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第三十九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求推荐、收藏

【求推荐、收藏!昨天打赏的兄弟:哥被姐杯具鸟、xunxun98620,宇文成烨,宁夏石化,老周老周。感谢兄弟们的支持!】

菜是红烧肉,另外还有外婆菜和臭豆腐,地道的楚城风味。

陈京吃起东西来是狼吞虎咽,范江则一愣不愣的坐在他正对面,筷子都没动一下。

“怎么了?老范,你忙了一天,不知道饿啊!”陈京皱眉看着范江,感到今天对方有点不正常。

“今天应该喝点酒!”范江一字一句的道。

“喝酒?要喝你喝!我懒得喝。”陈京没好气的道。

范江忽然站起来,一手扯着陈京的衣领,脸凑到陈京的近前,陈京脸色一变,道:“我靠,你干啥?你毛病啊!”

“别他娘的吵!”范江嗓门一开,更大,“我只想他娘的看清楚一点,什么时候你这么牛逼了?刚才那可是丽都酒店集团的洪亮啊,还有李万福珠宝的老板李丛生,楚江机场集团副总周环……

这些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我见他们那都是毕恭毕敬,可你……你……”

范江一连说了两个你,松开陈京的手,一屁股坐在原位,道:“老子今天觉得我这二十多年白活了,兄弟,你牛!你牛!”

范江扭头冲着服务员叫:“来酒,来酒,炸弹二锅头,来两瓶!”

“你是少见多怪吧!真要喝酒?”陈京皱眉道。

“要喝酒!你现在有些理解你当初的选择了,我们充其量就是个给别人打工的奴隶,而你则不同,不同啊……”范江有些感慨。

“我就说呢,你上学的时候,什么都比我牛!怎么大学毕业了,反而就混回头了,跑到澧河那个旮旯去了!今天我明白了,我还自我感觉良好,原来整个就是个**,太**了!”范江用力的拍脑袋。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他内心深处很汗颜,今天他是很牛,但这不过是狐假虎威,有马步平这张牌在后面,他底气十足,是做足了板眼!

洪亮将确定的六个人一一带过来和他谈话,陈京一个个的和他们交流,态度自然是和蔼的,但是这样的谈话完全是对等的,隐隐陈京还有点把关的意思。看到几个大佬其中有人还有些忐忑的神情,一旁的范江心里是完全失衡了。

因为他一直以为陈京混得很糟糕,现在看这几个省城有名的有钱人,经常动辄就冲三江传媒发火的大佬,在陈京的面前就像小学生一样乖觉忐忑,这和他心中想象的形象相差太远了,他简直都不敢相信陈京就是他那个曾经很迷茫、很落寞的好兄弟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和陈京上次见面间隔还很短,但是两次见面反差极大,这样范江对政治又有了新的理解了。

另外,陈京明显比以前沉着稳重了,他言谈举止,给人的感觉都颇有城府,让人不可轻视。要不然,今天陈京见个个都是成精一般人物,陈京又哪里那么容易镇住他们?

……

六名澧河籍老板宴请父母官的宴会就在丽都酒店,马步平欣然参加。

丽都酒店洪亮这些人,无一不是久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搞气氛、拉关系的水准相当的高,整个宴会的气氛非常的好,让马县长很开心,同时又不显得过了分寸。

马步平在酒桌上讲话,高度肯定了澧河老乡们闯省城取得的成绩,同时他也代表县委县政府欢迎各位老板返乡投资,马步平承诺,只要是桌上的这几位老板回乡投资,肯定给予最优惠待遇。

另外,马步平还谈到,针对一些有政治诉求的老板,县里可以出面给予积极斡旋,可能让县、市甚至省一级政协占据一席之地。

马步平的这个承诺,取得了积极的反响,几个老板都乐开了花。

他们事业做起来了,但本质上在城里眼中还是土老板,企业也大都是家族企业。这样的企业在地级市或者县级单位显得很牛,但放在省城,他们的存在也就不过如此了。

在省城人的眼中,他们有地位,但那种地位也不过就是有钱人而已,跟那些真正的企业家,经常和政府高官频频对话的精英老总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们赚到了钱,自然希望有更高一级的追求,现在马步平能够做这些承诺给他们,虽然这只是酒桌上了话,但是有了这番话,等于就和马县长建立了关系,以后这个关系继续保持,就一多了一条路子。

