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1章 请假风波

第四十一章 请假风波 求票

【昨天打赏的兄弟:老周老周,宇文成烨,雨云,ying3282720,宁夏石化。谢谢你们!

兄弟们,推荐票很不给力啊,看书的兄弟们,千万别忘记砸推荐票啊!】

场面很尴尬,陈京两边不讨好。

他表姐夫闫名皱皱眉头,低声对黄丽道:“你们家这些人,都是没什么出息的,我看呐,你二舅家这次嫁女,不靠我们帮衬,非得闹出笑话来不可!摊上这么一帮子亲戚,真是哭笑不得。”

闫名在后面抱怨,陈京却在和店长对峙,陈灿听到了表姐夫说这话,她心中委屈得不行,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她自小就和陈京最亲近,陈京现在被人家笑话,她比自己受委屈更难受。

“哥,你走吧!”她凑到陈京身前,扯了扯他的衣袖,眼泪都出来了,“咱这工作不做了,反正建子不想让我上班的,我们就回去吧!”

陈灿咬牙说出了辞工的话,她本是要强的女孩子,嫁人了她也不想让老公养着,而对这份珠宝店的工作,她也很珍惜。

女孩子没上过大学,能够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工资还不低,很不容易,她内心是一百个不愿意离开这家珠宝店的,可是看哥哥的样子,这场面再胶着下去,肯定会伤哥哥的自尊心的。

陈京回头冲陈灿笑笑,轻轻的摸了摸陈灿的脸颊:“好了,不要哭!事情总有解决办法。”

“那这样,公司规定既然这样严格,你这里有电话,我给你们上司打个电话,我自己跟他沟通,你看行不行?”陈京冲中年女人淡淡的道。

中年女人一听陈京这话,乐了,嘻嘻一笑道:“那行啊,我这电话任你打,你打过去啊!我看你找谁?”

“哥,别打了,我们回去吧……”陈灿拽着陈京,她有些不忍心看哥哥继续在别人面前丢面子。

一旁的闫名瘪瘪嘴:“丢人现眼,说来说去还是害怕失了那个破工作,打电话求人,还不如当面给人磕几个头呢!”

陈京面色淡然,好像没听见闫名说话一般,走到柜台上拿起电话,从衣服里面翻出几张名片看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片刻电话接通,听陈京的声音:“是李总?我陈京!……客气了,是这样,我有个朋友是你公司的员工,因为结婚想请几天假……”

陈京的语气平和,将情况对电话说了一遍,等了片刻,陈京道:“那行,行!”

陈京朝旁边满脸疑惑的中年妇女努努嘴:“让你接电话呢,你们老总!”

中年女人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从陈京手中接过话筒,便听见内面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是哪个分店的?我是李丛生!”

“李……丛……生?”中年女人一下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她脑袋一懵,舌头一下就转不过弯来了:“李……李……李总?您……您……”

很快,周围的人只看到她腰弯得像虾米一样,嘴中重复的就两个字:“好的,好的,好的……”

电话并没有打很久,又听女人说两个字:“是妹妹……”

然后再说几句话,女人将电话挂断,脸早涨得通红,刚才薄嘴唇能说会道的中年职业女性形象彻底被颠覆,她似乎一下就变得木讷了。

“陈……陈先生!”女人对陈京做的第一个动作是鞠躬,不是点头示意的鞠躬,而是腰杆弯了下去,成九十度的大鞠躬。

“李先生刚才批复,可以给陈灿请假三个月!奖金工资一切正常,刚才我……我……”女人想起刚才自己说话的斩钉截铁,现在又不得不改口服软,她就感觉舌头短了一截,说话变得结结巴巴含混不清了。

“三个月?”陈灿惊呼一声,“哪有婚假三个月的?”她眼睛看向陈京,脸色变得极其古怪,她实在不明白,哥哥刚才是跟谁打的电话,怎么店长会一下拘谨成这个样子了。

即使是楚城的高级区域总监,店长也是可以和对方开玩笑的,要知道自己的店长可是李万福的老人了,李万福的高层有很多人都认识她的。

陈灿惊讶,黄丽和闫名也有些傻眼,他们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有些反应不过来。看陈京这一身有些土里土气的装束,他刚才找的是什么能人?怎么事情会发生这么多的转变呢!

黄丽头脑简单,得理不饶人,她冲上去冲着中年女人嚷道:“你刚才不是说你们公司规矩严格吗?怎么?刚才多请三天假都不可以,现在却一下可以请三个月婚假了?”

