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章 摊牌

第十章 摊牌

没有下半场,因为朱森林和马文华两人没有经受住酒精的考验,两人都喝得烂醉如泥了。

陈京拒绝了唐连邀请,选择的独自回家,在澧河,他的人脉很窄,基本是没有朋友,所以像今天这样出来吃饭的机会非常的少。

平常他上下班就是两点一线,很少逛县城,而从他的内心,他也就没有想过去了解这个地方,但是今天,他突然有了这个欲望。因为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要改变现状,就得从澧河开始。

在澧河,陈京要有朋友圈、人脉圈,甚至在澧河,要有政治根基,这可能是陈京现在唯一可把握的事情。

晚上的小县城街道上已经冷清了,昏暗的路灯将陈京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陈京独自走在街道上,手上夹着一支香烟。

这一路上,陈京脑子里面都在高速的运转,他仔细回想这几天来的点点滴,认真总结琢磨这几天自己处理事情的各种细节,他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人性把握,人情世故,这是一门大学问,而对掌权者来说,如何运行权利,这更是深不可测的学问。

很多年,陈京都与这些无缘,而现在他终于初窥门径,了解了一些皮毛了。

回头想想自己的过往,陈京都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白活了,而现在再展望未来,陈京对自己的前景是充满了信心!

长时间,陈京脑子里面回荡的画面都是刚才朱森林和马文华两人烂醉如泥的模样。

仅仅从这幅画面,他就领悟到了极多的御人之道。

说起来,今天陈京是身不由己,马文华提出的要求,在那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拒绝,如果拒绝,可能后果会难以想象的糟糕。

而唐连和朱森林也根本就没把陈京当回事,一切都是他们故意设计好了,就等着陈京钻入他们的套子里面。

这样的形势对陈京是非常被动的,如果是以前的陈京,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

但是,今天,陈京分寸把握得很好。

暂时的虚与委蛇换来的是对朱森林和马文华沉重的敲打,十杯酒含义不止是十杯酒,这是一种气势和态度,至少让他们两人知道,陈京不是一个软柿子。

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陈京轻哼了一声,这几天的时间,他在林业局已经做了足够的铺垫了,是时候做一点事情了!今天马文华这件事情就恰好,陈京决定就拿这件事情做文章。

这一路上,陈京脑子里面就想这事该如何着手,每个环节该如何巧妙处理,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一直快到林业局家属区,陈京抬头,看见了一处熟悉的地方,他心中涌现出一阵暖意。

澧河这个地方烧烤很流行,在林业局家属区门口,老徐烧烤摊就是陈京经常光顾的地方。

烧烤摊是两口子开的,男人姓徐,女人别人也叫他徐婶,两口子为人都特实诚。陈京第一年下放澧河县,那一年他情绪抑郁,根本没有脸面回去过年,年三十他出来吃烧烤,可那样的日子又哪里来的烧烤吃?

可老徐夫妇却热情的把陈京拉到了屋子里面,一起吃了一顿年夜饭,那顿年夜饭很简陋,可是陈京至今难忘。

“小陈,回来了?”徐婶老远看到陈京,热情的打招呼。

陈京含笑点头,他本来不想吃东西,但犹豫了一下,他向老徐挥挥手道:“徐叔,老规矩,外加两瓶啤酒。”

“好咧,你先坐,马上就好!”老徐热情的道。

陈京趁机给蒙虎打了个电话,老徐将酒送过来,陈京自顾开了一瓶啤酒开始喝。

还没喝几口,旁边桌子的几名青年其中有一个黄毛小子嚷嚷道:“老板,你他娘的搞的什么烧烤?怎么还烤蚊子吃啊?”

徐婶闻言连忙上前,道:“怎么可能有蚊子?小伙子,让我看看?”

“看,看你娘的毛啊!这顿吃喝你他娘的还想要钱?”另一名青年火气很冲。

他模样很嚣张,放了狠话站起身来视线左右逡巡,有旁观者向他们投去异样的眼神,他双眼一瞪,道:“看他妈什么看,没看过大哥喝酒啊!”

