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7章 要调动吗?

第二十七章 要调动吗? 求票

【昨天打赏的兄弟:宇文、飞啊啊、阿历、huaihuailang、一辈子守候、想做流氓、对节白蜡,一共七位兄弟,南华鞠躬感谢!

另,最近副班宇文老大为官策成长劳心劳力,其他还有很多兄弟响应帮衬,南华在此一并感谢,啥都不说了,努力码字,绝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河西土菜馆被林业局陈副局长命令执法队给查封了,这个消息这几天在澧河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

在体制内,县里各单位各部门都对这件事津津乐道。

陈京惹大麻烦了,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然而事实也像大家所预料的那样,事儿过了几天,县里的各个部门都有人对林业局陈京的动作提出了广泛的质疑。

这些质疑虽然只吹风不下雨,但是随着质疑声越来越多,工商联、其他餐饮服务单位等等这些见风使舵的机构都开始蠢蠢欲动了,有人给他们撑腰,他们出面开始向政府施加一轮又一轮的压力。

压力最大的可能还是餐饮搞的一个西城罢餐,县城西城区某天中午,所有的饭馆齐关门,送快餐的影子都不见。整个西城区竟然没有一家可以吃饭的地方,西城的几家学校、机关单位,还有几家国企对此反映强烈。

县工商局以及县政府相关领导去那边调解,所收到的效果甚微,这些所有的行动,大家都指向了林业局的非法执法。

似乎只要处理了林业局的非法执法这件事,整个县城才能太平,整个澧河才能和谐!

风声越来越急,县里的一些头头脑脑据说开了碰头会,而林业局局长林中则也被紧急叫到县政府开会,所有的这些发生的事儿,似乎对陈京是越来越不利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陈京这次在劫难逃,要为他的冒失付出代价的时候。

澧河忽然爆发了更大的新闻,郑爽的辰博建筑公司被人围了、并砸了,郑爽拥有的一家宾馆和一家歌舞厅被人在墙壁上写大字报,水电被人切断,宾馆的餐饮设施被毁坏,歌厅的音响设施被彻底废了。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郑爽在听闻公司被砸,在去处理问题的途中被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并殴打,据说打得吐了血,当场被送往医院。

很多人都看到了处于县城繁华街道上的郑爽的鸿雁宾馆雪白的外墙上,有人用毛笔写的字:“恶霸流氓郑爽该死!”,“郑爽不死,天理不容!”,“支持陈局长!”,“陈京局长我们支持你!”,“陈局长为民做主!”。

这些字迹歪歪斜斜,但是很好辨认,过往的群众老百姓将这条街围得水泄不通,大家都看西洋镜。

几乎在一个小时内,这些所有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城,传遍了澧河社会各界。

为了避免更加严厉、过激、大规模的冲突,县长马步平紧急召开办公会,他命令公安局全体出动,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李生道亲自率队上街维持秩序,疏散群众,全县的公安系统进入紧急状态,整个县城都是风声鹤唳!

这样的突变让所有人都傻了眼,公安局整整忙了一天,才基本把这些各个现场给控制住。现场控制住了,但是这些发生的所有的事,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县城,整个县城的舆论氛围出现了和以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郑爽终究是有民愤的,这些民愤一直藏得比较深而已,普通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平常只是把委屈压在心底。

而这件事发生则成了一根点燃人们心中愤怒的导火索,据说当天晚上,郑爽老家易周镇就有老百姓去镇政府放鞭炮。而郑爽老家后山的他家橘园晚上起火,三百多棵橘子树被烧精光。

很快,城西拍档菜馆的老板们就举报郑爽,说他们被强迫不能做生意一天,目的就是要给政府施压,让政府罢了陈局长的官。

就这样,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件事情发生,后面接二连三的事情统统发生了,墙倒众人推的局面很快形成。

