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8章 站稳脚跟

第二十八章 站稳脚跟 求推荐、收藏

【愚人节快乐!兄弟们,过节也别忘记砸票了!】

和马步平的谈话过去差不多一个月了,调动没有任何动静,陈京心中也就彻底放下这件事了。

根据小道消息传,最近县委关于人事问题的会开得比较胶着,各乡镇班子的微调,县委领导分歧比较大。另外,县直各单位人事变动,近期比较频繁,这似乎也显示着在县委层面上,高层的角逐有些白热化。

在这样的形势下,陈京清楚,自己的调动问题恐怕不是马步平一个人说了算的问题,说起来自己最近风头有些过了,恐怕有些领导对自己会有看法,从中作梗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不过陈京对这个问题看得比较开,自从经历了平洞林场案和河西土菜馆案以后,陈京迅速成熟起来,内心的信心也足了。

从客观上来说,他的知名度也出去了,在澧河县他从原来的默默无闻,现在已经成为了年轻干部的排头兵和表率,能做到这一点,他已经比较满意了。

而这些所有,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陈京的精神状态,过去有些压抑、无奈、困惑的心态,现在都在渐渐恢复正常,而这又是一个良性循环。心态的改变,带来的是工作和处理事情方式方法的更加老到和全面,在林业局的几个副局长中,陈京已经俨然成了第一副局的架势。

林业局增加编制,新增两位新副局长都从乡镇调上来的,严嵩和李鹤年,两人年龄都过了四十岁,其中严嵩的年龄还过了五十岁,两人为人都比较平和,都是在乡镇干了多年副职的人,早被打磨得滚圆滚圆的了,锋芒敛得很好。他们的到来,林业局上下倒是融融恰恰,没有任何微妙的局面出现。

按照预先的安排,还差一名副局长,按照陈京的意思,朱森林现在在计财股,他能否提拔至副局长的位置,目前还不确定。

而以前计财股股长关章则被下放到易周镇担任林业站站长。

对关章的下放,林业局知内情的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陈京分管计财股以来,关章在他面前是阳奉阴违,处处使绊子,耍小手段。

陈京在局人事会上,拍桌子说了这事,分管人事的唐连替关章辩解,直接被陈京接过话头,让把计财股的工作给唐连负责,唐连当即下不了台,林中则出来打圆场,提出把关章下放。

陈京就提议把关章下放到易周镇。

陈京的这个提议再一次显示了他做事的阴狠的一面。易周镇是澧河三镇之一,条件非常的好,是全县经济发展的排头兵。

可是这个地方是平原,一马平川,老百姓都种棉花种水稻,哪里来的林业?有人戏称,易周林业站存在的价值,主要是防制易周东边的两个茅草山包秋冬火灾,其余一年上头无所事事。

关章也是个犟汉,调令下达后,他尥蹶子不去上班,在局里吵闹要下海经商,还在局里破口大骂陈京。可是他骂得凶,被陈京带到办公室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出来立马乖觉了,屁颠屁颠去上班了,那平和的脸色当时看到的人都觉得奇怪。

陈京在局里的威信通过这些事情完完全全的确立了,局里的那些老油条现在看到他,比看到林中则还紧张。

这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朱森林。

朱森林和陈京之间的矛盾现在全局皆知了,朱森林以前在局里面就是有名的刺头,性格最是桀骜不驯,有时候林中则的话他都是不听的。

但是自从和陈京对手了几次,弄得灰头灰脸,最后搞得实在没了办法,被老婆拎着耳朵,提着重礼主动到陈京家里承认错误,摇白旗祈和。

最初,局里的一些同事对这些说法嗤之以鼻,根本不信,可是后来大家看到朱森林在陈京面前那副乖觉的样子,由不得大家不信。计财股的同事感触最深,朱森林以前给人的感觉是大大咧咧,从来就不拘小节。

可是现在他对计财股的工作要求,那是一丝不苟,每天的工作都有记录,然后周末汇总,装订成册送到陈局那边汇报,那副谨慎的样儿,让计财股的一帮子下属都觉得有些过分了。

试想朱森林是什么人?其表舅就是堂堂的县长,靠山硬得让人咋舌,可是陈京却将他训得服服帖帖的,仅此一点,就可以说明朱森林的确是彻底失败的,而陈京也因为这一点,更让局里的人感到敬畏!

在林业局站稳了脚跟,这只是陈京近期的收获之一!

