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章 吓破了胆?

第二十四章 吓破了胆?

【推荐票的要,今天3700票的任务看来悬了,有票的兄弟,砸点票子啊,南华菊花受不了啊!】

执法队队长蒙虎五大三粗的个子,脸上菱角分明,而办公室主任严青则个子不高,但肥肥胖胖,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给人的感觉有些滑稽。

他们的对面,陈京端着一杯茶细细品着,眼睛却看向了窗外。

这里正是陈京经常光顾的东城茶楼,陈京今天请客,请两人喝茶。

蒙虎到底是当兵出身,到哪里都是腰杆笔挺,一动不动。严青则不行了,他肥胖的个子窝在沙发里,这天儿又热,他浑身只痒痒,脸上的汗珠涔涔而下。

陈局长请两人喝茶,就好像真只是喝茶一般,他自顾端杯茶饶有兴致的欣赏窗外的风景,将两人丢在一边干坐,一句话也不和两人说。

相比蒙虎,严青心理活动似乎更多一些。

上月工作汇报,他起心是将书面汇报材料递交给陈京的,但是他终究没敢得罪林中则,直接向林中则做了汇报。

可是林中则又将那些材料给了陈京,陈京再拿那些材料找他。

这样转了一个大弯,转得严青别扭得不行,最近一段时间他都不太敢和陈京碰面,夹在局长和副局长中间做人,太难了,严青最近特别的有精神负担。

但是今天,严青的思想包袱不在这些方面,今天他坐在陈京对面,就浑身不舒坦,好像有跳蚤在身上爬一般,身上痒得不行,坐不住……

陈京封河西土菜馆的事闹得太大了,这么大的事儿闹出来了,他不想着去妥善处理、善后,竟然有闲心喝茶,严青在佩服的同时,心中也是慌得不行。

一直都以为陈京是个文艺青年,可是他最近干的这几件事,哪一件事是文艺青年能干出来的事儿?

第一件事查平洞,搞了整个澧河西北乡镇都是鸡飞狗跳。

平洞的事儿还未了,现在他又将郑爽的餐馆给封了,惹上了郑爽这么一个有钱有势的**,他这是图的啥?

从内心深处,严青是希望暂时能和陈京保持距离的,这个陈局长太危险了,胆子越来越大,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郑爽是那么好惹的?真以为平洞那一次歪打正着出了一点成绩,他就可以得寸进尺?

严青从内心就觉得陈京还是太年轻了,急功近利又缺乏政治经验,这样下去,三个月内,他必然会自己把自己玩完。和这样的人走得太近,无啻于靠近一个炸药桶,随时都会受到牵连,将自己的政治前途全部葬送掉……

“严主任本来要赶着写工作报告,竟然能够来赏脸喝杯茶,真是太难得了!”陈京冷不丁的道。

严青一愣,忙道:“陈局说笑了,再忙陈局请客我也不能不赏光啊!”

陈京轻笑一声,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道:“真是如此,我就太高兴了!严主任,你今天心神有些不宁,有什么事儿在心中吗?说一下!”

“没……没……没有,真没有!”严青有些结巴,不知为什么,他现在越来越怕陈京,他现在面对陈京,竟然比面对林中则还紧张。

陈京细眯着眼从他脸上扫过,眼神停在了蒙虎脸上,道:“他没有,蒙队长就一定有,说吧!畅所欲言,把你心中的想法都说出来……”

蒙虎脸色变了变,终于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他沉吟片刻,道:“陈局,我觉得我们这次可能莽撞了!现在外面的局面越来越失控了,环保局、工商局甚至公安局、检察院都有人对我们得行为的出了质疑,都认为我们的做法太不妥当。

这样下去,我担心局里承受不住压力,到时候我们完全被动了。”

“你有些后悔执行了我的命令?”陈京扬眉道。

“这……”蒙虎脸色变得很尴尬,他为人不擅掩饰,表情都写在了脸上。

“郑爽是不是个坏家伙?河西土菜馆这些年经营了多少国家明令禁止上餐桌的珍惜动物?凭这一些,河西土菜馆我们该不该封?”陈京一连提了几个反问句,他眼神瞪着严青,严青目光拼命的躲闪,不敢和他对视。

陈京的这三个反问,让房间的气氛陷入了冷场。

蒙虎和严青两人对望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奈!

