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章 统统没收!

第十四章 统统没收!

包房里面四个人,大家推杯换盏,气氛是越来越融洽。

尤其是陈京和王清闲两人,两人今天才是初次见面,但却好像是一见如故一般,两人是越聊越投机,最后竟然还称兄道弟了起来。

朱森林想象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陈京也没有像茅坑的石头一般臭硬,相反他出奇的好说话,本来朱森林想象的几个难以沟通的问题,陈京处理起来就举重若轻,轻轻的不露痕迹的给一笔带过了,根本没有在预想的地方发难。

而王清闲也一直对陈京很客气,他老辣难缠的一面丝毫没有流露,处处都当自己是乡下来的乡官,局领导又什么要求,他拍胸脯做保证,那态度是非常的好。

“陈老弟,我再敬你一杯!我王清闲痴长几岁,平洞巴掌大一块地方,我的工作还处处出现疏漏,还劳烦你老弟给我擦屁股,说起来惭愧啊!”王清闲端着杯子再一次向陈京敬酒。

陈京端起酒杯,道:“王书记客气了,谁都知道王老德高望重,平洞的林业一直在全县是抓得最好的,我们局如果不是得益于你的帮衬,平洞的生态能有今天这般?”

两人碰杯,同时将杯中的酒干了,王清闲斜睨的目光看着朱森林,道:

“小朱,你们陈局的话你可听清了?林业站不仅要在乡党委乡政府的领导下展开工作,上级主管领导更是你们要尊重要的。这个问题你们要反思,尤其是你要反思!

今天陈局在这里,你可以表个态嘛!”

朱森林脸涨得通红,站起身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可他双眼一触及王清闲的眼神,立马浑身一激灵。

“陈……陈局长,我们站工作没做好,没有弄清平洞林场的实际工作情况,我首先要检讨。平洞林场更要严惩不贷……”

“好了,好了!朱站长,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没有什么东西是十全十美的。”陈京淡淡的道,他指了指一桌子菜肴,“就像这一桌饭菜,道道都是美味佳肴。但是你看那个是麂子,这个是穿山甲,这些都是保护动物。

我们作为林业工作者,吃这样的饭菜,是否是心中会犯堵?”

朱森林一愣,抬头看向陈京,陈京的眼神刚好和他的目光对视,陈京的眼神很清澈,非常的清澈。

“那陈局,我们平洞的事情局里的处理意见是……”朱森林试探的问道。

陈京沉吟了一下,摸摸下巴道:“平洞林场要严肃批评教育!你朱站长嘛,看是否考虑换个工作岗位,你在平洞也呆几年了,可以进城了!”

他压低声音,以一种温和的口吻道:“我记得没错的话,孩子该上初中了吧!孩子的初中要在县城上,乡下的教育资源终究差了很多,你进县城,对整个家庭都是有好处的。”

朱森林嘴唇掀动,想说点什么,却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内心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听陈京讲话,好像是领导在推心置腹的关爱下属一般,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调进城的事情,朱森林早就考虑过了,但一直迟迟做不了决断。

县城的关系网复杂,尤其是离表舅太近了,担心别人在这其中整事,表舅也有这方面的顾虑。

当然更重要的是现在局里没有什么好的位置,有些闲差拿几块钱的死工资,根本养不活婆娘孩子,远比不上他这个平洞林业站站长那般实惠。

朱森林一直无法没做决断的事情,今天让陈京一锤定音做了决断,朱森林瞬间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陈京的话还没有结束,他话锋一转,继续道:“至于查处的木材问题,就一切当罚没处理吧!这一点毋庸置疑!”

“啊?那个……”朱森林脸色一变,张口说了两个字又觉得不妥,神色却是大变了。

他是听明白了,陈京敢情是要将四百方木材全部充公,直接没收了!

