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章 陈家骄子!

第四十章 陈家骄子!

陈京一共三兄妹,他的姐姐陈婷月已经结婚了,而这次结婚的是他的妹妹陈灿。

陈京的父亲陈之栋和母亲钟秀娟都是小学教师,父母现在双双休息在家,日子过得清闲是真,但是没有什么闲钱,和普通工薪阶层的退休夫妻没有两样。

因为妹妹出嫁的原因,陈京家这几天非常的热闹,家里伯父、姑姑以及在楚城的表亲都聚在一起,陈京家亲戚不多,他这一代连表兄妹算上一共才十个人,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整个大家庭算是比较和睦的。

陈京自小在家里属于大家疼爱的对象,家里宠得厉害,但长大参加工作这几年,整个大家庭又对陈京的遭遇感到很失望,这是一种很复杂甚至有些矛盾的心理。

陈京的父亲陈之栋这两年对儿子都不给好脸子看,他是老思想,“父母在,不远行”,陈京现在流放到澧河那个穷乡僻壤,宁愿受那份苦,也不愿在省城上个体面的班,这让他很不理解。

别人的儿子远行都是去首都,去香港,甚至出国留学,他的儿子出去是去乡下。

就算是去乡下,陈京干脆去藏区、边疆几省,打着支援边疆的口号,过去表现几年,那也有面子,陈京偏偏去整个楚江省最偏远的澧河县,提起这事陈之栋就觉得窝囊。

不仅陈之栋窝囊,陈家的人都觉得陈京太老实,太死读书了,如不是家里还有老爷子罩着,陈京休想在澧河待这么长的时间。

陈京回省城好几天没有待家里,大家就都对他有意见了。

等陈京兴高采烈的回家,陈之栋劈头就问:“这几天疯疯癫癫,我们瞅了你一眼就不见踪影了,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京被老爸问得哑口无言。

陈灿凑上前,道:“哥,你不会在活动想回省城吧!那可不容易哦,你要活动也得等我的大事办完后才行,这几天你可不能再乱跑了!”

陈京抬手给陈灿一个爆栗:“你这小妮子,怎么跟哥说话呢!就学人家阴里阴气的。”

陈灿嘻嘻一笑,陈京大姑妈家的表姐黄丽也在,她嫁得好,婆家搞工程的,有钱,平常在家里她的范儿也最足。

她扭头对陈京,道:“我说京子,你别怪小灿挖苦你,你这也是的,堂堂的大学生,哪里找不到事做?只要你应一声,我让你姐夫帮帮你,找个国企上班,楚江重工怎么样?

在那里面上班,不比你现在有面子啊!”

黄丽顿了顿,话锋一转,对周围的几兄妹道:“我经常讲,读书多了容易犯傻,咱家京子就是一个例子。小时候哦,家里个个都夸他,我们这些人都是乱无一用,就是京子最棒。那就是放个屁,都是京子放得香。

现在怎么样?现在我们这十兄妹,后面没成年的咱不说,走入社会的几个,京子……”

陈京咳了咳,脸色有些难看,黄丽表姐为人就是这般势利,再看家里,他老公闫名架着二郎腿,翘着莲花指和堂哥下象棋,陈京自进来这么久,他就正眼没瞧过。

陈京的大伯陈之华在一旁观战,对陈京的进门就仅仅就是皱皱眉头。

陈京靠向母亲钟秀娟的身边,母亲拉着她的手轻轻抚摸,陈京心一下就释然了,种种负面情绪烟消云散。

“赢了,赢了!小黄皮,跟我下棋,你水准差了一些!”闫名的嗓门大,堂哥陈哲一脸谦虚的道:“我都说下不赢你了,你非得要逼我下,你这不是硬要**我吗?”

陈哲这几年跟闫名混,也混出了一点样子,昨天陈京隐隐听他们讨论车的事情,估计是要买车了,气势也是牛得不行。

“好了,好了!都静一静!”伯父陈之华说话了,“今天我看都来得差不多了,小灿的婚礼我们女方这边先摆酒,现在酒店、首饰、嫁妆都没订好,对方人家条件好,我们可不能堕了陈家的颜面,今天你们能来的几兄妹都到齐了,我们分一下工……”

陈之华说到此处,他皱皱眉头眼睛瞟向陈灿:“怎么?小灿,你今天还这身装束?今天还上班?”

陈灿笑笑道:“今天最后一天上班,我过去就向主管请假,我不是卖珠宝吗,今天首饰也得去店里选呢!”

