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章 澧河郑爽!

第二十三章 澧河郑爽!

【开书以来,很多书友鼎力支持,让官策慢慢的成长。目前,粉丝榜,台湾书友阿歷居首,紧随其后还有三名舵主,分别是宇文、老王和毒药。粉丝榜总人数六十多人,虽然这个数据并不值得骄傲,南华依然感激。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布衣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岁月让人怀念,目前《官策》还很弱小,需要大家的呵护,南华从内心希望,官策能够在大家的支持下成长起来,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我们一起努力冲!有票的砸票,今天达到3700票,南华表示压力山大,爆菊的痛苦很难受……】

郑爽是地痞出身,澧河的说法,潘明镜和郑爽两舅甥是标准的官匪一家。

当年郑爽混社会的时候,潘明镜在公安局,有个公安局当领导的舅舅罩着,郑爽在澧河是肆无忌惮,道上郑哥也是赫赫威名,是名副其实的澧河一霸。

后来潘明镜没在公安局了,郑爽也摇身一变搞起了企业,先是当包工头包工程,有了钱就搞了一家建筑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郑总之名又开始在澧河家喻户晓。

说起来土菜馆只是郑爽的一个很小的附属产业,但是这个附属产业就好比是郑爽的脸面,平常他就是依靠这个产业来游走四方、搞关系、拓人脉的,现在陈京让人给他封了,这无疑就是扯下了郑爽的面皮,让他的脸没地方搁。

陈京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名扬整个澧河县,他在澧河工作了两年,澧河父老乡亲对他是一无所知,而现在他只做一件事,他就一下成了澧河的名人。

澧河社会各界都知道了林业局出了一个陈副局长,不是本地人,这家伙是个硬茬子,初掌大权,立威竟然立到了郑爽的头上,大家对这一事件都表示高度关注,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件事将会怎么收场。

巴掌大个小县城消息传播速度本来就快,而人们天生八卦的本事又在其中发酵,很快人们对事件的关注就不仅限一个角度了。

陈京的身份细节竟然奇迹般的开始在澧河小县城中开始被人津津乐道,二十五岁的副局长,省城下放的干部。有很多人都开始揣测陈京的背景,对于这个问题在澧河甚至还出现了好多版本。

这些版本大都大同小异,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断定陈京来历非凡,上面让陈京下来摆明是熬资历、摔打来的,回去以后准要提拔,将来肯定是大官。

有些人还讲,现在澧河乱局还只有陈京这种后台硬的人敢管,只是陈京这一管却让县里的这些头头脑脑们为难了……

……

烟是极品的芙蓉王,一双修长的瘦手两根手指夹着烟嘴位置,烟雾袅袅。

另一只手,食指上一枚熠熠生辉的钻戒很惹人眼。

这双手的主人一身睡袍,豪华的真皮沙发上他端坐其中,在沙发的扶手上,一妖娆女子紧贴着他而坐,女人的身体柔若无骨一般,处处透露出一股**的媚劲儿。

“郑哥,你越来越厉害了,刚才人家都受不了了!”女人嗲声道。

男人细眯着双眼,仔细的盯着女人的面庞,嘿嘿一笑道:“喂不饱的骚狐狸,你还有受不了的时候?”

“郑哥,你……”女人嗔怒的瞅了男人一眼,男人哈哈一笑,用手摸了一把对方的胸脯,道:“以后不要叫郑哥,要叫爽哥!知道吗?”

女人格格一笑,道:“爽哥,爽哥!郑哥你真会开玩笑!”

男人嘴角**了一下,声音忽然转冷:“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

女人一愣,脸上的惊慌之色一划而过,旋即她又恢复了刚才的妩媚,道:“郑哥,你真是坏死了,人家……”

“啪!”男人倏然起身猛然一巴掌甩在女人脸上,女人凄厉的尖叫一声,被一巴掌扇得老远,跄踉几步扑到在地上。

“X你妈!老子的话你听不懂吗?叫爽哥!”男人猛然站身吼道,“爽哥,爽哥,你她妈叫啊!”

女人嘴角沁出了殷红的鲜血,脸上五根手指印异常清晰,此时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风情,疼得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

“爽哥!”女人咬牙叫了一声。

男人愣了一下,抬头哈哈大笑起来。他的前方茶几上冲的两杯热气腾腾的新茶,被他一脚连茶几踢翻,茶水洒一满地,杯子在地毯上被摔成几瓣,本来整洁的房间变得狼藉不堪。

“咚,咚!”

