时段之一,他居然没有关心推广,真是太不应该了。

“你快去买一套,我们现场拆开看看就知道了。”许诺突然玩兴大发,拉着他的手往里走去。

在店铺最靠里的地方,杜语薇正拿着相机拍摄着店铺里的人流、宣传海报、陈列堆头——四十岁的年龄,又不负责销售和推广,却熬着通宵来看推广效果,这样的敬业,倒让许诺对自己之前的强硬态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杜总监。”景阳也看见了杜语微,拉着许诺过去打招呼。

“景总好,许诺,你也来了。”杜语微收起相机,微笑着与景阳和许诺打招呼。

“我怕效果不好,回头你会吃了我。”许诺吐了吐舌头,目光从攒动的人群里轻扫而过。

“你们先看,我还要再拍几张。”杜语微点了点头,与他们打过招呼后,便拿起相机又专注的拍起来。

“走,我帮你挑一套。”许诺笑了笑,拉着他穿过人群走到陈列区。

“挑哪个?”景阳仔细研究了一下海报后,拿起一瓶看了看、又换一瓶——有的是爱心标记、有的是红脸标记、有的是闭眼标记,总之是奇奇怪怪,让人摸着着头脑。

“这些礼品都很特别,所以我还真不能替你挑。”许诺的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他。

“这么神秘?”景阳拿了一个正好是红脸标记的,眼珠转了转后,干脆每种标记都拿了一套。

“这样可不好玩儿啊,一定要挑一个,才有意思。”许诺用手指了指他怀里的产品,笑着摇了摇头。

“我这是给公司增加销量呢。”景阳挑起眉梢,笑着说道。

“喂,你看看买单的长队,需要你增加吗?”许诺边揉着肚子边笑着:“快点儿选一个,我们还要去下一个店铺呢。”

“那就这个吧。”景阳拿了个害羞标记的套装,与许诺一起走到收银台前。

“景总?”收银员接过景阳手里的套装,看了一眼后,不禁睁大了眼睛。

“是否给景总介绍一下套装里的礼品?”许诺笑着问道。

“哦,不用不用,顾客自己拆开会比较惊喜。”营业员忙扫码收钱,只是那一低头间,脸上尽是忍不住笑意,在收完钱后,还多看了景阳两眼。

“究竟是什么东西?”景阳伸手去折包装。

“不是要送给朝夕的吗?现在拆太没诚意了吧。”许诺笑着说道。

“我怎么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景阳皱眉看着她。

“我们还能耍顾客?”许诺笑着,转身看收银台前排起长龙的顾客,对这次的促销效果很是满意。

景阳也抬头,看着每个货架前的液晶电视里,循环播放的顾客拆开产品包装的表情、还有小情侣当场拆开后,神色各异的情形,不禁在心里暗自点头。

不同产品定位、不同的销费心理,采用不同的推广方式,却达到同样的效果。

景阳没有再纠结礼品包里倒底装的是什么,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现场发给了顾朝夕后,便与许诺去了下一个店铺。

店铺里,洛简早已化身为营业员,为顾客取货答疑什么的,忙得不亦乐乎;林晓宇也同样在店里帮着忙。

“这叫情侣档吗?”许诺笑着说道。

“诺姐,景总,你们来了。”林晓宇正带着一个顾客去收银台买单。

“你忙,我们只是看看。”景阳微笑着点了点头。

洛简则快速的走了过来,目光停留在顾客的身上,小声说道:“实物礼品的效果不错,线上互动的环节稍弱。差不多买到线上互动顾客,又会再买新的一套。”

“也就是说,对实体销售提升大,对于推动线上商城,还是不行?”许诺看着他问道。

“是的,线上商城的运营,还是必须找专业的人来做;而线上推广,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以前的经验,几乎是不管用的。”洛简沉声说道。

“能有这个认知结果,这次的尝试也算没有白做。”许诺点了点头,看了看人群后,又问道:“其它品牌的情况怎么样?”

“最近和莫里安联系没有?”洛简突然问道。

“没有,怎么?”许诺眸光微沉,凝眸看着他。

“卓雅中国现在的线下推广能力,比你和莫里安打配合的时候还强。”洛简思索着说道:“圣诞不仅提前有礼品包过来,推广的准备也非常充分——卖场最好柜位的占领、与品牌契合度极高的互动推广方式。”

“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章法,有节奏、稳稳妥妥、不急不燥。”洛简看着许诺,神情中有些不解:“卓雅中国,现在没有专门负责市场的人,那么,他们这样的节奏,又是谁在推进呢?以什么样的方式推进呢?”

