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章 手腕

第九章 手腕 求收藏、推荐

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陈京准备找打火机,王杉啪一下将打火机点燃送到陈京的面前。

陈京凑上前点燃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笑笑道:“怎么?我感觉有些冷场,刚才都是兴致盎然的,这一谈事,场面就冷下来?”

马文华愣了一下,忙起身道:“大家都吃都喝。”他端起酒杯向王杉道:“王小姐,来,老哥敬你一杯!我们的林业之花今天能赏脸,我太荣幸了!”

“马老板客气!”王杉笑得很甜,起身和马文华碰杯,浅浅的喝了一口。

她微微有醉意,双腮微红,眼神朦胧,女人味儿极其浓烈,有一种难言的勾人味道。

朱森林看着王杉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马文华一干而尽的时候,他正要站起身来端酒杯,陈京拍手道:“马总好酒量,人也爽快,能交到马总这样的朋友,真是很荣幸啊!”

马文华愕然而笑,道:“陈局看得起我,我马某真是太荣幸了,可惜……”

陈京摆摆手道:“没什么可惜的,对了,刚才你们讲已砍伐木材的事情,目前平洞林场还有多少木材没有运输出来啊?我总得知道一个数不是?”

陈京将话题扯到了正事上,马文华喜出望外,但马上又装作有些为难的道:“这个有些多了,这几年林场砍伐计划都在下半年,去年冬天砍伐的木材因为大雪封山,没法运出来,所以……一共总计有接近一百立方。”

“一百立方?那有五大卡车,价值好几万啊!”

“可不是……所以还希望领导能够考虑一下我的难处,这样的损失我们承受不起啊!”

陈京沉吟了一下,扭头看向唐连,道:“唐局,你的意思是要给予考虑?”

唐连一愣,没料到陈京会杀个回马枪,他咳了一下,道:“这个工作现在是你分管的,当然,硬要问我的意思,我是赞成的。不仅是为了工作,就冲马总这豪爽的个性,我们作为朋友能帮,那自然也要帮不是?”

“好!这话我爱听!”陈京拍手道,他斜睨着马文华,“马总,我们初次见面,今天这顿饭吃得很开心,我很高兴,尤其你喝酒的精神让我很受感染。今天这事我可以拍板,这个忙我帮了!”

马文华微微愣神,忙站起身来,一副感动莫名的样子,道:“陈局爽快……”

朱森林也很高兴,道:“陈局果然性情中人,以后需要我老朱,您尽快开口,我定然不说二话……”

“别,别!”陈京笑容一敛,“你们俩别给我戴高帽子,说句实话,这个事儿不是一句话的事儿,我今天拍这个板是要承担责任的,以后林局一旦不满意,追究起来,那是不得了的事儿!”

陈京脸变得很快,刚才笑嘻嘻的脸立马变得分外严肃,这让马文华和朱森林两人的笑容都凝固在了脸上,一时非常尴尬。

“好了,好了!陈局就别逗他们了,待会儿吃饭后,我们找个地方唱唱歌,那个时候再定,你看如何?”唐连在一旁打圆场。

“好,那也好,我马上给沿河歌舞厅那边联系订位子!”马文华手忙脚乱的要出去打电话。

陈京心中暗暗好笑,所谓唱歌什么玩意儿的,实际上就是要马文华出点血。

唱歌是一方面,那个场面比较杂,马文华如果上道,递个红包什么的也很方便,看唐连那模样,他的好处多半已经得了。陈京这样一发飙,他以为陈京是在这方面不满意呢!

“得了,老马就不用打电话了,吃了饭,我还有事情!”陈京制止了马文华。

“马总是个爽快人,我也是个爽快人。今天这样,这个忙我不会白帮,一共一百立方的木材,十个立方一杯酒,你喝足十杯酒,你这一百方木材的运输禁令我立马签字解除。这个要求不高吧?”陈京道,他神色认真,没有一丝玩笑之色。

可这个要求一提出来,马文华当场色变。

十杯白酒,本来酒就喝得差不多了,再下去十杯,那得胃出血不可。

唐连脸色也变了,他实在没料到陈京虚晃一枪,竟然在这里下了一个大套,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陈京面无表情,掏出一根烟出来吞云吐雾,他摆出的架势是没有商量。由于事先他做足的功课,现在他的话说出来,显得水到渠成。

帮你办这么大的事儿,让你喝几杯酒都不行,你眼中还有没有领导?

