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章 心结

第四章 心结 求收藏、推荐

热气腾腾的淋浴让整个卫生间雾气升腾。

陈京**着身体,尽情的享受着这舒适的淋浴,他每个毛孔都很放松,他的内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快感。

他脑子里想的尽是今天在办公室严青和蒙虎两人战战兢兢的神情。

说起来今天的事儿纯属是子虚乌有,纪委也从来没有找过陈京,纪委书记易明华人家身为县委常委,陈京也不过就是远远的见过一面而已。

至于带蒙虎去纪委的事更是他信口胡诌。

但就是陈京灵机一动的信口胡诌,却硬就唬住了严青和蒙虎这两根老油条,陈京一番连敲带打,搞得两人胆颤惊心的同时,他们对陈京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谈话结束的时候,严青起头,蒙虎策应,两人在陈京面前拍胸脯,只差没胸口碎大石了。都明确表示支持陈京的工作,同时还深刻反省以前的所作所为,反正那样儿的确是让人难以想象。

说起来陈京信口胡诌,如果后续纸包不住火后果会很严重,实际上他说今天下午带蒙虎去纪委的事情根本就不成立。

下午两点的样子,陈京实在是想不出对策,又装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给蒙虎内线电话,告诉他情况有变化,然后他自己提前下班从纪委门口绕了一圈才回家。

就在洗澡之前,蒙虎又毕恭毕敬的打电话过来旁敲侧击问情况,这个桀骜骄傲的执法队长彻底变成了一只讨人喜欢的小狗,言语中那种恭谨和贴心的味儿,让人的内心极其熨帖。

这盘棋陈京是即兴开局,后面的局面怎么掌控开展,老实说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这一切都不妨碍他此刻的兴奋。

陈京进入官场有几年了,可以说真正体会到权利的魅力今天是第一次,虽然是狐假虎威,虽然是耍了小花招,但是这种感觉太奇特、太不可思议了。

更重要的是,昨天到今天,他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他对事物的认识一下豁然开朗了。昨天的他消沉、郁闷,今天的他却变得冷静甚至有些睿智了。

就如同武侠小说中一夜之间通了任督二脉的主人公一般,昨天和今天完全是两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不一样了。

洗完澡,裹着宽大的浴巾坐在沙发上,陈京顾不得穿衣服,脑子里面就开始想后面的路。

这几年他在林业局毫无作为,毫无表现,但他毕竟在局里工作了两年,冷眼旁观看到了很多。以前他没有认真归纳分析自己的所见所闻,现在他坐在沙发上细细的一品味,竟然能够想出很多似是而非的道道来。

省市县新一轮换届明年就会到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澧河县政坛出现一些动荡完全可以理解。这一次林业局出问题,可能不单纯认为就是赵文龙一个人的问题。

澧河县政坛都知道,林业局林中则是县长马步平的人,县委书记舒治国和马步平这几年在全县的发展大局方面常常存在很大的分歧,双方争执得很激烈。

据说好几次,两人都在常委会上大打出手,火药味非常浓。

陈京敏锐的意识到,也许这次林业局的事情和县委高层争斗是有关系的。

陈京想到林中则那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他心中就很不舒服,但是他同时想到林中则那有些紧张而凝重的神情,他心中又觉得畅快。

林业局也许真要变天了,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就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求人不如求己,当今从政,要想进步难如登天,像陈京这类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穷光蛋更是寸步难进,这些年来,陈京可以说边都没有沾上。

曾经一度,陈京对前途很没信心,很迷茫。但今天,他却突然发现,有些路需要自己去拼去搏,只有那样才有机会,只有那样才能成为真正成为受人尊重的强者。

“叮,叮……”

桌上的老式电话响铃,陈京住在林业局的家属宿舍。

现在程控电话刚刚开始兴起,价格比较贵,一般科局装一部程控电话,然后配总机转接。

陈京宿舍这部电话基本上没响过,因为一般陈京会主动给家里打电话,更重要的是,平常陈京没什么人找。

拿起电话,陈京冲着话筒道:“喂,你是哪一位?”