政治的博弈不是该与不该,更不是替天行道,郑爽坏,河西土菜馆该封,这都是废话。

郑爽这么多年在澧河耀武扬威,河西土菜馆云集了澧河社会各界名流,这是硬道理,这内面的东西能够用简单的好和坏来界定吗?

“陈局,河西土菜馆牵扯出的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这个利益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是保护伞!我们林业局的根子太浅了,而且我们的做法也的确有很多漏洞,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有些莽撞了!”严青道,说这话他是鼓起勇气的。

陈京眯眼看着两人,脸上似笑非笑。

蒙虎和严青两人均感到尴尬,终于,过了良久,陈京淡淡的笑笑,道:“你们真当我陈京就是个愣头青?做事情只知道莽撞,不知道深思熟虑?”

蒙虎和严青两人默然无语。

陈京哈哈一笑,摆摆手,道:

“你们啊,说起来还是一肚子的疑惑,尤其是蒙队长,现在估计肠子都悔青了!被我陈京拉了下水,这一下把你坑惨了,是不是?”

蒙虎尴尬的咳了咳,脸涨得通红。

陈京轻轻敲着沙发的护手,语气忽然变得认真,他看着两人道:“你们的疑虑我一一给你们解答。首先,我们查封河西土菜馆的动作,是目前林业局所需要的,林局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和你们想的会绝对不一样!”

蒙虎和严青两人一愣,彼此对望,一脸的迷茫,他们有些不明白陈京的意思。

而就在这时,陈京又道:“捅破了天,也比纪委查出问题要好,所谓好死不如赖活,就是这个道理!”

陈京这话一出口,蒙虎和严青彻底石化,足足等了一分多钟,两人彼此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震惊。陈京的意思很明白了,现在林业局一直被纪委盯着,全局上下人心惶惶,而林中则这个局长更是深居简出,低调谨慎到了极点。

在这个时候,有个转移注意力的大事发生,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机会更容易将水搅浑然后蒙混过关?

这事说起来是陈京挑起的,他林中则一点责任不需要担,即使有责任,那也是一点领导责任,恶人都让陈京做了,林中则坐享其成,他会从背后捅陈京的刀子?除非他脑子出了毛病!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蒙虎和严青也不是傻子,他们甚至还进一步想到。

如果这次陈京失败了,陈京固然受到了处分甚至被清除出林业局,但在老百姓的心中,林业局终究是敢于执法,可圈可点的。那个时候林业局完全是一个悲情的角色,在那个时候县委县政府不会不考虑这种情况的。

陈京一个人的牺牲,换来林业局全局的好口碑,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在这个时候,投点小小的资,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林中则多精明的人,他看不到这一点?

几乎就在一瞬间,蒙虎和严青两人瞅向陈京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蒙虎,陈京揣摩他的心思很彻底,他这几天没一天睡好觉,天天都在后悔自己做事欠考虑,上了陈京的这条贼船。

而最近几天朋友给他的电话也比较多,基本都是负面的东西,不夸张的说,蒙虎内心完全是悲观的,他的内心远没有他外表表现得那么处之泰然。

但是现在,陈京略微的点了一下事情的关窍,一件本来他认定莽撞的事情,内面竟然还包含了另外的一块天地……

这对人的信心是个极大的鼓舞,蒙虎的精神面貌一下高涨起来。

“蒙队长,现在外面对我们不利的传言很多吗?”陈京淡淡的道。

“很多!环保局张局长说我们狗拿耗子,自然保护区是他们该管的事儿。检察院和工商局内面好像有领导说我们的执法不符合相关规定程序,属于非法执法!

公安局谭局长说我们是乱弹琴,做这么大的动作不告知他们,对他们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干扰……

这些压力必然已经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领导那里去了,我听说这些汇总的信息,是一面倒的对我们不利……”蒙虎侃侃而谈,一谈到这些东西,他的心情似乎又变得很沉重了。

陈京脸上露出冷冽的笑容,道:“你们就因为这些吓破了胆?”他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水溅出,整个楼面都一震:

“你们才是真的可笑!那些狗屁信息我先不说,我只说一件事!我现在就去写一篇认错检查,然后让相关部门将我严肃处理,你觉得会是怎样的结果?”陈京脖子上青筋毕露,神态非常激动,“那样的结果是,全县的老百姓会对我们的政府彻底失望!县里的领导都吃干饭的?他们看不到这一点吗?他们敢让我写这个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