“这和卓雅市场总部的结构改革有关。”许诺想了想说道:“有节奏的推进、不论对手如何,保持自己的特色和节奏,这是莫里安的打法。”

“所以,中国市场,应该还是由他来控制,只是主导的方式不同而已。”许诺突然想起最后一次接到莫里安的电话,说起德国日化行业格局变化的事。

或许,他这一次的德国之行,收获不仅仅是卓雅全球市场VP的职务、也不仅仅是在市场领域的理想实现,他可能会有更大的收获。

12点的钟声准时的敲向,像是仪式似的,店铺里的年轻人们,瞬时安静了下来,静静聆听着耳畔让人宁静的钟声。

顾朝夕也在12点的时候,从工厂赶到了店铺,站在景阳的身边,身上还穿着没有换下来的职业套装,一身的凌厉、一脸的傲气,在满身温润的景阳身边,却又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和谐。

许诺微微笑了笑,静静的从人群中抽离出来——人很多、很热闹,而她,却突然间感觉到寂寞。

“景阳,我答应梓诺工作不会超过12点的,所以我先走了。”

“记得礼物回家后,和朝夕一起拆,会有惊喜的。”

发完信息后,景阳便回转过身来。

“车我开走了,你坐朝夕的车回家。”许诺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转身慢慢的往前走去。

“朝夕,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送她到停车场。”景阳将手里的东西递给顾朝夕,快步追上了许诺。

“还好我是你嫂子,否则你这么追出来铁定得出事儿。”许诺微眯着眼睛,说着并不好笑的冷笑话。

“记得直接回家。”景阳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感的说道。

“恩。”许诺轻扯了下嘴角,算是应了下来。

市外郊区。

许诺一路驱车往城外方向开去,一路从人山人海、到清冷安静,直到一个人也没有——自由和不自由之间的区别,大约就是这样:一边繁花似锦、一边零落凄凉。

将车停在离那片灰色建筑500米远的地方,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后,慢慢的按下了车窗——远远的,那片民居式的灰墙建筑里,透出隐隐的灯光。

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却隐透着一股威严压迫,一股自然的压迫感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十二月的天气,就算是在四季如春的S市,这夜风里也带着了丝丝凉意,吹在许诺的脸上,似乎有种他同处一片月下、同吹一阵夜风、同呼吸一片空气的亲近感——如此的亲近,又如此的遥远;如此的思念,却又习惯了只是一个人。

许诺微微闭上眼睛,冷风吹起的,有她久不曾流过的泪、有她久不曾想起的——他的声音:不要吹风、不要熬夜、不要吃太多的冰、不要……

一个人的日子,以为早就习惯;这样的夜里,思念却仍是泛滥……

空旷的操场上,灰色的围墙将里面与外面隔绝为自由和不自由的两个世界。远离市区的这里,听不见城市的宣闹、看不见城市的繁华——在这该热闹非凡的日子,这里的安静,倍显凄凉。

顾子夕高大的身影,被天空的下弦月拉得长长的,在静夜的空旷里,显出几分诡异的凄凉,深深的吸一口这带着凉意的空气——就像,这夜风能带来她的气息;似乎,这风里真的有股熟悉的味道:属于他们共同的,薄荷的清凉味道。

“1134号,回房!”

“是。”

巡夜的值警用着强光的手电照在独自一人站在操场上的顾子夕,让他的下意识的闭起眼睛,半晌才睁得以再次睁开。

慢慢的转过身、贪恋的再吸一口气,将那隐隐的薄荷味道慢慢回味、悄悄收藏。

慢慢的往房间走去、慢慢的在不够长度的**躺下——睁着眼睛看屋顶,天上那轮下弦月勾起的,不是对顾东林的恨、不是对郑仪群的怨,而是对许诺的心疼和想念……

第二天,阳光好得让人有幸福的感觉。

出完早操后,所有人都去食堂吃早点,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顾子夕的眼前一晃而过。

