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章 倒霉朱森林

第二十二章 倒霉朱森林 求推荐、收藏

朱森林的心境很复杂。

陈京是他一直都不怎么看得上的人,可是就是这个陈京,让他吃足了苦头。

想起那天晚上五杯白酒下肚,肚子里像火一样的烧,整个人痛苦之极的情形,朱森林至今还心有余悸。

他是拼了命的在喝酒,因为啥?还不是陈京出幺蛾子,把局面引到了他不得不玩命的境地?

五杯白酒换平洞林场木材运输畅通,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马文华会算这个帐,所以他喝酒一点不含糊。朱森林当时也是这样想,所以他也是豁出去了。

可是陈京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刚刚签字解除禁令,反手就让执法队进入平洞,查了平洞的私砍木材,干脆还把平洞林场给封了。

朱森林长这么大就没被人这样玩过,所以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但是今天,当他看到报纸,得知陈京让执法队将河西土菜馆给查封的消息后。他的心情却又暗自有些爽!

河西土菜馆是郑爽的产业,郑爽这小子,仗着有几个小钱,平常根本不把人看在眼里。郑爽馆子里的那些所谓的土特产,走平洞来的多,可是从来就没见过这小子上门说句话。

有一次平洞站查了一批蛇,郑爽这小子直接和赵文龙搭上了线,赵文龙打电话给朱森林,让他将那批货放了。

当时依着朱森林的脾气,这事就得给郑爽那小子一点颜色瞧瞧,给他弄到底,可是后来想想郑爽在澧河的势力,以及郑爽这人睚眦必报的个性,朱森林还是咽了这口气。

但是自此以后,朱森林见到郑爽虽然面子上和气,内心却是对他嫉恨上了,只是人家郑爽长袖善舞,在澧河越混越出名堂了,朱森林这样的政府小职员根本没法拿人家奈何。

但是今天,陈京却硬是揭了郑爽这块盖子,直接就将他的土菜馆给封了。

朱森林清楚,陈京的这个动作,很快全县就都会知道。舅舅是何许人?堂堂的县长,一天日理万机,全县的大事都忙不过来,哪里有空关心这些小事?

可连他都这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可以想想这件事的影响力有多大。

一想到这里,朱森林又感叹长期呆在山里的确是信息闭塞,县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根本不知道,从这个方向看,调进城是大方向。

从马步平家出来,朱森林直接返回了自己在县城的家。

所谓家,也是老婆刚刚张罗好的,是局里的家属楼,房子环境一般,条件尚可,孩子上初中了,再苦不能苦孩子,朱森林一咬牙,决定让孩子进城上学。

读书多的人了不起啊,朱森林内心深处还是承认这一点的。

就像陈京这个小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干事儿的确是漂亮,查一家餐馆,又是上报,又是上宣传的,呼呼啦啦就出了大动静。

如不这样,郑爽是澧河的地头蛇,陈京单枪匹马怎么和他斗?现在把事一下捅大了,郑爽一下落入了众目睽睽之中,他想要做什么动作就不得不深思熟虑了。

林业局家属楼,朱森林尽是熟人,他这一进门,听到到处都在议论陈京封郑爽餐馆的事儿。

在一些大姑大姨口中,陈京那是威风凛凛,正气凛然,他敢于得罪权贵,硬是以雷霆手段拿下了河西餐馆,让人拍手称快!这是为林业系统争光,是林业局要露脸的大事。

听着这些个人主观倾向和个人臆想极强的议论,朱森林不住的摇头,以前朱森林也听过一些关于陈京的议论,只是那些议论大都说他小年轻,骄傲轻狂,书呆子,在澧河迟早要混不下去云云。

这两种议论前后差距如此大,这只能说明陈京最近的确气运很旺,正在走上坡路。

在家属院晃悠,朱森林甚至能感到有人对他指指点点,想来他和陈京的事儿也正在被人津津乐道,他一想到那一摊子事,心情就舒服不起来,恨不得用一块布将脑袋盖住,避免让人家看见。

家里,婆娘正在看电视,新买的彩电两千多块,看上去像看真人一样清晰。

朱森林的老婆和他同姓,也姓朱,叫朱桂花。年龄比他小不少,虽然是山里出来的人,但是好打扮,很有城里人的范儿。

朱桂花一见朱森林回来,她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朝朱森林招招手,道:“老朱,过来坐,过来坐!你刚才去表舅家了吧?表舅跟你说了什么吗?”