这些都是精明的商人,他们自然知道这条路子的价值有多大,所以对今天的这顿请客,他们是相当的满足。

一顿饭吃完,丽都有现成的娱乐中心,大家又去娱乐中心唱歌喝茶。

马步平今天的兴致很高,作为一县之长,他从澧河来到省城,可以说是反差巨大。他人在澧河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是黄土铺地,净水泼街,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一帮人,那是前呼后拥。

可是进省城后,他要办个事情处处碰壁,省城任何一单位的门户之深,都不是他这个县长能够完全深入的。

但是今天,能有这样一顿愉快的晚餐,让他离开故土,依旧能够感受到他作为一县之长的威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时候,他处于困境,这样的愉快更是难能可贵。

晚上唱歌,洪亮凑到陈京身边请示,问叫女孩子合不合适,陈京摆摆手道:“唱歌嘛!我们不应该歧视女同胞,应该让女同胞广泛参与!”

洪亮一听这话,他自然明白陈京的意思,他赶快安排,安排来的女孩都是公司的正式员工,没有一个风尘女子。

为了不让人误解,洪亮让自己的老婆和儿媳妇一起过来,这样的感觉有男有女,有点小暧昧,但气氛却是健康的,高雅的。

马步平一连唱了两首歌,将话筒交给了后面人,陈京躲在一旁吃水果抽烟,马步平向他招招手。

陈京连忙凑过去,马步平指指沙发让他坐下,道:“你是爱动脑筋的人,你这个地主之谊尽得好,是真的用心了!”

陈京笑笑,道:“只要马县满意就好!我尽地主之谊虽然是碰巧,但我可一直都惦记着去政府办是真呢!”

马步平一愣,他似乎没有预料到陈京说话如此直接,但旋即,他笑笑道:“只要顺利过这一关,你的调动我拍板了!”

他一说话,和陈京相视一眼,两人同时笑起来。

马步平接着道:“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这次省城之行,我自己是有个计划的。这个计划我一直没跟大家说,明天我们在临江宾馆有个会,你也来参加吧,大家一起再议议。”

陈京连忙站起身来,有些受宠若惊,而就在此时,唱歌的那边起哄要马步平再献歌一曲,马步平站起身来,大声道:

“来一曲就来一曲,就来纤夫的爱吧!我考验一下你们这些小姑娘的胆量!”

“哟!”一阵起哄,大家纷纷鼓掌,而一名小姑娘红着脸拿着话筒上前陪着马步平唱歌,一老一少唱得不亦乐乎!

陈京拿着杯子,杯中的红酒殷红如血,他冷眼看着这喧闹的一切,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心中分外的舒坦!

刚才他和马步平说的几句话很随意,但是这几句话却非常重要,马步平承认自己要过这一关,他能说出这话,实际上就是初步接纳陈京了。不是自己人,他能把自己的窘境说出来?

另外,陈京对马步平的判断是正确的,马步平不是那么简单莽撞之人,一县之长能是简单莽撞之人?

马步平对自己的省城之行是有计划,有想法的,他迟迟没有动作,可能是另外有目的。这个目的恐怕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

陈京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自作主张,他先前想过很多办法,他一个办法都没有用。现在看来,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否则极有可能画蛇添足了!

而陈京对梁秋说省水利厅赵副厅长是他爷爷学生这话,恐怕也只要梁秋把这话当成了有价值的东西了。马步平可能不知道这话的存在,文建国知道这话,却更知道其一文不值。

陈京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这些瞎扯的东西最好不要有了,在这个圈子中,就没有一盏省油的灯,别说马步平这个层面自己暂时还远远达不到,就是相比文建国,自己的火候都差了很多。

如果不是文建国被事情困扰,如果不是文建国不了解陈京,而这个地方又是在楚城,陈京本身是楚城人的话,陈京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就接近到马步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