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章 权利心机

第十八章 权利心机 求推荐、收藏

【书评区有很多热心的书友为《官策》出谋划策提建议,南华十分感动!从成绩和数据上看,官策的确还不行。

但大家不要忘记,当年《布衣》开局的惨淡!那时是完全的无人问津啊!但是后来,事实证明,布衣是一本有价值的书。

南华的书,说得狂妄一点,真不是小白书。我努力的想写小白书,那也画虎不成反类犬,这也是转型失败的原因。

我重新回来,实际上是重新定位,我自己明白了自己特点,以后再也不会改变了!写自己风格的东西,交和自己性情相投的书友,本就应该这样……】

林中则个子很瘦,穿着白色的衬衣看上去有些单薄。

他和陈京聊天身体略微的前倾,被烟熏黄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时常敲打着桌面,这个姿势似乎能给人一些压迫感。

“局里的机构要增设,人员要大幅扩张,林业工作已经被县委县政府纳入到了重点关切的工作范畴中,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喜讯!”林中则言辞很兴奋。

陈京点点头,道:“这个消息我也知道了,我们澧河县就是一个山区县城,重视林业是必然的。我们县领导能够注意到这一块,这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鼓励!”

林中则畅快大笑,道:“这是机会啊,尤其对你们年轻人是机会。我们年级大了,这辈子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你陈局不一样,你今天才二十……”

“二十五岁!”陈京道,“机会首先是澧河林业的机会,我个人能否进步,那得看我个人的努力了!”

“说得好,说得好!”林中则今天似乎很高兴,脸上一直笑容满面,“明天下面几个站负责人来局里汇报工作,到时候会议你主持一下。”

陈京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道:“林局,我正要跟你汇报这事。明天上午我可能要请假,说起来有些滑稽,纪委搞了一个廉政宣传片,这个宣传片的讲解稿搞了几次领导都不满意。

我这不是沽名钓誉有点小名气吗?易书记昨天打电话,非得让我去看看这个片子,把讲解稿润色一下。你看这事……”

陈京神色有些无奈,林中则脸色微微起波澜,点头道:“这是好事,好事!我都差点忘记你是咱楚江才子了,什么稿子有你出马,那绝对是没有问题!”

“林局这么有底气,我这信心都足了一些!说句实在话,我压力很大。易书记可不是一般的人,国学造诣很深,我们这些后辈做事情大都浮在上面,谁能担保他就一定满意?”陈京叹了一口气,道。

林中则眼神闪烁,不经意间瞟向陈京,眼神中尽是琢磨的味儿。

陈京去过纪委,这事自然瞒不过他,他隐隐约约还知道陈京和易书记见过面,而且还相谈甚欢。

易书记在县委领导中,属于不容易接近,而且性格古怪的领导。可能是因为他纪委书记的身份,一般的干部都不敢太去琢磨他。

人人都知道易明华书记做事有手段,风格硬朗,敢于办案。实际上了解易明华的人很少。

林中则对易明华是了解的,易明华在做乡党委书记的时候,林中则当时也是乡班子成员。易明华写得一手好文章,精通爱好古文诗词,这一般的人不知道。

陈京耍笔杆子灵活,博了一个楚江才子的名声,不排除他和易书记以文相交,惺惺相惜的可能。

林中则有些狐疑不定,他今天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琢磨不透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了,这前前后后才多久的功夫,陈京怎么就变化这么大呢?

“局里人事的问题,这是我们下一阶段要考虑的问题,县里的意思是我们提建议方案,充分尊重我们的意见。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也比较敏感,开会不容易商讨,我准备单独和几个主要领导谈话,私下先征求你们的意见。

将你们的意见归总后,然后我们再统一开会商讨,你今天就说说你的看法吧!”林中则换了一个话题。

陈京重新端起茶杯,他揭开杯盖,茶杯中已经空了!

“让小王给你上茶!”林中则摆摆手,冲门口喊了一声。王杉含笑过来给陈京添水。

陈京最近见王杉内心就觉得有些不自然,趁这个当口,他沉吟了一下,道:“林局,说句实在话,人事方面我资历浅薄,哪里有什么意见?

