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章 常务副局长

第三十二章 常务副局长 求收藏、推荐

【今天的推荐票好似不行了!筒子们,我们不能放松啊,后面的敌人很凶猛,很勇猛!】

林业局成立木材检查总站、森林公安局,朱森林被调整为木材检查总站站长,蒙虎被确立为森林公安局第一任局长。

陈京被正式确定为林业局常务副局长、党组副书记。

对陈京的这个任命,也标志着陈京去县政府办的事情完全没有了可能。

对这个转变,陈京是有心理准备的,最近县委县政府对林业的关注明显增强,林业局的发展也是一日千里。以前林业局冷冷清清,现在是门庭若市,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不断涌现,几乎就是在一个月之内,林业局便由原来的四十多人,扩充到了目前的一百多人。

按照发展规划,林业局东城办公大楼的扩建工程已经上马,林业局新家属楼的建设也被提上了日程,预计下半年破土动工。

林业局新配车三辆,两辆新桑塔纳,外加一辆猎豹吉普。

另外,整个林业局办公大楼和大院重新装修,工程已经动工,现在整个林业局上下是热火朝天,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对于陈京的任命程序很有意思。

组织部副部长韩家亲临林业局宣布组织决定,下午陈京和林业局局长林中则又同时去县委接受谈话。

在县委,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卞兆南接见了两人,在谈话中,卞兆南态度比较明确,目的是让林中则多给陈京加一些担子,另外,他也特别强调林业局各分管负责人要分工明确。

看来,上面对林中则在林业局搞一言堂,搞独立王国是很有看法了,卞兆南的谈话,针对性很强。

林中则的脸色一直都很白,谈话完毕,陈京和他两人从县委出来,陈京邀请他晚上一起吃饭,林中则冷哼一声,找了一辆的士径直走了。

陈京暗暗的摇头。

他心中清楚,林中则不一定是生自己的气,但在他看来,林中则现在的脾气是没有必要的。

林业局的形势目前很好,作为局长,林中则正是可以大展才华的时候。只要他摒弃固有的老思想,在局里多一些民主,林业局的发展绝对是一日千里,而他完全也可以借此功成名就。

而就在林业局人事调整的第三天,县委县政府决定申请火栗尖自然保护区的筹备小组在县政府工作会议上被确定,林业局陈京被确定为筹备小组副组长之一,筹备组组长由常务副县长王涵阳担任。

另外,县委确定的举办全国茶文化节的领导小组在县委工作会议上宣布成立,领导小组由县委书记舒治国亲自担任组长,县委副书记、县长马步平担任副组长。

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陈京被确定为茶文化节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一连两个有县林业局参与的县重点项目,陈京都作为林业局的领导走到了最前台,这件事情在澧河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稍微有政治嗅觉的人都已经清楚,林业局林中则的时代恐怕要结束了,虽然目前林中则依然是林业局局长、党组书记,但这更多可能只是一个形式了,明年各级班子换届,林中则的政治生涯可能要提前走到尽头了。

相比于林中则的英雄落幕,陈京的崛起成为了澧河政坛最亮丽的风景,陈京在澧河蛰伏了两年,这两年整个澧河对他的存在完全是忽略的。

但是,陈京一朝崛起,通过了平洞和查封河西土菜馆两件事,一下名扬澧河,澧河上下谁都认识了这位从省城下放的年轻局长。

按照陈京目前的情况论,明年换届,他出任澧河县林业局局长几乎没有了悬念。

而陈京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最近他频频下乡视察,在刻意的了解林业局的全面工作,同时从内心深处,他也在深入的思考澧河县林业发展的思路和方向。

不夸张的说,陈京现在是踌躇满志,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一扫以前的低迷,对工作已经完全投入了。

他现在的状态,让他想起爷爷曾经说过的话,“人生总是在几个瞬间变得成熟的”。他以前不太听得懂这句话,但现在他却对此理解很深刻。

万丈高楼平地起,一切都要把握现在,才能拥有未来。

把现在自己所能掌控的掌控好,把自己能做好的做到极致,这其实就是未来……

针对对澧河县林业的发展,陈京经过了仔细调研,科学论证后,分别向县委和县政府提交了长达数十页的建议书。建议书的全称为《关于我县林业规划发展的思考和建议》。

《建议》的核心即是,林业发展如何紧贴以经济建设为纲这个思路走,林业发展如何服务地方经济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如何和地方经济发展相互协调。

