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章 是个圈套?

第八章 是个圈套?

【新书上传需要支持啊,现在分类榜都上不去,真是感到乏力啊!】

包房,男人的劝酒声夹在着女人的笑声,在酒精的发酵下,男人荷尔蒙的气味弥漫。

在这样暧昧的氛围中,包房中的男女们之间的距离正在无限的拉近,整个场面变得越来越融洽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陈京显得有些异类,朱森林的笑话讲完,下一个轮到的就是陈京或者唐连了。这里面有点讲究,唐连和陈京两人都是副局长,两人谁先似乎体现着某种身份。

马文华最先,然后是朱森林,按照这样的循序渐进,最后讲笑话的应该是最有身份的人。

这个问题其实是很细节的东西,可是在这样的场合,越是细节的东西越能体现人的微妙心理。

马文华满含微笑,冲着陈京道:“陈局,您是江南才子,我们大老粗说的东西都太没水平了,还望您指点啊!”

他说得很委婉,但这话其实却是把陈京放在了唐连的前面。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书到用时方恨少啊!”他扭头看向唐连道:“唐局,今天大家气氛很好,可是我琢磨,还是有什么事儿吧?真没什么事儿?”

唐连神色一滞,脸上的肉挤了挤,陷入了沉吟。

过了一会儿,他夹了一夹菜,道:“是有个事儿,老朱,你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朱森林看了陈京一眼,道:“是这样,今天我和老马进城,主要是来解决木材出山指标问题的。老马承包我们平洞山林场,投入上百万,可是最近局里对木材实施了一刀切的禁运,这不合理嘛!

我们现在提出保护原生林,但是对经济林的开发还是必要的嘛,我知道局里现在也是多事之秋,所以我这次来谁都不找,就找唐局来帮忙了……”

唐连摆摆手,道:“话不能这样说,局里现在既然多事之秋,你再来添乱就不应该嘛!”

唐连将眼神投向陈京,道:“陈局,对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陈京摊摊手道:“我不知道喽,局里的业务我一点都不熟悉,你问我真是问错对象了!”

唐连一愣,朱森林瞟了一眼陈京,脸上露出一丝讥诮,马文华虽然没动声色,但是他注意力却明显转向了唐连。

唐连摸摸下巴,眼睛瞟向王杉两女,忽然引开了话题道:“两位美女,多吃菜,吃菜!不要因为我们谈工作,你们就受冷落了……”

唐连发话,场面又是一番寒暄。

一直做足了板眼,唐连才道:“马总,这个问题我看可以这样看,林业保护问题,这是大事。我们宁愿从严一些,所以目前新的木材砍伐指标肯定是不能批的。

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年你承包林场的时候,我们也是有约在先,林场经济林的采伐,要服从生态环境要求,要计划采伐。

而针对平洞等几个乡镇的封山育林的措施,这是局党委会在充分调研过后做出的决议,这个怎么能随意更改?即使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那也得是局党委会重新研究,任何个人是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表态的。”

唐连言辞肯定,好像直接把话封死了。

但是陈京心中清楚,这样的谈话是一个成熟政治人物必须具备的素质。

为官之道,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把权责中的责先扒干净。封山育林不是小事,朱森林刚才提的要求,往大了说,那是要动摇局党委做出的封山育林的决策。对这个问题,唐连态度必须明确。

今天唐连这样一明确,以后出了任何问题跟他就没有关系了,有问题这都是下面的人出了乱子。到时候别人向给他扣帽子,那都是扣不上的。

唐连这样一说,场面有些冷清,马文华显得有些尴尬,朱森林则有些沮丧。

足足冷场了半分钟,马文华清清嗓子道:“唐局的话句句中肯,我受益匪浅。我个人行商的信条就是坚决拥护党的政策法规,绝不挣违法乱纪的钱。”他自顾抿了一口酒,继续道:

“既然封山育林是局党委的决议,今天这事就不提了,我坚决拥护局党委的决议!”

“好!我早就看出马总是视大体的人,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唐连热情的举杯,神采飞扬。

两人碰杯,又是一番互相吹捧,说了一会儿,马文华将杯子一放,脸色一正道:

“唐局,陈局!有一件事情还需要您二位帮忙!我拥护封山育林的决议,这一点绝无异议!但是,现在我已经采伐的木材,还有很多存放在平洞林场,针对这批木材,局里是否考虑暂时解除一下禁运?