中年女人脸涨通红,神态尴尬到几点,支吾了半天,又朝陈京鞠躬:“陈先生,李总的指示,今天您所有的消费都八折优惠,刚才陈灿选的首饰我马上让人包装好!”

陈京笑笑,正要开口说话,黄丽又抢口道:“你们什么意思,为什么绕开话题,我就一个妹妹,结个婚首饰还用打折?”

中年女人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又要鞠躬,而就在此时,店门被人推开。

所有人同时扭头,外面有点小雨,一辆黑色的七系宝马停在店门口,推门的是两名西装笔挺的青年人,他们将们推开,同时将手中的伞撑开,一左一右的就站在店门口。

另外还有两名西装青年人将车后门拉开,同样撑着伞,车后座下来一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生得高大魁梧,一双眼睛特别的炯炯有神。

两名撑伞的青年垫着脚才勉强够得着。

男人一下车,眼睛就定格在了陈京的身上,脚步变得很快,老远就伸出手来:

“哎呀,果然是陈局长!陈局长光临我这个小店,我们这真是蓬荜生辉了……”

陈京脸上挂着笑,上前两步伸出手:“怎么?公司的总部就在这附近?”

来人不是别人,李大福珠宝的老板李丛生,他的籍贯就是澧河人,严格说起来,是他父亲是澧河人,李丛生倒没在澧河生活过。

洪亮把李丛生拉入澧河的同乡会中,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壮大一下声势,充一下面子,李丛生作为商人,对这样不用付出太多,却能广交朋友的事情自然是乐意的。

而这次澧河老板联袂请父母官马步平吃饭,气氛确实搞得挺好,马步平在宴席上海给足了李丛生的面子,李丛生从内心,自然是对那天吃饭非常满意的。

而他今天正到上班的路上接到陈京的电话,陈京所在的分店又在总公司附近,他让自己就径直过来看看。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李丛生从来就不错过给人戴高帽子,给人撑面子的机会,他深知国人都好面子,对国人来说面子就是天,对这种不用付出实际东西,只需让人觉得有面子的事儿,李丛生最是喜爱。

李丛生紧握这陈京的手,嗔怒道:“陈局,你跟我见外了,家里有喜事也不告知一声,怎么?嫌我老李一介商人,攀不上你们这个书香官宦门第?”

陈京晃了晃手:“李总日理万机,我就担心打扰了您工作。”

李丛生哈哈一笑,眼睛却看向了站在旁边早已经痴痴傻傻的陈灿,道:“你就是陈局的妹妹吧?果然亭亭玉立,马上要当新娘子了,心里感觉怎样啊?”

陈灿脸通红通红,双眼尽是激动之色,他在李万福工作多年,公司的创始人李丛生先生已经被很多领导、培训师、以及同事们神化了,李万福的企业文化其中就有崇拜李丛生的部分,陈灿年纪也不大,自然受到了这种企业文化的影响,对她从未见面的李丛生,从内心深处是膜拜的。

可现在,她一直崇拜的老板,竟然就站在她的面前,而且紧握着哥哥的手,两人好像是老交情一般,这让她觉得特别的不真实,宛若在梦中一样。

还有,李丛生叫哥哥局长,哥哥现在是什么局长?什么局长这么厉害,能够让老板在他面前如此恭谨?

陈灿变得木讷,黄丽两口子也差不多。

说起来黄丽和闫名,也就是家里有俩小钱的主儿,平常喜欢显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几个小钱。

这样的人其实从骨子里面还是有些自卑的,他们在比他们差的朋友面前有多显摆,当他们遇到比他们强的人之后,内心就相应的有多自卑。

两人见识再浅,也知道李丛生其人,在楚城步行街街头,那李万福的巨幅广告上,李丛生手拿钻石象征财富的形象整个楚城人都见过,这样一尊大菩萨,竟然出现在李万福的一家分店中,而且目的是为了见他们的表弟陈京。

在此之前,无论是黄丽还是闫名,两人对陈京都是抱有很深的偏见的,总认为陈京窝在澧河那个旮旯,那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那就是乡下。省城人认为全省除省城以外的地方都是乡下,这大致就是楚城人妄自尊大的优越感。

在他们想来,陈京整天打交道的就是一些乡里巴人,又哪里想过陈京竟然黑瓶子装酱油,连李丛生这样的大佬都认识?

而且看两人握手寒暄的样子,那不止是认识那么简单,完全是交情匪浅呢,陈京带给他们的这种反差,完全不止是让她们错愕那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