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7章 出馊主意

第三十七章 出馊主意 求推荐、收藏

【今天南华外出,这章是自动发布的,很担心票票啊,希望兄弟们不要忘记支持了!】

文建国抬手看表,十二点半,离约定时间过了半小时了,还没见到那个陈京。

文建国略微有些焦躁,现在马县长天天就呆在宾馆套房里面,虽然看上去精神不错,但是文建国总觉得马步平情绪不稳定,文建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是黔驴技穷啊!

昨天和今天,文建国两次往水利厅以及其下属的移民局打电话,说澧河马县长想拜访相关领导,得到的答复统统都是领导日程忙,暂时安排不过来。文建国自然清楚,这些都是客气话,人家领导根本就不想见马县长。

一县之长在下面牛气哄哄,进了省城,随便从单位拎出来的都是处级干部,再说全省有八十多个县,哪个单位会把县长当太大的事儿?不夸张的说,马步平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

“你是文主任吧!我就是陈京。”

文建国一扭头,一牛仔裤,一花格子衬衫,配着一副墨镜,很年轻,十足的公子哥儿样子,这就是陈京?

“你好!”文建国点点头,微微起立,陈京按在他肩上压了压,其时服务员过来,陈京用地道的楚城话道:“上一杯哥伦比亚,快点!”

然后陈京一屁股坐在文建国对面,摘下眼镜,揉了揉蓬松的眼睛,道:“迟了一会儿,昨天睡得有些晚!”

文建国一直在观察陈京,他没有再寒暄,而是冷不丁的道:“陈局,我听说你认识赵副厅长,可赵副厅长在新加坡学习去了,这……”

陈京抬头看向文建国,皱皱眉头道:“是吗?这样还真有些麻烦了……”他嘴上说有些麻烦,脸上表情却满不在乎,他用手敲打着桌面,忽然道:“文主任,你觉得如果赵副厅长没去新加坡,这事就一定能成吗?”

陈京语气一变,一改刚才的慵懒,变得认真,道:“澧河水利移民问题,是很复杂的问题,如果那么容易解决,你文主任还需要在这里住几年?我可跟你讲文主任,有些事我帮忙可以,但我不做承诺。

你在省城待了几年,想必也知道省城的水有些深,我也不是孙悟空,什么都能做得到……”

“那是……那是……”文建国立马迎合,脸上的神情彻底舒展了。

陈京的话是说到他心坎上了,此时文建国终于相信陈京是有几分本事的,不是那种别有用心,过来胸口碎大石的人。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奇怪,如果陈京过来就是大包大揽,文建国自然会怀疑他。陈京一来就把丑说在前面了,这一下就抓住了文建国的心。

文建国本来是束手无策,现在一下抓到了陈京这根救命稻草,他之前稳重形象全都层层崩溃了,开始向陈京大倒苦水,他说得可怜兮兮,只差眼泪没流下来。

陈京品着咖啡,认真的欣赏着文建国的表演,当然可能也是对方的肺腑之言。

但是陈京现在只是想笑,他根本就不认识赵副厅长,他昨天也没人给他接风,他从踏进楚城干的一切,都是瞎扯淡的事儿。

现在看来,他干的这些欲擒故纵,扯淡的事儿不是画蛇添足,文建国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人家在省城老老实实的跑了几年的关系,背后又有澧河这样一个县的支持,要唬住他,不用些手段怎么行?

现在看来,陈京的这些手段是发挥作用了,文建国是在向陈京交底。

文建国底交得很扎实,陈京听得眉头越皱越深,听到最后,他心是透凉透凉的了,他不由得笑自己先前想得有些天真了。能难倒马步平的事又岂是那么容易解决的?澧河移民的问题,那是剪不断、理还乱,越搞越复杂。

盘山水库的动工时间,原定是95年下半年,但是后来省里改变既定决议,决定提前一年动工,这一年的提前让澧河县委县政府负责的移民工作非常被动。

当时澧河县拿到的消息,盘山水库大坝高318米,移民的范围是按这个大坝高度操作的。可是后来,大坝建成只有288米高,楚江水电集团对移民这一块的补偿只认288米高大坝的这个应该移民范围。

这中间差30米,那完全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30米就牵涉到了近千人的搬迁,总安置资金高达两千多万近三千万,这是第一个分歧的地方。

