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章 究竟是谁?

第十六章 究竟是谁?

【兄弟们,再砸点票子吧!离新书总榜仅仅一线之差了!可能就差你手上的那几票了!】

陈京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那些嫉恶如仇,打抱不平的侠客,只存在于小说和剧本中。

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更多的习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人自扫门前雪一般都是明智的做法。

但有一件事陈京从内心也不得不承认,那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颇有风韵的少妇哭哭啼啼的跪地相求,那的确是很难拒绝的场面。对徐丽芳的要求,陈京没有拒绝,当然不是因为后面的原因。

细细的数陈京来澧河两年来最值得的事情,想来想去竟然是他结识到了老徐夫妇。

不得不说这个答案有些滑稽,甚至有些荒唐。

一个青春年少,处在事业奋斗最黄金年龄的人,事业上毫无建树,在工作中和生活中几年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事情,却因为一对陌生夫妻的一顿饭而印象深刻。

“你说说那个人的名字吧!我看澧河是哪些人还干这欺男霸女的事儿。”陈京以一种无所谓的口吻道。

女人有些难为情,脸上染起了两朵红霞。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了一个名字:“他叫……郑……郑……爽……”

“郑爽?就是那个在河西开土菜馆的郑爽?”陈京有些惊讶。

女人使劲点点头,脸上露出肯定的神色。

陈京皱皱眉头,用手捶了捶头部,感觉很发懵。

而就在此时,女人怀里的孩子醒了,孩子醒来,一见陈京,张口“哇!”的一声就哭出声来,嘴中大叫:“坏人,坏人!”

女人用力的拍了拍孩子的后背,道:“叔叔不是坏人,叔叔是来帮外公的。”

女人目光流转,看向陈京道:“孩子小,不懂事!”

陈京有些尴尬,上前伸手想摸摸孩子的头,小孩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有些警惕的看着陈京。

“你叫什么名字啊?”陈京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一些。

“徐彬!”男孩看上去胆小,但声音很洪亮,他刚刚睡醒,眼睛还肿肿的,模样很可爱。

陈京没有多说什么,他也没有问这娘俩今晚怎么过夜,明天什么时候的车出门,出去的方向在哪里等等这一切的问题。

女人的世界和他无关,实际上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处理那些事情。他答应女人的请求不是因为女人,而是因为徐叔老两口,他们是陈京在澧河两年来,唯一感到温暖的人。

夜已经深了,女人抱着孩子拎着简单的行囊走了,去的是县长途汽车站的方向,说是要赶最早的一班车去省城。

陈京自然不会送客,但是女人走后,他躺在**辗转反侧却是睡不着。

郑爽!

一想到这个名字,陈京脑子里就会想到那个热情和气的土菜馆老板,处处给人面子,处处让人觉得受到了重视,典型的生意人,有后台而不自骄,这样的人前途无量,最是混得开。

这样的一个人,其背后竟然会有这么不堪、复杂的另一面?

……

蒙虎个子一米八十以上,坐在陈京的对面,宛如一尊小山一般厚重,那是一尊大块头。

蒙虎率领执法队在平洞的行动,算是他向陈京递送的投名状,查了平洞的事儿,从此他就和陈京绑在了一条绳上,再也难以分开了。

而这次事件中,蒙虎也见识到了陈京那文质彬彬面具后的果断与狠辣。

对朱森林和马文华那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前面给了人家承诺,背过身去就往他们致命的地方捅刀子,让两人各自都倒大霉却又有苦难言。

更厉害的是,陈京将平洞查处的四百多立方木材全部没收,将处理木材的款项全部充公做封山育林专项经费。这个举动被外面解读为肥了局里,亏了乡里。林业局这几年到处喊资金,喊钱的事儿,一直都是局主要领导的重要工作。

能喊到钱的领导,这其实是一种极大的能力体现,局里上上下下对这样的领导都会高看一眼。

现在陈京倒好,直接将乡里违规砍伐的木材罚没充公,这一下就是几十万银子。

这些钱可都是很多人积攒了很多年的私房钱,蒙虎对此是非常清楚的,陈京把这些钱充公,不知多少人内心在滴血。

最近几天,外面说林业局和陈京怎么怎么的消息就开始多了起来,这自然是某些人恼羞成怒了,开始想尽办法要整事了!

