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章 局长谈话

第十七章 局长谈话

春夏之交的阳光已经有很强的力度了。

下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林中则办公室的一半都在阳光的照耀之下。

一般这样的天气,林中则都会将他那绿色的百叶窗帘拉上,那样屋子里面的温度就相当低一些。

但今天,他没有拉窗帘,任由外面的骄阳肆虐的照在地板上,房间里的温度升高,他就只穿衬衫。

林中则办公室右侧的墙壁上,挂着的是澧河县的全景地图,今天他捋起衣袖,夹着一支烟,拿着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盯着地图看,似乎坐在家里他就要看清整个澧河的一草一木。

最近这段时间,林中则深居简出,每天两点一线的上班,不会见客人,也不出去应酬。

而他的上班,基本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坐就是一整天,局里的同事平常都难见他一面,林中则这样的做派,无形中也增加了他的神秘感。

林业局内部就有很多传言,说林局长要调走了,林业局要调新局长前来就任。

而今天,林中则的房间门一直开着,窗帘也没拉上,来来往往的同事,都看见局长在工作,中午林局的午饭在食堂吃的,吃饭的时候林局不断和熟人打招呼,态度热情自然,丝毫不像是闭关很久的模样,秩序似乎在慢慢的回到原来的轨道。

下午两点上班,林中则的办公室迎来了第一位客人,副局长唐连向他汇报工作。

唐连进门的时候,林中则还拿着放大镜仔细的琢磨地图,足足等了半晌,林中则才抬头道:“老唐来了,坐,坐!我让小王给你上茶。”

小王是王杉,王杉是办公室的人,又负责接待,平常林中则来了客人,喜欢找王杉给客人上茶一类的。

只一个电话,王杉就过来了,他给林中则上了一杯祁门红茶,正要问唐连喝什么茶的时候,林中则忽然劈头问唐连:“老唐,如果我们局人事要调整一下,你有什么意见?”

唐连有些措手不及,下意识的想去摸杯子,王杉连忙将擅自做主泡的一杯绿茶送了过去。

唐连接在手中,道:“局里的人事调整不好建议啊,最近局里有些人心不稳,人事调整的时机可能很值得研究。”

“是啊,是要好好研究!县里的意思,我们局可能要增加编制,增加一到两名副局长,增设一些机构。成立全县木材检查总站,成立森林公安局,扩大监察室人员编制。这些我们都是可以给予意见的。”林中则道。

唐连手抖了一下,站起身来,道:“这个消息我可是今天才听闻啊!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呢?”

林中则摆摆手道:“别说你事先不知道,这是县委和县政府的决策,我事先都不知道!马县长今天打电话来了,县里正式确定了要申报澧西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目标。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林业局要加担子,现在这些固有的人马已经不够了,我们还得扯大旗干!”

“那太好了!这个消息振奋人心啊!”唐连激动的道。

林中则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道:“振奋人心的消息多,前几天在平洞查封四百立方木材,拉了整整二十卡车,这件事情也是震动的全县,是不是也算振奋人心?”

唐连摸了摸鼻子,神态有些尴尬,良久他咳嗽了一声,道:“陈副局长年轻有为,做事大刀阔斧,的确是涨了我们局的威风!”

“老唐你谦虚啥?陈京还说是在你的指导下取得的成绩呢,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指导过?”林中则半真半假的道。

唐连脸涨得通红,连连摆手道:“这个陈局,幽默,幽默,呵,幽默啊……”

他笑得甚为尴尬,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他和陈京之间的微妙关系,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陈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搞得唐连被动得一塌糊涂。他精心的算计和设计全被陈京这个不按常规的套路给破坏了。

现在陈京在外面出了风头,平洞的事儿不仅全县皆知,市日报也做了特别的报道,县电视台也跑去凑热闹。

这一闹腾起来,受伤了一批人,连平洞乡党委和政府的一把手都被通报批评了,却成就了陈京的好名声。唐连嘿一笑,道:

“这个事儿陈局处理得好啊,报纸和电视新闻上都报道了,平洞的案子就是在陈副局长的领导下取得的。我看了报道了,报道的水准很高,陈局才子之名不虚啊!”