陈京最近也刻意的利用一些机会开始慢慢的渗透整个澧河的官场体系,平洞林木的事情得罪了一些人,陈京也找一些机会和这些人接触接触,一是告个罪,二是表个态,表态自然是在血压木方面,多少给平洞一些补偿,这也算是仁至义尽,给平洞开个口子,缓和一些关系。

而在河西土菜馆事件中,那些曾今对陈京口诛笔伐的领导,随着郑爽的玩完,他们也是纷纷的改变的口风,有些人主动打电话给陈京告罪,有热情的还请客吃饭。

陈京不是迂腐之人,更不是心胸狭窄之人,此一时彼一时,对这些友好的橄榄枝,他是一一接下,对吃饭的要求,他基本也不拒绝,这一来,澧河政坛人脉竟然一下就开始广阔起来……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句话一直都是饱受人批评的话,但陈京却觉得这话是有道理的。

就以他目前的境况论,他从被人轻视,被彻底边缘化,到现在站稳脚跟,成为整个澧河政坛比较有名的新星,说起来,他就是做了两件比较成功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究竟能创造多少政绩姑且不论。

关键是这两件事情,每一件事情影响都大,而且每一件事情难度都大,是很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陈京成功的把它们做了,一下便凸显了出来,才有了今日的成绩。

……

徐叔住在西城区靠河边的低矮的胡同中,以前这是老供销社的宿舍,供销社垮台,这里暂时没有处理,就租出去了。

徐叔两老就只租一个套间。

今天家里搞了一桌子菜,徐叔还特意跑到澧河北站酒坊买了特色的澧河“包谷烧”。

条件比较简陋,但是场面比较隆重,陈京一进屋,见到这幅场景,他当即道:“徐叔,我让你们两老简单点搞,你们偏偏不听,搞这么一桌子菜,咱就三人,能吃完吗?”

“能吃完,能吃完!”徐婶喜滋滋的接口道。

陈京出面将郑爽干倒,这件事传遍澧河,当天晚上陈京回家,徐叔两夫妇就在林业局家属楼的大门口拦着他给他叩头。

老两口当时是泪流满面,感激涕零,搞得陈京倒是束手无策。

郑爽就是老两口心头的一块搬不开的大石头,有这个恶霸在,他们一家的生活就不得安生。

生意做不了,女儿不敢露面,甚至有家不能回。说起来,女儿婚姻的不幸,说不定都是和这个家伙有关的。

作为传统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徐叔老两口的思想倡导的都是与人为善,遭遇欺负,想到反抗是比较少的,更多的是忍受。

这样的忍受是很痛苦的,是无奈的,他们从来没想过,会这样轻松的从那件事中摆脱出来。

陈京查封河西土菜馆,并以此为契机,最终将郑爽彻底的击溃,郑爽出事了,老徐老两口从内心是彻底解脱了。郑爽的事对陈京有多大意义,对澧河有多大意义,这些和他们的生活毫无关系。

对他们而言,陈京扳倒郑爽,那就是救了他们全家,他们就得感激涕零,就得将陈京当大恩人来看。

陈京在澧河无亲无故,所以隔三差五,徐叔两老就会整一桌子好菜请陈京过来大快朵颐一顿,陈京还不能推,推辞老两口就会心中犯堵,徐婶眼泪更是哗啦哗啦的流。

所以,这一来,陈京到成了他们家的常客了。

陈京喜欢和徐叔一家子打交道,他们淳朴、简单,和他们打交道永远不用设防。

酒是澧河“包谷烧”,陈京和徐叔两人对酌。

酒过三巡,门外窸窸窣窣有人喊门,徐婶过去开门,道:“哎呀,妹子来了,还有妹夫!来……来,过来坐!我这……”

进来两名五十上下的男女,女的和徐婶样貌有些相似,男人个子矮,还有些瘦。

看两人的穿着都比较体面,应该生活都是不错的。

男人有些自来熟,他进门,一见一桌子饭菜,便道:“哥啊,你这小日子过得可真不赖,这一桌子菜,好家伙,真是了不得啊!”

徐叔瞟了两人一眼,有些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低头继续喝闷酒。

陈京看得出来,徐叔好像不太喜欢这两人,但从这局面看,两家应该是亲戚无疑。

徐婶倒还热情一些,给两人搬过椅子,招呼两人坐下,道:“妹子,妹夫,你们先坐,老头子就那个脾气,你们多担待一些,担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