只有一点,那就是我希望我们林业局能够多一些新鲜的血液。我倒不是觉得我们林业局现有的人员不行,而是觉得我们局既然要大干,要扩张,那就得更有气魄一些,改变更彻底一些。

我刚才来之前,听外面有人议论,说谁谁要提拔一类的话。

这个议论我们内部说说没什么,如果外传,那后果还说不定有多严重!”

说到这里,陈京瞟了一眼林中则,林中则双眉拧成一团,正在侧耳倾听,陈京咳嗽了一声,声音猛然提高道:

“说得不好听点,我们局有些同志是否有问题,这还是没有影的事儿。纪委对文龙同志的案件定性了,这不能说明我们林业局内部就一片清明了,我认为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那你认为……”林中则凑上前,神色凝重的问道。

陈京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谁知道呢?这对我们甄选和任用干部是一个考验!我们推荐任用的干部,如果被证实是有问题的,领导会怎么看待我们局领导班子?”

林中则脸色一变数变,一双眼睛精芒闪烁,不断的在陈京脸上逡巡。

今天天气晴朗,一扫多日的阴霾,林中则本是心情大好,自觉得驱散乌云见了太阳。

可陈京的这几句话,却如同一通一盆冰凉的冷水,将他从头淋到脚。林中则不是没想到过陈京说的这种可能,但是他认真思忖后,觉得这种做法上面没有必要。

可是现在经陈京这样一说,刚才陈京又扯到了纪委易明华,林中则再想到易明华这个人做事不按常规的风格,他心中一下没有底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林中则又哪里能做到这一点,?他这些年在林业局苦心经营,把林业局经营成了铁桶阵,搞成了他个人的一言堂。

这些种种,怎么可能又没得罪人?有些决策恐怕不止是得罪人的问题,那中间还有很多的猫腻,虽然有些东西是天衣无缝的,但是这个世道,又哪里存在天衣无缝?

林中则沉默,陈京却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品茶。又过了一会儿,陈京道:“局长,还有一事要跟你汇报!”

“关于珍惜动植物资源保护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也不能够停留在表面,最近我在琢磨这件事儿!我让老蒙查了一下我们县城餐馆,我们县城餐馆经营野味多达十多家,这其中就有好几家涉及珍惜动植物。

我让老蒙找几家典型,我们搞个专项行动,这事儿还得您首肯!”

林中则眯眼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这个事儿是个好事。我们马上要成立森林公安局,森林公安局是从源头上做工作,你的这个想法是从渠道着手。从渠道着手,可能会有更大的社会影响,你自己把握着干吧!”

“行!那就这样,局长的时间宝贵,我就不多打扰!”陈京站起身来告辞。

“你这小子!”林中则指了指陈京,他从茶几下面拿出一黑色油纸袋,里面装了两条精品烟,“这家伙你拿去抽,我不抽这烟放我这是浪费!”

林中则拿起手中的白杆毛白沙晃了晃,“我抽这个才能止瘾,再好的烟都比不上这个。”

陈京微微愣了一下,也没客气,从林中则手中将烟接过来,道:“我这不算受贿啊,领导给下属东西那属于吃大户!我这是典型的吃大户!”

陈京说毕,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变得融洽起来了,两人的关系似乎就此拉近了很多,陈京出门,林中则亲自送他到门口。

刚到门口,林中则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对了,你等一下!”

林中则返回自己的办公桌,拿了两沓材料过来塞在陈京的手上,道:“这是关章和严青送过来的书面工作汇报,太忙了,我根本没时间去翻。以后这块工作你要负其责来,这两个家伙都有些滑头,不太好管,有时候要动些脑筋。”

说到这里,他再一次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你是有办法的,这一点我对你有绝对的信心!”

陈京笑嘻嘻的道:“我尽最大的努力!绝不辜负领导对我的期望和信任!”

两人握手道别,陈京夹着两沓材料不紧不慢的离去,林中则目送他远去,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

从新回到办公室,外面的阳光依旧明媚,春光无限好。但是林中则总觉得和刚才不一样了,坐下去后浑身不舒服。

他站起来在房间里面转悠,最后眼睛望向窗户,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射得他睁不开眼。

他“唰!”“唰!”把窗帘拉上,房间里面的灯光立刻暗去,他长吁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宛如被抽了筋的软体动物一般,浑身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