林中则的神色平淡自然,古井不波,没人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唐连瞅了一眼他,觉得话还没说透,他顿了顿,又道:“林局,我建议以后我们得加强教育。让大家都清楚,咱们局取得的一切成绩,那都是在局党委的领导下取得的,没有局党委的领导和支持,个人哪里会有出成绩的机会?

过分突出的强调个人,这就是不合理嘛!”

林中则摆摆手道:“陈局做的是得罪人的事儿,敢作敢当也没有什么不对的,你不要想太多了!”

唐连嘿一笑,道:“但愿是我想多了,林业局能出能人,是谁都高兴的事儿!就怕……”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刚才说的事你回去仔细想想,回头给我打个建议报告,然后我们党委碰头开个会,理个条陈出来再往上报!”林中则打断了唐连的话道。

唐连碰了一个钉子,肚子里憋一肚子话没办法说,只好无精打采的离开了林中则的办公室。

再一次拿起放大镜,林中则嘴中哼起了小调。

这一眼望过去,地图还是那副地图,但前几天看上去还是死气沉沉,现在看上去却是有山有水,真山真水就在眼前。

说起来,这一切都只因为心态的变化,林业局上空的阴霾盘旋得太久了,而正因为这个时间漫长,阴霾过后的晴朗天空才显得可贵。

就在昨天,县纪委正式对林业局副局长赵文龙的案子做了定性,将这个案子定性成个人违纪行为,和林业局其他人员无关。

县纪委的决定上报县委后,县委立刻召开常委会议,县政府早就提出的增加林业局编制、扩大林业局人员组成的意见终于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了。

不仅驱散了阴霾,还砸过来一张大馅饼,林中则的心情想不高兴都难。

林业局扩编,从现在的40多个人扩编到100多个人,机构由现在的11个增扩到18个,这标志着从此以后,林业局就走向了发展的快车道,县重量级的科局办中,林业局就有了一席之地。

“陈京!”林中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甩了甩瘦瘦的胳膊。

以前林中则还真没发现陈京的本事,没想到这个大城市的文艺青年,真正干起事来还很有一股子狠劲儿。不管是歪打正着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陈京毕竟是给林业局带了荣誉。

这个荣誉太及时了,可以说是雪中送炭,林中则甚至都认为,纪委这么快对赵文龙的案子定性,就是受到了这件事儿影响。

“咚,咚!”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这一次,林中则扔掉了手中的放大镜,门一被推开,他便笑嘻的迎上去,道:“陈京啊,你这个好小子,给我们局是涨大脸了,干得不错,值得祝贺!”

进门的就是陈京,陈京笑得好像有些腼腆,过了半晌才道:

“我这纯属歪打正着,那天唐局拉我出去吃饭。在饭桌上当时马文华就提到了储存木材的事情,说林场砍了一百方木材没来得及运出去,让局里是否能够想想办法。

我当时没想清楚其中的关窍,就满口答应了。可是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就让蒙队长去查,没想到一查就出问题,直接搜出了几百方木材。骑虎难下了,得罪人也得把这批木材扣了不是?”

林中则哈大笑,道:“你说得轻松,又有几个人有你这般有魄力?你真是干得不错,我已经上报县政府,可能考虑给你一个通报嘉奖!”

“我看通报嘉奖还是给蒙队吧,他是真正杀在前线的人!”陈京认真的道。

“他的奖励不会少的,这一点你放心!”林中则干瘦的手,挥得铿锵有力。他话锋一转,道:

“行了,陈京,今儿我们就随便聊聊,工作的事情我都清楚了,刚才严青、关章几个都自己找我聊过了,没什么事儿,一切都正常,这都是你的工作做得好啊!”

“是局长领导有方,我啥都没干!”陈京洒脱的摆手,神色间没有丝毫的异常。

狡兔死,走狗烹,这话传承了千年,林中则轻飘飘的一句话,其内涵极深。严青和关章直接向他汇报工作了,以后陈京分管的工作,他还能做多少主呢?

也许林中则的这个说法只是试探,但是谁知道呢?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谁的心思,陈京自然也洞察不了林中则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