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章 纪委书记

第六章 纪委书记 求收藏、推荐

澧河县纪委谈话间被党旗国徽装点得庄严肃穆,唯有墙壁上挂的那副“廉洁奉公,执政为民”的字画没有走传统的套路,有书家风范,经过宣纸裱糊,很有雅致的味道。这样似乎能够让谈话对象的内心稍微放松一些。

纪委书记易明华今年四十八岁,个子不高,眼睛也不是很锐利,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其都是普通而平凡的。

今天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有些老土的那种,但是衣服非常整洁干净,熨得平平整整,似乎从这一点能够显示出他的严谨和严肃。

他的目光柔和,没有任何的侵略性,他上下打量陈京,道:“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的《楚江赋》大好,文采飞扬,实在是颇为难得!”

陈京有些受宠若惊,这样的感觉在陈京身上其实并不多见。

当初他刚来澧河的时候,眼界很高,他在省人大待过的人,见过的高官不计其数,区区澧河县的一群小虾米,还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可是在澧河待了两年,他才深刻领悟到官场的森严等级。

在省级层面上,那是一方世界,而在澧河县这个舞台,却又是另外一方世界。

如果孤立的认为在省城待过,见的世面多,到下面就一定怎么地。那种想法就太幼稚了,在澧河县这块地方,县委常委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以陈京现在的身份,根本就进入不了澧河政坛的主流,他以前不以为然的县委常委,在他下放澧河的两年,他连见的机会都很少,现在他心中才幡然明白,自己原来很幼稚。

“易书记过奖了,《楚江赋》还是我大学时候的信笔之作,那个时候年少轻狂,一味的想标新立异,毫无社会经验,写的东西有些浅薄了!”陈京谦逊的道。

这话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当年他写《楚江赋》的时候,那时候省报刊登了,学校出面将他吹捧得很高。他自己更是忘乎所以,认为自己凭一支笔,就可以纵横楚江没问题。

现在看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天真得有些可笑,姑且不论文章高低,就是当年那种吹捧,大家都是各自有各自利益。

学校吹捧,那是学校要名,恨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楚江师范大学人才辈出。报社配合吹捧,那是基于当年陈京所进单位的授意。

那个时候全国正强调提高干部素质,不拘一格提拔人才。陈京恰好赶上了这阵东风,这一吹捧,当年省人大办公室就大出风头,成为了全省吸纳青干的典型成功单位。

当时的陈京哪里看得透这些?那个时候,他其实就是一只猴子,自己还天天对着太阳飚劲,以为自己天天向上呢!

今天陈京来纪委,他是有备而来。

他昨天深思熟虑,觉得自己既然来纪委,那就不能单纯的为了敷衍蒙虎。

凭陈京现在的位置,他来纪委交代问题,一般最多纪委常委出面一下那就很了不起了。能够惊动易明华,那只说明林业局的这个案子,问题不小,领导非常重视。

既然领导重视,陈京觉得自己就得重视。在官场上,能够和领导谈话的机会不多,那就得珍惜,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

以前,陈京有一段时间心态急躁,认为要改变自己的现状就得找关系,特别关注县委领导、组织部领导等等这些手上握有人事权的领导。

事实证明,那些想法都是不成熟的,县委书记、党群书记、组织部长,那根本就是他这样的副科仰望的存在,这些人家里的门槛都被人踏塌了,怎么轮得到他这个外来户?

事实证明,陈京的急躁是没有任何效果的,现在经历了报社的事,陈京的心态稳定了一些,看问题角度也渐渐有些变化了。

陈京今天交代问题,主要是交代自己在林业局工作期间,所涉及到的可能违规违纪的问题。

这类问题陈京不多,基本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但是陈京汇报得颇为仔细。

一年前,局领导一行人去红云山林场考察?考察归来,陈京发现自己包里多了200块的红包,这个钱他没上交,这算不算违纪?

半年以前,峰山乡违规采伐,当时林业局执法队下去执法,罚没了人家木材两车,共计五十多立方,当时这笔木材处理局里委托陈京办,陈京将之处理得5000块人民币。这笔钱直接作为局经费,这算不算违规?

