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章 唐连的饭局

第七章 唐连的饭局 求收藏、推荐

房山宾馆是澧河县唯一的星级宾馆,同时也是县委县政府指定的接待单位。

时间虽然已经到了九十年代末,但是作为偏远贫穷县的澧河县老百姓的物质生活还是不富裕。

陈京徒步走在澧河县的街道上,此时夕阳西下,街边的烧烤的小摊已经开工了,水果摊的老板嚷嚷着叫卖,炸臭豆腐的摊前,几个馋嘴的小学生围着摊主讨价还价,小城的热闹和喧嚣在这个地段展露得最为淋漓尽致。

从这条街道往前走,转个弯,便是房山宾馆的大门。

房山宾馆依山而建,建筑采用苏式结构,改革开放后,宾馆经过了重新的整修,在其中加入了很多园林的元素,这让整个宾馆看上去环境很清幽。

宾馆的餐饮对外开放,每天来这里吃饭的人络绎不绝,毕竟,县城有点身份的人想找个体面的地方不容易,房山宾馆算是一个很体面的地方。

今天,唐连约定的地点就是这里。

说起来很惭愧,陈京来澧河县几年了,房山宾馆却没来过几次。

现在的人手上有了点钱的都喜欢攀比,能经常出入房山宾馆,在澧河人的心中那定是非富即贵的人,陈京显然不属于这样的人,他就这样徒步走进来,他身边尽是人在门口迎来送往,寒暄客套,一个个红光满脸,范儿十足。

陈京曾经很羡慕那些手眼宽,走到那里都有熟人呼来喝去,称兄道弟的人,认为那种人肯定就是混得很风生水起的人。

但是现在,陈京的看法在渐渐的改变,真正的领导又有多少愿意抛头露面哦,在场面上走的,基本都是领导身边的人。

别的不说,就说林业局的林中则,他为人其实非常低调,可他几个侄子却在澧河路子很野,少不了要打他的旗号。林中则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正科级实职干部,他都这样,何况是其他的更高级的领导?

进了宾馆餐饮二楼,在楼梯口,陈京看见了唐连。

唐连旁边站着一个四十岁样子的高个子中年人,陈京认识,此人是平洞乡林业站站长朱森林。

“唐局!”陈京淡淡道。

唐连回头看见他,脸上露出笑容,道:“陈局来了,就等你呢,你可迟到了,记得罚酒啊!”

朱森林眼睛在陈京脸上打了一个转,陈京伸手和唐连握了一下,手便缩了回去。朱森林这才叫了一声:“陈局!”

平洞乡在澧河县来说并不富裕,但是平洞乡森林覆盖面积高达百分之九十五,是名副其实的林业大乡,所以平洞林业站是整个澧河最大的站,朱森林在全县林业系统倒算是一个人物。

可能是因为对陈京固有印象的问题,朱森林并没有多寒暄,一声陈局都叫得不是很心甘情愿。

唐连倒是精明,见场面有些尴尬,他笑道:“走吧,进去!进去,马总和几位女同志可能等急了!”

包房里面有三人,两女一男,男的四十岁不到的样子,一身西装,很体面也很有风度。他见到唐连忙站起身来道:“唐局,很久不见啊!您还是这样年轻。”

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女孩是王杉,王杉今天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蕾丝边的外褂,头发梳成了一条大马尾,显得非常的清丽。

另外一个女子成熟一些,但也很年轻,皮肤非常的白皙,一抹低胸的长裙露出那诱人的沟壑,穿着算是非常前卫了。

唐连和男子握手,两人显得很熟络,然后唐连扭头对陈京道:“这位是马文华,马总。老企业了,最早干的是平洞乡镇企业,现在私人干了,比我们这些混机关的强啊!”

“唐局折杀了,折杀了!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看这位老弟这么年轻,定前途无量!”马文华道。

陈京笑了笑,一旁的王杉道:“马总,你可不能厚此薄彼,这可是我们林业局陈局!”

马文华微微一愣,脸一红,道:“陈局好,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陈京摆摆手道:“你别听王杉的,今天吃饭不提什么局,能认识马总这样的企业家,我是非常高兴的。”

从进门到现在,陈京终于明白,今天这顿饭自己可能算是编外人,看这架势,马文华可能才是请客的人。这家伙请客的对象都没有完全弄清,估计其中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谁会用这个心?

唐连还是朱森林?

马文华不愧是生意人,反应速度很快,他道:“陈局快人快语,我老马真是佩服。今天这样,我们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哎,马总!”陈京打断马文华的话,“我可事先申明,我不能喝酒,今天谁让我喝酒,这饭我就不吃了!”