朱森林摆摆手,道:“能说什么?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朱桂花笑嘻嘻的凑过来:“咋不高兴了?你的事儿我知道了,你还瞒我?今天和我林局老婆打麻将,林局老婆都告诉我了。”

“什么事儿告诉你了?”朱森林皱眉道。

朱桂花眉头上扬,一下就来了兴致:“就你的事儿呗,你调局里了!局里这次要增加编制,听说除赵局的位置要人顶以外,还要增加两名副局。林局和表舅的意思都想让你更进一步,这可是个大喜事啊!”

朱森林一愣,道:“你都听谁说的?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呢?”

朱桂花疑惑的看了老公一眼,道:“你不知道?人事保密你可能还真不知道!但是你想啊,你这次立了功,平洞的事儿全县叫好啊。再说在局里你资历也够,凭你的资历……”

“立功,立功,立个屁功!妇道人家懂个屁!”朱森林嗡声道,他一听“立功”两字心里就蔘得慌,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陈京。

“你这是咋了?吃枪药了?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朱桂花火气也不小,从沙发上站起来劈头就和朱森林对干。

朱森林常常的嘘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道:“你呀,就不要一天管那些八卦的事儿了。现在局里多事之秋,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是说你们陈局长干的那事儿吧!”朱桂花接过话头,“大家都说陈局长有正气,事干得好!郑爽那人就是太张扬了,这些年在澧河搞得很多人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陈局长这次出头,很多人都拍手称快呢!”

朱森林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对这一点他还是有共鸣的,至少陈京封河西土菜馆的那事,他朱森林都觉得心里舒坦。

朱桂花话匣子打开,立刻就变得有些滔滔不绝了,她不住的将她这几天在县里道听途说的那些消息竹筒倒豆子一般和盘托出,越说越起劲。

最后她道:“老朱,我还听说你们陈局长和郑爽是有私仇的,陈局长早就对郑爽不满意了,这次就是借这个机会给他点颜色看看!”

朱森林不胜其烦,哼了一声道:“胡说八道,陈京和郑爽以前认都不认识,哪里来的私仇?”

“这我可不骗你,我听执法队王军的老婆说的,她说郑爽四处弄女人,好像惹到陈局的相好了。郑爽是啥人啊,黑的白的,软的硬的,一点都不讲究,好像还打了人,陈局年轻气盛,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哟!”朱桂花表情分外的肯定,又透露出几分神秘。

说完,她似乎又觉得不带劲,双目瞪向朱森林:“老朱,我可跟你讲,进了城,如果你也像别的男人一样乱搞女人,老娘我骟了你!”

朱森林打断她的话道:“好了,好了!越说越不靠谱,典型的道听途说,扯到十万八千里了。”

“什么道听途说,现在林业局谁不知道执法队蒙虎就是陈局的一跟屁虫,从执法队出来的消息,八成错不了!”朱桂花嘴上不服输。

朱森林争不过婆娘,干脆懒得动嘴,掏出一支烟点上,一个人闷头抽起来。

他现在一安静,脑子里就是陈京。

尤其他想到自己以后要和陈京在一个局里共事,他心中就堵得慌……

“叮,叮……”电话铃声倏然响起。

朱森林正要站身去接电话,朱桂花一手拦住他:“我去接,我就喜欢接电话!”

她眼明手快,三步两步走到电话旁抓起电话道:“你好,我是朱站长的老婆,你找朱站……”

“哎哟,林局长啊!你好,你好……对,在,在……”朱桂花的调门变得出奇的快,她迅速扭头看向朱森林:“老朱,林局长找你,你快啊……”

朱森林一听是林局的电话,他也不敢怠慢,快步走过去抓起电话,电话里传来林中则温和的声音:

“森林啊,听说你住进院子了?对条件还满意吧?”

“满意!局长,我还没谢谢您呢!我这工作还没调动,你就给我安排了宿舍,让我没了后顾之忧”朱森林客气的道。

“你说之间还说这话?”林中则佯怒道,“这样,今天你嫂子整了一桌好菜,你和桂花弟媳一块过我这儿,我们两家一起吃个饭,算是为你们进城安家接风洗尘了,怎么样?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怎么不方便?”朱森林还没说话,一直在旁边偷听的朱桂花早就咧开了嘴,脸上笑得像朵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