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章 陈京的用心

第五章 陈京的用心 求推荐、收藏

办公室很安静,陈京的讲话已经结束很久了。

严青自进办公室就站着,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坐下去。

现在林业局的情况很清楚,赵文龙出问题,拔出萝卜带出泥,后续肯定会有很多的问题出现。

普通局里的干事就算了,都是老油条,手上没有什么实权,究竟是死牛还是死马跟他们关系不大。但是像严青他们这种手上有权的骨干就不一样了。

姑且不说他们本身就存在违规的行为,即使不存在问题,局里的人事变动跟他们的前途也是直接挂钩的。

尤其是严青,他是办公室主任。

如果局里的一把手换了,他这个主任还能够继续干下去?干不了主任,他还能往哪里调?

人挪死,树挪活那得看情况,在林业局处于多事之秋的时候往外调,调到哪里都是坐冷板凳的。没有哪个领导敢用一个可能存在问题的人。

严青很紧张,他不住的瞅陈京,他第一次觉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竟然从来就没有看透过。

这两年来,陈京给人的印象就是不成熟,有点才华喜欢显摆,浑身上下又还书生意气,动辄就是闹情绪,尥蹶子。

局里的领导对他头疼,局里的下属却拿他不当回事,在林业局的局领导中,也就数陈京处境最尴尬。

可这样一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老练了呢?难不成这小子一直都是深藏不露,等的就是关键时刻扮猪吃老虎?

一念及此,严青浑身不舒服,屁股入座针毡,心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更想到陈京是省城下放来的,其背景谁都不知道,他甚至怀疑林中则是否知道陈京的底细。

严青越想越荒谬,同事了几年,连别人的底细都没弄清,这简直是太不可想象。

“陈局,听您一席话,我这茅塞顿开,您一句话顶十句,您放心,局里的事我负责帮您盯着,有什么问题,我直接向您汇报,等待您的指示!”严青道,他决定暂时无限的向陈京靠拢。

不得不说陈京的话打动了他,在目前的林业局,就他陈京一个人最安全,就冲着这一点,严青靠拢陈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咚,咚,咚!”有人敲门。

严青起身准备开门,陈京摆摆手,冲着门口道:“进来吧!”

他说了一句进来,眼睛却故意往下看,他桌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份关于《森林防火》的文件,那是去年秋冬的文件,现在春暖花开,这文件就是废纸。

但他却看得很认真,他足足看了十几秒钟,再抬头。

“哎呀!唐局啊,你这……!你有什么事儿给我一个电话,我过你那儿呗,你没必要亲自来一趟!老严,麻烦你一下,给唐局上杯茶,来来,过这边坐!”

陈京看清来人,非常热情的上前打招呼,来人不是别人,林业局另外一位副局长唐连。唐连主要分管人事,另外绿化办等方面的工作他也负责。

唐连的为人平常喜欢笑,也算是有点实权的局长,和陈京的情况完全不同。陈京落魄之人,边缘化的角色,他和唐连鲜少打交道,今天唐连过来,陈京还真有些意外。

唐连四十多岁,生得微胖,带着一副眼镜,头发有些卷曲,虽然其貌不扬。但是说话和走路的板眼,很有几分领导的风范。

有些吃惊的从严青手中接过茶杯,唐连忍不住多看了陈京一眼。

陈京在林业局是什么人物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今天两人这样相对一坐,唐连却感觉和自己想象的相差极大。

陈京的言谈举止,包括严青的细微神情,无一不在显示,在这个地方,陈京是真正的主人。办公室主任严青的主人是什么人物?

那平常不都是林中则扮演的角色吗?

掀开三才杯的杯盖,唐连喝了一口热乎乎的茶,道:“小……陈局啊,我今天是来找你诉苦的,这么说吧!最近我们林业局出了一些事儿,这大家都众所周知的。

但是出了事儿工作还得开展不是?最近下面人抱怨多,说是很多工作被卡死了,我们局很多部门无法正常运转了。你说这……”

陈京笑嘻嘻的道:“唐局,你指的是我工作范畴里的事儿吧!你向我抱怨,我向谁抱怨去?局长一声令下,那么大一摊子事就全都扔了过来,你说我这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啊!

再说,林业局上下谁都知道我平时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工作方面,还需要同志们多帮衬,多提点我啊!”