“我去,我陪小灿去!”黄丽凑到陈灿身边,另一只手拽着他老公,“我和阿名去李万福珠宝……”

“那我就去给妹子看嫁妆,床柜什么的!”堂哥陈哲道,另外还有两位表妹则要求去电器城。

“月婷姐,那你们就去安排酒店的事儿。”黄丽临时充当家长的角色,他瞅了一眼陈京:“京子,你刚回家,陪舅舅舅妈,作为机动人员!”

一通安排结束,一屋子人大家兴高采烈的去忙活了,就留陈京和几个老一辈。

姐陈月婷和姐夫汪国瑞最后走,两人倒拉着陈京说了好些话,汪国瑞也是老师,为人忠厚,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京子,别往心里去,丽姐他们都是心直口快!哥支持你,好好干啊,才25岁,多年轻啊!”

“哥,你真当我受打击了?”陈京似笑非笑的道。

陈月婷捏了捏陈京的脸颊,有些心疼:“你都瘦了!在外面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呢!”

陈京心一暖,笑了笑,想说话却什么也没说出口,姐姐自小疼爱自己,两姐妹敢情非同一般。另外,陈月婷结婚都三四年了,还没有小孩,这也是整个家里都很担心的事儿,陈京这次回来就感到姐姐明显比以前憔悴了,眼角出现了鱼尾纹。

陈月婷和陈京说了几句话,一把拽着陈京离开客厅,从手提袋里拿出一沓钱塞过来:“京子,你去阿灿那里一趟,咱家妹子嫁人,可不能沾别人的便宜,这些钱你拿着。”

陈京一愣,立刻明白姐的意思,陈月婷对黄丽夫妇的傲气也颇为不满,担心买首饰的时候出现状况,灿灿会受到委屈!

陈京拉着姐姐的手,道:“姐,你不用给钱,钱我有。”

陈月婷瞪了他一眼:“你的钱是有大用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得跟我找个弟妹了,这钱能乱花吗?”

她说完,扭头便走,拉着老公便出门,陈京怔怔的站着,心中感觉酸酸的,有姐姐疼爱的感觉真好。

……

陈月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陈京赶到陈灿上班的店面的时候,他正看到黄丽和闫名在那里和人争执。妹妹陈灿站在一旁,神态很尴尬,满脸通红。

黄丽针对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工作服的中年女人,她嗓子有些尖,调门很高:“你们李万福管理怎么这么死板?我妹子结婚就多请三天假,这都不可以吗?这样吧,我买你们一万块钱的首饰,你给我妹子多批几天假……”

中年女人摇摇头,道:“不行的,我们公司有规定,婚假只能是那么多天,不能延长!这个不是我能做主的,您就是买十万块钱的东西都不行!”

“这么个破营业员的工作,还这么多条条框框,干脆不干了!”闫名在一旁嗡声道,他扭头看向陈灿,“灿灿,你在这一月挣多少钱?”

陈灿上前道:“表姐,表姐夫,你们行了!公司有公司规矩,我请这几天假够了!”

“够什么够?你结婚,我和你姐夫送你们桂林旅游的套餐,你们难道不用吗?你不会看不上我这个表姐,这点面子都不给吧!”黄丽打断她的话。

陈灿面红耳赤,她又到中年女人面前,道:“花姐,我请假三天,您看不要工资行不行?”

中年女人哂笑,道:“公司的规定不可以更改,任何人也不得例外!除非你不干了,否则请假的事断然不可能!”

女人的嘴唇很薄,她顿了顿,舔了舔嘴唇,嘟囔道:“有几个臭钱的暴发户,来我们李万福显摆,真是……”

黄丽耳朵尖,一下听到这话,立马上前要找她论理,陈灿上前拦着她,黄丽瞪了陈灿一眼:“灿灿你怎么……你就跟你哥一样没出息,怎么我二舅家你们三姊妹就这么胆小,你怕她什么?她还能吃人不成?”

陈灿拼命拉着黄丽,眼睛扫向周围的人群,一下看见陈京,她如遇救星般叫了一声:“哥……”

陈京从围观的人中出来,一手将黄丽扯开,黄丽直愣愣的看着陈京:“京子,你……你……你好啊……”

陈京不理他,径直走到中年女人面前,道:“你就是店长?”

中年女人气没消,冷冷的点头,陈京笑笑:“怎么?请假的事就一点商量没有?”

“我们李万福是全省连锁,规范化管理,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例外!”中年女人冷冷的道。

“陈京,你是不是男人啊,屁大点事都怕惹,有你姐夫担着你怕啥?还用得着去求这女人?”黄丽声音很大,“让灿灿把工作辞了,咱不伺候了,灿灿以后工作的事,包你姐夫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