陈京的思路很清晰,那就是澧河县林业的发展必须要服务于经济建设,要充分发动群众,全民共同发展林业,在维护生态,保护澧河动植物的同时,要让农民在经济上看到希望。

另外,陈京在其中重点提及到了澧河县林业发展和农业发展互补的新思路。

澧河县一共六十多万人口,农业人口占据了百分之八十,农民的增产增收主要要靠大力发展农业。在南部平原地区,政府可以大力狠抓农业生产。但是在西北部广袤的山区,经济发展一直找不到好的方向。

陈京提出林业发展的新思路,就是基于林业如何紧扣农民增产增收这个思路。

在这上面,陈京是多方面用心。

作为一个政坛新星,他现在颇受关注,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工作方面,他必须要有所作为。

但是,陈京现在向上面提建议,打报告,算是走上层路线。全县科局办几十个,想走上层路线的又岂止是陈京?

就以澧河县论,哪个科局办不希望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受到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重视?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是不占优势的,他过于表现,可能还会引起其他单位人的风言风语。

在共和国,人性就是如此,人性善嫉妒,陈京的风头已经出过头了,再继续出风头,那就明显走错了方向!

在这样的背景下,陈京才想到了联合协调的思路。

林业和农业可以互补联合,现在农业局年年就被农民增产增收问题困扰得焦头烂额,农业局徐彬雅局长天天为这事四处奔波,想办法。在这样的局面下,陈京不担心他的思,农业局不配合。

实际上,陈京就已经放出话去了。

他在全国茶文化节筹备会上和农业局廖伟副局长聊天,就半开玩笑的讲,农业局多忧愁,根本原因就是什么事情都想一个人干,一碗饭想一个人吃。

这些林业局、水利局,有些资源可以互补利用,没人开口要,主动送上门,又担心热脸贴冷屁股,有时候是很难办。

廖伟一听这话,当晚就要请陈京吃饭。

陈京自然不肯这么早就把调子放下来,对廖伟的邀请是断然拒绝。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徐彬雅的电话,他以前和徐彬雅从来没见过面,但徐彬雅在电话中一口一个陈老弟的叫,好像两人交情有几十年一般。

陈京的态度很明确,徐局想吃饭,那对不起没时间。徐局想谈两局协调合作,陈京表示欢迎。

陈京对合作的思路很清晰,他的合作思路已经写在了《建议》中,这份建议已经递交给了县委和县政府领导。徐局是心有多大,那前途就有多广阔,如果《建议》能够得到县委或县政府相关领导的重视,那澧河农业发展前途无量。

徐彬雅老狐狸一样的人,他自然明白陈京的心思。

陈京对自己的心思也不藏着掖着,农业局要进步,林业局也得要有成绩,要合作,双方就得精诚团结,陈京甚至提议,可以把县旅游局领导也纳入新农业发展的阵营中来。

陈京不担心徐彬雅不出力,现在林业局的发展势头谁都看得到,从四十几人,一下扩充了一倍多,达到一百多人。

在今后几年,县委和县政府对全县林业工作肯定是要重点抓,所谓重点抓,那就是资金、人才、政策方面的倾斜,有钱有人有项目,这就是大蛋糕,这样的大蛋糕谁不眼红?

徐彬雅又不是吃素的猫,都是几个红尘中打滚的世俗人,明知机会和风险并存,明知饵后面是钩子,就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和冲动,这就是人性。

徐彬雅这里走了这个思路,陈京这一路视察县里西北乡镇,他的思路和对付徐彬雅的思路如出一辙。

林业局有款、有钱、有项目,这些都有,这些项目和钱肯定是要投到基层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至于投到哪里,投到什么乡镇,这个事情另议。

“财散人聚!”陈京很清楚这一点,一块大蛋糕拿出来大家分,陈京只当握刀子的人,刀柄是什么?刀柄就是权柄!

权利的运行的魅力就在此,不是利用权利把人怎么样,而是要让人主动过来,其运用领悟,难以言传,存乎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