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章 两大美女

第三十章 两大美女 求推荐、收藏

【一本好书需要大家帮忙宣传,《官策》也需要大家帮衬!有能力宣传的书友,还望多宣传一下,我们众人拾柴火焰高!

另外,官策还需一名副版主,要求有充足上网时间,认真负责,善于发帖活跃书评区气氛。请喜欢官策而且符合条件的朋友踊跃申请,南华审核……

重申一下官策群:10612643,这个群我们要精心经营的,朋友们可以踊跃加入】

陈京终于搬出了林业局家属楼。

搬家的主要原因还是日益增多的应酬,经常有人上门拜访,有时候应酬很晚回来,喝得高了影响也不好。

另外,家属楼都是住的局里的人,以前陈京在林业局说不上话倒没什么,现在他在局里树立了权威,和下属住一个院子,经常早晚碰面,总有一些别扭。

陈京新家的选址选在了他最钟爱的茶楼附近,那里虽然有些偏,但有那种一层楼的瓦房,房租不贵,环境还特别清幽,陈京就选择了这样一处院子,全租了下来,住起来倒是特别的舒服。

从他住处出来大约一百米就是街道,这一带属于新城区,人不多。值得一提的是,县人事局的办公大楼就在这个地方。

这一天中午时分,陈京回住处,刚走到人事局门口,就被一则告示吸引住了。

《关于委培、定向毕业生工作分配综合考试的相关通知》。

白纸黑字的通知是人事局印发的,通知的主要内容就是针对几年前国营单位委培、定向的一批毕业生就业分配的一些条条款款。

在大中专毕业生还没有完全自主择业的澧河,每年各单位委培和定向生不少。

但是近几年,国企改革已经开始,有些国企已经不存在,或者面临改制。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有相当一批毕业生面临毕业就要待业的窘境。

这样的情况在澧河的老百姓中反映强烈,县委县政府也高度重视应届毕业生对就业的诉求。

而这其中,人事局组织这类毕业生综合考试重分配就是其中的措施之一。

目前,全国公务员考试已经在兴起,虽然只是局部性的考试,地方差异巨大,但是上面的各级政府已经在倡导这种新型的吸纳人才的办法。澧河舒书记对这一块很重视,人事局组织的定向、委培毕业生综合考试,就被定性为澧河本地的公务员招生考试。

陈京关注这个事,还是因为他想到了上次在徐叔家,他答应了徐婶妹妹和妹夫,他们的孩子的就业问题。

现在县里统一规定,所有单位要人,凡属行政编制,必须通过人事局统一考试择优录取,县委把人才招聘和吸纳当成了一件防止腐败的大事来抓。虽然这个做法有些治标不治本,但是县委的这个态度,到基层还是有些反响。

这几年人事局组织的综合考试是越来越热,在全县年轻人中掀起了一股热潮,这就是这个综合考试取得的成绩。

“哎,帮我拿一下!”一个清丽又有些随意的女声在陈京旁边说话。

陈京扭头,面前的女孩带着黑框眼镜,个子有些娇小,瓜子脸,皮肤白皙光滑,尤其是牙齿洁白闪着荧光,给人的感觉很干净。

女孩手上拿着一个塑料手袋,另一只手拿着一瓶水还有一个面包,他将塑料手袋递给陈京,想来是想将水瓶拧开。

陈京笑了笑,接过塑料手袋,女孩打开水,咕噜咕噜的灌了起来,毫无淑女风度。

灌了几口水,她又啃面包,边嚼边道:“怎么样?今天考试成绩不赖吧?咦,十一点半就考试完了,你怎么还没走啊?”

陈京心中暗暗好笑,他明白,对方是把自己当考生了他也懒得解释,便道:“你不也没回去吗?”

女孩笑笑,一双眼睛很明亮,这才几下,一块面包她已经啃得差不多了。她喝一口水,将最后一块面包啃完,将身子凑过来,压低声音道:“你也在等人吗?”她朝人事局里面努努嘴,样子有些神秘。

陈京摇摇头,佯装吃惊的道:“等人?等什么人?”

“哦!”女孩一见陈京这种反应,好像松了一口气,人马上恢复的正常。

陈京嘴角弯起一个弧度,道:“真是的,搞个考试你还带男朋友啊?没有他保驾护航,你就考不好?”

“才不是呢?谁带男朋友,你都想哪里去了?”女孩道。

陈京嘿嘿一笑:“不是男朋友还有谁值得你等?莫非你是等人事局长,等他下班了,你好上去套套近乎?”