顾子夕的余光从他的脸上轻轻扫过后,不动声色的打了早餐,端着去了他那一桌:“1148,这数字不错。”顾子夕看着身着灰色囚服,脸色看起来一片灰败的顾东林,轻松的说道。

“你别得意,你有办法让我加刑,我也有办法让你出不去。”顾东林看着他沉声说道。

“我既然愿意在这里等你,当然是想和你一起玩玩儿。”顾子夕轻扯嘴角、淡然而笑:“欢迎你,1148,希望你还有机会把这个号码卸下来。”

顾子夕说完也不离开,坐在他的对面,大口的吃起饭来——几乎看不到油的青菜、几点似乎是肉的肉星沾在上面、有个炸鸡腿,那鸡腿看起来小得和鸽子腿似的,看着就可怜。

而吃惯顶级厨子大餐的顾子夕,居然没有一丝挑剔。

“你倒适应得快。”顾东林冷哼一声,用筷子拔拉着餐盘里的菜,挑了一口,却是食不下咽。

“希望你能快些适应,否则可没力气和我玩儿下去。”顾子夕轻扯嘴角,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讽意。

而在说话之间,他已将餐盘里的餐点吃完了——真是干净得一点儿都不剩。

顾东林正待说话,结束进食的铃声拉响,所有人快速起立,不管吃完没吃完,端着盘子便往集中区走去——当然,没吃完的不仅要罚做俯卧撑,晚上还得关禁闭;因为关禁闭不能出工而耽误的时间,自然是没有工钱的。

看着顾东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顾子夕冷然笑了——55岁,他以为他能在这里挺过七年?

市内,家里。

“妈妈,节日快乐!这是你送我的礼物吗?”顾梓诺抱着一只圣诞老人的大袜子,边说着边爬上许诺的床,用手拍着她的胳膊问道。

“是圣诞老人啊。”许诺笑着说道。

“我又不是三岁。”顾梓诺瞪了她一眼,靠着床头坐下后,将小肥手伸进大大的袜子里,将里面的东西给掏出来——一个长成棒棒糖模样的答录机。

“好幼稚的样子。”顾梓诺翻来覆去、拆开装上的研究了半天,皱起一张小脸看着许诺。

“哪里好幼稚了,这个可以帮你训练法文发音,自己读给自己听、还可以录老师的发音;然后呢,你有想说的话找不到人说的时候,可以对答录机说。”许诺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从他手里接过糖果答录机,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满意得不得了。

“样子太奇怪了,我是男孩子,对着棒棒糖说话,好幼稚。”顾梓诺一把从她手里抢过来,嘟着嘴说道:“看在人的面子上,我就勉强收下来吧。”

许诺暗自挑眉,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今天不加班吗?”顾梓诺边将答录机收进口袋里,边问道。

“今天的任务是睡觉、然后陪你玩儿。”许诺点了点头。

“那你准备几点起床?”顾梓诺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她。

“10点,可不可以?”许诺用商量的语气问道。

“那我们今天去哪里玩?”顾梓诺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由你来决定吧,反正是我陪你,所以由你作主。”许诺微笑着说道。

“我想去看爹地可以吗?我也给爹地、妈咪、还有你,都准备了礼物。”顾梓诺的声音突然放低了下来。

“……”看着顾梓诺懂事的脸,许诺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想爹地了。”顾梓诺伸出小胖手,轻轻的揉着许诺的脸,声音低低的说道。

“看爹地需要律师提前预约,今天肯定不行了。”许诺轻声说道。

顾梓诺轻轻低下头来,略显成熟的小脸上,挂着淡淡的忧郁。

“好吧,我也不想睡了,我们一起做圣诞老人的饼干,然后寄到爹地现在住的地方,警察收到会交给他的。”许诺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真的吗?警察不会没收吗?”顾梓诺抬头看着许诺,软糯的说道。

“警察只没收有危险的东西,不会没收饼干的。”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们多做一些,给警察叔叔阿姨一些。”

“好啊;那你睡到10点我来喊你,我先去听法文录音了。”顾梓诺轻轻点了点头,神情间略显失望,却也懂事的不再提见顾子夕这事。

“好。”许诺微笑着点了点头,直到顾梓诺离开房间,她才慢慢收起了嘴角的笑容,低低的叹了口气后,便换了衣服起床——原本是怀孕易困,她却是醒来就睡不着。

睡不着就不睡了吧,昨天回来太晚,

梳洗完毕,去玩具房看了一下,顾梓诺正躺在吊**,对着糖果的答录机说着话:“爹地,我想你了。我和许诺妈妈说想去看你,可她说律师才能看。所以我们决定做好多圣诞饼干,送给你,还送给管着你的警察叔叔、阿姨。”

“不过,我得问问方律师,送饼干算不算行贿呢?会不会你吃了我和许诺妈妈送的饼干,法院会不让你回来了呢?”