陈京这话说得严肃,马文华脸上的表情僵住,一下不知道怎么应答。

朱森林皱皱眉头,嘴中嘀咕了几句。

唐连神色也有些尴尬,但一想到今天的事儿,他咳了咳,道:“老马,这事我作证,我们陈局最近身体真有问题,不能喝酒!这没关系嘛,我们几人开怀畅饮,我们陈局是楚江大才子,他用言谈助兴,绝对是一雅事!”

“那也好,那也好!”马文华接过话头,场面终于缓和了。

几人分宾主坐下,朱森林坐在陈京的对面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同时他又惊讶唐连的态度。

陈京算个什么角色?怎么唐局搞得都对他有些忌惮呢?

唐连心中其实也有些窝火,今天这顿饭他是毫无疑问的中心人物,但从进门到现在,他扮演的却是圆场的角色。

陈京在林业局谁都不鸟他,但是大家对他的脾气都是知道的,典型的文人脾气,说尥蹶子就尥蹶子,谁的面子都不给,有时候好似完全不通人情世故一般。

今天陈京说不喝酒,唐连心中的确是忌惮,生怕一个说不好陈京拂袖而去,事情没办是小,丢了面子事大。

唐连都有些后悔自己先前的设想了,早知道陈京这家伙个性如此怪异,就不该起那个念头。

酒菜上齐了,马文华充分发挥了他商人的长袖善舞,桌上的气氛渐渐融洽。几人推杯换盏,渐渐话题就开了。

酒为色之媒,酒桌上有两个美貌的妙龄女子,似乎让桌上三个好酒的男人更多了兴致,扯着扯着,大家就扯出了一些荤笑话。

尤其是朱森林,脸上挂着一幅色眯眯的笑容,一双眼睛老往王杉身上瞅,说话的嗓门也越来越大。

“唐局,来,我们干一杯!我平洞林业工作这些年得益于唐局支持,在此我感谢了!另外,我有个提议,我们现在喝一杯说一个笑话,谁说的笑话好笑,大家都鼓掌,谁说的笑话不行,那就得罚酒!”朱森林道。

他将杯中就一干而尽,道:“老马,你先来!”

马文华脸也喝得脸通红的,先前的风度早就不知所踪,他充其量就是个农民企业家,有了两个钱,好装,现在酒精一考验,立马恢复了本性。

他一拍大腿道:“好,我先来!”

他眼睛瞅向身边的女人,似笑非笑的道:“话说某个地方搞计划生育,老人封建思想严重,有个老婆子就很反对,乡里通知适龄妇女要上环,老婆子坚决不让儿媳上。

当时搞得很僵啊,计生干部没办法,为了完成任务,他就悄悄对老婆子讲‘你不让儿媳上环,那行,你代替上环,让我好交差!’

没想到老婆子答应了,可是,老婆子有四个儿媳啊,医生给老婆子上了三道环,第四道环如论如何也没法上了。

面对这种情况,老婆子拍了拍医生的肩膀,道:‘难为你了小伙子!上三道够了,再上一道如果成功,俺都要成奥迪了……”

“轰!”

整个包房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两个女孩脸涨得通红,尤其是王杉,她扭过脑袋,将头藏在了陈京的身后,看样子是想笑,但却硬是不好意思笑出来。

唐连哈哈大笑道:“好你个老马,你肚子里还真有货,平常还真看不出来啊!”

“老马这个不错,我来一个!”朱森林道。

他清了清嗓子,眼睛扫向王杉这边,嚷嚷道:“小王怎么了?看我们陈局帅气,已经芳心暗许了?”

王杉将头从陈京背后露出来,满脸通红,眼睛瞅向陈京,陈京却借机喝茶。

王杉神色见有些失望,也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这时朱森林清嗓子开说了,他道:“有一个美貌少妇怀孕,逢人便说,她怀孕的时候,梦见了自己在梧桐树下看见有凤凰向她飞来,所以她将来的孩子就叫凤梧。

有一人听了很多遍,就觉得有些受不了了,就问少妇说,如果你那天梦见自己是在芭蕉树下,看见有一只鸡向你飞过来,你将来的孩子又该叫什么呢?……”

“扑哧!”

马文华身边的女人先忍不住笑出声来,王杉一时来没明白,还喃喃的念了一句:“鸡……芭蕉……啊……”

一屋子的哄笑,王杉早就满脸通红,猛然将头扭过去,下意识的将脑袋噌在陈京的背上,屋子里的气氛暧昧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