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章 忽然变化

第三十四章 忽然变化 求推荐、收藏

年轻人喝酒,酒到杯干,气氛热烈火爆。

陈京已经成功的从其中解脱了出来,他独自点着一支烟,靠在包房外慢慢的品着。

他和屋子里这帮人年龄相差不大,但却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和他们相处,陈京感到很轻松,没有一点压力,这种感觉不错!

“陈局长,很有雅兴啊,这个地方风景很好呢!”

陈京扭头,金璐俏生生的站在身后,她的头发烫得有些卷起来,一张脸却显得更加精致了。兴许是晚上的缘故,她的嘴唇显得特别的红,唇线的弧度柔和而性感,衬托得她整个人风情款款。

“你好!”陈京点头笑道。

金璐格格的笑,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她腰肢扭动,款款靠近陈京。

陈京能够清晰的嗅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特别的体香,他让开了半个位置,金璐和他同站在了窗口。

“上次我拜访了严主任,主要是关于林业局接待的问题,严主任说非得你签字才行,我本想拜访你,没想到你已经先批下来了!”金璐道。

陈京吸了一口烟:“那是小事,严主任可以做主的,我签字只是一个流程!”

“你倒是挺相信下属的!”金璐笑道。

陈京轻轻一笑,道:“我们政界不比企业,在企业,老板是天,我们在单位则要尊重老同志,严主任这些都是局里的老人,他们的意见自然是要积极采纳!”

金璐沉默不语,两人之间似乎缺少话题。

不知过了多久,金璐忽然抬头:“陈局,有一件事我还没谢谢你!”

陈京盯着她,眼神中很是疑惑,金璐道:“听说郑爽已经宣判了,劳教三年,他在澧河算是完蛋了!即使他将来出来,东山再起的机会也很少,我很感谢你干这件事情!”

陈京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掀开的嘴唇又闭上,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那件事澧河人民都感谢我,不止你一个!”

金璐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她几次想开口说话,都没有说出口。

最后,金璐嗔瞪了陈京一眼,道:“你这人真是,跟你说话怎么总就缺少话题呢?”

“嗯?我怎么没感觉到?”陈京挑眉道。

“你就不会问,为什么我要谢你?你就只会把我划成是澧河人民中的一员?”金璐道,微微带着薄怒,又似乎是在开玩笑,她一双灵动的眼睛闪烁,长长的睫毛上似乎有精灵在跳动,端真是美到了极点。

陈京看得心中一荡,本来就有酒意的他,竟然感到有些难以自持。

不夸张的说,金璐是陈京在澧河见到的最漂亮,同时也是最有韵味的女人……

似乎感受到了陈京的异常,金璐的脸颊也泛起了红晕,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哈,你躲在这里,让我们一通好找!”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破坏了现场的气氛,杜青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走来。

她满脸通红,脚下蹒跚,一眼看见金璐,她愣了一下,笑道:“姐,你也在啊……”

金璐见杜青这幅样子,她皱皱眉头道:“你这丫头,看你喝成什么样子了,今天就这样了,不许再喝酒了!”

金璐扶着杜青,眼睛望向陈京:“也真是的,这群孩子疯,你这个大孩子也疯吗?”

陈京无可奈何的摊摊手,摇摇头,道:“我也没办法,我和他们有代沟了!”

金璐吃吃的笑道:“你就老气横秋吧!青青真的喝醉了,我得送她回去!”

陈京摆摆手,道:“你自便吧!我酒足饭饱,也得走了!”

陈京解开衬衫最上面的钮扣,用手拍了拍脑袋,让脑袋清醒一些,然后迅速转身往楼下走去。

金璐一愣,张张嘴叫了一声:“哎!”想再说话,陈京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她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努力的想动一下,杜青的身子靠着她像一块棉花糖一般既粘又软,她轻轻的叹口气,用力扶着杜青,又几次忍不住回头望向楼梯口,良久,才缓缓离去。

……

夏风,陈京站在澧河的河堤上感受着河风的凉爽。

他脑子里面有一个人儿总是在跳跃,她长发飘逸,她身材高挑,她脸颊精致……

陈京不得不承认,金璐的美丽让他内心有一股很强烈的躁动,他离开匆匆得有些狼狈,就是因为这股躁动,他担心自己的理智控制不了内心的欲望和情感。

对这个女人可能谈不上爱,但是任何男人都拥有的欲望和爱美之心,让陈京在面对金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免疫力在无限度的降低。

陈京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男孩,就像现在,他想着金璐的风情,心中却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

“邹燕现在还好吗?她现在在哪里呢?”