“好吧,我觉得许诺妈妈也搞不清这件事,我还是给方律师打电话吧。”

……

在顾梓诺放下答录机的时候,许诺轻轻的转身离开。

快10点的时间,书房里已经洒满了阳光,对着阳光深深的吸一口气,是光的暖意似乎能浸脾入肺,让整个人瞬间的暖了起来。

许诺轻抚着肚子,低低的说道:“宝贝,新的一天又来了。你加油的长,哥哥加油的学习,妈妈加油的工作,我们一起等爸爸回来。”

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宝贝作操似的东鼓一下、西窜一下,许诺微微的笑了——清晨的阳光里,她温柔的笑脸,充满了温暖而积极的力量。

顾梓诺大约还在联络方律师,许诺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浏览今天的新闻——GD&N平安夜的产品促销居然上了商业头条!

【当洗发水遇上Durex,平安夜便疯狂了】

【一夜销量,两家独大:GD&N与卓雅的再次对决】

【洗发水的花式促销,是噱头还是坠落?】

【创意人的穷途末路:连洗发水都要搭上Durex的便车,除了X,我们的创意还有什么?】

【创意的历史性突破:玩转创意的界限】

……

褒的一方,将这个创意夸赞到了开创日化促销新历史的高度,极尽夸奖之能事,用可以搜索到的专业词汇,把这次的促销进行专业的解析;而贬的一方,又将这次的创意,踩在人性最低俗泥里,用猥琐与下流角度狠狠的打击。

而不管是褒还是贬,GD&N的小时销量,创造了日化界的小时销量神话,这让从成立伊始便饱受争议的GD&N,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原本顾子夕入狱的新闻已渐渐淡去,这会儿又被翻出来,并赋予了全新的猜测与意义。

许诺的眸光微微的眯了起来,拿起电话给洛简打了过去:

“洛简,昨夜的销量怎么样?”

“新闻你看了吧?”

“我要知道确实的数据。”

“稍后我给你微信报表,我们没有去年同期数据可比,但是整体销量是其它日化销量的总和的2倍——除开卓雅。”

“卓雅多少?”

“比我们少一成。”

“这样算的话,我们倒也算不上赢,我们有四个品牌;他们只是一个品牌。”

“卓雅单店营业额我正在做分析,后续会有报告共享给你。”

“OK。”

“许诺,这次的促销具备很强的话题性,节后我想安排一次创意专访。”

“……”

“你考虑一下。我们原计划促销包在圣诞节第二天撤下,看现在的效果,你觉得是否需要延续到元旦?”

“撤了,适可而止,是最好的话题。专访你安排,具体的形式和媒体,我和景阳商量一下。”

“如果元旦促销按原计划的话,会不会有抄袭卓雅之嫌?”

“别人说什么与我们何干?再说我本就是卓雅出来的,操作手法相似再正常不过。而且,卓雅元旦促销,定然会变。”

“OK,那就这样。”

“等你报表,辛苦了。”

挂了洛简的电话,许诺再看新闻——对于卓雅倒是一边倒的全是好评。

“许诺。”这次的电话是莫里安打过来的。

“我在看新闻。”许诺干脆的说道。

“我刚看完国内新闻,干得漂亮。”电话里,莫里安的语气一片赞许。

“你真这么认为?”许诺敛下笑意,认真的问道。

“我有敷衍过你吗?”莫里安沉静答道。

“……没有。”许诺释然的笑了。

“艺术的东西本就不是所有人都懂,哗众取宠的媒体、想趁机给企业抹黑的企业,他们的话,听听就罢,无需较真。”莫里安淡然说道。

“元旦之后,洛简想安排个创意专访,我在考虑是不是交由Averill来做,但又怕她不接这种地面推广的专访。”许诺想了想说道。

“会做。”莫里安沉声说道。

只是简单两个字,许诺便知道一定可以,当下心便定了下来。

“元旦离圣诞只有五天时间,促销方式有调整吗?”莫里安问到与洛简一样的问题。

“换。”许诺干脆的答道——她根本就没想过对他有任何的隐瞒。

“非常好,做高端品牌就是要大气,该舍就舍,不要犹豫。”莫里安点头赞许着。

“算是夸我了?”许诺笑着说道。

“夸你还少吗?”莫里安笑了笑接着问道:“伽蓝的创意到哪一步了?”