“进来!”男人眉头一挑,朗声道。

“郑哥,雷哥来了!”门口一二十多岁的小个子青年轻声道。

“来了就进来啊,还到老子这里做客啊?”郑爽没好气的道。

“哈哈!”两声轻笑,门口出现一鸡冠头的30多岁的男人,男人一件黑马甲,下身罩一条牛仔裤,肩头的龙凤刺青似乎是在往自己身上打二流子标签一般,很引人注目。

“老郑,你这一生气冲个娘们发什么火啊?那事我听说了,不就是一小破副局长吗?他算个逑啊,要不老子叫手下兄弟出手给他废了,我看他娘的还识不识好歹!”刺青男人大大咧咧的道。

“雷鸣,你少他娘的说风凉话,老子让你办的事儿你办了没?”郑爽冲刺青男咧嘴道。

雷鸣似乎不太怕郑爽,他自顾从郑爽坐的沙发扶手上拿了一支烟点上,很惬意的吸了一口,这才扭头看向郑爽道:“老郑,这事做不了!那女的已经跑了,就剩那俩卖烧烤的老家伙了。

蒙虎你认识吧?这俩老家伙他保下了……”

“屁大点事做不了,你还有脸来我这儿?”郑爽瞪了一眼雷鸣道。

他沉吟了一下,忽然一愣,道:“你说啥?刚才!”

“我说那女的已经跑了!”

“不是,你说谁保了那俩老东西?”

刺青男愣愣的看着郑爽,道:“蒙虎啊,有什么不对吗?老郑你可不要怪我没警告你,这小子可不要轻易招惹,他可是个真敢玩命的主儿!”

郑爽眉头拧成一团,脸色异常的阴沉。

蒙虎就是陈京的狗腿子,蒙虎没事保个烧烤摊干什么?郑爽早就听到了一些外面的传闻了,传闻说什么他惹到了陈京的女人。

这个荒诞不羁的话,他还真听到心里去了。

他就两个爱好,一个就是贪财,另一个就是好色,钱就是祖宗,色就是老祖宗,他以前和陈京素不相识,如果真是结怨了,因为女人的可能性最大。

郑爽心念电转,想到了家里那个一挤就能出水的保姆,又想到了那个他仅仅见过一面,甚至还不记得面容的陈京。

他实在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但是郑爽敏锐的感觉到,这中间是绝对有联系的。因为那姓陈的小子来澧河两年屁事都没干,偏偏就这个时候飚疯劲儿?如果不是有原因,他是哪根筋出了问题?

不得不说,现在郑爽很被动。他和陈京不同,陈京整个就是一个光脚丫子,外地人,在澧河一直都默默无闻,谁也不知道这号人物。

但是郑爽现在是整个澧河的鼎鼎有名的郑总,现在他旗下的河西土菜馆就这样被那姓陈的封了,如果他郑爽就这样认栽了,找不回场子,以后他在澧河必定威风尽失。

而要找回场子,又不能走直接的那一套,真要在这个时候,陈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郑爽跳黄河都洗不清了,那样才是真正的被动了……

从内心深处,郑爽是不愿意和陈京较真的,和陈京较真无论胜负,他都占不到便宜。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他又不得不发!

“老郑,你这大老远专程把我叫过来不可能就那点屁事吧?还有什么事?说吧!”刺青男雷鸣嗡声道。

郑爽皱皱眉头,眼神中精芒闪烁,他道:“我叫你来就是告诉你,这段时间你要管好你的人,不要给我惹麻烦!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这一波得趟过去才行。”

雷鸣嘿嘿一笑,道:“老郑,你有些神经过敏了吧!不就封了一家小餐馆吗?那就是芝麻绿豆的事儿,你有必要搞得这么较真吗?”

郑爽叹了一口气,暗暗的摇头。

他虽然是**出身,但却越来越不愿和**谈话了,这帮家伙终究是头脑太简单,和他们论心机,端真就是对牛弹琴,太乏味了……

他起身慢慢踱步到房间的电话机旁,沉吟良久,他拿起电话筒,拨通了一个号码。

“我是郑爽,你做一件事吧!把这些年来我河西土菜馆给各机关、各单位以及私人的所有孝敬名单给散出去,不要搞得太精确,模模糊糊最好!更不要留下案底,要神不知鬼不觉,你听明白了吗?”郑爽淡淡的道。

他没有等电话那头的回答,他便将电话挂断了!

他嘴角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他郑爽的河西土菜馆是那么好动的?

一个小小的土菜馆,牵涉到多少利益链条?这些所有的利益链条串起来就是一座山,一座山的力量,个人又怎么能够抗衡得了?

难怪那个姓陈的小子以前在林业局混了几年都出不到头,那样的心智,怎么能够登得了大雅之堂?现在一朝得志,语无伦次,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还真当澧河就是他说了算了?

想到这些,郑爽又不禁有些得意,他的出身虽然不好,年轻的时候打打杀杀,没过什么安分日子。

但他很庆幸,他有一颗聪慧的脑袋,这个世界上有一颗聪明脑袋,才是最宝贵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