陈京忽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他眼睛望着澧河的尽头,那里是一片黑暗。他忽然有一种欲望,他恨不得立刻长一对翅膀就这样飞到省城去。

他想家了……

“啊……”一声轻微的哼声,陈京一愣,猛然回头,河堤上的桂花树下,一个黑影抱着大树一通狂吐。

陈京皱皱眉头,正欲转身立刻,恍然间,他依稀感觉黑影的轮廓自己很熟悉。

他犹豫了一下,慢慢的靠上前去,借助路灯的微弱光线,他看清了对方的面容,这不是县府办副主任,县长马步平的秘书梁秋吗?

梁秋已经在上个月下放到了易周镇出任党委副书记了,今天他怎么在这里喝得醉熏熏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陈京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他凑上前道:“梁主任,梁主任,你这是怎么回事?”

梁秋继续吐着嘴中的秽物,冲天的酒气和秽物的味道刺鼻的难闻,他嘴中的哈喇子流很长很长,陈京强忍着胃部的不适,掏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梁秋接过纸巾,胡乱的擦擦嘴,终于抬起头来。

他醉眼朦胧,眼睛眯成一条缝:“你……你……是哪个?你管我干什么?老子喝点酒也要人管吗?我跟你讲,老子谁都管不了!”

梁秋本来文质彬彬的脸上,此时尽是凶狠的神色,他用力的挥舞着胳膊,脚下蹒跚不稳,就要向陈京扑过来。

陈京连连后退,梁秋道:“你不要走,不要走!你不要以为马县长就这么不济事,我跟你讲,县长今天已经去省城了,他……他舒治国是整不死马县长的……”

陈京一愣,脚下停住,上前拉过梁秋的胳膊,道:“梁主任,你冷静点,我是陈京,林业局陈京!”

梁秋醉眼盯着陈京的脸上,喃喃的重复:“陈京?林业局陈京?”

“哦,哦,我想起来了!楚江才子嘛!我知道,我知道,县长很赏识你,很赏识你啊……”他推开陈京的搀扶,“我没醉,没醉!县长这次去省城,就是要解决盘山镇问题的,多大一点事啊,能够难得到马县长?难不到,难不到……”

梁秋声音说得很大,这个地方离金玉酒楼不远,陈京皱皱眉头,扶着他招呼了一辆的士。

梁秋的家陈京不知道,他只好将梁秋送到了农业局宾馆,到宾馆,陈京和农业局廖伟副局长打招呼要了一间房,将梁秋送到房间里,让服务员熬醒酒汤给他喝。

一直等到梁秋沉沉睡去,陈京才自顾回家休息。

回到家中的陈京又怎能睡得着?他意外的碰到醉熏熏的梁秋,让他听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马步平可能遇到麻烦了!

舒马斗在澧河不是秘密,舒治国和马步平两人就斗了这么多年,一直以来,两人都棋逢对手,互有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

今天陈京如果不是碰到梁秋,他断然不会知道马步平的情况,梁秋何许人也?那是马步平的绝对心腹,政府第一秘全县闻名,他借酒浇愁到这种程度,这说明马步平这次是遇到了极大的麻烦了。

陈京再联想到县里近期的人事变动,他越想心越惊。

别的不说,就说现在林业局,林中则处于如此尴尬的位置,这真是县委领导对其有了很不好的看法吗?这个问题如此认为,恐怕有些简单了。

林中则这么多年都追随马步平,现在他被挂起来,这个信号还不明显?

还有平洞乡王清闲,陈京这次视察平洞,明显感觉王清闲的言谈举止和以前差别很大,举止远没有以前那般从容,而且黑眼圈很深。

王清闲在澧河政坛算是老资格的乡镇党委书记,他和马步平是多年的交情,王清闲的憔悴,是否和马步平有关?

这样多方面一联系,陈京脑子里面越想越觉得梁秋的话假不了,一时他思绪万千,对整个澧河政坛的事情,他都禁不住要梳理一遍,他的嗅觉告诉他,澧河政坛正在酝酿一次大的变化。

也许整个澧河政坛的洗牌就在近期,一旦那样,自己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