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章 动手了?

第十一章 动手了?

蒙虎自转业以来就在林业局,除此之外,蒙虎平常为人豪爽,在澧河县颇有人脉,算是很有手眼的人。

陈京能够得到蒙虎的帮助,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有了林业局执法队在手上,陈京等于拥有了强制机器,林业方面的很多处理,他就得心应手很多了。

和陈京的心中踏实相比,唐连最近心神有些不宁,自从他去陈京办公室,看到办公室主任严青对陈京谨小慎微的神态,他心中就不舒服。

而那天在饭桌上,他明明吃定了陈京,却没料到这小子还真有些手段,硬是让他将马文华和朱森林狠狠的修理了一番,在气势上出了一把风头。

唯一让唐连感到欣慰的是,陈京说话算话,回到局里就签字通过了平洞站的《关于平洞林场储存木材解除禁运的相关申请》。

“朱森林……”唐连咂巴咂巴嘴,心中念着这个名字,他一双手轻轻的敲打着桌面。

朱森林这个人唐连是很重视的,因为这个人有一座大靠山,他的表舅就是现任澧河县县长马步平。而马文华和马步平虽然没有关系,但两人都是榆树乡马家屯的人,这层关系知道的人不多,但唐连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林中则这些年一直很照顾朱森林,全局上下,林中则谁的面子都不给,唯独朱森林有时候发飙,他会宠一点,这里面的道行就在这里。

林中则是靠拢马县长的人,马县长将朱森林交给他,他不得不多一些照拂。

目前林业局的局势风雨飘摇,赵文龙首当其冲的被双规,这中间不涉及到县里的角逐那是不可能的。马县长和舒书记是越临换届,斗争越激烈,林业局这一波风刮得真急……

在唐连看来,赵文龙的问题暴露了,林中则出问题也就不远了,唐连被林中则压了这么多年,终于赢来了可以翻身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不容放过的。

目前,局势迟迟不明朗,唐连判断,这是马县长对林中则的态度还不明朗。

林中则追随马步平有些年了,这样一员有功之臣,同时又是悍将,真要下决心放弃,还真不是那么轻易能决断的。

而唐连在这个时候和朱森林接近,借机弄点事情出来,这也许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唐连的算盘打得很响,事儿他来策划,陈京帮他完成。一旦平洞封山育林的口子出了问题,追查起来,和他唐连断然是没有关系的。

到时候林中则对陈京恨得牙痒痒,而朱森林早就记恨上了陈京,结果他唐连左右逢源,一旦林中则被调离林业局,林业局的这杆大旗将由谁来抗?他唐连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吗?

另外,局内的努力是一方面,对大局的判断,唐连依旧认为马步平的力量不容忽视。

现在舒马斗,看上去舒书记占据了上风,其实舒书记换届是必然离开澧河的,马步平则不然。这中间的差别太大了,马步平这些年在政府经营的力量,只要能够扛过这一波,后面的前景是绝对可以预见的。

所以,唐连认为,林业局这块地方,即使林中则走了,马步平也不可能在林业局局长的人选上让步。

唐连现在和朱森林的关系融洽,如果林中则出事和朱森林扯上了关系,唐连的存在就既可以掌握林业局的大局,又可以给朱森林擦屁股,保朱森林平安。从这一点说,马步平考虑唐连接替林中则的几率极大。

政治博弈,最担心的就是内乱,朱森林如果在这个时候出问题,马步平少不了要因此落下口实,凭马步平的智商,他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房间里茶香袅袅,唐连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着林业局的大门,他脑子天马行空的想着各种厉害。

他不断的梳理自己的思路,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考虑几乎万无一失,完全没有破绽,可以说是进攻犀利,没有风险。

想到得意处,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哼起了最钟爱的黄梅戏片段,他的目光在林业局院子里逡巡,最后眼神定格在了院子东头桂花树下的那辆黑色的豪桑上。

林业局就那车还上得了台面,可惜那是林中则的专车,也许……

“嗯?”唐连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衬衫配黑西装,风度翩翩,那不是陈京是谁?陈京走到黑色豪桑面前,一巴掌拍在车前盖上,一双女人一般柔嫩的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车身的曲线,就如同抚摸情人的腰肢。

