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章 局长的支持

第二十六章 局长的支持 求推荐、收藏

【今天的推荐票不是很给力,难道周末大家都休息了?】

依旧是茶楼。

严青已经离开了,仅剩蒙虎一人。

蒙虎没有坐着,而是毕恭毕敬的站在陈京的旁边,陈京手按在茶杯的杯盖上,坐在沙发上大马金刀,就如同一位指挥大战的将军。

“陈局,您放心!一切我都可以妥善安排,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差错!正如你所料,郑爽的确是结了不少的怨,在这个时候只要有人鼓动,他的内部非乱不可。这个思路不容易想到,我都疏忽了!”蒙虎语气恭敬。

他的个子很高,人如其名,“虎”字在其外貌形象上体现得特别的明显。

今天本来他情绪有些低落,刚开始还显示不出虎气来。但现在,他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真有一股虎虎的气质。

陈京淡淡的道:“坐下,我没问你这些。你这大高个站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有什么大人物在喝茶呢!”

蒙虎沉稳的一笑,缓缓的坐在了陈京的对面。此时的他,对陈京充满了敬畏和信服,之前所有的思想包袱全都没有了。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眼睛又看向了窗外。

对付郑爽,说起来陈京所用的办法并不一定光明正大。如果是迂腐之人,可能还真不会用这样的办法。

陈京博览群书,尤其是熟读史书,他自然不是迂腐之人。所谓“邪人用正法,正法亦邪。正人用邪道,邪道亦正。”,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陈京对这些看得很透,倒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

“金玉酒楼是怎么回事?你千万不要说跟你没关系!”陈京皱眉道。

蒙虎脸色变了变,道:“金璐跟我是朋友,当时你没有说清情况,我以为你让抓典型是冲着金玉酒楼去的!所以……”

“你乱弹琴!”陈京勃然变色,“你怎么做执法队长的?行动还没开始,你就私自泄密,你这样的行为,在战场上,就直接要枪毙的!英雄难过美人关,怎么?你这么大年纪了,这参不透这个?”

“不是……陈局,我和金璐可没有那种关系!”蒙虎连忙辩解,“是我错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你告诉我行动目标是河西土菜馆,我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当时我想,只要不是金玉楼,其他任何地方我都豁出去了,这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不然……不然……”

“不然你根本就不敢封河西土菜馆是吗?”陈京接过了他的话头道。

蒙虎尴尬的咳了一声,道:“是我胆子小,也是我想多了!这从部队出来久了,在机关待的时间一长,就没锐气了,做事总是瞻前顾后的,我……我……”

他面色一正:“不过陈局,以后我不会了,以后只要是你的命令,我定然毫不犹豫的执行,这次我服你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陈京摆摆手:“你回头让金璐少趁火打劫,你看看她金玉楼门口挂着什么标语?这个女人啊……”

“我听说了,她打出了坚决支持林业局保护珍稀动物的口号,金玉楼要带头示范取消野味餐厅,她还大作秀,把野味餐厅给封闭了起来!”蒙虎道,说到这些,他又有些好笑。

“金璐看来还是看得准大势的,他就知道陈局你一定……”

陈京双目一瞪蒙虎,道:“你少来灌迷魂汤,这个女人是吓破了胆,什么狗屁大势,她能看懂什么大势?”

“好了,好了!你去忙,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今天来看书,这一页书都还没看呢!”陈京向蒙虎下逐客令。

“那行,陈局您继续享受,我马上去安排行动,你就等我好消息!”蒙虎道,他心情大好,虎虎生风的迈开步子蹬蹬的往楼下跑,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陈京细细的品了一口茶,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脖子,慢慢的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长短经》,今天可以读读《长短经》!

……

“哎哟,哎哟,老婆!你轻点,轻点,我……我……”朱森林杀猪一般的惨叫,他的耳朵被老婆朱桂花拎得老长,疼得他龇牙咧嘴。

“姓朱的,你给老娘听着,今天这事你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你到底办不办?”朱桂花的嗓门如打锣一般响亮。

“办!办!我马上去办还不行吗?”朱森林哭丧着脸屈服了。

朱桂花将手一松,朱森林马上用手捂着耳朵退坐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就差被沙发给吞噬掉。

朱桂华此时却凑过身来,笑眯眯的道:“老公听话,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烟酒齐全,保准体面!”