“你这人真逗!”女孩嘻嘻笑道,露出洁白的皓齿,她犹豫了一下,凑过身子来,道:“你知不知道,其实人事局搞的这考试没用,其实各单位招的人都基本内定的。”

“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陈京皱眉道。

女孩见陈京不信,她瘪瘪嘴道:“我还骗你不成?实话跟你讲,我们委培生要进行政编,要么有关系,要么有钱送,要不然肯定没希望!”

“不是三三制吗?怎么就没希望了?”陈京疑惑的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学农业的是不是?”女孩看着陈京的眼睛发光,“我跟你讲,这次有几个专业的委培生可是不愁单位,农业、林业好像都能找到单位。”

她咂咂嘴道:“不过要找到好单位,那还得靠关系!比如现在进林业局就特难,没有关系根本就进不了!”

陈京饶有兴致的笑笑,道:“林业局是好单位?没听说过!”

“你不知道?”女孩挑眉道,“看你的样子,真是个书呆子。我跟你说,林业局在增加编制,据说今后几年,我们县林业要当重点来抓,国家拨专项资金来搞生态林业。还有……”

女孩脸上染上了一丝红霞,道:“你不知道,林业局出了一个年轻的局长,据说才20多岁,现在在澧河好出名呢!我们大学毕业都过20了,可人家20出头都是局长,这差别太大了!”

陈京一愣,哈哈笑起来,女孩嗔怒道:“你笑什么?我跟你说正经的,今天我们面试的时候,还有好几个人表决心,他们说也要努力工作,要在几年中获得提拔,也要成为陈局长一样的年轻干部!”

陈京敛去笑容,认真的点点头。

憧憬是年轻人最宝贵的东西,想自己几年前刚参加工作,那个时候也不是满脑子憧憬吗?只是陈京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成为了年轻人奋斗的目标。

女孩似乎有些遗憾,道:“可惜啊,我肯定进不了林业局。家里给我安排是组织部,我都不想去呢!”

“组织部是好单位啊,容易提拔,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呢!”陈京道。

“我知道,只是……”女孩话说一半,她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陈京的身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道:“不好意思,姐!我刚才没看到你。”

陈京扭头,一辆白色的蓝鸟悄无声息的停在了他身后大约两米远的地方。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金璐,金玉酒楼的老板金璐。她戴着一副无框的太阳镜,上身是简约款的女式T恤,下身水磨牛仔裤,身材高挑的特点被衬托得淋漓尽致,她的皮肤白皙,在阳光下透出丝丝的红润,一双眼睛明亮有神,目光流转间,便是风情万种。

女孩已经凑到了金璐车边,道:“怎么样?姐,一切顺利?”

金璐“嗯!”了一声,眼睛却还是看向陈京,陈京抬抬手,道:“你好!”

“你更好!大领导,你照顾我妹妹这么久,我请你喝一杯?”金璐指了指不远处,陈京经常光顾的茶楼。

“算了,不叨扰金总了!改天我们再喝茶。”陈京拒绝了一个很诱人的邀请。

金璐给陈京的印象还不错,这女人很聪明,陈京查封河西土菜馆,这女人在金玉酒楼就大肆作秀,摆出一副坚决支持林业的架势,还自己把自己的野味餐厅都贴了封条。

说起来,金璐的做法算是支援了林业局的行动,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说明了她的精明。

她趁大家都关注这事的机会将金玉酒楼好好的广告了一番,而且陈京查封西城土菜馆的争议本来就大,现在金璐再这样一作秀,陈京想找她的麻烦都是不可能的了。

“你们……”女孩有些吃惊的看着陈京,“你和我姐认识?”

“我只认识金玉酒楼的金总,我可不知道是你姐!”陈京笑道。

女孩有些狐疑的打量着陈京,又扭头看向金璐:“姐,他是谁啊?什么领导啊?”

金璐轻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不是天天念叨林业局陈局长吗?他就是陈局长……”

“他……他……他……他?”女孩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快滚出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京,那模样有些骇人。

陈京摊手道:“你可没问我,我住这附近,路过这里……”

“你……你……你……”女孩有些洁白,支吾了半天,她忽然一顿,然后道:“走,去茶楼坐坐!我姐可不常请客,你愿不愿意都得去,谁让你刚才故意骗人!”

女孩替金璐拉开了车门,金璐长发披肩,她抬起双手,优雅的理头发,胸部的空门大开,那两团凸起特别的突现。

陈京不过是不经意的瞟了一眼,便觉得头晕目眩,嗓子眼很是干涩。他不得不承认,金璐的确是个很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