不然,这些木材都是露天堆放的,时间一长木质腐烂,这笔不必要的损失太大了……”

唐连皱皱眉头,道:“有这种情况?”他眼睛瞅向朱森林,“老朱,有这种情况吗?”

“有,怎么没有!封山育林的事当时局里没说详细,我们以为只是封原生林,所以这个精神我就没有及时向老马传达,这都是我工作失误啊!”朱森林神色有些窘。

唐连点点头,扭头对陈京道:“陈局,这个问题你看怎么解决!你可别跟我打马虎眼,这个问题现在可是你的工作范围内的事儿。”

陈京面无表情,端起桌上的茶不紧不慢的喝着,他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绕了天大的圈子,最后就在这里等着了。

如是两年前的陈京,他是看不出其中的猫腻的,但是现在的陈京,他一眼就看出了这里面的门道。

所谓封山育林,最重要的就是禁运。

只要禁运一松,所有的政策就成了废纸。

马文华现在有多少木材没有运出去?需要多少车才能运出去?这些都是很模糊的事儿。

即使把这些都弄清楚了,陈京都清楚,只要给马文华十个立方的放禁指标,马文华就能够运走几百方木材。

毕竟运输的环境变化太大了,太不好控制了!事后更没法跟踪,只要当场没有抓住,事后基本上没办法弄清楚……

今天这餐酒喝下去,只要松一下口,后果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暗骂一声唐连狡猾,陈京内心有些憋闷,唐连这家伙太精明了,好听的都让他说了,责任一点不担就把皮球扔给自己,完全把自己当成的冤大头了。

可陈京清楚,如现在拒绝,不仅显得不近人情,而且会给他在林业局的生存带来很多不利的因素。

马文华不是一般的人,这人是林业局的财神爷,县政协委员。

今天的话说到这份上了,马文华成功的把自己放到了一个很悲情的位置上。通过他的话,可以想象一个场景,几百方的木材在露天风吹日晒,作为老板的马文华内心该是多么的焦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找领导想想办法,领导却是毫不通融。这样的领导怎么能够服人心?这样的领导不是让我们关注林业的优秀人士心寒吗?

所以,陈京现在是进亦忧愁,退亦忧,彻彻底底的面临的难局。

陈京恨不得一脚踩塌唐连那张大脸,这个家伙口口声声说帮忙,现在哪里是帮忙?简直就是给自己设了一个大套,这个套如果钻进去了,可能再就出不来了。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个问题一定得解决!”朱森林道,他一拍桌子,“我们平洞为大局牺牲了多少?前几年,其他乡镇乱砍伐的时候,就数我们乡最老实,我们的生态保护得最好。

不夸张的说,我们平洞的山林,完全可以推迟封山育林的,我们的自然林和经济林,还有很大的储量,在科学的规划下,完全可以再开采两到三年。

但是,局党委做出了决议,我们为了大局,完全忠实的执行封山育林的决议!

我们讲了这么大的风格,现在这么点小事,局里都不能跟我们解决,我第一个不服!”

朱森林脾气上来了,说话倒是有一股子气势。

他这个气势显然是冲着陈京来的,作为下面主要站的站长,朱森林在林业局也是老资格,今天他仗着老资格,就是要给陈京脸子看,让陈京更加没有犹豫的空间。

他摆出的架势,是无论如何,这个问题要解决,解决不了,他一定就要闹下去。

如果陈京斗气拒绝了,朱森林闹到了局里,最后这个问题让他解决了,以后陈京完完全全就成了笑柄了。领导也绝对不会有好印象。

但是,陈京如果退缩表了态。

以后朱森林这样的人必然更加骄横,陈京怎样驾驭这样的角色?

一股难言的怒火从陈京内心升起,一个副局长,当到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够失败了。

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他脑子里面在疯狂的运转,想着办法,在不经意间,他眼睛瞟到了王杉的脸上,他罕见的从这个女人的脸上读到了一丝担忧,不知为什么,他心中感到了一阵温暖。

毕竟他只有25岁,25岁有这么多经历,一个人要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对他来说太不容易了,他内心需要承受的压力,需要忍受的痛苦,都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