电话中一阵嘈杂,过了几秒钟,一个女声响起,道:“是陈京?我邹燕……”

“呃……”陈京呆立当场,霎时脑袋里变得空白,顿了半天,道:“你……你怎么打电话到这里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打电话过来呢?”对方反问道,旋即,女孩声音变得轻快起来,道:“京子,我听说你调德高日报上班了?如是那样就太好了,德高离省城近,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嗯……”陈京轻轻的应了一声,一颗凌乱的心才渐渐的回复正常。

虽然远隔千山,但是通过电话中传来的声音,陈京依旧能够想象得到电话线那头那个女孩的模样,瓜子脸蛋,一定是短发,眼睛很大,高高的鼻梁下面的双唇特别的红。

一想到对方的模样,陈京就难掩心中酸涩的味道,他长长的吸气,然后又长长的呼气,直到头脑完全冷静了,他方道:“小燕,我没能去德高,我依旧留在了澧河,而且可能相当长的时间内,我都没法离开这里!”

沉默,电话那头的沉默。

陈京也沉默,两人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却谁都不说话。

“以后不要打电话了吧!”不知过了多久,陈京先说话。

“嗯!”女孩轻轻的应答,声音极低……

近乎发泄一般的挂掉电话,陈京握话筒的手微微的颤抖,先前的兴奋顷刻之间化为虚无,他的情绪变得极度低落。

邹燕是大学四年的女友,大学唯美的爱情遭遇了走入社会后现实的冲击,顷刻间就变得七零八落了。

刚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时候,陈京还憧憬过自己和邹燕的爱情,但是事业上遭遇接二连三的打击,尤其是被下放到了澧河县这个偏远的不毛之地后,这段感情就自然死亡了。

偶尔,陈京会想一想这个女人,但是在多舛的现实的压迫下,陈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和对方已经渐行渐远了,心中的那个影子也渐渐的淡去……

可是今天……

猛然一拳砸在桌面上,陈京将脑袋凑到桌上放着的小镜子面前,他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布满血丝通红的眼睛。

那里面有什么?有不甘?野心?欲望?

……

早上的第一件事,陈京通过家里电话打给纪委,主动要求交代问题。

也许是陈京副局长的身份起了一点作用,纪委副书记王庆和他谈了十分钟,然后王庆同意陈京过纪委谈话。

打了这个电话,陈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不慌不忙的去上班,一路上他故意行色匆匆,径直奔自己的办公室。推开门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办公室早就已经被人打扫得一尘不染了。

除此之外,办公室中多了几盆绿色的植物,一个地球仪,外加全新茶几和新沙发。

整体的布局格局没有大的变化,但是房间里面的东西这样一充实后,立马就感觉品味不一样了。

陈京不动声色的坐到办公桌后面,办公桌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沓文件,他翻阅后发现,这正是昨天自己叮嘱严青准备的近一年来林业局印发的所有通知、通告一类的文件。

陈京翻开文件认真的看,大约十多分钟,严青敲门进来,脸上挂着笑,道:

“陈局,您办公室我做主稍微布置了一下,不知道您是否还满意?”

陈京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点点头道:“这样一布置舒服多了,关键是你这些资料整理得及时,体现了不错的效率!”

严青讪笑道:“您过奖了,我就是做办公室工作的,这些资料都很熟悉!”

陈京放下手中的文件,道:“现在非常时期,林局要求一切从严从紧,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局的工作又不能停滞不前,这是很重要很关键的。作为办公室主任……”

陈京说了一个半截话,话风一转道:“对了,老严,我听说你和老蒙还有关章是老伙计了,是这样吧?”

“呃……那个……”严青被陈京的这个突然袭击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如是平常,他大可坦然承认。

但现在,局势这么敏感,严青又怎么好回答?

陈京笑笑道:“你不要紧张老严,现在我看有些矫枉过正了,大家的神经都太过敏了!值得这么过敏吗?昨天我跟老蒙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今天我跟你说说。

有一点你们要清楚,我在负责的工作,就绝对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工作。即使是有问题,我也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拆台来的,更不是搞秋后算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