陈京的这一军将得厉害,马文华几乎没有拒绝的余地。

暗暗的苦笑,马文华深深的瞅了一眼陈京,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轻视面前这个年轻的副局了。

人家毕竟手上有权,虽然这个权利不稳固,有时候由不得他,但是在整个权利运行中,他稍微动点小指头,就让人吃不消了。

“陈局,这喝酒的事儿,一个人喝缺点味道!您看这样行不行,马总的酒分我一半,我们两个人喝,那样大家都觉得有趣不是?”在关键时候,马文华旁边的女人出来救驾了。

她一直不说话,这一开口说话,一股掩不住的娇媚味儿让人骨头先酥了一半,几乎让人难以拒绝。

陈京哈哈一笑,道:“两个人喝这个提议好!”他眼睛瞅着女人精致的脸颊,一直看得对方浑身不自然,他方道:“不过你不行,好男不跟女斗,你和马总喝,缺少了斗酒的兴致!”

他顿了顿,道:“这样老马,我也不欺负你。你代表企业界,我们林业系统也派出一员悍将,你们一对一,一共十杯酒。你们猜拳也好,讲风格也好,兄弟情深也好,我都不管,我只认酒!”

“老朱,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我早就听说我们平洞林业站和企业界关系一直很好,招商引资上成果卓著。可我看到的都是文字上的东西,真假不知道,今天你就和老马两人给我们来个现场。

就让我和唐局见识一下,我们平洞林业站和平洞木材老板之间的默契配合和兄弟情深,老唐,你也想看吧!”

唐连哭笑不得,朱森林当场傻眼,他站起身来想拒绝,但陈京话说到这个份上,而且把唐连也拉进来了,他怎么拒绝?

官大一级压死人,陈京再不济,也是林业局领导。关键是陈京的话无懈可击,如果朱森林反对,这完全就是无视领导,破坏了官场上最不能触碰的底线。

那样一来,本来处于绝对被动的陈京,立马变得非常主动,今天所有工作变得没有价值的同时,唐连还下不了台。

唐局最要面子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破了他的面子,关键的时候没给他捡脸,那绝对是不能考虑的,那是葬送自己仕途的事情,朱森林怎么能干?

“真他娘的犊子!”朱森林肚子里窝火,他恨不得一口将陈京吞下去。

“这小子狗屁业务不懂,拿着手上的权利打飘飘,这样的废柴竟然能混到副局长的位置上,天理何在?”朱森林心中不住的嘀咕。

“怎么了?老朱,你还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呗,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是不是不给马总的面子,还是干脆就不给唐局的面子?”陈京一连三问,连珠炮似得让朱森林处于了绝境,脸涨得通红。

局面至此,陈京心中终于暂时出了一口恶气。

朱森林和马文华一肚子的不情愿,但是此景此景,他们必须强颜欢笑,而且必须杯酒必干。

看着面前两个喝酒的男人,陈京忽然觉得有些厌倦,同时也深深的领悟到了权力的魔力。

权力的运用这门学问太大了,陈京本来已经处在了绝对的劣势地位,但他只是稍微的拨弄一下,直接的结果就是两个七尺男儿必须喝进医院。

陈京似乎能看到两个男人就在自己的股掌之间跳跃,那种感觉极其的微妙。

曾经的陈京是非常讨厌玩弄这些东西,但是今天他非常清楚自己不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今天不玩一手,以后这两个家伙必将得寸进尺,陈京还能够干事?

人就是这样贱,人善人欺这话就是铁的真理,在官场上永远做老好人,很多时候都是行不通的。

一想到这个道理,陈京心中豁然开朗,他的心情也一下好了起来。他心中非常清楚,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结束,十杯酒痛苦是暂时的,如果就因为十杯酒,陈京就开了这么大的口子,以后留给陈京的后患是永久的。

没有人甘心当那个冤大头,陈京自然也不愿意,要成功妥善解决此事,这里面的道行太深了。

不知为什么,陈京内心忽然觉得很兴奋,那是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权利的角逐和博弈,陈京以前很排斥,但是现在,他尝试过了,却觉得其中滋味无穷。他要改变自己现在的状态,他要改变家人朋友眼中的自己,这一切都只有自己努力,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自己,这一点陈京认识得非常的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