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章 赶尽杀绝!

第二十五章 赶尽杀绝!

【官策第一个堂主华丽诞生,感谢阿历另昨天打赏的兄弟宇文成烨、冰梦友缘、飞啊啊、三山四海、莫问莫愁、对节白蜡等一并感谢,谢谢支持】

蒙虎和严青两个偌大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而他们的对面,一个才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却依然坐着!

蒙虎和严青两人被陈京的话彻底镇住了,陈京的话简单直接,直接说了最坏的情况,这让他们蓦然发现,即使最坏的情况,结果竟然也不会太糟糕。

陈京封河西土菜馆的事儿,老百姓的看法是一个极大的筹码,县领导不可能不考虑这个问题。而对陈京来说,这是他的一张非常有利的牌!蒙虎和严青竟然都忽略了这一点。

“正气!正气!”陈京余怒未歇,冲着蒙虎和严青大声说话,“我们做事做人要有一股子正气,我封河西土菜馆堂堂正正,证据确凿,他郑爽就算是天王老子,又能把我怎么样?

你看看你们两个刚才的那副德行,战战兢兢,畏畏缩缩,哪里还像一个敢于负责任的官员?”

陈京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你们脑子想的什么?满脑子都是小家子气的勾心斗角,我说郑爽该查,河西土菜馆该封,这就是我的根本立足点,你们从内心深处还耻笑我,觉得我不谙政治,不懂官场的规则,是个愣头青,我说你们真是他娘的坐井观天!

我今天撂句话在这里,我管他什么狗屁环保局张局长,还是公安局谭副局长,还是什么检察院、工商局相关领导。他们如果真有胆,这事都过去三四天了,我陈京还可以安安心心的坐在这里喝茶?

他们只敢在背后嚼嚼舌根子,我们是非法执法,他们怎么不来查我们非法执法?都是一群他娘的纸老虎,都是一群缩头乌龟……”

陈京越骂越起劲,蒙虎和严青两人听得可是心惊胆战,他们看陈京那怒气冲冠的模样,那股子气势他们以前从来就没见过,还真有一股正定胜邪的威压……

而陈京嘴中说出的话,那也是气势极大,放眼县城的各个科局,他一一将他们挖出来指点一番,颇有英雄睥睨的意思。看他那气势,整个澧河根本就没有几个让他看得上的官员!

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和舍我其谁敢作敢为原来只有一线之隔。

说起来陈京来澧河也有两年了,在此前,整个林业局上上下下都将陈京看成了前者,就在数分钟之前,蒙虎和严青甚至都还把陈京看成了前者。

但是现在、此刻!蒙虎和严青两人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们已经看清了陈京骨子里面的那种胸怀。

讥笑别人年轻,不懂政治,其实自己才是真正的看不明白,不懂!

这样的感觉让蒙虎和严青两人都觉得脸红,两人都是在政坛滚了十几年的人物,自以为已经深谙政坛法则了。

可是,他们的思想经陈京以分析,立马变成了小孩子过家家,看问题太肤浅了,根本就看不到问题的关键点!

陈京的一通臭骂,让严青和蒙虎两人都乖觉得像小学生一般,先前两人的种种疑虑,此刻全都烟消云散,两人低眉顺眼,脸都是通红通红的。

过了很久,蒙虎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道:

“陈局,既然您这样说,这个问题县里应该支持我们才对啊?怎么现在的局势演变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了呢?这样……”

陈京摆摆手,打断了蒙虎的话,道:“你想不明白吗?今天的茶钱你买单,我告诉你原因!”

蒙虎红着脸,样子有些憨,道:“行!我买单!今天听您一席话,我都觉得自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以后……”

“不要说以后,你知道我这人最不喜欢胸口碎大石!”陈京打断蒙虎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现在的局势之所以对我们越来越不利,只是因为大家都和你们一样的思维。

他们等着盼着我们去找他们,那样他们就神气起来了,我们害怕了,主动去承认错误了,他们能不神气吗?”

陈京冷冷一笑:“我陈京做人做事有一点是十分确定的,那就是看准了才做,做了就不会轻易屈服!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强别人就怕你,你先心虚了,别人反而觉得你软弱可欺,恨不得爬到你头上去。

那些什么劳子的张局长、谭局长等等,利用的就是人的这个心理,他们这一出招,果然就起到了效果!你们两个不当即吓破了胆了吗?”

