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章 试探

第三章 试探 求收藏、推荐

陈京没能进入德高日报的事情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在澧河县,陈京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

虽然陈京有才子之名,但是这个名声,更多的是起哄甚至嘲讽,在体制内说才子,并不是褒扬的话,其中包含有很强的轻蔑和讥讽的味道。

陈京以前看不透这一点,常常还沾沾自喜,但是现在他却看得很明白了。

人的成熟有时候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德高日报的事,大喜大悲,前前后后一个月不到,陈京失去了机会,却收获了反思和成熟。

“陈局长,早上好!”王杉早早的就等在了陈京办公室门口。

这几天,这个女人打扮得极其精致,对陈京也是殷勤得很,尤其是她的一双眸子,如水一般灵动,有一种勾魂的魄力,的确是别有一股诱惑的味儿。

面对王杉的热情,陈京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听到办公室传来了大大咧咧的笑声。

“哎,哥儿几个,我听说咱局要变天了,老赵出事了,现在陈小毛接替了他的工作,我说咱以后不会换老板吧?”说话的是一个胖胖的男子,正是办公室主任严青。

“换不了,林业局还是老林的天下,小陈能成个屁事!”计财股关章干瘦干瘦,笑起来很是猥琐。他压低嗓门道:

“大伙儿还记得吧,当初我们蒙队长一发火,小陈可是吓得浑身发抖的。现在让他去管执法队,这不是儿戏吗?”

……

陈京就站在办公室外面,里面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甚至清楚,办公室的人肯定知道自己的存在,他们就是故意这样说,以此来给自己下马威,这就是林业局这帮老油条的本事。

如是以前,陈京面对这种情况多半会忍气吞声或者冲进去论理一番,但今天,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要干点事情才行。

他朝王杉招招手,王杉也听到了办公室的议论,有些尴尬的走过来。

陈京道:“这么早找我干什么?是不是易书记的电话打来了?”

王杉愕然,但很快女人快速反应就在她身上起了作用,她道:“是啊,都急死我了!清早就打过来了……”

“你就不会向你们主任汇报吗?”陈京道。

王杉睁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陈京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要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保密嘛,有时候也不能太死板了!”

在王杉错愕的神情中,陈京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他不慌不忙的将办公室整理整齐,又亲自用拖把拖地,一直弄到房间一尘不染了,他抬手看看表,对着镜子将自己的仪容整理好,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两声盲音后,传来办公室严青的声音:“陈局,您找我?”

“呼~”陈京故意吐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老严啊,有个事……算了,算了,先不说了。你让执法队蒙队长过我这里一趟吧!”

严青愣了一下,陈京也顿了几秒钟才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事,我让他过来!”严青道,陈京明显听到了他语气中的紧张。

陈京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沉吟了片刻,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道:“老严,你也一起过来吧!”

桌上一沓厚厚的文件,一支派克钢笔在文件上流畅的滑动,陈京文件看得很仔细认真。

严青胖胖的身躯推开门几次张嘴都没有说话,他的身后,五大三粗的执法队长蒙虎神情也不像平日那般桀骜,虽然看上去依旧骄傲,但是收敛了很多。

陈京抬头,嘴巴张大,慌忙把钢笔放下,道:“老严,进来啊!你还跟我客气了?”

严青胖胖的脸上露出憨笑进门,手上拿着一罐铁观音,道:“这一罐茶味道不错,带来让你尝尝鲜!”

陈京没有客气,接过茶叶,仔细看了又看,叹道:“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他一顿,声音一变,抬起头来道:

“不过今天咱不能享用,今天的事儿我们长话短说……咦,对了,先坐,先坐……你看我这……”

陈京左右看看,硬是没找到椅子,他自己一直站在办公桌的旁边,他站起身来走出来这个当口,严青和蒙虎两人从门口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面。

“我来,我来!陈局您坐!”严青回过头去茶几旁把椅子拉过来,蒙虎过去帮忙,等两人把椅子摆好坐下,陈京早就端坐在了办公桌后面。

先前的寒暄气氛已经没有了,却而代之的是陈京分外严肃的神情。

在严青和蒙虎的记忆中,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陈京像今天这般严肃过。

说起来,无论是严青还是蒙虎,两人都不怎么瞧得起陈京。但是现在林业局的风声的确特殊,赵文龙一出事,全局上下人心惶惶,在这样的情形下,平常最边缘化的陈京,反倒成了最安全的人。