决策果断,敢得罪人,这两点蒙虎都十分佩服陈京。

陈京反过来用这两点来教训蒙虎,蒙虎现在需要的就是得罪人,执法队长,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儿。

如果林业局的执法队长整天长袖善舞,和和气气,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说林业局没问题,世界上有谁信?

所以对陈京的要求,蒙虎是眼一闭,一跺脚就干了。这事儿干完了,现在回过头来想,心中还真是舒坦。而林业局的口碑也因为平洞的这个案子,一下上扬了很多。

平洞临近的长梯雁、大店河、五方坪、红玉溪等几个乡镇,听闻了平洞的案子后,书记乡长都高度紧张,亲自部署严厉打击私砍乱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平洞的突击行动,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对全县的林业秩序的维护有相当积极的贡献。

作为执法队队长,蒙虎在这次积极贡献中,充当了排头兵的角色,这对目前陷入困境的他来说,这样的贡献作用太大了。

“陈局,平洞的案件我们做得好,做得彻底!说起来这都是你决策有方,我们只是跑腿的,主要的功劳是你的。”蒙虎笑嘻嘻的道。

和陈京接触的次数多了,蒙虎面对他的时候也非常自然了,两人相处得融洽,平常也就不会太严肃。

“蒙队长,你是执法队长,你第一个冲上前线的,说到功劳,你是头功!”陈京道。他话锋一转,“你和朱森林据说关系不错,这件事情会影响到你们的关系?”

蒙虎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多少是有些影响的,森林这个人人不错,办事也让人放心,就是原则性有时候差点。”

“人无完人嘛!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想把老朱调局里来,你们以后的关系要搞好!”陈京道。

“调局里?调哪个部门?局里现在有空闲的位置吗?”蒙虎奇道。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没有现成的就挤一挤嘛!老朱搞经营会计是一把好手,就让他去计财股嘛!”

蒙虎脸色一变,闭口不说话了,计财股现在的股长是关章,朱森林去计财股了,谁来当股里的头儿?说到资历,朱森林可不弱于关章,说到能力,朱森林也只强不弱,背景就更不用说了。

朱森林去了计财股,关章的位置必然尴尬微妙。

蒙虎深深的瞅了陈京一眼,心中肃然。陈京自接手赵文龙的工作以来,先后将严青、自己等人都收编了,唯独关章的态度不是很明朗,陈京终于要对他动手了。

在现阶段的林业局,陈京要做到这一点还真不难,关章管计财这么多年,别的不说,就是下面各站每年给他孝敬的香烟和酒都不是一个小数目。陈京揪住这个说事,局长会上就没人敢保关章。

上头有纪委盯着,局里的主要领导都战战兢兢,谁会为关章惹祸上身?

想到这些,蒙虎的心中是复杂的,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是舵把转得及时,恐怕自己也就是关章的下场吧!

“老蒙,待会儿三点钟,我会去局长办公室汇报工作。到时候我会将近期的工作对他做详细汇报,争取跟你争一个全局通报嘉奖。另外,今年年底的优岗你的希望也很大,你要好好把握机会!”陈京道。

“谢谢陈局,我一定继续努力!”蒙虎道,态度异常的诚恳。

“这就对了,工作有了目标就会有积极性!还有一个消息我跟你说,我正在考虑给你们执法队新增一辆执法车,全新猎豹怎么样?那家伙动力足,四轮驱动,上山下乡最方便!”陈京笑道。

蒙虎猛然站起身来,眉开眼笑的道:“那就太谢谢了!我想台车都想疯了,现在有了车,我们队也就结束刀耕火种的历史了。但是这经费……”

“怎么没有经费,经费不是你捞回来的吗?”陈京瞪眼看着蒙虎。

蒙虎愣了一下,随即恍然,陈京哈哈大笑,却忽然收拢笑容,凑上前压低声音道:“还有一个事情你得去查,要一查到底!”

蒙虎表情变得严肃,认真的道:“什么事情!”

陈京凑过去在蒙虎而边低于数句,然后退开道:“你听明白了吗?”

蒙虎木然的点点头,脸色却已经变得煞白,他怔怔的看着陈京,似乎想说话,却又开不了口。

“怎么?你不敢?”陈京嗓门拉高!

“敢,有什么不敢的!只是……”

“既然有这个胆子就没有只是,放心大胆的去干,出了问题我兜着。此次调查要严密细致,执法动作要迅速突然,要整出影响力来……”陈京神色严肃,语气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