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章 当官当如马步平

第四十三章 当官当如马步平 求收推

【新的一周开始了,兄弟们,《官策》算是进入了新书期最后的一周了,在新书榜上,我们官策最终能到多高的位置,一切都将由这周决定。兄弟们,挥舞你们手中的票票,我们冲吧!!!!】

马步平读书不多,土家族人,自幼家境贫困,他的成长完全是靠自己打拼的,以他小学完小毕业这个起点,现在做到了一县之长的位置上,单此一点,他就是值得佩服的。

虽然,马步平的上位有很多运气的因素,而马步平其人在澧河也饱受争议,他的文化水平不高就是他最大的软肋,澧河县在他执政期间,经济建设方面鲜有成绩,很多人都认为他能力存在缺陷。

但这样一个人物,只有近距离接触之后,方能感觉到其人的不凡。所谓闻名不如见面,陈京和马步平不过是接触几次,他内心深处,对马步平就已经是非常佩服了。

其他的特点不说,单说马步平的短板,在谈到经济建设方面,马步平的很多观点都让陈京非常吃惊。

马步平对整个澧河的经济特点,澧河人的思维习惯,澧河的传统文化和民风民俗了解极其深刻,可以说是信手拈来,而马步平对澧河经济的理解,全都是基于他对澧河的这些认知而来的。

在他看来,发展澧河经济,不能盲目,不能一味的追求多投资、多上项目,也不能一味的追求多招商,多搞开发区。而应该本着澧河经济本身的特点,发展符合澧河的特色经济。

马步平的这个想法让陈京非常吃惊,同时也让他彻底的改变了对马步平的固有认知。

早些时候,陈京经常听外界对马步平的很多评论,尤其是负面评论,他都认为是有道理的。毕竟马步平的小学文化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烙进了陈京的内心。殊不知,马步平这么多年的工作实践,在工作学习,在学习中实践,早就有很高的理论文化修养,不夸张的说,在很多方面,他的知识面并不逊于陈京这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

从马步平身上,陈京也彻底改变了自己对官员的固有认知,以前他心高气傲,认为自己总要强过别人,现在他方知道,自己那是坐井观天,小视天下英雄了。

就马步平而论,他作为一县之长,他的想法和意志只是一方面,这些想法和意志如果形成统一认识,然后逐级的贯彻下去,这里面大有文章。马步平有想法,但不一定能够实现,这常常很现实的问题。

如果把这几年澧河经济没有起色的责任全部归咎到马步平身上,这是绝对不公平的!

另外,马步平这次敢于单枪匹马的进省城,在澧河的很多人看来,他是被逼无奈,包括陈京起先都是这样看。

但现在,陈京却看到了马步平敢于担当,勇于承担责任的一面。用马步平自己的话说,他作为一县之长,在快要卸任之际,拖了这么多年的移民问题还没有眉目,他责无旁贷。

所以,他进省城不怕别人说他失败,他进省城是抱了必胜之心。

这个问题没法再拖是客观情况,这个问题解决得了更好,如果解决不了,他创造条件也要解决。他这个县长不当了,他这个官不干了,这个问题也要解决!

马步平说这些话的时候是颇具气势的,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挺得笔直,他当过兵的眼神很有杀气,他手握成拳,拳头醋钵大小,一拳擂在茶几上,一屋子的杯水齐飞。

陈京不是刚出道的雏儿了,热血沸腾的情况已经很少经历了,但是今天,在面对马步平的激昂讲话的时候,他内心是**涌动的。

“为官当如马步平!”陈京心中甚至有了这个感慨!

今天的会议,马步平并没有透露具体的突破细节,他最后让陈京和文建国两人随时准备,一旦他要用人,两人要随叫随到,两人的BP机要24小时开通,要及时回复电话。

会议前前后后只开一个多小时,马步平送陈京出门,两人握手告别,马步平道:“陈京,家里有喜事要吭声,回头跟建国交个底,我们也是要去喝杯喜酒的。”

陈京一愣,尴尬的笑笑,道:“县长能莅临,咱家是蓬荜生辉了,只是……”

马步平摆摆手道:“没有只是,就这样说好了,不出意外,摆酒的时候我一定到!”

“那太感谢了,太感谢了!”陈京心中有些激动,马步平能够参加妹妹的婚宴,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陈京的肯定。陈京这次提前回省城,目的就是找机会和马步平接近,现在能达到目的,他的心情是很惬意的

……

陈京回家的时候还早,推开家门,他就感到气氛很不正常。

客厅坐了很多人,姐姐、姐夫、父亲母亲,以及一些亲戚都在,就是没看到妹妹还有黄丽两夫妻。

陈京推门进来,陈之栋嗡声道:“你妹子他们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陈京皱皱眉头:“他们还没回来吗?我让他们先回来的啊?我刚才有点事耽搁了!”