现在陈京这个最安全的人突然以这幅面孔和两人说话,两人想心里不打鼓都难。

陈京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两人,他现在是悟出来了,当领导的人,什么时候说话,什么时候不说话,那绝对是一门天大的学问。

就像现在这样,气氛有了,但拖一拖,掉一掉胃口,这就是必要的手腕。

以前陈京不懂这些手段,讨厌这些手腕,这就直接导致了他毫无尊严的现状。现在他痛定思痛,觉得自己一定要改变固有的现状,所以整个思维方式完全发生了变化。

现在看来,思维方式的改变,效果立竿见影。

严青和蒙虎两人,刚刚他们都还在办公室肆无忌惮的对自己冷嘲热讽,但现在,看两人的神色,陈京可以笃定,他们心中有些没底了,或者说有些害怕了。

尤其是蒙虎,虽然看上去颇为平静,但是他的手指一直在轻敲椅子的护手,指关节有些发白,这绝对是紧张所致。

陈京心中暗暗冷笑,他永远忘不了蒙虎对自己的羞辱,这个骄傲的执法队长,曾经当着全局人的面指着自己的鼻子口出狂言,借酒撒疯。

说到原因,不过是陈京在酒桌上没能按照规矩喝酒。

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蒙虎如此作态,其背后肯定会有某些人的授意。就是从那一次以后,陈京彻底的失去了威信,成为了林业局尴尬的存在。

开弓没有回头箭,陈京现在既然迈出了第一步,就没有想过回头。他稳了稳心神终于开口说话了,他以一种极其低沉的嗓音道:

“文龙局长的事想必二位都知道了吧?这件事情一言……你们不要紧张,我叫你们过来不是谈话的!”

严青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蒙虎神色有些尴尬。

陈京内心长吁了一口气,从严青和蒙虎的神色中,他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在这个关键的当口,林中则选择了最为保守的自保策略,他并没有敢和林业局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下属交流过,不然严青和蒙虎两人不至于这么紧张。

“两件事情……”陈京拉长音调,直接介入了正题,他眼睛望向严青:“老严,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近一年内,全局所有向下印发过的文件、通知、办法、制度等等资料……”

“这些资料……”严青一脸疑惑。

陈京摇摇头道:“不要问太多,你用心准备送给我就行了!”他目光轻轻的瞟向蒙虎,“蒙队长,下午我要去一趟纪委,你陪我一起去吧!”

房间一片寂静,落针可闻,蒙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很久才恢复血色。

陈京不置可否的笑笑道:“不要有太多思想包袱,我带你过去就说明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现在外面对我们林业局有很多说法,想必你们都听过。

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些事情自己心中总是明白的。

而作为我来说,目前处在了这个当口,扮演了一个角色。我真正希望的还是咱们局里人心稳定,这一点至关重要!”

陈京这几句话说得郑重其事,其实仔细听却是似是而非,好像说了很多东西,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其实什么都没说。

但是这番话落入蒙虎等两人耳中,他们又不得不多想。

纪委是很忌讳的一个词汇,陈京去纪委干什么?为什么蒙虎要跟着去?林业局这么多人,为什么就是蒙虎。

这是纪委领导的意思吗?

一连串的疑问在两人心头升起,他们想从陈京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奈何今天的陈京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好像是不堪重压,又好像饱受困扰似的,越看陈京,心越没底。

“叮,叮……”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陈京起身正要接听,犹豫了一下,朝严青努努嘴道:“你接,如是找我的,就说我不在!”

严青略微犹豫了一下抓起电话。

“陈局长现在不在,我是局办公室的严青,有什么事情您说,我帮您转告……”

“不知道同志,领导一天日理万机,我们哪里能够事事都知晓?这样吧,要不你换个时候打好不好?”

“那我不知道了……”

严青的声音在办公室回响,陈京则闭目养神……

【开新书没跟大家说一句话!说实在的,南华最近情绪很低落。低落的原因自然大家都知道,转型的失败,惨痛的失败,让我不得不重新回归官场!

在官场书中,这样放眼望过去,全都是大神,要突出重围,又谈何容易?

从内心来说,我是没有自信的,真的一点自信都没有!

我不知道曾经跟南华一起走过的兄弟们,还有多少会继续支持我,一点底都没有!

没有支持,就没有一切。这就是现实,也许这就是南华也摆脱不了的世俗!

不多说了,三件事!【收藏】、推荐、会员点击!大家看到这一章的兄弟都应该能做到,南华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