郑爽在澧河称霸多年,他曾经欺压过的人不计其数,在接二连三的大事发生后,终于,整个堤坝全部崩溃了,郑爽很快就成了过街的老鼠,在澧河造成了人人喊打的局面。

郑爽黑势力渗透的很多行业,诸如交通运输、的士车等等行业,大家纷纷开始造反,有的还开始游行找政府主持公道,打郑爽、反郑爽成为了澧河社会各界共同的声音……

……

县政府三楼,县长办公室。

马步平端坐在办公椅上,他穿着衬衣,但是袖口捋了起来,看上去有些怪异。他身材很高大,眼睛非常有神,头发根根竖起,胡须茬子没有完全刮干净,整张脸看上去有些粗犷。

他双眼一直看着坐在他面前的陈京,似乎要给对方无尽的威压。

“县长,您该批评就批评,我都虚心接受!我知道这事虽然过了,但是对我封河西菜馆的事儿,领导们看法还是有分歧的,今天我过来就有心理准备!”陈京诚恳的道。

马步平眉头皱了一下,旋即轻轻一笑,道:“你不止会写文章,还会干事,你这样的人才难得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是名扬整个澧河了,整个澧河都知道了你陈京陈局长。”

“歪打正着,歪打正着了!我事先都是没有料到的。”陈京道。

今天他第一次和马步平说话,以前他只是开会的时候远远的瞅他一眼,马步平给他的整体印象很深刻,这个人是典型的粗中有细。

外面的秘书进来给陈京上了一杯茶,马步平指了指陈京道:“梁秋,这就是陈京陈局长,你不是说他文章写得好吗?现在他就坐在你的面前了!”

梁秋30岁的样子,长得有些胖,他主动伸出手来和陈京握手道:“陈局,你的大作我可是经常拜读,说句实在话,我对你的笔杆子是佩服莫名啊!”

陈京和他握手,略微有些尴尬,道:“梁主任客气了,太客气了!我舞文弄墨可能行,说到功底扎实,可比不上你们这些老办公室的笔杆子,写的东西常常有些浮,没有你们细致。”

“好了!你们不要互相吹捧了!”马步平打断陈京的话。

他指向梁秋,道:“他这个副主任马上就要卸任了!组织部的任命下来了,他马上就要出任易周镇党委副书记,今天是最后一天在这幢楼办公!”

陈京愣了一下,道:“恭喜了,执政一方那又是另外一篇文章,梁副书记做得肯定也是精彩的!”

梁秋下放陈京并不奇怪,明年就是大换届了,党政一把手提前到位,今年年底县委书记和县长就得到位,马步平可能要动一动,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步平将身边的人放下去,给他们一个前途和发展,这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接下来,马步平的话则让陈京大吃一惊。

马步平指了指梁秋对陈京道:“所以啊,陈京。今天我让你来,主要是和你谈谈话,梁秋走了,府办这边缺了一大块,我想这块工作你来补上,你有没有信心做好啊?”

陈京一愣,当场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

他今天来县政府,做的心理准备是关于郑爽的事情。

郑爽这件事县里已经做出了决策,县各部门的的枪口也早就转向了,但是这事的最终定论还没出来。

陈京想的是,马步平可能要在这件事情上问一下他的看法和意见,或者是通过他来进一步了解一些情况。

他怎么也没想到,马步平把他叫过来,是跟他讲工作调动的事情,他事先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完全是茫然无际,措手不及!

“马县长,我……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都……”

“没有准备现在可以准备,我今天只是征求你个人意见,这个事儿最终还得走组织程序,组织部的同志还要跟你谈话。目前这还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你明白?”马步平道。

陈京点点头,他脑子里飞速的转动。

这个抉择不容易,因为换届在即,进政府办前途实在是难以预料。

现在陈京进政府办做副主任,服务马步平,可一旦马步平调动,一朝天子一朝臣,陈京又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无解,但是对目前的陈京来说,做自己擅长的工作,进自己擅长的领域,这是难得的机会。从林业局进政府办,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跨越,这种跨越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

“好了,小陈,你用不着纠结。你回去认真考虑一下,用你们写文章的人来讲,就是斟酌斟酌,推敲推敲!哈哈……”

马步平笑起来声音很浑厚,给人一种相当的亲切感,让人心里特别的舒服。

“不用考虑了,如果有这个机会,我愿意进政府办工作!只是我早几年,性格方面比较古怪,服务不好领导,经过了这几年的学习和沉淀,我感觉进步了一些,希望我能够让领导满意!”陈京道。

马步平扭头看向梁秋,指了指陈京,道:“你看到没有,还没开始干事情,他就想把我当实验品了,楚江才子果然是有些风范的……”

梁秋笑了起来,马步平说完更是哈哈大笑,两个人都笑,陈京也只有陪着笑,一屋子的笑声充斥在其中,陈京不禁有些心潮澎湃,他的思绪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