唐连脸色变了变,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厌恶。

“这个小子,狗屁不是还狼子野心,他真以为猜透了自己的心思?还当我唐连也是赵文龙之流了……”唐连心中暗道,脸上露出了一丝鄙夷。

陈京他看不上,这个所谓的城市文艺青年,在政治上就是白痴,不仅如此,这小子还眼高手低,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城里人的范儿,让人看着心中就觉得恶心。

这样的角色在澧河政坛怎么能成气候?不仅不能成气候,恐怕连生存都会是很困难的。

想到这里,唐连脸上露出一丝狠辣的笑容,看向陈京的眼神眯成了一条缝,就如同一只猫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叮,叮,叮!”桌上的电话铃急剧响起来。

唐连微微的皱眉,有些不情愿收回自己的目光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抓起电话:“我是唐连,你是哪一位?”

“唐局,我老朱。这是怎么回事?局里现在究竟有没有人主事?这不他娘的乱弹琴吗?”电话那头朱森林粗着嗓门吼道。

“老朱?怎么了?出事了?”唐连有些发懵。

“执法队那帮家伙谁给他们胆子了?这帮家伙不由分说,来我平洞就打人,直接把平洞林场给封了,所有库存的木材全部被封存。还扬言要行政拘留马文华,马文华已经被他们带往县城了。”朱森林大声道。

“什么?执法队?你是说蒙虎?”唐连嘴发苦,“这怎么可能,平洞林场是我们林业局多年的先进单位,蒙虎再不知分寸,他也不可能干这样的蠢事啊!”

“什么不可能,我们乡派出所都拦不住。我们王书记和邵乡长气得只骂娘,劈头盖脸的找我问情况,这事我是彻头彻尾的不知道啊!”朱森林道。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唐连皱眉道,这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一时他也想不到问题出在了哪里。

“我两个小时就到县城,这事局里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他娘的,是谁跟老子玩阴的,我跟他没完!”朱森林在电话中终于没能控制住情绪,爆了粗口。

唐连脸色连变,正要开口说话,对方却啪一声将电话挂断,丝毫没有给他留面子。

唐连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抓起电话就接办公室,办公室严青不在,他一连问了三个人,问林局长是否上了班,对方都一问三不知。

他又拨执法队的电话,蒙虎不在,接电话的人是个小姑娘,问什么都要等蒙队长回来才知道。

唐连心头不由得有了火气,他挂了电话,放下手中的茶杯就冲出去,刚刚还直到楼梯拐弯处,迎面就一头撞上了陈京。

“唐局,这么急干什么?有什么急事?”

唐连神色颇为尴尬,他咳了咳,道:“陈局,听说执法队在平洞封了平洞林场,还抓了林场的人,其中还使用了暴力,这事是真的吗?”

陈京神情颇为平淡,他哂笑了一下,佯装吃惊的道:“有这事吗?这个老蒙,我只让他例行去检查了一下平洞那边的情况,他竟然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看来这里面是有料啊,等他回来,看他怎么汇报吧!”

唐连如遭电击,当场了,他想过各种可能的情况,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陈京在其中作祟。

看陈京那一副云淡风轻很坦然的样子,饶是唐连城府很深,他也忍不住伸出手道:“陈……陈……,你太莽撞了,你知道平洞是什么地方?平洞林场又是什么地方?

封林场,抓人这么大的事,就是林局都不敢擅作主张,需要和大家商量,你……你……”

“老唐!”陈京面色一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何曾看到我离开过县城一步?是我们的执法队长的步子迈大了,是非曲直,一切都需要等蒙虎回来才能知道。”

唐连嘴巴连连掀动,像一条离开了水的鱼,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陈京叹口气道:“多事之秋啊,真是多事之秋!前两天才和老蒙去纪委,今天他这就是发的哪门子疯,真是让人不省心呐!”

陈京边说边扭头自顾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唐连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仔细回想陈京的话,他越想觉得越乱,越想越觉得难以捉摸。

不经意间,唐连的后背直冒凉气,多年的政治博弈让他拥有了超凡的直觉,凭直觉,他感到了不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想法可能太一厢情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