“线上广告片的创意和产品外包装的创意稿已经确定了,上周五传到了伽蓝总部,应该会在元旦前确认初稿,我已经开始着手剧本的创作,至于产品上市发布会,我有个大致的想法,忙过这两天,也会有文字稿出来。”许诺脆声说道。

“到了爆发期了?”莫里安对她的创作状态,确实是相当的了解。

“感觉是。”许诺轻轻的笑了。

“伽蓝的项目,后期我或许也会参与。”莫里安突然说道。

“恩?”许诺不由得愣住了——他参与?代表伽蓝?——“你离开卓雅了?”

“卓雅收购了伽蓝,总部已经签定收购合同,大约一周时间,就会有官方通告。不过,只是管理和资产的合并,产品品牌全部独立。我在卓雅推行的全球市场并行、策略全球同步、策划分区落地的结构方式,同步运用到伽蓝。所以我会参与伽蓝在国内的上市发布。”莫里安这个消息,简直是爆炸性新闻——谁能想到,两个在全球争了快100年的企业,竟然成了一家公司!

“莫里安,你让我消化消化。”许诺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卓雅收购了伽蓝?原来是对手的两家公司,现在成了一家公司?”

“没错,就是这样。”

“品尚与伽蓝的合同继续执行,只是执行的对方变成了卓雅,也就是你?”

“对,就是这样。”

“这世界,简直太疯狂了。”许诺不由得感叹。

“是开心还是伤心?”莫里安轻声低笑。

“你说呢!”许诺不禁大叫:“你说我是不是孙悟空?怎么老也跳不过你的手掌心?”

“哈哈哈,哪儿有这么夸张。你先忙吧,这消息内部知道的人也还不多,都是上层悄悄进行的。合作单位这边,应该会是最后知道的。”听见许诺在电话里难得又明亮起来的声音,莫里安不由得也大笑了起来——知道现在的她已经不容易快乐,却仍希望她能快乐。

或许这期望他不该有,只是人的感情,从来分不清该与不该、只能分有与没有。

“知道了,老大!我看我这辈子都被你压得死死了。”许诺叹息着,声音里却带着轻快。

“那也没什么不好,老大总是要罩着你的。”莫里安轻声低笑着。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创意的思路,这才彼此挂了电话。

“天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居然卓雅收购了伽蓝!”许诺将身体全部靠进软椅里,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而手机的微信圈里,创意的同行们,对卓雅和GD&N平安夜的促销方式,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而从他们的辩论里,许诺看到了连自己都没想到的、那个创意的专业高度。

许诺只是盯着圈里的朋友你一言我一语的,却沉默着并不说话——作为这次话题的主创,许诺知道自己在这时候不适合说话。

而莫里安偶尔的一句金句式的专业点评,总能将要歪的楼给正过来,将支持许诺这方的观点巩固好。

一会儿之后,微信圈里一篇关于GD&N平安夜促销的创意评论文,开始被疯狂的转载——分析的角度之刁、专业之深,俨然国际大家的水准。

许诺知道这文章是莫里安写的——策划人的工作习惯,在平安夜这样的日子从来都不会睡觉:一要盯着数据、二要盯着消费者反馈。

所以,这篇文章该是莫里安在熬夜盯着卓雅全球的数据之后,早上看了国内商业新闻,然后赶着写出来的。

看着这由一个一个的当字串连起来的文章,许诺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意——无论他们的感情曾经走过怎样挣扎的过去,到如今,他们之间,仍保留着最纯、最真、最深的信任与依赖。

“顾梓诺,要做饼干了吗?”走出书房,许诺的情绪比早起的时候好了许多——只要你努力面对、只要你积极争取,最坏的日子终究是会过去的。

三年时间,这不是已经过去了三周了吗?

