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2章 马县长风范

第四十二章 马县长风范

【兄弟们,官策上了三江榜推荐,大家千万别忘记砸三江票!推荐票、三江票南华都猛力召唤!

兄弟们,给你砸票啊,我们一起冲啊!!!!!】

“京子,哥这车有点小毛病,车里有股油味儿,你可要克服一下!”闫名笑嘻嘻的对坐在车后座的陈京道。

陈京坐在车后座闭目养神,道:“我没事!”

闫名通过后视镜,见陈京似乎要休息,他连忙又殷勤的道:“那行,京子,你先休息,我们一会儿就到了!”

“你绕一下吧,走环城,我去临江宾馆,我去那边有点事!”陈京淡淡的道。

“好咧!”闫名神情依旧热情。

今天买首饰,最后李丛生首饰一分钱都不要,陈京推辞还不行,李丛生口口声声咬定陈灿是他公司员工,公司员工结婚,公司是要有所表示的。

陈京最后没办法,只好邀请李丛生参加陈灿的婚宴,目前证婚人这事还没最终确定,陈京就拍板,请李丛生来担当陈灿结婚的证婚人,李丛生欣然应允,这事最终就这样定了。

陈灿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差点给乐晕了过去,黄丽也是羡慕得不行,李丛生,那人家号称亿万富翁,这样一个人担任证婚人,结婚的这对新人该多有面子啊。这样的婚礼如果拍照留念,或者录像留念,那绝对是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回忆。

最后,李丛生亲自送陈京出门,这让闫名不好意思将自己的车门打开,人家的车上百万,闫名虽然也是有车一族,但一辆旧桑塔纳,怎么跟人家比?

好在陈京丝毫不在意,还准备招呼的士,闫名这才将车开过来,陈京上车,李丛生一直挥手直至闫名从后视镜中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闫名这下是彻底的震撼了,他不止一次想拉着陈京刨根问底,问问陈京究竟是啥局长。

但一看陈京那淡淡的,有些酷酷的神色,他的话就堵在喉咙中说不出口。

毕竟,在先前闫名清楚自己说的话是很伤人自尊心的,现在想想他都恨不得自己掌两下嘴,觉得自己的嘴怎么就那么贱。

人就是那样,陈京其实一直都没变过,以前陈京在他面前也是沉默寡言,有些拒人以千里之外。可那时候闫名总觉得是自己这个表小舅子没啥出息,在乡下待久了,接触乡里巴人多了,变得内向了,他可是很看不起陈京的。

可是现在他看陈京同样的摸样,他却又觉得自己这个表小舅哥那是城府深,一直是深藏不露,从省里下放到地方,那一定是升官了,而且肯定官儿不小,手上绝对是有实权的那类人。

他家里是做工程的,平常搞的最多的,最敏感就是关系。像陈京这类实权官员,就是他们家里那是下最大力气都是要巴结的对象,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闫名的态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如果是一般人,先前对陈京如此做派,让他一下就变脸可能有些困难,可能颜面上还过不去,但闫名骨子里面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商人,气节啥的根本就和他沾不上边,所以脸变这么快,竟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夫唱妇随,闫名这样,黄丽更是变脸快。她女人心思细腻,懂得迂回,自从上车后,她就找陈灿搭讪,那高帽子像不要钱似的一顶顶往陈灿脑袋上扣,那种大姐疼爱小妹的形象,被黄丽演绎得淋漓尽致。

一会儿说化妆师梳头发伤头皮,灿灿结婚的头发她一定要亲自梳,一会儿又说结婚用的手镯最重要,她明天得拿去到普济寺去替灿灿求大师开一下光,这一路唠叨下来,陈京在一旁听得头皮发麻。

陈灿倒是喜滋滋的和黄丽表姐聊得很欢,她今天高兴可不止是因为老板给她的婚礼做证婚人那样简单。她更高兴的是自己的哥哥竟然如此深藏不露,现在看到一向爱显摆,喜欢炫耀的表姐和表姐夫处处说话都是一副讨好的模样,她内心感到特快意、满足。

陈灿可没有陈京的那境界,她把自己定位为一俗人,平常表姐不最喜欢说二舅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没出息吗?

现在她们处处放低姿态,连称呼二舅和二舅妈的语气都亲热了不止一倍,这就是哥哥挣来的面子,这就是值得高兴的事儿。

车开得很平稳,闫名忽然将车放缓,回头道:“京子,临江宾馆到了,就这里,再怎么走?”

