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章 香车?美女

第十九章 香车美女

陈京要去纪委的事儿是真的,纪委搞个廉政宣传片,讲解稿搞了三番五次都满意不了,也不知是谁出主意,硬就是有人想到了陈京。

至于什么易书记给陈京打电话云云,那都是陈京胡说八道。

易明华人家县委常委,管的是一县大事,一个宣传片的定稿他哪里有精力亲自过问?

下面的人想把这个宣传片搞好,让易书记满意倒是真的,下面的人都知道易书记水平高,比较讲究内在的东西,不然纪委的一个宣传片,又怎么会想到请外人来帮忙?

陈京去纪委其实没什么事儿,纪委副书记王庆召开了一个碰头会,会上办公室的几支笔杆子和陈京一交流,陈京给出了自己的意见,稿子很快就定下来了。

有一点值得提一下,陈京对易明华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上次他拿的那本《国学》刊物,上面有很多易明华的读书记录。都是读书人,陈京通过这些只言片语的记录,大致也能了解易明华的知识结构。

在碰头会上,陈京就比照自己对易明华的理解发言,果然他一语惊四座,大家争议比较大的几个地方,很快就有了统一的意见。

问题解决了,王庆还亲自将陈京送到门口,他个子不高,其貌不扬,但是一双手很厚实有力。

他握着陈京的手,饶有兴致的道:“凭你的这笔杆子水平,待在林业局的确是屈才了,如不怕林中则说我挖他墙角,我都想让你来纪委了!”

“别别,王书记。纪委目标太大,我不敢来,再说我林业系统也处在整肃的阶段,这个时候离开是不恰当的。”陈京玩笑道。

王庆摇了摇手,道:“林业局有问题,不代表你有问题,实际上你是没问题的,这一点大家都清楚!”

陈京愣了一下,连忙笑着道:“那就好,那就好,得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王庆的话透露了一个信息,林业局的事情果然还没有结束,赵文龙的问题定性,不意味着林业局的问题到此为止!

陈京今天和林中则所说的话不过是信口而言,没想到事情还真跟他想的那样,这其中还有文章。

陈京迅速做出判断,纪委现在手上肯定是有了一部分材料了,之所以没有动作,有可能是材料还不够充分,或者是准备再观察,要放长线钓大鱼。

想到这一点,陈京又想到了林业局增加配置的事,增加几个副局长,这里面是不是简单的为了增加配置?这个问题恐怕不一定,很有可能是林业局要动大手术的预备动作。

作为一个城市的文艺青年,陈京有些独特的嗜好,比如说他常常喜欢拿本书,选择一家安静的咖啡厅一个人坐坐。

在澧河这样的偏远县城哪里有咖啡厅这种玩意儿?所以,陈京的这个嗜好,这几年都没法享受到。

唯有在澧河东城,靠近澧河边上有一家茶楼,这个地方的环境优美,平常生意不瘟不火,却恰恰可以给人一个安静的看书环境,陈京有空的时候会来这里坐坐,也算聊胜于无。

喝茶是陈京来澧河以后才学会的,第一次喝茶的时候,茶味苦得让他差点吐掉。

好在茶的特点是苦尽甘来,苦中有甘,甘中藏香,久而久之,陈京也学会了一点品茶,倒也能够品出一些滋味了。

读书方面,陈京最近读完了《滴天髓阐微》,现在又读《穷通宝鉴评注》,这两本书都是关于命理的玄学著作,其根据都是古代朴素的阴阳五行学说,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纯属瞎扯,跟科学沾不上边。

但陈京读书视角不同,读玄学书,他一般都用哲学的方法来读。命理学实际上就是讲宿命,宿命本身就是种哲学,讲哲学就有它独有的看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和方法。

不得不说,中国古人的思考问题的方法是值得今人借鉴的,再说,世间的是非非,本来就说不清道不明,命理学玄之又玄,却偏偏有他可取的地方,这也是陈京不排斥这类著作的根本原因。

上好的雨前毛尖,外面下着蒙蒙雨,房间的温度不冷不热,拿着一本很有嚼头的书仔细看,这是陈京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之一。而今天他在小茶馆呆得异常的怯意和舒适。

《穷通宝鉴评注》包含的内容颇多,从简单的五行术数,到十二地支五行遁藏、天干活化、干气数定诀等等,有些东西不是简单的理解,而是需要记忆的。陈京读一会儿,会将书合拢看向窗外又想一会儿。

窗外的细雨如丝,屋檐上的雨一滴的滴在地上,在地上捡起小的水花,发出滴答的响声,那种感觉太美了!