四百立方木材不是小数目,堆在一起那都是一座小山了,按照目前木材市场的行情,四百立方木材那也是好几十万,在现在这个时代,公务员的工资一月还不够一千块,几十万是很多公职人员一辈子都没见过的财富。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朱森林心中清楚这些木材背后的利益链条。

那都是乡里甚至县城各路神仙打了招呼的东西,某某领导一个电话,林业站就开个口子。这口子一开,堆积起来就是几百上千立方,现在被查处的这四百多立方木材还只是其中一部分。

现在如果按照陈京所说,将这些木材全都没收,不知要得罪多少的人。

朱森林连屁大点事儿都干不了,别人肯定会对他暗中有些看法,他想继续待在平洞可能都不成了。

一想到这些,朱森林又是入座针毡,他恨不得把事情挑明了说。

现在他是两头背黑锅,到头来两头不讨好是必然的,他将求救的眼神投向王清闲和邵名,邵名佯装喝茶,王清闲点头表态道:“对局里的处罚结论,我们坚决服从!”

王清闲一锤定音,朱森林立马蔫了。

他忽然察觉到了陈京骨子里面的狡猾,陈京提出罚没四百方木材的事儿,等于是帮王清闲和邵名唱了黑脸。

最近平洞乡屡次召开林业工作会议,逐级传达林业工作和封山育林工作的重要性,乱砍乱伐的情况之所以无法杜绝,很大程度上就是有些地方情面碍不过去。

木材这东西是资源性的东西,就以澧河县论,也不是个个地方都产木材的,所以县里几个木材主产区,盯的人不少。

王清闲和邵名也想把林业工作做到一步到位,省除一些后患。今天陈京唱了这个黑脸,人都让他得罪了,王清闲和邵名两人坐享其成,他们又哪里会反对陈京的意见?

想通这一节,朱森林心中暗暗叫苦,敢情自己为啥要招惹陈京这块茅坑的石头,他要出风头,连带着把自己也带上,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大家吃吃喝喝到大约十一点的样子,陈京抬手看表,站起身来说有要事一定得先走。

事情已经谈完,王清闲也就没有强留,三人把陈京送到菜馆门口,陈京忽然回头对王清闲道:“今年年尾的时候,雪压木的指标可以放松一些。到时候你们往局里打报告,我来审批!”

朱森林一愣,正要张口说话,邵名上前紧握住陈京的手道:“那就太感谢了!有你陈局一句话,我平洞上下都对你感激莫名!”

王清闲城府比较深,但此时他眼神中也多了很多柔和。

所谓雪压木,这是一个专业术语,在封山育林期间,所有的木材禁止砍伐,而雪压木就是每年因为大雪大风而自然损坏的木材。

这些木材本来都没有固定的指标的,但是没有固定的指标,下面就会阳奉阴违,没法管理。

长期的经验归总,发展到今天,雪压木已经成了一个特殊木材指标的代名词了。

每个乡镇,为了这个指标,每年是争破脑壳,陈京主动提出给平洞将雪压木指标放松一些,自然能够让邵名和王清闲对其好感大增。

客人走了,三人重新回到包房,朱森林进门就向王清闲抱怨:“这姓陈的自己要出风头,自己是块臭硬石头,他也强迫让我跟着他走,这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也就他能干出来。

王书记您说,这几百方木材都没收了,你让我怎么跟别人交代?

我朱森林就这么无能,领导交代的屁大点事都办不了,以后我还怎么在澧河立足?”

王清闲端起茶杯,手上点着一支烟,青烟袅袅,他的眼神一直瞅着窗外的青山,深邃悠远,对朱森林的牢骚他恍若未闻。

邵名凑到王清闲的旁边,压低声音道:“书记,您……,我也觉得陈京的做法有些冒失了,您是不是跟林局打电话沟通一下?”

王清闲摆摆手,嘴角出了莫测高深的笑容,道:“以后年节进城的礼品多备一份,陈京的这份不能少!”

邵名一愣,道:“书记,林业局以前只有林局有,赵副局都没有备的。”

王清闲摇摇头,道:“陈京和赵文龙不一样,这个事情你一定要记得,不要忘记了。”他站起身来,眼睛瞅了一眼朱森林:“走吧,吃也吃了,喝了喝了,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他先迈步出门,一双手背在后面,头上的丝丝银发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腰杆挺的笔直。

“了不起啊,年轻人敢于作为就是值得鼓励的!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老家伙个个畏首畏尾,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王清闲喃喃的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和邵名以及朱森林两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