第二个扯皮,当初根据政策,对一部分农业人口的搬迁,可以在搬迁过程中解决一批人的城镇户口,当时这个比例是省移民局统一确定的。在政策确定的时候,当时城镇户口还是香馍馍。

但是现在,很多农村人口意识到了城镇户口的弊端,他们不愿意再以牺牲安置资金为代价,盲目的追求城镇户口。

当时政策制定的时候,特别强调资源,但是省移民局却把比例固定,这样一来,移民安置资金又出现了一笔较大的缺口,这笔缺口现在成了省里委屈,市里委屈,县里更委屈,不知道如何协调处理。

省移民局对这事也在统筹规划,但是具体移民的问题,并不是单移民局拨款,还牵涉到楚江水电集团。楚江水电集团却又能拿出准确的补偿根据来,完全站在了理的角度,这扯来扯去,根本就达不成共识。

文建国说得仔细,他边说边观察陈京,陈京本来听得心透凉透凉,但他一看文建国的神态,他连忙打起精神来朝文建国摆手道:

“文主任,你别说了,这些东西我头斗大了,绕得我晕头转向!”

文建国摊摊手,道:“这不是吗?谁遇上了这些事不晕头转向?”

陈京打断他的话劈头问道:“这样,我问你,马县长现在精神状态怎么样?”

文建国叹口气道:“能怎么样?现在也是束手无策,别人一听说澧河领导来了,躲都唯恐来不及,哪里接见马县?”

陈京皱眉,道:“文主任,这就是你做事欠考虑了!马县来省城,不管事情有没有进展,你也不能让他整天就呆在酒店里面无所事事,你得尽地主之谊,让马县多了解一些省城的情况……”

文建国一愣,连忙拍拍脑袋道:“你看我这是急糊涂了,陈局一语惊醒梦中人!这样,明天我就安排马县和茶科所领导见过面,一起吃个饭……”

“文主任,别介!这事不能那样干!”陈京打断文建国的话,“现在的马县重要的是放松,首先精神要放松,你安排省茶科所领导,一谈又是工作,你让他怎么放松?”

文建国神色变得谨慎凝重,他仔细打量陈京,此时他才第一次体会到面前的这个小青年不是那么的简单,考虑问题很细致,接待领导很有经验!

这一次,文建国是真的放下了架子,他凑近陈京,道:“陈局,您有什么好办法?只要你有办法,我文建国给你磕头都行,看马县天天这样愁眉苦脸,我这心里不是滋味啊!”

陈京轻轻的笑笑,道:“文老哥,你跟我这么客气干啥?说起来在楚城,我算是地头蛇,这么点小事,我自然来安排!”

他顿了顿,眼睛盯着文建国,道:“文主任,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些年我澧河人艰苦奋斗,外出打拼的人很多。就以省城来说,我澧河人来省城工作的就数以万计。这其中有相当一批澧河老乡,都混出了名堂,有的还混出了大名堂。

我来牵个头,让澧河同乡会筛选几个有一定影响力的澧河人,让他们尽一尽地主之宜,出门不忘家乡嘛!家乡的父母官来了,他们应该尽地主之谊嘛!

再说,这些人那也都是咱澧河的骄傲,我相信马县也很乐意见见他们,见见自己子民中的精英,这是给他们鼓励,同时也是要告诉他们,让他们发达了不要忘记家乡……”

文建国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陈京话还没落音,他已经鼓起了掌。

“哎呀,陈老弟!你真是我的救星老爷,你这个思路太好了,你说我这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这其实手头澧河老乡不少……”文建国道。

“我说我来牵头,就是要避免你请那些和体制擦边的人,我们就请几个搞企业的,大家才是一个圈子嘛!”陈京道。

“对!对!对!应该这样,应该这样。”文建国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那行,这事我们立刻行动,我现在就带你去见马县,他乡遇故知,马县一定会很高兴!”

陈京抿嘴好笑,文建国一激动就语无伦次,什么叫他乡遇故知?自己和马步平能够算是故知?

事情能够进展到现在这一步,陈京内心是满意的,在省城见马步平和在澧河见马步平那完全是两个概念,在澧河马步平是一县之长,高高在上。但在省城,他的光环淡去了,在这样的场合和他见面,又哪里能够和在澧河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