他这一喝,周围几桌吃东西的人都将钱扔到桌子上,灰溜溜的闪人。

整个烧烤摊就剩一桌子人和陈京。

“小兄弟,咱都是小本生意,你这吃顿东西事小,赶跑了我的客人,我这怎么养家糊口啊?”徐叔放下手中的活计,上前论理。

“老东西,你他娘的还养家糊口,你的东西吃坏了兄弟们的肚子,这笔账还要找你算呢!”黄毛青年大声道,他拿起一个啤酒瓶猛然砸在桌面上,一桌子杯碗瓢盆四处乱飞,狼藉得不成样子。

陈京皱了皱眉头,上前走到老徐和徐婶边上道:“徐叔,今天先收摊吧!这事……”

“嘿!你小子给老子滚蛋,别他娘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黄毛青年怒声道,他上前就扭着了陈京的衣领。

陈京个子高大,黄毛青年又哪里揪得住他?

“兄弟们,并肩子来!这外地佬不识抬举!”黄毛大声道。

一桌子青年遽然围拢过来,陈京暗叫一声不好,正要后退想办法找个趁手的家伙,忽然听见一声大喝:“谁在这里撒野啊?都给老子住手!”

陈京扭头,原来是蒙虎过来了。

蒙虎是正统部队出身,现在林业局执法队又配有电棍,他掏出电棍,电棍上的电弧喷射老远,几名抄家伙靠拢的青年当场被击倒。

其余几个没靠拢的小子纷纷后退,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小眼睛青年眼尖,认出了蒙虎道:

“蒙哥,我们是雷哥的人……”

“谁他娘是你蒙哥,你回去告诉雷鸣,让他收敛点,别他娘的尽跟老子整事儿。老徐的这个摊子在这一块出了名的地道,你们惹到这里来了,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蒙虎怒声喝道。

他威风凛凛,很有一股子悍勇的气度,可他目光流转,落到了陈京身上,神色立刻变得柔和,有些讨好的道:“陈局,您没事吧?你放心,今天这事没完,我明天就给东城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杀这帮家伙的气焰。”

陈京摆摆手,道:“没事,没事!”

“滚!”蒙虎双眼一瞪,冲着小眼睛青年喝道,一帮小子屁都不敢吱一声,灰溜溜的闪人了。

去了一帮捣蛋鬼,徐婶两口子上前对陈京和蒙虎两人千恩万谢自不在话下,老徐看向陈京的眼神也明显不一样了。他刚才听蒙虎叫陈京陈局,在老百姓的潜意识中,局长那就是了不得的大官了。

陈京既然是局长,老徐这小陈是叫不出口了。

陈京看出了两人微妙的神情,他也不点破,只是让两口子重新整治点东西,他和蒙虎就在露天对饮。

陈京的性格本就有直爽的一面,今天他心气很足,说起话来颇有气势,给蒙虎的印象又和前几天不一样。

两人酒过三巡,蒙虎终于忍不住了,他道:“陈局,我蒙虎就是个粗人。以前我对你有诸多不敬的地方,那是我猪油蒙了心。今天我蒙虎撂句话在这里,以后我蒙虎一定……”

“得,得!”陈京摆手打断蒙虎的话,“你别尽跟我整胸口碎大石的那一套,今天我约你出来喝酒,就不是想听你这一套的!”

蒙虎一愣,脸唰一下通红。

陈京眯眼看着他,嘴角**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道:“老蒙,你是扛过枪打过仗的兵,当时在越南前线,你立了功!凭你的这个资历,你应该会有更好的前途,可你一直都上不去。

林业局的执法队长,你在这个位子上干了六年了,人生有多少个六年呐……”

蒙虎眼睛在陈京面庞上逡巡,似乎想弄清陈京的意图。

陈京笑笑道:“刚才你说了,你是个直爽性子。恰好,我也是个直爽的人。就这样说吧,现在林业局我负责以前赵局的工作,我不容易啊,我需要大家的支持和配合。现在我们局正处在一个整肃的阶段,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我得把握住这个机会啊……”

陈京似乎有了醉意,端起酒杯喃喃自语似的说话。

这些话蒙虎听在耳中,脸色却变得十分古怪,陈京的话他哪能不懂?所谓的把握机会,无非就是要把握机会培养自己的人。

蒙虎是不是陈京的人?如果是,那可以求得平安,如果不是,那可能就得被扫地出门!

如果是以前,蒙虎听到陈京这话,估计会当成笑谈。但是今天,现在,他却是听得心惊胆战。

从纪委大门出来的那一刹那,蒙虎就觉得自己以前太小看陈京了,这个陈副局长一直是韬光隐晦,其实心机深得很,如果他真要动手,自己可能就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朱森林你认识吧?今天我们就说说他的情况……”陈京淡淡的笑道,他扭头冲老徐道,“徐叔,再上点牛肉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