三年时间,伤感是三年、快乐也是三年,她爱他,就不能让他担心,该是这样的吧!

子夕,真的很想很想你,想你的时候会伤感、想你的时候也会流泪,但是我并不软弱,天亮以后,我还是会积极的面对、会努力的快乐。

“好了。”顾梓诺小心的将答录笔收好后,快步的跑了出来:“方律师说,不用寄,他帮我们送过去,我们下午做好,他晚上就可以送到。爹地可以吃到节日饼干。”

“好啊,那我们行动快点儿。”许诺伸手牵起顾梓诺,两人套上围兜后,便在厨房忙碌起来——

房间里回响着轻扬的小提琴音乐,是顾子夕离开前给他们拉的那一首,这样一首纯净的天赖之音,是那样的轻柔、又是那样的有力;在提琴低音区徘徊之后,渐渐进入竖琴和提琴的舒缓重奏,将你带入那样恬静的意境里,能将你心里所有的浮燥与负重全部带走……

“面粉好了,可以放到模具里了。”

“我要用圣诞屋的模具,你呢?”

“我用小熊Baby的吧,有熊爸爸、熊妈妈和熊宝宝。”

“好也,那送给警察叔叔阿姨的用什么模具呢?恩,我想想,就用圣诞树吧。”

“好,圣诞树的妈妈来做;”

“OK!”

两人各自拿了模具后,便迅速的忙碌起来。特别是顾梓诺小朋友,脸上、头上、身上全是面粉,整一个面粉人似的。

“顾梓诺,这是你做饼干呢?还是饼干做你呢?”张妈开门后,走进来的顾朝夕看着顾梓诺不禁笑了起来。

“要是把我放进烤箱,我会死的。所以当然是我做饼干了。”顾梓诺板着脸说着冷笑话。

“景阳、朝夕。”许诺将模版放进烤箱,转头与景阳、顾朝夕点头招呼。

“听方律师说你们要做饼干,所以想过来蹭一点儿,带些回去给我爸妈、还有我们家的小丫头。”景阳探头在操作台上,指了指那个星星月亮的模板,对许诺说道:“我要这两种。”

“妈妈,面不够了吧,我再加一些。”顾梓诺看着已经发酵好的面,有些为难的说道。

“够了,我怕第一次做坏了会扔掉,所以准备得多一些。”许诺笑着说道。

“汐汐妹妹和爷爷奶奶的我来做。”顾梓诺开心的笑了,搓了搓手上的面泥,揪了面团便往模板里压去。

“喂,顾梓诺,你的手……”顾朝夕忙伸出双手抓住他的:“洗一下再做。”

“我的手上本来就是面团,都是可以吃的!”顾梓诺将双手举在她的面前,以证实自己说的是真话。

“那也要洗。”顾朝夕将他拎到水池边上,伸手卷起了他的衣袖。

“好吧好吧,你这么爱干净,汐汐妹妹知道吗?”顾梓诺趁顾朝夕不注意,将手上的面粉全拍在了她脸上,看着她脸上一团一团的面粉印,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顾梓诺,你真大胆!”景阳佯装生气的走过去,边伸手帮顾朝夕擦脸,边转头对着顾梓诺眨眼睛,两人默契的笑了起来。

“得了,假装什么,这就是你们两个商量好的。”顾朝夕用力的拍下景阳的手,拎着顾梓诺洗了手后,才放他回到操作台。

后来景阳也加入了做饼干的大军,张妈直夸他:“景阳少爷发面的水平比我都好。”

“我们家里,我妈妈做;景叔叔家里,景叔叔做;我爹地和大姑姑都不会。”顾梓诺抢着张妈的话说道。

“是啊是啊,顾梓诺比爹地和大姑姑都棒。”景阳哈哈的笑了起来。

坐在一旁翻杂志的顾朝夕,看着这忙碌而快乐的一家人、看着曾经卑微而倔强、现在却沉静大气的许诺,心里泛起一阵酸楚的温暖——如果子夕在,这样的一家人该多幸福?