朱森林默然不语,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闷头吸烟。

去林中则家吃顿饭,本来朱森林是怀着期望去的,他调进县城现在看来是板上钉钉了,就是具体的职位还没确定。

按照他的资历,进局里出任任何股室的一把手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现在林业局要增加编制,朱森林对副局长的位子自然也是心怀觊觎的,也许今天见林中则,这件事情就有眉目了。

另外,林业局最近多事之秋,刚刚赵文龙被纪委双规的一波风刮过,副局长陈京又接二连三的不安分。

他在平洞出的风头风声还没过去,现在立马又在县里整出了更大的动静,直接和郑爽对掐上了。不夸张的说,陈京这是给林业局惹了大麻烦,林业局这次可能要因为他在全县各局、办中丢大脸。

凭朱森林对林中则的了解,林中则肯定容不得陈京如此放肆,林中则的手段狠辣阴毒,他如果对陈京不满,陈京能够有好日子过?

可是朱森林万万没有料到,他和老婆去林中则家吃顿饭,吃饭到中途,林中则忽然放下碗筷批评他不尊重领导,不和主管领导搞好关系!

林中则的话说得比较直白,他道:“森林,陈局年龄虽然比你要小,但是他毕竟是局里的主管领导,你三番五次的和他对着干,你这是什么觉悟?最近我听闻了很多关于你对陈局的不良言辞,你这种思想可是要不得的。”

朱森林当时被林中则说得脑袋发懵,他辩解道:“林局,怎么你也这样认为,陈京……”

林中则脸色变得严肃,打断他的话道:“陈京是你叫的吗?我看你的思想还是没有转变过来!实话跟你讲,这次你进局里工作,局里正在考虑新增副局长人选的问题。

资历方面你自己清楚,你不是最有优势的。你能否把握这个机会,这一切都还要看你自己。

但是像你现在这样,和局里现有的领导关系搞这么僵,你让领导怎么提拔你?敢不敢提拔你?”

朱森林脸红脖子粗,坐在他旁边的朱桂华一听情况这么严重,他连忙插嘴道:“林局长,森林有时候就是一根筋,不知道转弯!您就放心吧,他和陈局之间的矛盾一定可以化解的,我这就回去安排,给陈局带点家乡的土特产,到时候让森林当面给他道个歉。

我相信陈局是领导肚里能撑船,肯定不会和我家森林一般见识的。”

林中则抚掌而笑,道:“森林啊,我看弟妹都比你看得清楚!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在提拔的关键时刻,不能够但凭个人好恶做事!

马县长为什么把你放到平洞?他就是想让你多磨砺摔打,把身上的菱角给磨平喽!

这都几年了,你还是这种心性,怎么能够行?我看你还是回去反思反思,和弟妹商量商量……”

朱森林心在滴血,心里憋屈得恨不得一脑撞死在墙上。这个世界上,要说最恨陈京,可能就是数他现在莫属了,他三番五次的被陈京玩弄于鼓掌之间,尤其想到那天喝了几杯酒的痛苦和屈辱,他恨不得拿刀砍人。

现在要他对陈京摇尾巴示弱,还得假惺惺的涎着脸陪笑,这简直就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林局,我有一件事不明白,陈……陈局这次搞的那个封餐馆的行动,这……这明显有些莽撞嘛!自然保护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的林业监管也需要

一步步的完善,现在这样贸然行事,不仅容易落下口实,一旦失败,对我们局的权威和威信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我们林业局这么大个局,做事不能……”朱森林据理力争。

林中则皱皱眉头道:“不能怎么?保护林业、保护澧河的动植物资源,这是县委和县政府多次指示强调过的。年初县委舒书记、马县长都讲话指出,林业是高压线!既然是高压线,我们步子迈大一点有什么不可以?

再者,陈局是年轻干部,年轻干部有冲劲,有干劲,敢于决策,敢于干别人所不敢干的事儿,只要这件事是对我林业工作有利的,就应该支持!对陈京的行动,我是支持的!

我们局现在就缺这种精神,我们的同志们总是瞻前顾后太多了……”

林中则侃侃而谈,朱森林脸涨得面红耳赤,憋得像个红脸关公一般,浑身都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