一辆雪白的蓝鸟车从细雨中缓缓进入陈京的视野,陈京的的目光立刻被它所吸引。

蓝鸟是好车,尤其是澧河这样的地方,一般机关就是桑塔纳,私家车鲜少有人拥有,即使有,可能就是吉普、皮卡一类的车,在这座县城能够开上进口车的人屈指可数。

陈京比较喜欢车,单纯的喜欢,没有占有欲望。就如同某些人喜欢马一样,也就是欣赏其风姿。

就像这款车,陈京站在这个角度看,配合这样的天气,如果驾车的是个女人,而且是穿长风衣的女人,这幅景致可能就趋近于完美了!

车越来越近,近到终于可以看见驾车人的模样了。

陈京微微的眯上了眼睛,车主是个女人,很美的女人,长发披肩,皮肤白皙,远远看上去就可以看到其高高的鼻梁和那双灵动的双眼,是个美女无疑。

女人的衣服米色,看不清具体的款式,看是从衣领的配饰看,应该就是风衣。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将手上的书放在了桌面上,捧起茶杯饶有兴致的观赏着外面的雨中的香车美女。

车速由快而慢,到小茶馆门口的时候,小车恰好停下来。

女人拉开车门下车,这一下陈京终于看清了女人的身材和准确相貌。

她身材高挑,年龄看不清楚,从气质上看应该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从她下车关门的动作看,给人一种很干练的感觉,标准的都市职业女性的范儿,这样的女人在澧河陈京今天是第一次见。

女人目光流转,停好车,她将眼神投向茶楼,然后漫步往这边走来。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最美的景致过了,一切都恢复了原样。窗外除了多了一辆洁白的车以外,没有任何的变化。

从宿命的角度来看,陈京如果现在才出现在窗口,这个世界可能就不会有人知道刚才有那样一副看上去很美的景致,没有人知道的这幅景致,究竟它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上?

想到这个问题,陈京又忍不住笑了,哲学类的书看多了,脑子里常常有些绕。

但是陈京又感谢这些书,不然这几年在澧河早就憋疯了,冷落和寂寞的时候看看书,心情郁闷的时候看看书,郁郁不得志的时候看看书,这成了陈京唯一的爱好了。

现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忙碌,陈京再看看书,感觉浑身舒坦,美到了极点!

茶楼是卡座的形式,一大间房子被隔开,分成一个一个的小单元。

陈京坐的小单元靠窗,有朋友的时候,对面还可以坐一个人。

“你好!”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陈京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属于女人的香味。

他猛然抬头,心里吃了一惊,面前是个女人,竟然就是刚才驾车而来的风衣女子。

“你好!”陈京点点头,“你是……”

女人露齿一笑,她整个人如同一朵盛开的荷花一般,让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受到了感染。她的牙齿洁白整齐,闪闪发光,给人一种干净的美感。

“陈局长,您真是贵人啊!总想找你,可惜没有门路,今天通过朋友得知你在这里喝茶,我这就冒昧前来了,还望你海涵!”女人轻声笑道,她并没有介绍自己。

陈京有些发懵,他搜寻自己的记忆,他的确想不起来自己哪里见过这个女人。

女人很随便的坐在了陈京的对面,陈京心念转动,他忽然想到在澧河县能够开蓝鸟私家车的人屈指可数,对方可能以为自己认识她,可是……

女人有些自来熟,她坐下后很快招呼服务员给她上茶,然后又自作主张的点了一些小吃。

“怎么,陈局!您还没想起我是谁?”女人道,脸上盈盈的笑意不变。

陈京摇摇头,道:“不瞒你说,我来澧河虽然有几年了,但是一直都是靠边站,没机会结识澧河的社会各界。平常上班就是两点一线,加上本身思想上有些包袱,所以以前鲜少去关注澧河的人和事。

我还真的不认识你!虽然我知道在澧河县你肯定是有身份的人。

我也不相信你认识我,你现在是认识我,那一定是有人指点了你,一个星期前你认识我吗?不认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