顾朝夕放下手中的杂志轻轻的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的那轮月亮边,伸手轻触了一下,月亮便轻轻的摇晃起来——象这日子,慢慢悠悠,他们却从已从少年走到了中年。

父亲去世的这么些年、被顾东林排挤打压的这么些年、与母亲由爱到怨的这么些年、艾蜜儿在家里哭哭啼啼的这么些年——一转眼,竟都过去了。

爱过的人、恨过的人、怨过的人、愧过的人,死的死、散的散,余下她们,仍然挣扎于那段仇恨里——到底是对?还是错?

又或者,本无对错,只有责任——有些事,必须要去做;有些人,必须要去对付。

每个人都想要这样温暖而轻松的生活,而这样的生活于她们姐弟来说,又何其的困难。

“朝夕,好了,把女儿和爸妈的拿过去装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烤饼的香味儿萦绕鼻息之间,厨房大大小小的四个人,都是满身的面粉、满脸的笑意、和谐而快乐。

“好啊。”顾朝夕收回思绪快步走了过去。

“这一盒是给女儿的,烤的时间长一些,省得她真的咬了吃了。这两盒是给爸妈的;这一盒是给我的。”景阳将四盒星星月亮饼递给了顾朝夕。

“你的?”顾朝夕接过饼干看着他:“那我的呢?”

“那个……”许诺轻咳一声,正待解释,景阳同样睁大眼睛瞪着她:“我们两个还分彼此吗?”

“你……”顾朝夕瞪了他一眼,轻哼着说道:“诡言巧辩!”

“大姑姑,什么叫‘鬼言巧辫’?”顾梓诺边继续装着他心爱的小熊饼干,边睁大眼睛看着顾朝夕。

顾朝夕转了转眼珠,笑着说道:“就是胡说八道。”

“景叔叔胡说八道。”顾梓诺一本正经的点着头,看得景阳和许诺都失笑不已。

后来,景阳将饼干、还有顾梓诺一起带走了,说是让他去陪景汐两天。

“你一个人在家里没问题吧?”顾朝夕直矗矗的问道。

“没有,麻烦你照顾梓诺。”许诺摇了摇头。

“那你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这个。”顾朝夕点了点头,牵着顾梓诺的手往外走去。

“妈妈,我去两天就回来。”顾梓诺朝许诺挥着手。

“下周没有课,如果妹妹喜欢你,你可以多陪她两天。”许诺点了点头。

“我要回来的,我不放心你。”顾梓诺摇了摇头,弯腰抱着跟过来的皮亚说道:“皮亚,帮我陪着妈妈,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汪、汪汪、汪。”皮亚听话的叫了两声,便退到了许诺的腿边。

“妈妈再见、张奶奶再见。”

“再见。”

刚才热闹的房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许诺只觉得浑身像散了架般的难受,窝进沙发里,便再也不想动了。

“太太,你刚才站太久了。”张妈拿了毛毯走过来帮她搭上:“你休息会儿,我收拾完厨房来炖燕窝。”

“张妈,你也休息一下吧。这年龄可真不饶人,我年轻的时候在太阳底下一站就是几小时,一点儿事都没有呢。现在可真不行了。”许诺拉着毛毯,看着张妈无奈的说道。

“说什么呢,你还年轻着呢,你呀,是太忙了,我就没见过孕妇有你这么忙的。”张妈摇了摇头,看着她心疼的说道:“少爷在的时候,哪儿能让你这么累呢!”

“他不是不在麻,以后他回来了,我就享福了。”许诺微微笑了笑,不以为意着——她知道,子夕回来,一定会很疼很疼她的:

一定会的。

监狱。

“1134号,这是你家人送来的。”警官将三盒饼干递给顾子夕。

“家人……”顾子夕接过盒子,盒子上是许诺的手绘图、是顾梓诺用拼音写的字——熊爸爸、熊妈妈、熊宝宝,一家人在一起过节日。

顾子夕的眼圈蓦的就红了,低下头调整了半晌,才抬起头来对警官说道:“谢谢警官。”

“你家人送来很多,值班的人手一盒,她很有心,你要好好儿改造,争取减刑。”警官劝人的话,似乎永远只有这么一句,但这次听来,却让人觉得特别的真心!

“是,谢谢!警官,我先进去了。”顾子夕轻声道谢,在警官点头后,抱着三盒饼干慢慢往回走去。

高墙外的夕阳斜斜的打了进来,照在他高大的身影上,让他的步伐显得格外的沉重……

------题外话------

下次更新时间:8月15日,5万,绝不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