“你走右边的那个廊道进去!”陈京淡淡的道。

闫名应了一声,心中有些纳闷,他以为陈京是要到临江宾馆内面见什么客人,心中还觉得陈京果然事儿多。

临江宾馆在楚江虽然不算什么,但是也算是一个带了星的酒店,在普通老百姓眼中,那地方还是有钱人去的地儿。

可是这旁边廊道黑忽忽的,进去干什么?再说,这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一条通顺的道,也忒不起眼了,平常好像就没人走过一样。

按捺住心中的疑惑,闫名将车慢慢的开进廊道,前行大约一百米,忽然前面豁然开朗,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坪,草坪上点缀着高大的乔木,视线更放远一点,楚江尽收眼底,这简直就是别开洞天,好一处美轮美奂的地方。

这是哪里?

闫名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黄丽反应很快,道:“哇,这里是临江公园后面,经常逛临江公园,看到后面有房子,就不知道怎么走,原来从这里可以穿过来!”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搭讪,只是道:“就这里吧,你们先回去,我可能要晚一点才会回来!”

闫名将车挺稳,准备找陈京说两句话,陈京却自顾拉开车门下车了,他步行到一处别墅的门口,按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陈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闫名等人的视线中。

闫名一直看到陈京的影子没了,他才咽了一口唾沫,好像有些意犹未尽一般,怔怔半晌才道:“真是个好地方呢!京子住这么一个神仙住的地儿?他……他……”

“嘟,嘟!”两声,闫名回头,他的车没有靠边停,挡住了别人的路了。

后面来的车一共两辆,一辆奥迪,一辆奔驰,全是好车,闫名觉得自己的桑坦纳跟人家比就是拖拉机一样。他连忙发动汽车靠边,好一阵手忙脚乱、狼狈不堪,陈灿在后面看得抿嘴好笑,她亮晶晶的眼睛却看向哥哥刚才进的那幢别墅。

真的好气派了,看来哥哥在下面混出名堂了。

一念及此,陈灿又有些愧疚,她觉得自己有时候还挖苦哥哥,虽然她的内心是希望哥哥能够不那么固执,但换个角度想,又何尝不是对哥哥的不信任?

“以后一定得相信哥哥!”陈灿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

她那种儿时就有的对哥哥的崇拜情节,再一次在她内心重新燃起,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一个疼自己的老公,还有一个厉害而且还宠自己的老哥,别的女人又哪里有这般运气?

……

马步平果然是有想法的,而这次马步平来省城,也是有充分准备的。

他将一沓厚厚的材料分别给陈京和文建国两人看,这些所有的材料都是关于盘山水库移民的材料。

陈京看得非常的仔细,他越看对马步平是越佩服。马步平整理的这些材料,实际上是把每笔资金的来源和用途做了详细细致的追踪,看这些材料,完全就是一份政务公开的材料。

政务公开目前在共和国还只是有少数发达地区在用这个术语,在内地还很少提及政务公开。

现在马步平干的这事就是政务公开,他将移民涉及到的资金全部公开出来,让所有有疑虑的人过目。这一来是让大家心安,更重要的是撇开责任。按照马步平整理的这些材料,澧河县在移民问题上没有挪用一分钱,而移民存在分歧的每一个点,这份材料都标注得很清楚。

真要扯皮,这些点就是权责的关键点,澧河在道理上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马步平背着双手,他高大的身躯给人很强的压迫感,他嗡声道:“我们澧河这些年,为了移民的事劳心劳力,不仅要下面做工作,到上面还得求爹爹拜奶奶。而经济方面,我们澧河在经济上不仅没有问题,反而为了应急,从财政补贴了三百多万到移民款中。

盘山水库的投资不是我澧河项目,造福的也不止是我澧河的百姓,但是承担责任却让我们全都占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马步平的语气变得很愤愤:“这次进城,我马步平不是来求爹爹拜奶奶的,是论理来的。如果这个问题相关部门再不引起重视,再不解决,我就直接去找省府分管副省长,我要在党内打个官司,我要在党内搞个行动……”

马步平越说越激动,陈京和文建国两人听得面面相觑,同时站起身来。

马步平要干什么?他这是要撒泼放赖是怎么的?去省府撒泼放赖?陈京和文建国两人对望一眼,两人均是一脸不可思议。而陈京对马步平其人认识又深了一分,马步平有马疯子之名,听他这番话,果然有疯子的风范……

;扫描起点微信二维码,全民抢答冷知识,拿勋章,赢大奖!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参与!各种大奖,轻松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