“好了,陈京同志。你今天的问题交待得很认真,很彻底!从你交待的这些问题中,我能够看到你成长的轨迹,这一点是让人欣慰的。”易明华满含微笑道。

他的笑容冲淡了房间的紧张气氛,陈京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

官场中的人和事,永远不是孤立存在的,陈京今天交待的问题听上去鸡毛蒜皮。但是每一件事,陈京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所谓以小见大,通过一些小事,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大的问题。

易明华作为纪委书记,是纵横政坛多年的人物,陈京丝毫不怀疑其工作能力,他相信自己今天的主动出击,一定能够帮到易明华。

“有一件事情我要特别跟你说!”易明华的脸色变得严肃,“林业局现在处在多事之秋,但是这一块的工作非常重要,我们澧河是一个林业大县,林业工作不可轻视。

所以,我希望这段时间,你能够站出来多做点工作,我相信,你是能够做到的!”

陈京一愣,连连点头道:“我一定尽力!”

易明华点点头,忽然眉毛一扬,道:“你是省城人,但是澧河话也会说?”

陈京尴尬一笑,道:“本来是不会说的,我们省城话和澧河的方言相差比较远。但是工作需要,来这边后我自己学的,入乡随俗嘛!现在说得也不好,有些四不像。”

“不错了,不错了!”易明华摇手笑道,“我看过你的文章,今天再见你真人,感觉和我想象的有差距啊!”

“让领导失望了,我……”陈京脸有些红。

“你不要紧张,我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省城来的人,大城市文艺青年,来我们这个偏远小县能沉下去,这就是了不起的,非常值得肯定!”易明华正色道。

“领导过奖,过奖了!”陈京连连起身陈谢。

他有些奇怪,觉得易明华这些话有些多余,但是能够和易明华交流到这些,他心中还是很高兴的。

林业局工作的问题,陈京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握机会,不然他也不会主动出击过来纪委。至于易明华说肯定云云的话,陈京自然不会当真,但是领导的肯定,这都是鼓励,陈京也会再接再厉。

总的来说,今天的谈话算是比较愉快的,易明华罕见的说要送送陈京,陈京受宠若惊的同时,看出易明华好像不是作伪。

他暗暗留心,将桌上的一本《国学》专刊拿在手上。

纪委谈话间在一楼,易明华所谓送,也就是将陈京送出门在走几步到楼梯口而已。

陈京到楼梯口,再走几步,才有一间休息室,蒙虎此时就在休息室里面忐忑不安的抽烟。

陈京推开休息室的门,蒙虎马上起身,陈京却突然扭头冲着快要消失在楼梯口的易明华喊道:“易书记,您留一下步!”

易明华脚步一顿,回头道:“怎么?小陈……”

陈京一笑,以一种轻快的口吻道:“书记,您这一送我,我内心一激动就犯错。”他拿着手中的那本专刊晃了晃,“这上面写着不能带走,我这却拿在手上了!”

易明华愣神,迅速笑了笑,道:“算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书你拿回去学习吧。那是我私人订的刊物,上面有我的名字,就当送你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回头我写个学习心得交给您!”陈京玩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蒙虎出来休息室,陈京拉着蒙虎道:“老蒙,这是易书记!”

蒙虎彪形大汉,在这种场合却紧张拘谨,他慌忙道:“易……易书记好……”

“易书记,这就是我们的执法队长老蒙。”

易明华笑容早已敛去,不,他的脸上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笑容。

他的眼睛依旧不是很犀利,但是他的目光流转,却让蒙虎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眼神下无所遁形,他根本不敢和易明华对视,直接低下了头,背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嗯!”易明华轻轻的哼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回头径直上楼,只留下一个朦胧的背影。

陈京拉了拉蒙虎,两人默默的出门直奔大街,一路上两人都沉默,蒙虎紧跟在陈京后面亦步亦趋,而陈京则昂首阔步,行走间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儿。

一双柔和的眼睛透过纪委办公楼那幽深的门户看着陈京等两人的背影,不知过了多久,眼睛的主人咂巴咂巴嘴,忽然扭头,道:

“小刘,通知开会,一号会议室。今天晚上大家都辛苦一下,加一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