陈之栋脸色有些不好看,闭上嘴不再和陈京说话。一屋子人都不理陈京,陈京觉得有些尴尬,跑到姐姐和姐夫身边,正准备落座。

堂哥陈哲开口道:“怎么回事?大姐让你们去订个酒店都弄不妥,这灿灿结婚,如果换成七喜酒店,这婚就没法结了。你们不要面子,我们还得要面子呢!男方那边就嫌我们这一家条件差,和他们门户不对,现在摆个婚宴还搞个三星级酒店,那不更让人寒碜吗?”

陈月婷脸色很不好看,正要开口说话,姐夫汪国瑞道:“我们去的时候,宴会厅已经被别人订了,灿灿结婚的那天日子好,结婚摆酒的人多。我们从酒店出来,在周边一通好找,最终才找到七喜酒店。

如果再不订七喜酒店,回头连三星级酒店都找不到了,到时候更麻烦!”

陈哲叹了一口气,道:“早知道如此,就该我们去订酒店。大姐和大姐夫都是教书人,就是太斯文,不敢和人家争。如果我去,我看谁敢跟我抢,不就是花俩钱吗,你给人家多点钱,人家自然乐意给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就一个妹妹,我定个酒店还怕花钱?当时要是能订下来,我花再多钱也订了!”陈月婷争辩道,她心中有气,胸口微微的起伏,脸色非常难看。

“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吵也没用!”大姑妈站起身来嗡声道,她眼睛扫向陈哲:“哲子,你再给你姐夫打个电话看看?让小闫和小丽回来,看看他们能不能想办法!”

陈哲摇摇头:“我刚才跟哥打手提了,他手提关机!打姐的BP机到现在还没回话。”他扭头看向陈京,语气变得不耐烦:“京子,你怎么搞的,怎么一个人先回来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跟着姐和姐夫能亏了你吗?我这些年跟姐夫混,还不是越混越红火吗?

你还当现在是读书那会儿,大家都看成绩呢,你还当自己最牛逼吗?”

陈京皱皱眉头:“大哥,你就别扯这些没用的了,你们刚才说的是哪家酒店啊?”

“哟呵!”陈哲乐了,“我说你牛逼,你还真牛逼了,什么叫没用啊!你知不知道咱这是帮谁家做事啊,你帮你家!我们都上心,为灿灿的婚事急得团团转,你这个当亲哥的倒无动于衷,嫌我们瞎扯了?你这是哪门子道理!”

陈京恨不得站起身来砸陈哲一拳,可他转念一想,用不着跟他一般见识,哂笑了一下,把椅子朝姐那般挪了挪不说话了。

陈婷月可没陈京这般好脾气,见弟弟被骂,她站起身来道:“哲子,你说什么话呢!你弟弟京子现在是不咋地,但人家至少是自力更生,没有跟别人屁股后面靠溜须拍马混饭吃。咱家兄妹没出息,但我们一不偷、二不抢,堂堂正正,活得也是自在的。

远比有些人,有俩小钱就忘乎所以,爸妈都快不认识的强……”

陈哲一听这话,噌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姐,你说谁呢?你……”

“咚,咚!”门在此时被敲响,大伯陈之华拦着陈哲,陈之栋去开门,大姑妈一看门口,乐了,扯着嗓子道:“小闫和小丽回来了正好,这几姐妹乌眼儿鸡似的,吵起来了,刚好你们来评评理。”

来人正是闫名夫妇和陈灿,陈哲一见闫名连忙凑上去:“哥,姐!你们回来了啊!就等你们回来,这婚结不了了……”

陈哲帮闫名接手上的东西,闫名手一抬,道:“别介!”,陈哲接了一个空,他趁机回头用手指着陈婷月和陈京坐的位置:

“你看他们姐弟,事儿没办成还牛逼得不行……”

闫名好似没听见他说话,黄丽进门就笑嘻嘻的,老远就冲着陈月婷这边笑,那模样热情得不得了。

所有人见这一幕都很疑惑,而接下来更是让人大跌眼镜,闫名凑上前,走到陈京身边,笑呵呵的道:“京子,你还在我们前面回来了?来,听灿灿说你最爱吃麻辣口条,刚才我们逛的时候,我就顺便跟你捎了一点,你尝尝?”