蒙虎和严青脸更红,两人都坐下来地头喝闷茶,又过了一会儿,蒙虎抬头道:

“不对啊,陈局!这样的局面如果让他演变下去,对我们会越来越不利!县领导一旦扛不住压力,还得拿我们局动手。大不了舆论方面重新引导一下,那样的话,我们还是不行啊!”

陈京现在依仗什么?依仗的道德制高点!可这个东西虚无缥缈,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外面局面本来就对陈京很不利了,陈京如一直拖,他的这个制高点迅速就会失去作用,那个时候怎么办?

说起来,陈京这次能够查封河西土菜馆,胜在出其不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如不是这样,陈京怎么可能有机会查封河西土菜馆?如果郑爽早有准备,人家早把方方面面的关系打点妥当了,凭林业执法队的那几号人,恐怕根本控制不了场面。

陈京的突然袭击成功了,那只是暂时的,郑爽现在展开的反击就很犀利,林业局现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如果这个压力得不到妥善的解决,陈京迅速就会处于不利的位置了。

陈京不说话,他点了一支烟,端起杯中的茶细细的品味。

他的眼睛又望向了窗外,窗外阳光明媚,蜿蜒的澧河水碧绿碧绿,几叶扁舟在河面上游弋,渔夫的鸬鹚扑腾扑腾的在水面上欢腾,好一副如画的景致。

陈京面含微笑,缓缓开口道:“郑爽这个人平常太嚣张,太肆无忌惮,这一次吃了我们的亏,我们狠狠的打击了其气焰,我看还是在人民群众中引起了很大的共鸣的。”他顿了顿,话锋一转,眼睛看向蒙虎,道:

“但是光共鸣不够,这样的情况,总得有人落井下石,总得有人同仇敌忾!我们抛砖引玉带了这个头,就该有人紧随其后跟上……”

蒙虎一愣,脑子里面似乎抓住了一点什么,他忙问道:“陈局的意思……”

“封了他的菜馆既然是第一步,砸了他的公司,掀了他经营的娱乐场所,这些都是可能有的嘛!”陈京寒声道。

“什么?砸他的公司?掀……这……这……”严青脸色都变白了,这又不是黑社会抢地盘,堂堂的林业局,能够干这样的事儿?

陈京哼了一声,道:“我说的是可能有,不是一定有!我们堂堂的政府单位怎么可能干这些违法乱纪的事儿?但是我们不干,不代表没有人干。

那些长期被郑爽压制欺负的人,他们一直不都跃跃欲试蠢蠢欲动吗?还有什么时候比现在的时机更好?郑爽脑子里想的是我们,天天关注的是我们,他疏于防范,他的防守漏洞百出,千疮百孔……”

陈京的语气很淡,但是蒙虎和严青两人听在耳中,却如雷贯耳,振聋发聩!

什么是可能有?有时候可能有就是一定有,而一定有就是有也要有,没有创造条件也要有!

陈京的可能有是什么意思?傻瓜都能听出来他的可能有的意思就是后者。

封了郑爽的河西土菜馆,这就已经够轰动的了。如果接下来郑爽的公司被砸了,经营的宾馆歌舞厅被掀了,这个事情就会更轰动,出乎意料的轰动。

一念及此,蒙虎和严青两人脸色都变白了!

他们均瞅着对面的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这个陈局也太狠了。刚刚还堂堂正正的一通训人,那是大义凛然,正气十足!

现在动起手来,直接就使最狠的招儿,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裸的要赶尽杀绝,不给郑爽留后路。

两人越想,心中越是怦怦跳,眼前文质彬彬的陈京哪里是什么文艺青年?哪里是什么书呆子?杀伐决断,手腕之强那是蒙虎这个在战场上打过滚的人都比不上。

郑爽现在天天想的是约束自己的手下,避免那些流氓地痞乱来,尤其担心那些家伙会找陈京的麻烦,从而让他落下口实。

可是他永远也想不到,陈京却反过头来以攻为守,要对他实施反攻倒算。一旦郑爽全线都遇到困境,那个时候谁还质疑林业局查封河西土菜馆的事情不合理合法?

“郑爽就是一个群众公愤极大的混蛋!”这就是陈京要达到的目的!

要不然,为什么林业局查封了他的饭馆后,立马就有这么多愤怒的老百姓积极响应?

陈京的手段太刁毒、阴狠了,简直是不可思议,太不拘一格,太不按常规出牌了。大热的天,严青和蒙虎两人后背都直冒冷汗,此时此刻,即使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和陈京这样的人做对手,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