唐连脸上笑容满面,开玩笑道:“我只听说陈局是年少英才,不学无术如跟你挂上了钩,天下都是不学无术之徒了。好了,那些烦心的事儿不提。

你这初挑大梁,老兄我其他的帮不上你,就只能帮你拓宽一些人脉。

这样,今晚下面几个站的头头进城,非得要大家一起聚聚,你老弟我们一起……”

“唐局,好意心领了!你说这事弄得,人家请你,我跟着凑过去干啥?”陈京笑道。

“陈局,这话说得有些不靠谱了,平洞乡林业站朱森林你知道吧?就他请客,大家都是熟人,你说这话不是见外吗?

“去!去!一起去,这事你别推辞,听老哥的!”唐连态度很坚决。

陈京面含笑容,连连点头,道:“那好,既然唐局态度这么坚决,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唐连一听这话,大喜过望,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唐连忽然一拍大腿道:“哎呀,险些忘记了,人事局催的一个文件让我今天上午务必送过去,我这得先走了!

陈局,晚上的事儿不能忘记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坐局里的车过去,就这样说定了!”

陈京起身要送,唐连连连拱手拒绝,两人终究还是热情的到了门口,陈京目送他远去。

茶水的温度依旧,陈京回到办公室细细的品着茶,心中却在琢磨唐连的意图。

两人虽然是同事,但以前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唐连如此“热心”,究竟是唱的哪一出?

陈京抬手看看表,想着下午要去纪委,晚上又还有饭局,手上还有一大摊子事熟悉,这才一天的功夫,自己就从无所事事,变得好像很忙了一样。

“陈局,关于您用车的问题,我这边有个安排!现在局里一共是五辆车,原则上是林局用一辆豪桑,剩下的两辆普桑一直都是赵局和唐局在用。

其他兄两位领导(工会主任、纪检组长)比较偏爱那辆旧猎豹,有一辆皮卡车现在很少用,您看……”严青凑上前道。

“随便,你不用担心我有迷信!再说,局领导都不配专车,大家用车都是因公,哪里有那么多的顾忌呢?”陈京道。

“那就行,我回头给司机小梁叮嘱一下,小梁这小伙挺懂事,勤快!”严青喜出望外。

“行,怎么都行!你先去忙吧!”陈京摆手道。

严青告辞退出,恰走到门口的时候,陈京道:“老严……”

严青立马站定回头,陈京面带笑容,道:“刚才我和唐局的谈话你也听到了!我刚才细细琢磨了一下,我觉得有些工作我们不需要那么死板啊!

我对工作不熟悉,各位股长站长们熟悉啊。

我看这样办吧,以后我这一块的工作,大家都分头负责。没必要事事都汇报,大家拿主意,我来签字认可,先就走这个流程了!

就以你的工作来说,有些住你可以大胆的去做,不要束手束脚,那样反而对工作是不利的……”

严青呆立当场,怔怔说不出话来,他嘴唇掀动数次,终究没发出一个音。

陈京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但是字字句句都听得严青内心震撼不已。

陈京要干什么?他是要放权,他竟然要大大方方的将手上的权利都放下去?

严青当了这么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他对自己手上的权利认知非常的清楚,无论是林中则还是赵文龙,他们都是看中权利的领导,这也让下面的人发挥空间很窄。

今天的陈京反其道而行之,难不成……

严青凭直觉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想得太简单。

“行了,你先去忙吧!我跟你说这事,就希望你牵头把我的想法向其他人知会一下,听听同志们的意见。”陈京最后朝严青摆手。

轻手轻脚的替陈京将门关上,再一次抬头的时候,严青竟然有长吁一口气的感觉。

他和陈京这才谈几次话,他心中对陈京已经完全是刮目相看了。

就在他关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洞察到了陈京的用心……

林中则将一摊子事扔给陈京,看中的就是陈京的根底浅,就料定了他稳不住脚跟。

陈京现在将权利这样一下放,与之对应的责任也就下放了,大家手上有了实权,干劲足不说,陈京也等于反将了林中则一军。

拿着自己用不上的权利大肆的送人情,这完全就是拆台的同时又笼络人心,这一手一般人想不到,因为一般人不具备这样的心胸。

严青极富深意的回头瞅了一眼陈京的办公室,他心中的信心突然之间膨胀了,腰杆挺得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